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王家大院

  这座宏伟的院子少说有一千亩,坐落在三门城,是江中最大的院子,里边住了上千人。

  院子的正门恢弘壮阔,挂着一张很大的牌匾,写着“王家大院”,两侧各有一尊石狮子,高过两丈,威风凛凛。门口站满了人,正中的就是这院子的主人,叫王松鹤,身材高大,满面红光,五十多岁年纪,须发白了一半,仍是神采奕奕。

  今日正是六月初六,黄道吉日。

  在江中,提起王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便在整个江南,提起“王老英雄”四个字,那也是响当当的名号,便是西陵分堂,也要敬王松鹤三分。

  王松鹤早年经历颇为不凡,当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该是为了救妻子,只身闯龙冢。龙冢在缠龙峰下,乃是武林禁地,相传在龙冢藏有一柄刀,名叫“苍鬼龙吟”,至于这柄刀威力如何,却是没人曾见识过,但凡有人想进龙冢探知究竟,尽数再没有出来,因而江湖上讨论这柄刀的人并不多。

  在传说中,这柄刀霸道邪性,刀气中便带了剧毒,只要被刀气所伤,瞬间必死无疑。后来,一高人将这刀毁掉,化作七块黑玉,藏在龙冢之中,并从地府召唤七鬼在此守卫,只因这七块黑玉,竟有让人起死回生的功效。

  那日,王松鹤带妻子宫氏外出,不料竟遭遇暗算,他武功不弱,将敌人打退,妻子宫氏却中了敌人一箭,致命的一箭。王松鹤急忙派人请来神医冯敢死,但冯敢死也无能为力。无论经脉尽断还是身中奇毒,均难不倒冯敢死的医术,但宫氏这一箭,正中心脏,冯敢死将箭留在她体内,并用真气为她续命,才勉强撑得半日。无奈之下,冯敢死想到龙冢黑玉,告知王松鹤,王松鹤爱妻心切,便是虎穴龙潭也要闯一闯。

  但宫氏终究没有等到他回来,在王松鹤走后的第二天便香消玉殒,又过两日,王松鹤回来了。悲痛欲绝,冯敢死见他手中黑玉,忙将黑玉握在手心,催动内力,将黑玉催的通红,随即他将黑玉放在宫氏尸首的伤口处,那黑玉遇肉即熔,沿着伤口流入体内。过不多时,伤口竟完好如初。冯敢死极为诧异,再看宫氏,仍是惨白,并无生气,冯敢死精通医道,瞬时想明白其中关窍。他急运内劲,一掌向尸首后背打去,催动心跳,宫氏竟深吸了一口气,回过神来。

  王松鹤大喜,叩首谢过冯敢死,旁人见他几日间经历大悲大喜,自然不便多问,日后提起龙冢,他犹脊背发冷,说龙冢便如人间地狱,只他救妻心切,忘却生死,才有幸捡回一条命来。

  王松鹤为人豪迈仗义,十余年来,不少奇人异士甘心追随,虽然并未开山立派,但这王家大院俨然成了江中武林标的,外来人等,无论走镖行商,但凡到了江中境地,西陵分堂和王家大院是不得不拜之地。

  今日能让王松鹤亲自在门外等候的,自然也不是寻常人等,那便是东陵三杰,韩旋的三个弟子:万俟麟玺、冯猛和残钟。要说中原武林首屈一指的门派,那自然是拥有七十二堂口、五万余门人的西陵,中原十三省大大小小帮派,哪个敢向西陵说一个不字?恐怕只有与其并列左右的东陵。

  东陵掌门即是号称“南断山北韩旋”的韩旋,他与皇甫云天交情匪浅,多年前曾一同抵抗空城一啸。江湖虽称“南断山北韩旋”,但这东陵却不在北方,断山的修为造诣也和韩旋差的太远。只因韩旋无心名利,一生只收了三个徒弟,门众四百四十一人。

  王家大院虽在江中势力不小,但是比起东陵,却还相差太远,王松鹤有心依附,加之他与冯猛性情相近,速来极为投缘,来往甚密。王松鹤有个独子,名叫王过南,今年刚过十二岁,生的英气俊秀,剑眉星目,如人中龙凤。冯猛对他钟爱有加,王松鹤便趁着酒意,约定选个良辰吉日,让王过南拜冯猛作义父,冯猛自然欢喜。

  而今日就是良辰吉日,王松鹤自然要把仪式做的隆重,要让整个江中知道,从今以后,王家大院与东陵共存亡。巳时刚过,只见一队人马奔腾而来,为首的两人威武非凡,右首那人身高腿长,面容瘦削,一双凤眼却不怒自威,正是万俟麟玺;左首是一名虬髯大汉,膀阔腰圆,却是冯猛。之后是一辆马车,坐着残钟,残钟双腿残废,向来以车代马。

  待车马走的近了,王松鹤站在路中央,恭恭敬敬的作揖道谢:“江中王松鹤恭迎万俟麟玺、残钟、冯猛三杰大驾寒舍!”实则韩旋首徒为万俟麟玺,其次为冯猛,再次是残钟,但他与冯猛交好,自然将冯猛排在最后,以免冲撞了残钟。万俟麟玺下马回敬道:“王老英雄,客气客气!”王家上下将东陵三杰及随行二十余人让进大院,只见一俊秀少年跪在院子中央,叩首道:“孩儿王过南见过义父!师叔!师伯!”待他抬起头来,东陵一众人无不惊叹,这世上竟有如此俊美的少年!冯猛哈哈大笑,走上前去,将王过南扶起,指着他向万俟麟玺道:“师兄!你看我这义子比起你那爱徒如何?”万俟麟玺道:“这等少年,真乃千年一遇!”

  这时两个孩子从万俟麟玺身后探出头来,不住观望,仔细一看,竟是一男一女,那男孩十来岁年纪,一双眼睛极是机灵,虽然也是俊俏非凡,但是和王过南相比,就稍显逊色,这正是冯猛口中万俟麟玺的爱徒,名叫龙七。那女孩比他要稍小一些,生的五官小巧精致,一双眼睛和万俟麟玺极为相似,正是万俟麟玺的女儿万俟纹芷。今日冯猛认子,万俟麟玺和残钟自当一同前来,以示对王家的尊重,龙七和纹芷许久未曾下山,憋得烦闷,便吵闹着要跟来,万俟麟玺拗不过,只好带了这两个孩子。

参商舞说
那些煽情的音乐往往能把人带入过去的回忆,可是慢慢的,回忆里只有场景,却再也没有人。。。

第二十四章 王家大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