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治疗室才是永远的家啊

  晚上八点二十分,科技院综合教学楼E404室,四个人在空旷的教室里无所事事或趴着或看书,十几分钟之前他们已经互相认识了,现在,他们在等一位极不守时的老师出现。

  仔细看的话前后门上都有一条不明显的红外线,那是一个小陷阱的触发装置,作为老师迟到的惩罚,而那位老师就是我们又一次迷路的阿萝娅。

  没办法综合楼那么大之前又没来过,迷路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对她这种方向感混乱的龙来说。

  阿萝娅试图为自己的迟到找借口,尽管这会她还没找到那个E404室在哪儿。

  这边阿萝娅正在努力找路,那边教室里,趴在课桌上小睡的灰毛犬人耳朵抖了抖,抬头用哈士奇祖传的苦大仇深表情看向在他旁边一边捣鼓机械一边画设计图的短金发女孩,他被她制造的噪音吵得难受,偏偏他又不敢对这个女孩子发表什么意见也不能离太远,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

  说起来门口的那个陷阱就是这个短金发女孩装上的,关于它的效果她仅仅是说“绝对是个惊喜”然后就没有过多描述了。

  另一边希雷亚正在盘腿坐在课桌上听歌,貌似还是比较劲爆的音乐,小脑袋跟着节拍像小鸡啄米一样地点着。

  剩下一位包裹在破旧斗篷里的金鳞半龙人独自坐在角落里擦拭着一把木质长弓,他除了自我介绍时说过两句话,之后就一直很安静。

  忽然,他的尾巴轻轻一甩,抬头看向门口,他感觉到有谁在门口,而且准备进来了,是老师来了吧。

  果然下一刻,门被推开,触碰到了红外线,陷阱启动,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来者是谁就被突然喷出的一片绿烟遮住了视野,只能听到烟里传来咳嗽的声音。

  可怜的阿萝娅被恶作剧了一把,烟雾散去,阿萝娅上半身的鳞片已经被染成了草绿色,是天然无污染的青青草原色呢。

  阿萝娅感觉自己气的脸都快绿了,不对已经绿了,赶紧深呼吸一下,阿萝娅勉强冷静下来了。

  这种时候要显得大度,给学生们一个好印象,这样他们自己就会觉得羞愧,同时也可以塑造自己的形象,至于账可以慢慢算,不能急,不能急。

  “啊哈哈哈哈……中招了!罗尔你看!”短金发女孩毫无顾忌地指着变绿的阿萝娅大笑,对着一旁的哈士奇哦不,是对着犬人说:“我说过我的陷阱绝对万无一失对吧!”

  被称作罗尔的犬人把头埋进臂弯里,感觉快要智熄了!姑奶奶你作死别搞得好像我是同犯一样啊,你这样连累无辜群众良心不会痛吗!

  好吧她没有良心这种东西。

  阿萝娅头一次体会到“怒火中烧”是种怎样的体验,要不是她脾气好这会怕是要直接狂化——这丫头根本就毫无羞愧感而且还格外嘚瑟!玛德头一次见这么跳的熊孩子!

  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阿萝娅在心里恶狠狠地想。

  当然除此之外她也做不了什么了。调整了一下心态,阿萝娅走上讲台,恶狠狠地盯了金发女孩一眼,后者吐了吐舌头然后继续捣鼓机械去了。

  算了,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阿萝娅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拍了两下黑板说到:“这是我的名字,你们可以叫我阿萝娅老师,以后每个星期三的这个时候都是由我来给你们上课,当然以后班上会有更多的学生,不过你们既然来了,那我们就互相认识一下好了。我们先来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先来。”

  阿萝娅环视了一圈,看到希雷亚收起了耳机,后面的半龙人少年也转移到了比较靠前的位置,心中顿时欣慰了不少。

  就是那个黄毛好像是铁了心要和自己作对,还在自顾自地捣鼓一堆零件,一来就遇到这种恶劣性格的学生也是倒霉,索性阿萝娅决定不管她了,稍微想了想,将准备好的自我介绍说:“虽然今天这里只有你们四个学生,不过在座的各位能够作为特招生进入我的班级想必也是有各自异于常人的地方,之后我们可能会在课外有较多的相处时间,所以我就稍微详细地介绍一下我自己好了。”

  “我叫阿萝娅.伽罗加尔,雌龙,龙种是比较少见的白龙变种,白玉龙,年龄保密,反正我还年轻,喜欢的事情是玩游戏,喜欢的食物是香草布丁,讨厌的事情是想安静的时候被打扰,讨厌的食物暂时没找到,嗯……暂时就想到这些。”

  在阿萝娅的记忆中上一次做自我介绍是在小学转学的时候,自我介绍应该是这个模板没错……吧?

