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冲 突

  只见那黑马纵身一跃,跃了一丈有余,龙七再也无法坐稳,身子掉了下来,但他双手仍是死死抓着马背,忽然一个灰衣少年挡在马前,一手抓住龙七衣领,一手按住黑马额头,那马儿竟温顺的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他的手掌。龙七大怒,左肘一翻,便挣脱那灰衣少年的掌握,喊道:“我正在驯服这马,谁要你多管闲事?”那灰衣少年并不理会,转头看见王过南在马上,向他请了安,向马厩走去,却看见那匹红白相间的马儿倒在地上,已经死了,不禁大哭,道:“是谁杀了赤风!?”转身怒视着龙七。在场除了他和申屠伯,就只有王过南、纹芷和龙七,王过南自然不会杀了自家马儿,更加不会是这个小女孩,多半便是龙七。

  龙七神情傲慢,道:“不过是一匹马而已,况且它险些伤了我师妹,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大惊小怪?”那少年向龙七冲过去,申屠伯伸手一抓,抓住他手臂,道:“燃烧!不可冲动!他们是老爷的贵客!”那少年并不理会,龙七笑道:“你想打架吗?那便试试吧!”走了近来,反手抓住那少年手腕,身子一转,将他扔出两丈。

  这灰衣少年名叫燃烧,跟随申屠伯在马厩洗马,他懂得马儿习性,无论何种烈马都能驯的服服帖帖,那匹名叫赤风的马儿与他最是心意相通,却这么无端死了,自然既悲且怒。燃烧翻身起来,又向龙七冲了过去,这时王过南已经赶到,伸手钳住燃烧臂膀,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算了!这人我们的罪不起!”燃烧稍微平复了情绪,仍是怒视着龙七。龙七不理,走到纹芷身旁道:“师妹,你没事吧?”纹芷受惊不小,不敢答话。

  王过南道:“师妹,你还好吧?我们……我带你去尝尝咱家做的蜜饯可好?”小孩子心思单纯,稍加分散,便将刚刚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燃烧愤恨不已,向申屠伯道:“阿伯,我不能让赤风就这么白白死了,我这就去告诉老爷!”说罢向宴会厅走去,申屠伯拉住他,道:“那孩子是东陵的门人,老爷未必会拿他怎么样,又何苦过意不去。”燃烧道:“东陵便怎样?他的师父是大大的人物,就该这样滥杀无辜么?”说罢,挣脱申屠伯的手,向南跑去。

  宴会厅上,王松鹤等人都已有了七分醉意,万俟麟玺双颊泛红,正在和众人讲过去遇到的种种险境,他是如何化险为夷,一众人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传来喝彩声。燃烧走上前去,喊道:“万俟前辈!”万俟麟玺吃了一惊,见一位灰衣少年站在当前,燃烧当即跪倒,说道:“万俟前辈!您是大大英雄,我们无不敬仰您!可是您教导的徒弟却远不如您!”王松鹤心下紧张,赶紧道:“你这小孩瞎说什么!快快退下!”万俟麟玺道:“我的徒弟怎么了?”燃烧道:“您的徒弟无故滥杀无辜!可是坏了你的大大的名声!”万俟麟玺忽的站起来,道:“你说什么?龙七伤了谁?”他心知龙七自幼高傲,做事不顾后果,但万万想不到他敢滥杀无辜。燃烧道:“他无缘无故杀了我的马儿,他是您的徒弟,就可以这样滥杀无辜么?”万俟麟玺松了口气,王松鹤怒道:“龙七少侠失手杀了匹马儿,也值得你大惊小怪么?快快退下!”万俟麟玺道:“王老英雄,你且息怒,我那徒儿向来顽劣,杀了这小兄弟的马,我作为师父管教不严,理应赔罪。”王松鹤忙道:“怎敢!这孩子不懂事,万俟兄千万莫放在心上。”这时冯猛朗声道:“你这小畜生!这点破事也来打搅我们清静!赶明我给你买他十匹八匹不行么!”他已有七八分醉意,他担心这事使师兄难以下台,自己又是王过南义父,也是东陵唯一有资格教训这孩子之人,便出言训斥。燃烧道:“前辈,您就是给我买一百匹好马,也不是我的赤风。”冯猛大怒:“你这小贼忒不讲理!杀了你的马儿怎地!老子不是冯敢死,没那起死回生的本事!”

  万俟麟玺道:“住口!龙七杀了人家马,本来就是有错在先,岂可这般说法?”又向燃烧道:“待他回来,我这就让他向你赔罪,马儿死了,再难以复活,也请节哀吧。”他对一个毛头小子这番态度,着实显示了大家风范,众人无不敬服,燃烧见他说的在理,也别无他话,这时冯猛道:“你小子给我小心着!当心老子看你不爽快,拧断你的脖子!”以冯猛身份当然不会真的为难一个孩子,他性格速来如此,接着酒意,更加肆无忌惮,只听一个声音道:“不要说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以冯大侠身手,纵是二十岁少年,要拧断他的脖子,也是不费吹灰之力!”众人抬头一看,说话的是申屠伯,他随燃烧进了大厅,只是默默的跟在身后,一言未发,他接着道:“再放一把火毁尸灭迹,当然也不难。”冯猛一阵心惊,酒醒了大半,吼道:“你又是谁?”申屠伯道:“我是给老爷养马的。”冯猛起身抓住申屠伯的衣领,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申屠伯反手扣住冯猛手腕,用力一转,冯猛想不到他会有此一招,失了防备,竟被他扭住左臂,登时大怒,左臂回旋,将申屠伯甩出一丈有余。这时王松鹤再也按捺不住,一个起落来到申屠伯身前,一拳打向他面门,申屠伯不敢还招,只是双手挡了这一拳,只听右臂“咔嚓”一声,筋骨寸断。王松鹤又欲进招,终究停了下来,怒道:“在这王家大院,还轮不到你们撒野!”向燃烧瞪了一眼,道:“滚!以后别再让我在江中看到你们!”

  王松鹤正要向万俟麟玺赔罪,但见万俟麟玺脸色阴郁,不知如何开口,万俟麟玺道:“承蒙盛情款待!天色不早,劳烦王老英雄代传一下小女,我等这便回山。”王松鹤左右为难,甚是尴尬,恰在这时,王过南带领龙七和纹芷回来了,王过南向东陵三杰见礼,又道:“爹爹,我见申屠伯好像受了伤,是谁伤了他?”王松鹤不语,万俟麟玺向纹芷道:“纹芷,快谢过王家哥哥,我们这这就回山。”

参商舞说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你们所有人。那些亲手毁了自己美好生活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

第二十六章 冲 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