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阿萝娅感受到了不存在的责任心

  总之经过了这么久,阿萝娅终于是收到了一名学生,虽然他原来好像是学武的,虽然可能连字都不怎么认识……

  可恶啊……阿萝娅顿时觉得前途有些灰暗,但是又不好拒绝。先不说自己大概猜到他想学医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救了他,就说这可是目前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愿意和自己学习的人啊,自己可是刚发了誓抢也要抢一个学生来的。

  罢了,答应好了,反正正常来学习的话,医疗系的基础理论就可以劝退他了吧?

  学什么都好别跟我学医啊,我可是毒奶。

  “好吧,不过得按我的要求来。”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最好是让我失望啦,然后乖乖学别的职业,说起来好像还有一枚芯片一直没找到机会用呢,待会回家用掉好了。

  “啊啊啊,真是感人肺腑啊。”莫里斯无奈地感叹,然后提醒到:“已经七点了。”

  “诶!天都亮了!?那我不是又熬夜了嘛……”阿萝娅扶额,“完全没感觉到。”

  “你会习惯的。”莫里斯用过来龙的语气说,然后继续赶客:“所以要不趁着还‘早’你们留在这里吃了早饭再走怎么样?”

  “……我现在就走啦。”从时刻上来说,七点确实很早,不过从时间上来说,自己已经在这里厚着脸皮待了七个多小时了。

  ……

  阿萝娅先回了一趟家,将一本【基础医疗理论】的印刷本丢给捷恩嘱咐他认真学之后,阿萝娅准备客串快递员给莫科洛特送药去了。

  说起来……阿萝娅摸出袋子里的小纸片,上面是莫里斯手写的医嘱,莫里斯说过不用给莫科洛特留面子的吧?

  阿萝娅的表情逐渐滑稽起来,那么第七条医嘱到底是什么呢?

  【给白痴——1)按时按量吃药。2)上一条很重要。3)忌辛辣、油腻和刺激性食物,冷品也尽量少接触。4)保持生/殖腔卫生。5)保证营养均衡。6)规律生活。7)不要以任何形式满足雄性的生理需求。8)上一条很重要。9)我是认真的,你做什么都行别再给我违反第七条了!】

  ……阿萝娅沉默了一会,黑着脸默默地收起纸条。

  “禽兽!”她恨恨地骂到,快速飞往校长室。

  ……

  今天的莫科洛特起得格外地早,关于昨晚的袭击他还有一大堆的事务要处理,感觉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忙碌的时期了。

  麻烦……但其实也不赖。

  他抽空看了一眼沙发上在看书的灰灰——现在她已经有一米四左右了,成长的同时她也越来越美丽了。

  但是……莫科洛特感觉有些奇怪,他对灰灰的感情似乎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而变得微妙起来。

  他依旧很喜欢和她玩,喜欢把她打扮地漂漂亮亮的,喜欢满足她的一切要求,但……仅限于此了。

  初次见面时的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渐渐消散了,一想到灰灰脑子就转不过弯的状态也渐渐恢复了。

  这一个月的相处模式让他对灰灰的感情从恋爱逐渐转化为了另一种微妙的情感。

  倒像是……父爱?

  他趴在桌子上,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自己和灰灰,倒是真有那么几分像父女的关系呢……

  “kuang!”门被暴力踹开,吓得思考中的莫科洛特像受惊的猫一样弹了起来,差点一发龙息给踹门的家伙糊脸。

  “莫-科-洛-特!”来者是一脸愤怒的阿萝娅,“你这个禽兽对灰灰做了什么!”

  “?”莫科洛特一脸懵逼,瞥了一眼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灰灰,问:“我很确定我这次什么也没做。”

  “医嘱。”阿萝娅说出一个让莫科洛特有些慌乱的词,继续逼问:“第七条啊!你到底对灰灰做了什么!”

  此时阿萝娅已经走到莫科洛特目前将它的肩膀按住对他发动了目光审问——虽然这让有目光恐惧症的阿萝娅自己也不怎么好受。

  “……我,你,我不是……你,你看到的是……”莫科洛特慌乱起来,口齿不清,脸上又开始“发光”了。

  “别回避我的问题!”

  “我……我,我发誓我……”他支支吾吾起来,眼神飘忽,但最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说出了一句“我发誓我是自己解决的!”