  ……

  安静,格外安静,尴尬的安静,不是阿萝娅喜欢的那种安静,怎么办,好像丢龙了,拜托谁来救下场啊!致死性尴尬症要犯了救命……

  阿萝娅原本就没多少的气势像气球漏气一样消散殆尽,她双目无神地低下头,脑子一抽,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可恶啊,比想象中难好多,才到自我介绍部分就直接当场去世了啊!

  话说刚才那句话没人听到吧?好丢脸啊……

  “没关系呢。”金发女孩用无比真诚的语气回应,这下子阿萝娅真的是一种夺门而出啊不,是掐死这个黄毛的冲动了。

  “阿萝娅老师介绍完了就换我吧!”金发女孩站起来,流利地介绍自己:“我叫卡罗拉.格拉纳斯,今年十七岁,是个女孩子呢。我最擅长的是机械制作与维护,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改造机械和画设计图,还有就是摸罗尔软软的肚子。我家罗尔超乖超可爱的,还会撒娇哦!”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旁边的罗尔脸已经热的快烧起来了,好在脸上有毛发不容易被看到,但是用膝盖想也知道这种事情被公开是多么羞耻的体验了。

  就是不知道等下次其他学员到齐之后会不会再来一次公开处刑。

  阿萝娅憋着笑可怜了一下这位的确很可爱的哈士奇犬人,然后默默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下了卡罗拉的名字,准备以后“重点照顾”。

  卡罗拉的自我介绍还在继续。

  “我从小就对机械有着相当大的喜爱和天赋,在五岁的时候我就独自修理过家里的二级发电机。”

  蛤?什么东西?二级发电机?!妈耶你家住哪才会用到这个东西?二级发电机一天的发电量可以供一个三口之家正常用两个月,体型堪比本体状态下的龙类,你五岁就独自修理了?

  难怪是特招生。话说你爸妈不管嘛?出意外了怎么办?

  “之后随着我对机械的深入学习,我逐渐喜欢上了战斗系机械制作,它们好酷,而且可以用来打坏人,很厉害的。实力方面的话我已经达到了A级,自己制作的设计图有七个,现在正在制作第八个,我的目标是在三年内进入机密研究院学习更深层次的知识。我的自我介绍完啦。”卡罗拉坐下后瞬间进入专注状态开始完善自己的机械。留下阿萝娅愣在讲台上——啥玩意儿?A级?!十七岁自学到A级你这哪是天赋你根本就是天选之子啊!还三年内进入机密研究院?

  这……我可能教不起你啊。阿萝娅感到无比头大,因为机密研究院的资料克雷根本就拿不到。

  还有“打坏人”是什么鬼啊……

  卡罗拉旁边的罗尔缓缓举爪,说:“我叫罗尔,没有姓氏,19岁,雄性犬兽人,B级气术师,是……卡罗拉的宠物……没了。”说完他就把头埋到臂弯里当鸵鸟去了,最后一句是卡罗拉逼着他必须说出来的。

  好端端一个犬兽人怎么就成别人的宠物了呢?有些神奇了。

  不过阿萝娅暂时不打算深问,大家都刚见面,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是不方便问的。

  罗尔极为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是希雷亚发话了,此刻她依旧没打算从课桌上下来。

  “我是希雷亚.白,姓氏是随母亲的,今年十九岁,是女孩,种族是‘人类母本的半龙人’(母亲为人类)。我擅长的是装甲制作、火系气术还有体术,其中火系气术是B+,其他都是B。我与其他的半龙人相比有相当特殊的能力,那就是我在七岁的时候就可以在进入‘辛达雷娅之怒’状态了,到现在进入状态时已经可以保持理智,收放自如了。”她一边思索一边说。

  【克雷:“辛达雷娅之怒”是龙神与战神之女——半龙神辛达雷娅对半龙人的恩赐,可以让半龙人暂时获得她的一部分力量。不过即使是一小部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神力,实力弱的半龙人使用不仅会失去理智,在“辛达雷娅之怒”结束后还会因为力竭陷入虚弱甚至危及生命。一般来说半龙人第一次进入“辛达雷娅之怒”状态是在十五岁以后。】

  这么说的话希雷亚还真是相当特殊的存在了。

  还是说有什么事情可以把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气到开大呢?

