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不速之客

  百川面色凝重,连说了两次“绝无可能”,对断江海道:“断掌门并不曾连中一十七剑,而是中了一剑。”所有人都是一惊,实在想不出如何一剑能留下一十七道剑伤,但自忖武功见识不如慕雪百川,都盼着百川继续解释。过听了半晌,百川只是说道:“但这绝无可能。”冷雪寒便在灵堂之外,混在唁客之中,百川并未注意到,断江海终于忍不住,问道:“慕雪前辈,这一剑如何能留下一十七道剑伤?”百川道:“伤人的剑和剑法都与众不同,叫做千锋剑。”“千锋剑”三个字一说出口,其他人还罢了,灵堂外的冷雪寒吃了一惊,心道,难道千锋剑重现江湖?断山之死,果然不简单!只听百川接着道:“从这剑伤来看,凶手并非千锋剑的传人,因其伤口宽阔,且仅有一十七道剑伤。”众人越听越奇。

  百川又细细看了看断山遗体各处,看是否有其他蛛丝马迹,冷雪寒正要上前相认,忽听一声怒吼,竟是昨日那怪人,只见他右手直取慕雪百川,百川应变奇速,侧身避过,那怪人抢在灵柩之旁,将棺盖盖上,双手护着,呆呆的看着慕雪百川,周围众人齐声道:“少门主!”

  这怪人便是断山之子,名叫断命。

  断江海道:“这便是我那侄儿,过来,见过慕雪前辈。”断命仍是呆呆站着,忽的想到这石棺中便是自己的父亲,双手握住父亲手臂,摇了几摇,断山却一动不动,断命眼神变得异常悲伤凄苦,似有千言万语却讲不出,他用手按在父亲胸部,忽然撕开断山的上衣,只见一块黑色玉佩挂在断山的颈上。断山门八堂主均知这玉佩乃是慕容离尘亲手所赠,以答谢断山为中原武林做出的无比付出。断命将玉佩解下系在自己颈上,想来是要留个念想,半晌,对断江海道:“城外,竹林。”

  此时慕雪百川见了断山之子这般的形貌方才明白断江海所说的话,断江海对断命道:“命儿,除去衣衫,让暮雪前辈为你治治胸口的伤。”断命很少讲话,母亲早死,在这断山门,除了父亲断山,便只有叔叔能与他交流,断命除了上衣,露出健壮的胸腹,一个血红的手印仍是夺目,且这手印竟陷了进去,显是这一掌力道雄浑,换做旁人,早已筋骨尽断而死。

  暮雪百川本来心中早已有了计较,即便不知凶手是谁,但循着千锋剑查下去,必能找到凶手,但是看到这掌印,却又和先前所想矛盾,正踌躇间,见一个中间胖子坐在灵堂之下,众人都是一奇,祭拜亡故,向来是鞠躬跪拜,这般坐在灵堂之下,却是第一次见到,刚刚众人都在注意百川和断命胸口的掌印,谁也没有注意到他是如何进来。但见那胖子满脸倨傲,向慕雪百川道:“暮雪先生。”百川认出这人便是前日和他见过的无形雕燕归来,更知他不怀好意,故意不报他名号,回道:“有何见教?”燕归来仍是这边坐着,道:“我们教主差你过去坐坐。”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众怒,慕雪百川是何等人物,便是东陵西陵门主这等身份之人也敬他三分,更有谁敢直说差你过去,立刻便有几名堂主大骂道:“哪来的疯子!滚出去!”慕雪百川听他这么说,便立刻想起那晚凤鳞天火之战,心下甚是明了,笑道:“原来大肆搜罗中原豪杰的便是你。”燕归来笑道:“不错不错,如果识相,还请你照做,那几个废物奈何不得你,教主却未必慈悲。”众人见他如此,忍无可忍,不仅大骂,更有人兵器出鞘,忽然眼前一晕,几个骂人的堂主脸上莫名挨了一巴掌,那胖子依旧坐在地上,嬉笑盈盈。

  慕雪百川道:“燕先生这是要演示功夫么?且等我查出杀害断掌门的凶手吧!”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胖子就是轻功冠绝天下的无形雕燕归来,这一来众堂主便不作声,慕雪百川道:“无形雕轻功确是名不虚传,但不知道贵教主是哪位?”燕归来道,“三日之后,天狼谷。”“既不肯见告姓名,恕在下难听差使!”慕雪百川转过身不再理会。无形雕在江湖也是叫得上名字的人物,但今日到场的不是断山的部下便是生前好友,他这般无视断山葬礼,又是这般倨傲,众人同仇敌忾,都是一般心思,纵是你武功再高,也难挡这里众多好手,几人交换一下眼色,同事刀剑出鞘,电光火石间,一众人顿感曲池穴一麻,再看无形雕手中多了十来柄刀剑,他屹立当场,将刀剑抛在地上,道:“切莫敬酒不吃吃罚酒。”

  断江海再也按捺不住,断山门暂时由自己掌管,若是任由燕归来这般放肆妄为,这断山门今后颜面何在?当即怒道:“这胖子赶快离开我断山门!否则对你不客气了?”哪知刚迈出一步,身子便不由自主的飞出门口,重重的摔在地上,断江海身子一挺,欲转身却全身酸麻,动弹不得,原来燕归来将其推出大堂的同时,封住了他周身三处要穴。燕归来笑道:“这断山门都这般脓包,断山老儿死难瞑目了,哈哈!”

  事已至此,慕雪百川再不能袖手旁观,他深知燕归来内功略逊于己,但轻功卓绝,如此身法使将开来,也奈何他不得。一出手便是迅绝掌法追风掌,但求一击击中,破了他轻功便万事大吉,岂料掌风未至,燕归来早已无影无踪,只听得笑声从堂外传来,慕雪百川真气一吐,身子冲出,那笑声却又到了堂内屋梁,百川追至堂内,这追风掌便不敢再发,因这追风掌掌风劲极,若是放开手脚,不消十招,便将断山的灵堂毁了,心下焦急,燕归来在堂内辗转腾挪,谁又能奈何于他?忽而右侧人影一动,一招追风掌击将过去,却将一堂主打倒在地,口吐鲜血,好不狼狈。燕归来站在堂外,嘲笑道:“慕雪先生的追风掌,果然威力无比,在下领教了。”这时断山门弟子将他团团围住,但以多为胜容易,想留住他,却千难万难了。

  百川盛怒,内力汇聚双掌,十足十的一招飞沙走石打过去,这飞沙走石是追风掌最厉害的杀招,掌风迅速,力道雄浑,燕归来脸色有异,并未以轻功闪躲,而是伸手格了这一掌,只听噗地一声,经燕归来狂吐鲜血,上身后仰,下身一动不动。百川道他有心炫耀,第二掌立即攻来,听得燕归来道:“慕雪先生手下……容情!”却是气若游丝。百川情急之下,收了这一掌,看他双腿僵直,满是冰霜。百川心念一动,已知端倪,目光往人群中一扫,喃喃道:“冷雪寒?”

参商舞说
也许我依然谈笑风生,企图掩盖我对于注定要失去的悲伤,悲伤到了极处,便是无所畏惧。星星再升起来的时候,我想象着我再也看不到的景象,泪流成河。

第十一章 不速之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