  然后整只龙就和失去了骨头一样,软塌塌地趴在地上捂着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头上好像开始冒烟了。

  “我没脸见龙了……”他失神地喃喃道,蜷成一团。

  阿萝娅松了口气,还好他没对灰灰做什么过分的事,这下放心了。

  等一下!自己解决总要有个“假想对象”吧?就算是想也不行!她的表情又狰狞起来。

  “母亲!来和我玩!”这时灰灰在沙发上挥着爪子邀请阿萝娅参与她的活动。

  闻言阿萝娅转身,脸上恐怖的狰狞瞬间消失,温柔地对灰灰说:“稍稍等一下哦,母亲这里有点小事要处理,很快的。”

  随后她看向莫科洛特,表情依旧狰狞,质问到:“你是不是在脑子里意/淫灰灰了!就算是那样也不可以!”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他又支支吾吾起来,“我只是逛了一下‘龙之爱巢’而已……”

  蛤?那是什么玩意儿,没听说过啊。

  【克雷:龙之爱巢是一个专属于龙类的暗网,里面包含了许多龙类的“动作爱情小电影”,同时使用者也可以在里面约X或者配对。】

  “……”口意!真是一个值得批判的网站!改天有空一定要去考察一下。

  “所以说我真的没有对灰灰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嘛……”莫科洛特快哭出来了,抖了这么多隐私给阿萝娅他现在觉得好羞耻的!

  “哈……算了,这是你的药,祝早日康复。”阿萝娅叹了口气,将药递给莫科洛特,转身去找灰灰去了。

  莫科洛特抱着药袋子,满脸的生无可恋。

  看灰灰的样子应该是恢复了,此刻正一边吃着蓝色的电晶一边翻看实体书,貌似是把平板抛弃了。也是,龙爪子用平板是不怎么方便。

  看来莫科洛特之后将灰灰吃的能量晶体统一成电晶了,这样灰灰就不会吃坏肚子了。

  见阿萝娅走过来,灰灰便放下书,伸出两只爪子求阿萝娅抱抱,说:“陪我玩。”

  阿萝娅有些吃力地将灰灰抱起来——龙的身体构造并不适合“抱”这个动作,所以尽管灰灰并不重,她也费了些劲儿。

  接下来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阿萝娅陪灰灰亲密互动,羞耻心爆表的莫科洛特强装淡定地处理文件,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因为没有睡觉的原因,阿萝娅觉得精神稍稍有些不好,中午吃完饭后就准备回去睡觉了,回去前打包了一份盒饭给捷恩,毕竟还是个“黑户”,食堂他是去不了的。

  找个机会把捷恩的身份问题解决一下好了。

  说起来捷恩住的地方也是个问题,虽然暂时是让他住客厅了,但是这样总归是不好的,要不再让建筑组的人来修一个专门的小宿舍,以后就给自己的学生们住?

  ……阿萝娅思考了一会,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不过现在应该是不行的,战后重建还在继续,建筑组的人这几天可是一天二十五小时上班,这个时候怎么想都不应该麻烦人家。

  说起来这次的突袭真的是连个重伤都没有,感觉就像一场闹剧一样,甚至医疗支部的学生还在偷偷庆祝——因为医疗支部脱机的缘故,他们得到了一个星期的假期。

  嘛,这些事情又不急,先回家睡一觉再说吧,自己可不能像其他龙一样把觉攒够了一次睡,她的生物钟不允许她这么做。

  家里依旧很冷清,云星他们作为机械维修组的成员这些天同样很忙,虽然不是一天二十五小时工作但也没好到哪里去,最惨的莫过于菲娅——佐菲亚正在享受一个星期的假期,而她却要近乎无休无止地工作一个星期。

  真是一个惨字难以形容。

  捷恩在客厅的桌子上埋头苦读,阿萝娅悄悄看了看,捷恩面前摆了三本书——一本是她交给他的《基础医疗理论》,一本是他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笔记本,还有一本……

  《通用语傻瓜式详解》……

  阿萝娅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梗塞。

  算了,人家也没有放弃嘛,还很努力地在学呢,别去打扰他了。阿萝娅将盒饭放在一旁便安静地走回自己的卧室,倒在舒适的床上开始呼呼大睡。

  果然,还是被窝最温暖了。

  ……

  未知位面,阿修尔娜的房间——

  心情不错的阿修尔娜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捣鼓着一堆零件,发出的噪音让在沙发上看书的罗尔斯心烦意乱,但是又不敢说什么。

  要知道上次作死的代价可是断网一年,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只能看书的原因。

  啥?为什么不回自己房间去看?

  呵,他也想啊,可是门被锁了,还画了一个破龙符——天知道为什么阿修尔娜身为龙类却会画破龙符而且还不受影响。

  总之这一年里自己就被迫与心爱的房间分离了,啊……好痛,心里痛。

  “我说,你最近又盯上谁了吗?”最终受不了噪音的罗尔斯选择反抗,“你还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间隔里做过两个终端。”

  “嘿嘿,不是两个,是十九个哦。”阿修尔娜笑了笑,“除去你姐姐那个,我还要做十八个才行。”

  “蛤?你别是疯了吧?你光是堆数量的话绝对会亏本的。”罗尔斯无语,“更别说你才借给姐姐两千万。”

  “相信我啦,绝对不会亏本的。”她对着罗尔斯神秘地笑着,“罗尔斯,你听说过‘奇观’吗?”

