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信

  “咕隆咕隆”张小春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在不停地叫唤,他现在是又渴又饿又累又冷。

  “卧槽,好香。”饿的受不了了,又被一阵香味给吸引,张小春睁开眼睛。

  “咦,醒啦。正好李记家的烧麦还给你留了一个。清然,再来一杯豆浆。”一睁眼就看到徐来坐在饭桌上吃早餐,旁边清然裹着围裙正在厨房忙碌。

  清然是一个柳树妖,活了几百年了,用张小春师父那句话就是在他的师父的师父还在世时就有了清然,他就相当于他们的管家,张小春就是他照顾长大的。

  清然的模样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长相清秀,皮肤苍白,但是周身的气质又显得比较成熟老练。

  “靠,徐贱人,醒了也不喊我起来。我还以为我已经死了呢。”

  张小春发现他自己就躺在地板上,虽然屋内开了空调,而且上面还盖了一床被子,但是大冬天的在南方又没有暖气,还是冻得半死,幸亏他体质好。

  昨晚的事情他脑中迷迷糊糊的,记得不清楚,努力回想怎么回事,可是还是很迷糊。就记得好像遇到一个很厉害的东西,然后对战后就昏迷过去了,那厉害的东西应该被消灭了,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活着回来吧。只是又麻烦清然将他们弄回来了。

  “来福,来福。”张小春摇着躺在身边的来福,发现怎么叫都叫不醒它。

  “别喊了,那只蠢狗过一阵就能醒了,那么胖,饿它一两顿死不了的。还是我家花重好呀,不吃不喝,又能战斗,你说来福除了吃睡还能干什么?”徐来喝着豆浆在那碎碎念道。

  “呵,再怎么说也比你有用,来福起码是个半神兽,你就是个半吊子道士,专门拖后腿的。”

  张小春最看不惯徐来老是说来福,他起身将地板收拾了一下,将来福抱到别处去,就简单洗漱一番坐在饭桌旁。

  此时徐来正开始第三碗豆浆,吃相很是凶残。

  “我说,你长这么胖还好意思吃这么多?”张小春啃着烧麦看着徐来有些嫌弃。

  “这是微胖,微胖懂不懂?我对你说,我还就喜欢胖点。我爸说,胖点才有福相。”徐来一碗干了豆浆,又拿了张小春面前的一个包子啃起来。

  “靠,瞧你那德行。”张小春满满的嫌弃。

  张小春住的地方是两层小楼,楼上是睡觉的地方,楼下用来做书店,书店名字叫阅安堂。

  这里是一处老的街道,平日里也没多少人。张小春吃完后就下楼开门做生意,这些书都是一些老书,平时书店也没什么人,照理说书店这样开下去只能亏的,但是张小春不在乎。

  书店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其实张小春真正做的是捉鬼拿妖的事。他从小跟他师父生活,他师父就是个御妖师,只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师父不幸去世了。十年过去了,他已经成长了许多,成为了一名中级御妖师。

  书店门外两两三三个人在街上走着,张小春打了一下哈欠,没睡好呀。

  突然,不远处有一只花猫吸引了张小春的注意力。

  嗯,妖气???

  那花猫看到张小春出来,仔细盯了一阵,人性化地思考了一阵,好像在那确认身份。

  然后快速窜过来,蹲在张小春的面前,不知从哪里叼出一个信封扔在张小春的面前,然后又跑远离开。

  张小春有些好奇地将信封拿起来,信封很朴素,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写。张小春脑子飞速想着,到底是谁用信封的方式找他呢?不管了,先拆了看看再说。

  “小春师侄,现在有事,十万火急,望你快快赶来。——师伯”

  歪歪扭扭的草书,倒很像张小春的师伯张不同的形象。信封里除了一张信纸外,还有一个纸人,张小春将纸人收起来,这是用来引路的。

  张小春所在的门派是没名没姓的,他活了这么多年就看到除了他的两名御妖师,一个是他师父,另一个就是他这个师伯了。他就见过他师伯一回,就是在他师父去世的时候,除了那次见面后就再也没看到过他。

  张小春拿着信封有些出神,他对这师伯还不是太了解,不过既然这么长时间突然来了一封信,必然表示师伯他遇到了大的麻烦。

  张小春蹙眉坐在书店的沙发上,内心很是纠结呀。他还没出过这三线小城市,之前师伯要将他带走的,只是他舍不得这里,毕竟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而且在这城市里他还有很多生意呀,不知道出了这里外面是不是竞争比较大呀。

  徐来吃完了饭,慢悠悠从楼上下来。花重是鬼身,虽然不害怕阳光,但是鬼还是喜暗的,就进入徐来脖子上挂的玉佩中。

  “哎,每天都是这么的美好呀。”徐来摸着肚子叹息道。

  他一下来就看到张小春坐在沙发上陷入一种莫名的状态,好像有着心事。而且手中拿着一张纸,这点很是奇怪。

  徐来直接凑过去将那张纸抢过来,快速看了起来。

  “我去,十万火急,快快赶来。不会是你师伯遇上什么大的仇家了?你去会不会是送死呀?”徐来有些担忧。

  张小春没答,依旧沉默着。

  “你不会是打算真去吧?你那师伯我觉得吧,一看就不靠谱的,我认为八成是有大麻烦了,他都搞不定,你去也铁定搞不定,我觉得你还是要慎重考虑呀。”徐来又说道。

  张小春还是沉默,但是在徐来看来张小春的沉默也就是代表着他要去他师伯那里。

  张小春想了又想觉得还是要去的,毕竟那是他的师伯。

  这样想着,他就将书店门给关上,往楼上走去,他要收拾收拾今天就走。

  “冷静呀,冷静呀。”徐来还在后面碎碎念道。

  “你要想清楚呀,我觉得你师伯一点也不靠谱的……”

  “清然,你快点劝劝他呀。”徐来将信的事情与清然说了。

  清然站在一旁,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帮张小春收拾东西,主子要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两个人在那收拾东西看的徐来火大,但是他也办法,他是知道张小春的脾气的,与他认识十几年了,他知道他认准的事情一定不会回头。

  没办法,他也跟着收拾起来。他是把张小春当成亲人的,自从当年那个云游道士给了一本破书,又和他老爹说了一通话后,他就变成了一个外人。

  他是知道的,无外乎他天生命硬,克亲人,不能将他放在身边,但却是个修道的命缘,但是道缘却又不深,所以云游道人又没带走他。他爹有钱,老婆孩子也不缺,少他一个也不碍事。

  打小起,他就跟着保姆生活,一开始还能见到他老爹,后来慢慢长大,见的越来越少,最近几年更是从未联系。

  他眼睛天生阴阳眼,没练习隐匿之前,总能看见鬼怪,因为有花重一般的鬼不能欺负他,后来慢慢长大他开始照着那本破书练习,学会了如何将阴阳眼闭起,隐匿起来。

  同时也学会了如何捉拿鬼怪,并且也是在实践的过程中遇到张小春的,后来更是死皮赖脸的的住进来了,那时张小春师父还没有去世。这么些年,他其实早已将张小春当成亲人了。

第三章 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