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不欢而散

  纹芷谢过王过南,又向王松鹤告辞,牵着万俟麟玺的手出了宴会厅,东陵众人纷纷跟随,冯猛的脸色却从愤怒变为惊慌,一言不发。王家人将他们送出三里,又在街道中站立许久,这才安心的回了大院。王松鹤怒气冲冲的径直去了地牢,地牢里关着两个人,一老一少,竟是申屠伯和燃烧!原来王松鹤表面饶了他们,手下自知王松鹤行事,将这二人抓了,他本来要向万俟麟玺解释一番,并听任发落,但万俟麟玺并未给他机会,大喜的一件事,却被这二人搅了,他心中恼火,质问申屠伯:“申屠!当年我为了救你的命,给了你一万两黄金!如今你却仍然不忘前仇!你想让我也背上这不义的骂名吗?”

  申屠伯右臂折断,不能动弹,神情甚是苦楚,道:“这深仇大恨,换做谁也难忘怀!只恨我自己学艺太差,不能手刃仇人!”王松鹤道:“东陵冯猛与我情若手足,纵非如此,以你这点功夫,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伤他半分?”申屠伯听王松鹤如此说,心中不禁感动,道:“王老爷,你说的对,这仇恐怕此生无法报了……东陵三杰武功出神入化,我纵是再练百年,也胜不过冯猛。”王松鹤道:“燃烧,我念你年少,将你逐出王家,今后你与王家再无半点恩怨,这就去吧!”燃烧道:“申屠伯,我们走罢!”王松鹤道:“我与申屠还有事要商量,你若不走,就永远呆在地牢罢!”申屠伯道:“燃烧,你这就去吧,我在王家十余年,有个秘密一直瞒着老爷,今日要走了,我要向老爷交代清楚,晚些时候,我再去寻你。”

  燃烧将信将疑,终于还是出了地牢,王松鹤挥挥手,让手下回避,问道:“申屠!你终于不肯忘了仇恨是么?”申屠伯面色凄苦,道:“过南今年十二了吧!这十二年老爷可是享尽天伦,怎么也不会体会我们心中孤苦。”王松鹤知道他一生不会罢休,道:“我王松鹤在江中虽算一号人物,但身在江湖,谁人也难以独善其身。天下之大,你我该放下的太多,王家还有千余老小……”申屠伯道:“老爷,我还有一事相求!”王松鹤道:“说吧!”申屠伯道:“我的心已死了十几年,早该解脱,还求老爷放燃烧一马。”王松鹤道:“那么黑玉的下落,你是终究不肯说了?”

  ……

  燃烧出了王家大院,去了附近的一家酒馆,他知道从今以后,王家是再也不能呆了,他与申屠伯时常会来这家酒馆吃麻油面,若是申屠伯出了地牢定会来此寻他。他等了一个时辰,天色暗了下来,却始终没见申屠伯。又过了半个时辰,夜空已经繁星点点,仍然不见申屠伯,燃烧心下担忧,又返回王家大院,只见院门紧闭,毫无异样。他向东行了三十丈,借着紧挨院墙的一棵老树,上了墙头,远远看见正堂还灯火通明,西侧的地牢却一片漆黑。王家大院并非官府,亦非江湖帮派,虽设有地牢,却是常年空置,更无人把守,燃烧身子轻盈,又较成人瘦小,便躲过了家丁,偷偷潜入地牢内。

  地牢一片漆黑,燃烧摸索着找到挂在墙上的火折子,点燃火把,将地牢照亮,走了许久,只见申屠伯坐在牢中,一动不动,燃烧喊了一声,申屠伯仍是毫无反应,燃烧伸手过去,触手冰凉,申屠伯早已气绝。燃烧无比悲伤,想要找王松鹤讨个说法,猛然想到,龙七杀了自己的马,自己去讨要公道,王松鹤哪肯听?并因此连累了申屠伯,自己再去也是送死,须得赶紧离开王家大院,日后再算这笔账。

  燃烧在江中再无亲人,王家在江中势力强大,恐怕这偌大江中再无他立身之地,便连夜向南逃去。

  却说东陵一行人离开王家后,万俟麟玺一直脸色阴郁,冯猛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向来惜字如金的残钟开口道:“冯师兄,咱们师父向来侠义为先,生平没做过半点亏心之事,这一节你总心里明白,你我行走江湖,万不可因误会坏了师父名声。”冯猛道:“师弟!你莫说了!我冯猛此生也是顶天立地,绝没有半点对不起师父,但世事难料,我也不会因为误会改了性子。那老头多半便是青平赌王寨的爪子,若不是看在王老英雄的面子上,我岂能放过他!”

  万俟麟玺道:“错了就是错了,哪里来的这些借口,王家如此敬你,你理应将那一桩事处理妥当。”这时龙七道:“师父,这件事早已处理妥当了,那老头和那个孩子都被王老英雄抓了,现在,多半早已不在人世了。”万俟麟玺道:“龙七,你亲眼所见?”龙七道:“是啊!我和师妹还有王家哥哥恰逢回去,见到有十几个人把他们二人抓走了,师妹也看到了。”纹芷点点头。龙七年纪尚幼,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只是他早看出王松鹤心思,猜测申屠伯和燃烧凶多吉少。万俟麟玺默然,向后遥望,眼见出了江中地界,叹道:“这江中,将来必是王家的天下。”

参商舞说
后来的我们,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我们。

第二十七章 不欢而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