  阿萝娅不禁想起了楚吉口中“童年的阴影”,八成是被打的不轻吧?可怜的楚吉……

  “我来学院的目的除了学习以外,也是为了拍摄需要,我在此介绍一下,我是最近正在热播的《龙血女武神》的女主角,目前正在拍摄《龙血女武神第二季》,主题大概就是校园日常,剧情非常精彩欢迎大家到时候去各大视频网站观看留言送礼物哟~”希雷亚顺便给自己打了一波广告。

  原来那个时候是在拍第二季啊,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上电视呢?阿萝娅心想。

  “我来学院的目标嘛,除了要拍摄新片,还想去科技院的特殊武器支部学习一下呢,最好是能和我哥哥一起组队去完成毕业历练。对了我哥哥是装备支部的A级学员哦!”希雷亚托着下巴边想边说,提到她的哥哥,也就是楚吉的时候,希雷亚开心地笑着,修长的尾巴欢快地摆动起来。

  看来是相当喜欢楚吉的样子,楚吉作为哥哥还蛮成功的,虽然背后的辛酸感觉有些无法想象的样子。

  “我想想,大概就这些了,小花花换你了。”她对着身后的半龙人少年说。

  “……我……我知道‘花’姓很少见,但也请不要叫我……唉……”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叫花舞弦,我知道是很女性化的名字,可我的确是男生,今年十六岁,是‘龙类母本的半龙人’。”

  【克雷:半龙人有“人类母本”与“龙类母本”的分别,母亲为人类的半龙人基因稳定,不会体现过多的龙类性状,一般仅四肢和背部有鳞片覆盖,而母亲为龙类的半龙人则会有更多的龙类性状,偶尔会出现能够暂时化为龙类的个体,“辛达雷娅之怒”效果更强但一般无法控制。】

  的确在他身上可以看出与希雷亚有很大不同,比如希雷亚鳞的手还是人类的样子,而花舞弦的手已经被金色鳞片覆盖,并且只有四指,和龙类一样没有小指,左半边脸上和颈部也有散乱的鳞片分布,不过倒是不难看。

  “我是唤灵射手,是家传的技能,暂时在学院属于魔法院召唤系,至于射术暂时是在斗气院综合支部深造,实力是B+级,嗯……完了。”嘛,看他也不像喜欢说话的样子,了解了基本信息就行了。

  至少比起罗尔要好多了。

  “说起来,花花呀。”希雷亚很感兴趣地看向花舞弦,后者看向她欲言又止,希雷亚继续说:“现在还在用弓箭的人真的很少见诶。”

  “啊……对,枪械在各个方面都比弓箭要强,但有些事是枪械代替不了的。”他说着又抚摸起弓弦来,温柔得像是在安抚孩子的母亲。

  好吧这样描述是很肉麻,但是真的差不到哪去了。

  大概是被花舞弦的表情麻到了,希雷亚转头不去管他了。

  总之大家算是互相认识了,阿萝娅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正式上课,想到下个星期要面对的是一屋子的学员,阿萝娅心里还是相当慌的,趁现在拿这四个练练手。

  不过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只见卡罗拉猛地把手上的机械扔到教室后排的角落里,罗尔炸毛,大呼“快跑”,便抱着卡罗拉飞快地窜到教室外面去了。

  整个过程不到三秒。

  教室里两人一龙还没反应过来,巨大的声响和猛烈的闪光瞬间占领了三者的感官,紧接着是强力的冲击波,阿萝娅直接被击飞拍在黑板上。花舞弦的弓弦闪光,他快速拉开弓弦,松手,空弦震颤,金色的光芒幻化为一头巨龙的虚影,用双翼分别护住了他和一旁的希雷亚,挡住了被冲击波击飞过来的课桌。

  希雷亚下意识说了句“帅~”,也不知道是说爆炸的样子帅还是金色的龙影帅,不过花舞弦还是低下头,脸上浮现出淡淡的黯金色。

  可怜的阿萝娅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两个念头——1)可恶的卡罗拉你给我记着!

  2)啊~亲爱的治疗室我又来了。

  然后就从黑板上掉下来,失去意识了……

  阿萝娅,还是太弱了啊。

咸鱼老翔说
这章之前修改了一下之前写出的bug,不小心把魔法院的召唤系写掉了,删除了掌控系。   下一章阿萝娅应该可以正式脱离弱鸡状态(不出意外的话)

第十九章:治疗室才是永远的家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