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剑 法

  百川道:“这竹林如此清净雅致,这几年你倒是逍遥快活了。”松竹老道:“守着一群猢狲,能有什么逍遥快活的。你那千金如今也该亭亭玉立了,怎么不见带她来?来来,赶紧回屋上座。”百川道:“岂敢,想必你那群徒弟已尽得你真传,能否带我去看看他们?”松竹老随即会意,道:“万幸一切无恙,只是昨天却发生一件奇事,小老儿彻夜未眠,生怕有个闪失,无法向你交代,且随我来。”百川和冷雪寒被带至损毁的石碑旁:“昨晚酉时,一怪人毁了这石碑,奇妙的是,他手里拿着一把木质的千锋剑,难不成那孩子……”冷雪寒看了石碑上的痕迹,又听说木剑,道:“那怪人是否身体健壮,双目突出,体型怪异?”

  “不错,冷兄弟识得?”松竹老问道。

  “那便是断山之子,此人看似呆滞,实则一直在探查杀父仇人,不可小觑。”

  松竹老:“原来如此,那人武功怪异,毁了这石碑,便自行离去了,并未伤人,倒是老儿我心下惴惴,惶恐不安。”

  “那断命曾指点我们到此,想必在此有凶手线索,松竹老兄这般紧张,难不成晓得事情来龙去脉?”

  松竹老一脸无奈,向百川一指,道:“个中缘由,你问他吧,我什么也不知道。”

  百川道:“那孩子现下何处?”松竹老叹道:“这孩子,生性倒也淳朴,从小好赌,这原也没什么,可是却学不得武功?”百川道,“这是为何?”

  “这孩子便和……他周身十二经脉,十五络脉全是不通的。”松竹老道,他看了冷雪寒一眼,虽然众人对冷雪寒无不信任,但是还是隐瞒了这个孩子的身世。冷雪寒道:“那便如何?周身经络不通的可是大有人在,谁又敢小瞧那千锋剑法了?不知哪个孩子如此天赋异禀。再说好赌便怎地?好男儿豪气干云,不赌不快!”冷雪寒便生性好赌,是以对从小好赌并无偏见。

  百川向冷雪寒道:“此中缘由,不是一言两语能说得清,还是先弄清楚那断少门主为何便引我们至此吧!”转向松竹老道:“那少门主为何毁了这石碑?没有向你询问什么?”松竹老道:“只见他毁了这石碑,便冲向那竹堂,我担心他伤了那帮猢狲,三招竟没有拦住他,他夺了我徒儿七八柄长剑,便自离去了。”

  各人均不明其意,冷雪寒心思机敏,稍加思索便知前因后果,道:“难道真的便是千锋剑?断山遇害当晚仅有断命一人曾见过凶手,想是那凶手遮住脸面,断命未曾见到真实面容,却记住了杀害他父亲的凶器。前日我曾见过断命,手持一把木剑,那形状依稀就是千锋剑,断命毁石碑,夺佩剑,其实是在找千锋剑!”

  众人细细想来,冷雪寒的推测似乎是合情合理,百川道:“但这又说不通了,如若凶手真的能运用千锋剑,却又如何使出那天崩地裂的一掌将断命击伤?”冷雪寒哈哈一笑,道:“此节我早已想过,这剑法的的确确是千锋剑法,但是剑未必是千锋剑,用剑之人更非飘雪江南传人。”

  此番话令松竹老如坠云雾,摸不着头脑,冷雪寒和百川见识广博,自然明白其中道理。原来这千锋剑和别派剑法大有不同,力求轻盈迅捷,如闪电流星,常人用剑必将内力贯彻刀剑之中,则刀剑招式劲道凌厉,如此一来速度必将受限。而练千锋剑法则需丝毫没有内力,以便将速度发挥到极致。飘雪江南便是与常人不同,全身经络不通,若是比试寻常拳脚刀剑,虽招式精妙,内力恐不及十几岁少年,可若这千锋剑法一上手,便即冠绝天下,当世无双。冷雪寒说周身经络不通的大有人在,无人敢小觑千锋剑便是指飘雪江南。

  百川道:“这可奇了,剑法不错,然则剑和人都不对,这又是作何解释?”冷雪寒道:“适才我看过断山身上剑伤,是前锋剑法无疑,但又似招式并不纯熟,以致伤口粗顿,后听断江海道凶手竟一掌将断命击如石墙,才恍然大悟,凶手内力刚猛,武功早已大成,而后再习练千锋剑法,虽说招式不错,但因内力太盛,使剑锋霸气有余,而轻灵迅捷则天差地远了。”

  百川道:“那现下是否只能从千锋剑查起?这千锋剑早已隐遁江湖几十年,几十年来不少人为得此剑落得身败名裂,想查千锋剑,又谈何容易?”

  冷雪寒道:“此事需从长计议,既有此线索,当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想起冷伤和燃烧还在客栈,向慕雪百川道:“百川兄,我们这便去吧,松竹老儿,改日重会!”纵身一跃,已在三丈以外。

  慕雪百川随即赶上,二人并肩而行,冷雪寒道:“百川兄,想必你也收到了韩旋飞书?”百川笑道:“你且放心,这恶人只要现身,管教他身首异处,便是当年的空城一啸在世,也难挡我一刀!”冷雪寒不禁一惊,道:“一刀?难道你……”百川笑道:“我且卖个关子,九月初九,教你开了眼界!”

参商舞说
这一切你都没看见,也不懂我还有多少时间,留在这里,希望有一天。

第十四章 剑 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