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我想学医

  “最后一步,愈合喷雾愈合伤口,完成,和新的一样。”莫里斯拍拍阿萝娅僵硬的身体,表示这个不到十分钟的小手术结束了,“三天之内不要长时间飞行或者快速飞行就没有问题了。”

  “现在的龙啊,和人类什么的混在一起太久了一点龙的韧性都没有了。”莫里斯接着抱怨道。

  别给我随便对人类甩锅,我只是有那么一点怕疼!

  “咚咚咚。”阿萝娅刚想开口反驳就被敲门的声音打断了,莫科洛特扒在门框上偷瞄,说:“莫里斯?”

  “说。”

  “我的药不在老地方。”莫科洛特有些难为情地说。

  “我想你应该用不到它们了才对。”莫里斯用质问的语气说。

  “我……没有遵守你的医嘱……”他心虚地缩了半截回去,补充到:“第七条。”

  “……”莫里斯沉默了一会,捂着吻部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待会我给你拿,现在,我要去做我自己的事了。”

  “好的。”莫科洛特说完就溜了,不知道是不是阿萝娅的错觉,刚才莫科洛特脸上的鳞片格外耀眼,是鳞片反光的原因嘛?

  保养得真好。

  等等莫科洛特的药?他有什么病……呃,哦~

  阿萝娅恍然大悟,难怪他的鳞片那么耀眼,脸红了啊。

  突然觉得他有点可爱呢。

  ……好可怕的想法。

  “你还在这里干嘛,我可不负责术后观察。”莫里斯有些不耐烦地说,本来这会儿就是他的工作时间,被这种小事占用了心情就不怎么好,莫科洛特那个白痴又出那种幺蛾子。

  心里堵得慌。

  “呃,实际上,我想参观一下这里,可以嘛?”

  “……”莫里斯思考了一下,沉默着走到门边,说:“只有医疗分院,还有,别打扰我。”

  ……

  进入研究院后,阿萝娅感觉像是来到了一个未来世界的科研基地一样。水晶般的强化玻璃上投射着眼花缭乱的数据,如果仔细看阿萝娅是看得懂的,不过莫里斯轻车熟路地领着她从中心枢纽离开进入医疗分院,风风火火的,一点参观的时间都不留给她,到是有些小失落。

  一路上莫里斯都是一副思考状,即使有别人打招呼也只是淡淡地回应一句,总觉得朋友不多的样子。

  不过看别人也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也许这也算是一种相处模式?

  不过都没人和我打招呼,我存在感这么弱的嘛……

  “莫里斯老师!你快过来一下,捷恩的情况不太稳定,抑制剂已经快失效了,再加大剂量的话他会……”突然一个短金发蓝眼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眼镜妹从一旁跌跌撞撞地冲出来对莫里斯慌张地喊到,话还没说完就被莫里斯打断了。

  “增加5毫克,我去看看。”莫里斯皱了皱眉,平静地说,同时改变路线走向女孩来时的方向。

  “可是再加的话他会受不了的!”

  “相信我,他的意志力很顽强。”

  “这和意志力没有关系吧……”女孩喃喃自语,无奈她也了解莫里斯的作风,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说起来,那只母龙很可疑啊,莫里斯老师先前可从来没有让别的母龙近身两米以内的……

  她不禁抱紧了怀里的记录板。

  阿萝娅感到了一股充满敌意的眼神正盯着自己,回头一看小姑娘正用一种好像要看穿灵魂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还有些瘆得慌……奇怪,我没惹她吧?

  ……

  阿萝娅今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发抖了,这次真不是害怕,而是确确实实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被吓到的事情,不能叫害怕!

  她面前有一个五面都是玻璃密封的隔离室,里面简单地布置了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被环形的帘子遮住的小卫生间兼浴室,一个摆满书的书架,以及一把看上去还算舒适的小椅子。

  这个隔离室里面,生活着一个重病的男孩,捷恩。

  捷恩今年十五岁,是个在西大陆南岸的一所不大的孤儿院里长大的男孩。尽管被剥夺了享受父爱母爱的权利,但是他的生活却不比其他在父母呵护下成长的孩子差,他在孤儿院里有很多朋友,甚至他在十二岁那年他还有过一段暖洋洋的爱情。

  尽管他并不完全理解什么是爱情。

  一切都很美好,他对她说等以后他成为整个西大陆,不,整个世界最强的战士的时候,他会给她一个最完美的婚礼,到时候所有他现在听到名字就会产生敬仰之情的那些人物,都会到场见证他们的爱情。

