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抢 人

  子时左右,映月突然起夜,眼睛不便,便唤醒阿虎,阿虎引映月来到后院,但见数十人直挺挺守在那里,那带头的知道这两人是朱管家的客人,上前作揖问候,并未多话,这时突然铁链铮铮作响,阿虎才看到黑暗处有一大铁笼似乎囚禁着什么怪兽,心下紧张,暗道一定要将映月看好了,万不能再使她身犯险境。

  待到房门外,见花肥正露着胸膛躺在雕栏上,他很是信任朱管家,朱管家道师父定会无恙,便不再担心,阿虎道:“小恩公,你这是……”花肥打断道:“别这么叫,叫我花少爷就好,哈哈。”阿虎改口道:“是,是,花少爷。”花肥坐起身,道:“她是你媳妇?她的眼睛是瞎了吗?”阿虎忘了一眼映月,道:“映月姐姐眼睛从小不方便,也曾看过不少郎中,都说很难治愈。”说罢,神态黯然。他虽然从未和旁人说起,但是两人心中早已将对方视作一生伴侣,唯有死亡才能将两人拆散。花肥道:“不要伤心,等我师父醒来让他帮你媳妇治治,还没有我师父治不好的病。”

  阿虎道:“不知道令师尊患了什么病?”花肥道:“我师父中了恶人的毒,现在被黑脸叔叔冻在家里,请了大夫便能将我师父治好。你可知道黑脸叔叔么?他武功很是厉害,就是那个黑脸弟弟的爹爹。”阿虎自幼在乡下长大,冷雪寒的名号都未必听说,更不要说什么黑脸叔叔了,只得默默摇摇头。

  只听前堂一阵吵闹声,夹着刀剑碰撞的声音,后院的守卫一齐提着长枪奔向前堂。这几天断山门守卫严紧,就是防止敌人趁虚而入,断江海和朱管家及八堂堂主也闻讯赶到。

  断江海见对方约摸五六十人,早已动了手,便及时喝住双方,茶位上坐了一中年汉子,五十来岁年纪,膀阔腰圆,一脸横肉,正是八锤帮帮主谭大锤。

  “不知谭掌门深夜到访,有何贵干?”断江海道。谭大锤望也没有望断江海一眼,神态甚是倨傲,道:“听闻断师兄噩耗,小弟着实悲痛,前日还遣人送了挽承,可是不想断师兄一去,断二爷便不再给小弟面子,这就欺负到了我的头上。念着断师兄往日恩情,我也不再追究。”

  段江海哼了一声道:“带了这些好手,赶在夜深人静前来吊唁,谭掌门真是悲痛!”

  谭大锤不接话,没了断山,他料定断山门拿他无奈,便实话实说:“有几个小毛孩子在我馆子里抢人,

  还望断师兄将那几人交予我,你我也不必为几个小毛孩坏了交情,否则,就是断山在,我也不能咽了这口气。”

  原来谭大锤近来终日惶恐,且因前日接到侍僧飞书,派四大长老前去截获凤鳞天火,百余名帮众一去不归,后江湖传闻手下四大长老伤了万俟麟玺的弟子龙七,龙七虽为弃徒,万俟麟玺仍是要出这个头,据说不日将南下兴师问罪,他八锤帮在广南呼风唤雨,可如何敢得罪万俟麟玺?况且四大长老至今未归,生死未卜,这其中真相更是难以说清,倘若前去截获凤鳞天火之人就此消失,则私吞天火的罪名终究会着落在谭大锤身上,这等与整个武林为敌的事情他如何敢做。今日听说手下葛老大抢人之事,本不欲过问,这些年手底下的人欺压良善的事做得还少了?抢个把人他谭大锤还是不屑于理会,后又听闻那几个毛孩子竟进了断山门的院子,十余年来他八锤帮和断山门并立于这广南省,虽井水不犯河水,但谭家向来不敢对断家稍有不敬,而此刻断山刚刚遇害,断山门门户空虚,这便是天赐良机,立刻想到不如趁此机会挑了断山门,以后在这广南还有谁敢和他八锤帮叫板?待他做了广南省头把交椅,他万俟麟玺总要敬他两分。便叫了几个手下,又选了几十名好手做掩护,找上断山门来,那几句话说的客气,其实早已不将断江海放在眼里,只要断江海敢对那几人稍有庇护,便立刻动手,废了断江海,让断家再无翻身之日!

  断江海心中有气,这上门要人便是最不给面子的事,带人要人还动了手,分明就是欺负我大哥刚刚去世,这次要不给谭大锤点教训,以后还怎么在江湖立足?怒道:“姓谭的!莫要欺人太甚!”手下八堂堂主纷纷拔剑,朱管家将他拦住,道:“二掌门息怒,谭掌门也息怒,在下这就将那几人带出来,交予谭掌门。”回头向手下道:“去将那几位客人请到前堂,便说二掌门有请。”朱管家深知,谭大锤敢上门要人便是有备无患,筹划周详,没了断山,和八锤帮这一仗胜算不大,不如将计就计,实在不行,也要保全众兄弟性命,待百川回来,自有公道。

  不一会,花肥,燃烧,冷伤和阿虎以及映月来到前堂,朱管家道:“花少爷,这位是咱们省城首屈一指的人物,谭掌门,有心请你们几位到他府上做客,你们莫怕,只管去便好。”燃烧和阿虎年纪稍大,大抵了解了状况,不敢轻举妄动,花肥仍是孩子心性,听朱管家这么说,喜道:“好啊好啊,谭掌门,不知你府上可有什么好玩?”断江海一脸怒气,但素来信服朱管家智谋,暂不作声。朱管家道:“谭掌门,这便带他们去吧!”

  如此一来,谭大锤反而甚感失望,他料定断江海定受不得他一激,动起手来,这断山门四周早已设下埋伏,定要将断山门杀的一个不留,但话已说出,便没有动手的理由,哼了一声,起身道:“我们走!”断山门八大堂主嚷道:“奶奶的!”“这就让他们走了?!”摩拳擦掌,怒不可遏。只听朱管家道:“谭掌门,那两位曾拜会过你府上,这位花少爷我们都识得,原也没什么,但是剩下这两位小兄弟你可识得么?”

参商舞说
这个世界上,除了死亡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而死亡,一定会发生。

第二十章 抢 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