  “啊?像……上次我看到的位面破碎吗?”

  “不不不,那个是我不小心,呃……是因为那个位面本身就不稳定,加上有外域生物释放能量所以就碎掉了。真正的奇观不是这样的。”

  那个“外域生物”根本就是你对吧!罗尔斯在心里吐槽,现在他是不敢继续怼阿修尔娜了。

  “所谓奇观,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任何道理但就是发生了’的小概率事件,大多数奇观都是无法用任何方式解释的,比如呃……四百……四百二十七年前?还是二十八年?无所谓啦,反正就是当年的位面重合事件。”

  “那一次两个相距甚远的位面忽然重合在一起,两边的人都可以通过天空看到另一边的世界,甚至还有些人通过各种手段到达了不属于自己的位面,并且没有被位面法则清除。这种情况持续了半个小时,却造成了不小的影响。”阿修尔娜一边回忆一边说。

  “啊,你是说赫拉姆蕾在的位面啊,那两个位面后来好像是建立联系并且成立了‘时空管理局’来着吧?话说我们好像还是里面的VIP之类的来着。”罗尔斯心不在焉地说。

  “是‘最高通行者’啦,我们随便做什么他们都不会管,而且可以一票通过或否决他们的一些决定。”阿修尔娜无所谓地说,“不过那种东西我没什么兴趣就是了。”

  “赞同。不过说了这么多,你说的奇观到底是什么?”

  “嘛,这个奇观比较小啦,也是因为阿萝娅接触到我才发现的。”

  “姐姐她什么时候接触了奇观啊?”

  “就几小时前吧?就是那六个小家伙。”阿修尔娜活动了一下脖子,“他们原本不属于那里,事实上他们那儿也不属于。”

  “蛤?你别说他们是穿越过去的,还是一群人同时穿越?”罗尔斯歪头,“赫拉姆蕾他们不管吗?”

  “啊,我想他们应该是没有注意到吧,因为他们真的很特殊,还记得我说我需要做18个终端吗?”

  “呃……一人三个?”罗尔斯开玩笑。

  “不不不,是因为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很有趣也很少见的事哦~”阿修尔娜想故意卖个关子,不过见罗尔斯一副“继续说我在听”的表情又觉得很无趣,干脆继续说:“他们被空间解离了。”

  “别这么说我听不懂。”

  “就是说他们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的位面里,我找到的的有7组。”

  “那你干嘛不直接做42个?”

  “很简单,他们有些已经凉了,有些……”阿修尔娜无奈耸了耸肩,“已经不适合成为我的员工了。”

  “总觉得很有故事的样子……”罗尔斯感叹一句继续专注于爪子上的书,想了想,他还说弱弱地请求到:“无论如何,拜托请小声一点。”

  “啊,我尽量~”说着阿修尔娜继续乒乒乓乓地捣鼓起来。

  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罗尔斯欲哭无泪。

  ……

  莫格斯位面,阿萝娅的卧室——

  正要进入甜美梦乡的阿萝娅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怨念地走到门边,开门便是捷恩捧着盒饭用星星眼看着自己,让阿萝娅不自觉地错开了视线。

  “什么事?”

  “这是老师您给我的吗?”捷恩有些激动——两年来,他一直是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现在见到热腾腾的饭菜还是那么精致的美食,而且是老师专门(并不是)为自己带回来的,想到这里捷恩的心情激动不已。

  “是,怎么了嘛?是不是……不合胃口?”阿萝娅发现自己居然有些不善言表。

  “不,不是的,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捷恩深深地鞠躬,搞得阿萝娅有些不自在——她总是不自觉地将大多数人摆在与自己同等或者高于自己的位置,收到这样的敬意让她有些不习惯,不过想到以后这样的事肯定不会少,她还是尽力调整了一下。

  “你的热情让我有些无所适从……总之,还有别的事情嘛?”没有我要睡了喂!你昨晚倒是睡得香,我可是一点没睡!

  天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他床边守了一夜,明明又不熟。

  仅仅是一种冲昏头脑的担心的感情而已……阿萝娅发现自己有些过于感情用事了。

  “呃……事实上,只是一些小问题,那本书的话,看懂了字其实不难,嘿嘿……”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他的问题就是不识字啊。捷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充满信心地说:“我会努力的!”

  “你这么有干劲真好啊……嘛,我要休息了,可以在我醒来之前别来打扰我嘛?”

  “我知道了,请好好休息。”捷恩再鞠一躬,转身离开了。

  阿萝娅看在捷恩的背影,若有所思,关上门,继续睡觉了。

  有个努力的学生,感觉不赖嘛……

  有点想尽力教他了……这就是责任心嘛?

  我居然也会有那种东西啊……

  ……阿萝娅笑着,坠入梦乡。

第二十七章:阿萝娅感受到了不存在的责任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