  她说每个强大的战士身后都会有一个同样强大的辅助,她想当他身后的那个辅助。

  尽管还小,懵懂无知,他们依旧立下了誓言,是向神明立誓,真正有效的爱之誓言。

  未来充满了幻想。

  呵,幻想。

  终究是那些美好而不现实的,才被称之为幻想。

  不久后,她被一个浪客领养,尽管院长再三阻止,说浪客自己也居无定所,怎么能让孩子跟着受苦,浪客却坚持要带走她。也不知他怎么说服了院长,总之她最终是与浪客一起离开,开始了流浪生涯。

  他哭了很久,但是并没有因此消沉,他更加努力地训练,甚至还通过一些简单的任务攒够了一家不大的学院半年的学费,他和她还有誓言的力量联系着,总有一天,他们可以再见面,那时,他要以强者的身份登场。

  一开始一切都按照他想的那样进行着,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实力一天天变强的美妙,他几乎可以想象到自己以后的成就,以及与她重逢的场面。

  然而几个月后,他生病了,事实上,整个孤儿院的人和小半个镇子里的人都生病了,这个起初只以为是小小的流感的病,最终让整个孤儿院和整个镇子的人都一个个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

  不久这里就被封锁了,没人能进来,也没人能出去。

  第一次认识“死亡”的概念,是院长那天没有起来为孩子们做饭,同样是那天,爱哭鬼也很安静,就像陪着院长一起入眠一样。

  那天只有他没哭,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没有太多的悲伤,更多的是失落以及不甘心。

  他不想自己就这样结束,一点也不想。

  可是他除了忍耐什么也做不了,而且作为没有被领养的孩子们里的“大哥哥”,他要在院长离开后照顾孩子们。

  这个任务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一个月过去,他就是孤儿院里唯一的人了。

  迷茫,无助,绝望。

  那天晚上他没睡着,他害怕了,害怕他也会像他们一样,就那么永远睡下去了,他不敢睡觉。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天,他实在是撑不住了,他感到瑟依哈德的大门正为自己敞开,那边有和蔼的院长和偶尔有些讨厌的弟弟妹妹们。

  外面的噪音惊醒了他,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出去,看到了那制作噪音的大家伙——那是只在书上见过的机械,好像叫直升飞机。

  那上面下来几只兽人,见到自己他们似乎也很意外。他觉得自己得救了,又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总之他已经到极限了,无力地栽倒在一只猫人的怀里,就像在她的怀里一样。

  再次醒来他已经在这个隔离室里了,每天都在接受着免费的治疗,这可能是作为样本最大的福利了吧。

  他了解到这里是他做梦都想进入的莫科洛特综合学院,而现在自己就在里面了,但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方式。

  他想在这里面学习,而不是在这个玻璃盒子里等死。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他的身体状态每况日下,刚开始他们只一天给自己注射小半管药剂,现在每隔五六个小时就要注射一次,并且是满满一针。

  即便如此他的病情也没有任何好转,事实上,从前天开始,他就感到自己快死了,瑟依哈德的呼唤,可不仅仅是幻觉而已。

  那是每个扎根在西大陆的人将死时会听到的,来自冥界的呼喊。

  今天,似乎有新的面孔,又一条龙,真棒啊……只在传说听说过的龙,这里随处可见呢。

  看样子是头胆小的雌龙呢,被自己的样子给吓到了吧。

  龙,也有胆小的存在吗?

  药已经注射完了,捷恩坐回床上,轻微地喘息着,不再关注外面的情况。

  “他,他,他这是,什么情况?”阿萝娅舌头打颤地问。

  “……毛细血管破裂造成的皮肤泛紫,表皮破损的部分是他自己挠的,因为病毒的关系他的伤口不会愈合,我们能做的只有保证那些伤口不会感染。至于头发,是放射性治疗的后遗症,当然也没起什么作用就是了。”

  “好可怕……”

  “这个还算好的,你没有见过别的实验体,啊,那可是一个比一个惨。”错觉吗?莫里斯好像在笑?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笑的啊!

