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十七剑痕

  三人点起篝火,席地而坐,燃烧终于忍不住问,“冷前辈,您最后那一拨一弹,用的是什么功夫,看似毫不费力,却能发挥出如此威力?”冷雪寒哈哈一笑,问道“你可知道当今武林武功最高的是谁?”

  燃烧道:“我听说书人说过,那是南断山,北韩旋,是不是这两位武林前辈?”

  “这断山门功夫只重外门,不重内息,极易对付,否则也不会……而韩旋门的成名绝技,就是这四两拨千斤的功夫。”

  “四两拨千斤?那岂不是可以对付内功比自己更高的对手?”

  “他日我们见到韩旋,定让他传你几手功夫如何?”

  燃烧道:“此等高深的功夫我怎么学得会,若能学到冷前辈你功夫的半分,管教再也无人欺负冷伤。”冷雪寒甚为感动,世人学武多为名为利,但此少年学武竟为保护他人,这正是我等学武之精要所在,道:“你天资聪颖,要学我半分轻而易举,倘若详加指点,十余年后当可超越于我。”说完将最实用的招数演练了一遍,燃烧一一记在心里,招式易学,但实用的变化却需随机应变,不可速成,又道:“你可知体内经络?”燃烧从未学得武功,纵然会使一招半式也是经人随意指点,只会些粗浅拳脚,至于内力及经络却是毫不知晓。冷雪寒见他一脸茫然,道:“体内有十二经脉,十五络脉,并阴阳逆脉,若只练招式,则需强健筋骨,通其经络,若修内力,则需阴阳相济,若要习我内功,则需阴冲阳废。”几句话将燃烧说的云里雾里,冷雪寒笑道:“你且记住就好,终有一天你会领悟。”

  第二日,三人到达广南省城,寻得一客栈住下,冷雪寒嘱咐燃烧照顾好冷伤,道有要事去办,只身来到断山门。

  断山门便落在广南省城,院落宏伟,俨然官府一般,四周守卫森严,前来祭奠之人络绎不绝,那灵堂之上,众人身着粗布麻衣,几个少年女子还兀自哭哭啼啼,显得庄严而肃杀。冷雪寒来到断山门外,听旁人说道,慕雪百川将来此主持此事,心中一喜,心道慕雪百川若插手此事,凶手必将无可循形,便混入吊唁之行,进入断山门。这慕雪百川原是慕容离尘与叶先生至交好友,武功高强不说,单是他侠义心肠,常周人之急,便使他在江湖中威望甚高。

  冷雪寒退隐十余年,体貌和从前以大不相同,虽偶见故人,却并未有人认出,灵堂外门人唁客已有五六百人,灵堂之内,几名堂主与数位江湖名宿正在议事。

  朱管家道,“门主遇难当时,少门主亦在当场,可这少门主自幼神志不清,除了门主,他不会接触任何人。”这朱管家是断山最亲信之人,承蒙断山授了不少功夫,但天资实在有限,不是学武之才,断山也便放弃,却也从未亏待与他。

  “怎么不见少门主?”

  “自门主遇难,少门主臆病复发,不知去向,这少门主天赋异禀,武艺超群,他要离开这断山门,恐怕没人拦得住。”朱管家道。

  “听说慕雪前辈要来主持大局,有他在,凶手定不会逍遥法外。”

  “家兄葬礼不可缺了礼数,但各堂切不可松懈,给敌人可乘之机,杀害家兄的凶手尚未归案,门内人人自当小心行事。”说话的是断山的弟弟,名作断江海。此时屋外传话,慕雪百川到了,断江海快步迎了出去,当即拜倒,“家兄蒙难,兄弟无能,请暮雪前辈主持大局,万不能让着凶手逍遥法外!”暮雪百川赶忙扶起,“贤弟节哀,定当竭力!”在断山灵前烧香祭拜,随后各人堂内恭敬而坐。

  前来吊唁的大半都没见过慕雪百川本人,只是仰慕已久,看那慕雪百川身材瘦小,一双眸子精光四射,步伐沉稳,一看便知内力深厚。慕雪百川满脸悲愤,道:“我与断掌门素来较好,本想来年再来拜会,不想竟先听此噩耗,诸位放心,无论如何,我必当找出真凶,为断山兄报仇!”

  听慕雪百川如此说来,众人心中立刻有了倚仗,百川又问:“江海贤弟,你可不可把事发当晚的情形详细叙说与我?”断江海道:“是,前辈,便是五日之前,家兄召唤我们兄弟几人,说九月初九齐上西陵,有要事相商,当时我还追问究竟何事,可是家兄没有透露,但神色忧虑,之后便回屋歇息,大致亥时两刻时分,我们听到一声巨响,我和诸位堂主立刻出来,只见家兄房中黑影一闪,我们即可过去,家兄已经遇害,是中的剑伤。”百川道:“你断山门五千余人,竟没有一人亲眼目睹凶手的相貌么?”断江海道:“我们顾念家兄安危,没做他想,但事发当时,少门主与家兄同在一室,少门主或曾照会这凶手,只是少门主……”断山有一独子,年仅十五岁,自幼身强体壮,但神志不清,断山虽爱戴有加,但是向来不曾与外人提起,百川与断山交往颇密,断山也未曾据实相告。百川疑惑:“难道那凶手竟没有杀人灭口?”断江海道:“前辈有所不知,我这侄儿天生异象,那晚我和诸位堂主进入家兄房内,见侄儿胸口中了一掌,那一掌好不厉害,将我侄儿硬生生打进石墙之内,饶是我那侄儿体格异于常人,否则必难幸免。”一番话将百川说的云里雾里,能一掌将人打入石墙之内,却不毙命,实在奇事。“你那侄儿现下何处?”断江海道,“两日前侄儿臆病发作,出了城,现在我已派人四处寻找。”

  慕雪百川思索片刻,问道:“能否从掌门伤口推测凶手是何门派?”断江海和几位堂主面露难色:“那伤口很是奇怪,我从未见过。”那几位堂主也是这等说法。“我能否看一看?”本来断山遗体不便冒犯,但为了查探真凶,也只得如此。众人来到灵前,将那灵柩打开,遗体还未腐化,但已经尸臭扑鼻。百川看那棺椁之中,的确是断山的遗体,掀开衣服,从左颈到左侧肋下,齐刷刷有一十七道伤口。断江海道:“在下甚是奇怪,当晚家兄并未患病,以家兄武功,便是遇上再厉害的敌人,断不会瞬间连中一十七剑,纵是不敌,也必能自保求救我们。”

参商舞说
我最开心的是,一年以后,或者十年以后,你们都好好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曾离开。   生离死别并不痛苦,痛苦的是死别。

第十章 十七剑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