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灭 门

  松竹老被攻了个措手不及,难免应付的有些狼狈,此时已全身警惕,再看那人影只感到一阵寒冷,并非见到冷雪寒时所感到的冷,而是心冷。只见那人一张脸,凹凸不平都是伤疤,牙齿参差可见,便像腐烂了一半的尸体!只剩一双眼睛还有些许活人的气息,松竹老打了个寒战,还好刚刚一推将三个孩子推得远了,天色很黑,燃烧等并没有看清此人面目。

  “哈哈,松竹老叟,可还记得我么?”闻着声音极其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是谁,想是故人,后来毁了面目,是以无法认出。“恕老夫眼拙,阁下是?”“尝尝我的手段!”一语未毕,身子早已到了松竹老眼前,松竹老只看到一只树枝般的手抓向自己面门,本能向后一仰,躲过了这一抓,然则这只手竟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转而向下,松竹老避之不及,衣襟被撕开,燃烧惊道:“前辈小心!”花肥一脸愤怒,从怀里掏出几件事物,骂道:“奶奶的,敢打我师父!”将那几件事物向那人射去,那人听来物破空之声,便已知此少年丝毫不会武功,毫不理会,仍是只顾以快绝的招式攻向松竹老。松竹老渐感吃力,然对方力道竟一招大过一招,自己左支右绌,自己折在这不打紧,可是花肥和冷雪寒的孩子在自己手上,便向燃烧道:“快去寻冷雪寒!”

  那人笑道:“莫要虚张声势,冷雪寒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忽听耳边一个声音说道:“是么?”那人心中一惊,转过头,果见一汉子背手站在身边,正是冷雪寒。

  冷雪寒始见他那张脸,也不禁叹道:“好丑的脸!”那丑脸向后跃出丈余,毕竟冷雪寒的名号太过响亮,不敢轻敌。松竹老始得脱身,舒动一下筋骨,幸未受伤,向冷雪寒道:“这人古怪的紧,可小心了!”

  冷雪寒一动不动,过了半晌那丑脸按捺不住,向冷雪寒面门攻来,不料只迈了一步,便再也不能动弹,接着感到一股奇寒,似要将五脏六腑冻裂。那丑脸心下慌张,心道:“糟了,冷雪寒果真未死!”冷雪寒伸出食指,向那丑脸胸口轻轻一弹,便将他弹出五六丈外,不再理会。

  松竹老向冷雪寒道:“冷兄弟,此事多亏于你!”原来冷雪寒担心燃烧及冷伤,不急天黑便回客栈,却不见人,打听到燃烧二人随几名竹林弟子离开,想是来这里,于是便又折回,果然见这丑脸人偷袭松竹老。花肥眼见那丑脸武功高于师父,本欲寻冷雪寒助阵,不料冷雪寒早已到来,电光火石间便将丑脸击倒,甚是钦佩!奔到冷雪寒身前,笑道:“黑脸叔叔,你真是厉害!”冷雪寒道:“萧兄无恙,在下便即告辞!”

  松竹老携着花肥的手,边走边回想那丑脸人是谁,却始终想不起,到了竹林却闻到一股血腥,心道不妙,急忙奔到竹堂,但见空无一人,满地血迹,松竹老心下骇然,失声吼道:“猢狲们!出来!”四周却寂寂无声,看到这满地血迹,恐那四十孩仆均已无幸!花肥吓得失声大哭,松竹老感到胸口一阵酸痛,渐渐传到双臂,双腿,站立不稳,摔在堂前。花肥伏在他身上哭道:“师父!你怎么样了?”松竹老周身疼痛难忍,头脑却出奇的清晰,一瞬间想到了这是中了“醉清风”之毒!自然又想到那丑脸便是阴险狠辣,善于用毒的于长流!

  “醉清风”三个字清新雅致,不明缘由之人万想不到那是一种剧毒!所谓醉是只体态酥软,毫无力气,清则是头脑清醒,更能切切实实体会到这彻骨的疼痛!而这阴狠的剧毒便是出自于长流之手,想必刚刚过招之际不慎着了于长流的道,看到自己徒儿惨遭毒手,热血上涌,这才加快了毒效。

  松竹老全身无力,忘了一眼正在痛哭的花肥,嘴角上扬,心道:“万幸刚刚你同我一起,得以保全,否何有何脸面再见……”正在此时一个身影鬼魅般跃至自己身边,只道要殒命于此,突感一阵清凉将酸痛镇压了小半,睁眼看到竟是冷雪寒,心下甚宽,用尽气力,道出三个字:“醉清风。”

  原来冷雪寒虽然行事乖戾,终究心地善良,知道若不替那丑脸解了冰封,不出一日,他必死无疑。待运功将寒气解了,那丑脸却是一阵冷笑,道:“你内功如此,我十世无法企及,但是,不知道你能否解了我于长流所配的毒……”冷雪寒素来高傲,并不接话,只是担心松竹老,便跟随而来。

  冷雪寒虽于医道不精,但听到醉清风的名字还是一阵惊惶,知道松竹老虽看似昏睡,实则内心正在承受无比的痛苦。道:“长话短说,如何解毒?”

  松竹老道:“郎城,冯敢死。”他中毒后全身乏力,原料必死,因这“醉清风”之毒乃于长流看家本领,当今武林,除了于长流本人,恐怕只有神医冯敢死能解此毒,然冯敢死远在千里之外,自己身不能动,旁边只有花肥一个无知小儿,料想两三个时辰后,自己必会毒发而亡。不料冷雪寒感到,又感到一丝希望,知冷雪寒见识广博,武功卓绝,或能找到冯敢死,还有一线生机,便用尽全身气力道出那五个字,便是多说一个字,也不可能了。

  冷雪寒向花肥道:“你躲开了。”一手紧按松竹老后背,一手高过头顶,将寒气逼到松竹老周身,一炷香时分,松竹老身上已凝结了寸许厚的坚冰。花肥吓得说不出话,呆呆的望着冷雪寒,冷雪寒解释道:“你师父本来三个时辰便会毒发身亡,如此一来,三五天该当无碍,我这便去找冯敢死!”

  转身向燃烧道:“我需出行三天,实不便带冷伤在身边,就麻烦你了!”燃烧知他是寻神医救松竹老,道:“冷前辈放心!”

  松竹老全身冰封,意识却清醒,全身如蚁蚀一般疼痛难熬,过不多时,忽见眼前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袭红衣,正背对着他,长发及腰。他只感胸中憋闷,那女子将头慢慢转过来,眼神幽怨。松竹老心中凄苦,暗道:“三十年了,我在这里守了你三十年……”

  

参商舞说
往日的往日也是往日,回忆的回忆却不是回忆。你会愧疚吗?

第十七章 灭 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