  果然是一只很可怕的龙。

  “情况如何。”他问眼镜妹。

  “抑制剂起效了,不过……”她有些不忍,小声地说:“应该就在这两天了。”

  “准确点,最好的情况是还有两天吗?”莫里斯反问。

  “你不要这么大声说出来啊喂。”

  “他是西大陆人,你知道的。”莫里斯看向因为药物逐渐意识模糊的捷恩,“他能听到的,瑟依哈德的呼唤,没必要对他隐瞒病情。”

  “他快死了?怎么这样……”阿萝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之前都没见过面,可就是看到他遭受着这种痛苦而心里作梗,很难受。

  想救他。阿萝娅心里冒出这个想法。

  “啊,快死了,他也受了那么久的折磨了,也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莫里斯在记录板上写写画画,这次是阿萝娅无论如何也看不懂的东西了,大概就是机密资料了吧?

  不过阿萝娅这会没心情去偷看,她看向捷恩,此时他正迷迷糊糊地眯着眼睛坐在床边一下下地点头,他快睡着了,而且醒来的机会不大。

  也没有醒来的意义。

  “啊,这是最后一个样本了,也许我应该去绝海崖监狱去要几个死刑犯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莫里斯自言自语。

  “没有办法吗?真的,救不了他?”阿萝娅有些激动地问。

  “办法有,但是救不了他。”莫里斯平淡地说。

  “什么办法!”阿萝娅彻底激动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和莫里斯的吻部几乎快贴到一起去了。

  旁边的眼镜妹“咔”地一声折断了手中的电子笔。

  “……冷静,这个病毒只作用与框架基因为人类的生物,只要改变个百分之一它也不能起效。”

  “改变百分之一就行为什么做不到?”

  “你真的是全系X级的教师,这种生物学的基本知识你都不知道?”莫里斯质问,“基因这种东西,我们现在的技术可以随意改变其他性状,让一个人类长出猫耳朵和狗尾巴都不在话下,可是我说的是‘框架基因’。”

  “像你我是龙,他是人,而不是别的什么,就是框架基因的作用,而这种东西,即使是千分之一的改变,也会造成不可逆的严重后果。”莫里斯的语气依旧平淡,但是听得出来他是认真的。

  “而且你觉得我们没有试过吗?想知道结果吗?”

  “我们试图把一个样本的框架基因与兼容性最高的犬人基因融合,一开始很顺利,样本成功由人类变为了犬人。不过不就后他就死于窒息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他的肺里长出了骨头。”莫里斯淡淡地说出来让阿萝娅鳞片倒竖的话。

  “不仅如此,我们还在他的肠道里发现了毛发,原本是肾脏的地方被肌肉代替,还有……”

  “求别说!”阿萝娅慌忙地阻止莫里斯继续这种恐怖的描述,她发誓再听下去她晚上会做噩梦的!

  “所以,你还想知道些什么?没有的话让我安静工作。”莫里斯重新专注回记录板上。

  阿萝娅有些不知所措,也许克雷会知道?

  【克雷:我确实有办法,可你不能总是依赖我,想想,你现在其实就能救他。】

  现在就可以?!

  我有什么可以救他?难不成……【生物凝胶外衣】?

  可那只是半成品,而且变成胶兽这种事情,他不一定接受得了吧?

  【克雷:呃,抱歉,我忘了你还没玩到那儿,我想说的是这个。】

  【兽化药:可以让人类变成兽人的药剂,效果稳定但过程比较痛苦,建议在麻醉状态下使用。——毛茸茸~。需求:生物基因(人类以外),基因融合剂,兼容性强化剂,基因稳定剂。】

  【克雷:这个东西用合成卷只要五个就可以100%合成出来了,当然你要是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也可以用一张。】

  ……很好奇平时不在的时候克雷都在干什么。

  【克雷:小说、动漫、游戏,一切虚拟世界中允许的娱乐方式。我甚至还有一个网络写手账号,日更万字哦。】

  “……”阿萝娅用合成卷制作了兽化药,心情有些激动,说:“我想进去看看。”

  “啊,没问题,你直接进去就好,那个病毒对你没效。呃,你爪子上的是?”莫里斯余光瞥到了阿萝娅爪子上的青色半透明药剂,敏锐地觉得那个药不简单。

  “这个啊。”阿萝娅神神秘秘地说:“能救他的药。”

  ……

  捷恩感觉昏昏欲睡,事实上他有那么几天没睡好了。身上无法愈合的伤口,还有因为内出血带来的胀痛,让他很难入睡。

  现在是真的不行了,身上的疼痛因为抑制剂的关系感觉不到了,睡意越来越强烈,他选择了顺从——就这样,别再醒来,也不错。

  他听见有一个温柔的女声问他:“你喜欢什么动物呢?”

  呵呵,进入瑟依哈德之前还要回答一个问题吗?这个问题还真是奇怪。

  “猫。”他说,他喜欢猫,因为她就是猫人。

  不知是不是错觉,瑟依哈德的呼唤,听不见了。

  他睡着了。

  他没有做梦,睡得很香,当他再次醒来时,他感觉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事实上他没想到自己还能再醒来。

  身上没有不适的感觉了,他能听到自己原本虚弱的心脏在有力的跳动着,四肢涌出的力量就好像自己从来没有患病一样。

  他有些愣住了,他看着自己的手——现在的爪子,走神了。

  是像她一样的猫人爪。还有自己毛茸茸的身体——他现在是一只猫人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四处张望着——还是那个玻璃盒子,不同的是外面围了一大群人,还有龙和兽人之类的,就像自己刚进来时一样。他有些紧张地将被子拉过来盖住自己,只留了一个脑袋在外面,眼神中充满了不安。

  “好了散了散了啊!”莫里斯不耐烦地赶人,这些家伙之前不来,现在跑过来凑热闹真是讨厌!

  “你们都没事情做的吗?在这儿围了半天了,晚上想加班啊!”

  围观群众鸟兽散了,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讲真刚才真的很像是一群吃瓜群众在市集里卖奇特宠物的小贩摊子前围观的场面,一点都不像是研究院这样高级知识人才云集的地方会出现的场面。

  “感觉如何?”他没有注意到床边的另一侧还坐着一只龙,她的声音很熟悉,就是那个问自己喜欢什么动物的女声。

  她救了自己吗……

  他知道自己应该感谢她,但是所有的字到了嘴边都变成了哽咽,他都没注意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哭了,明明自己没有伤心也没有难过,重生的心情应该是喜悦才对,可是眼泪就是停不下来。

  他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勉强回应到:“我很好,谢谢你,谢谢……”

  阿萝娅这会儿心情不错,治病救人的感觉比想象中还要棒,虽然这也算不上自己的功劳,但是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会笑,虽然审美观不同,但捷恩还是能感觉得到,这只雌龙现在真的很开心,仅仅是因为……治好了自己。

  明明都不认识的,却救了自己,并且为此高兴,这就是医生吗?

  如果……如果我也能……

  “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去了,还有,这是那个白痴的药。”莫里斯进来的时候拎着一个小袋,“带上他一起,他可以离开了。”

  “现在,我要去好好研究一下这个有趣的药了。”他的爪中有一支注射器,里面还残留了一些兽化药。

  “好啦好啦,还是谢谢你带我来参观。”

  “……我没打算带你来参观这里,这是个意外。”莫里斯说,“我原本是想带你去我的实验室看看的,不过现在没时间了。”

  “遗憾啊……那我先回去咯,对了,关于这个药有什么要嘱咐他的嘛?”阿萝娅拎着小袋意味深长地笑着,里面可是能让莫科洛特“重振雄风”的药啊。

  “跟他说干什么都行,要是再违反第七条医嘱,我就把治疗方案交到医疗支部去,让他下次去那里取药。”

  “我很好奇第七条是什么啊。”阿萝娅的八卦之魂再次燃烧起来。

  “袋子里有新的医嘱,还是在第七条,虽然这样做不太好,不过你想看就看吧,别给他留面子。”莫里斯扇扇爪子,像赶苍蝇一样说:“快走啦,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性格真是恶劣啊,阿萝娅拎着袋子准备离开了。

  “请等一下!”捷恩突然对阿萝娅喊道。

  他强撑着还不熟悉的新身体从床上下来,站在阿萝娅面前,目光坚定地凝视着她,这让有轻微目光恐惧症的阿萝娅有些不自在。

  “您是老师吗?”他问。

  “……嗯,我是,怎么了嘛?”

  捷恩做出了一个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举动,他“咚”地一下跪在阿萝娅面前,让阿萝娅不知所措起来。

  “拜托了,老师!”他挺直上身,凝视着阿萝娅,坚定地说:“我想学医!”

  “……”阿萝娅呆滞了。

  就这样,阿萝娅的小课堂,开张了。

咸鱼老翔说
不容易啊不容易……总算是写出来了,这章的文风跳的有些大,可能是我还不够熟练吧。

第二十六章:我想学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