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少年冷血

  星将都可以统领一个师了,实力强大的一塌糊涂。

  但是段空不会因此罢手,等着欧阳非凡一次又一的对自己下杀手。

  欧阳夏与欧阳少都不是好对付的,两人获得了称号,其中欧阳少都竟然是青铜战士,让他微微惊讶,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荣耀。

  一直以来,段空都是以星战士来说明自己的实力,其实是从心里想成为其中一员,真正的境界其实是星源境。

  想要获得称号,不是境界到了就可以,需要自己去拼。

  将这些杂念驱赶,段空还是决定出手。

  先从欧阳春开始,慢慢的来。

  星源境五层力量的标准是3000kg,两星天赋的加成是0.2倍,也就是600kg。

  对现在的段空刚刚好,太低了没有意思。

  吃过晚饭,等家人都睡下后,段空悄悄的离开了家。

  ‘春光灿烂酒吧’

  一家糜烂的酒吧,这里有酒有美女,就是没有底限。

  他的老板据说大有来头,和蓝宇城某个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少有人敢来捣乱。

  经理办公室里一身黑色休闲服的中年男子搂着一个年轻女人正在做着冲刺。

  粗重的喘息,迷醉的娇喘夹杂着奇怪的味道。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名同样黑色休闲服的人出现在两人的身后。

  听到了开门声,正在冲刺的中年男子忍不住一哆嗦。

  “他妈的,谁让你进来的。”

  头也不回就呵斥了起来。

  “春哥,真扫兴,人家正舒服呢。”

  身下的女子撒娇道。

  “老狗,知道要死了忙着留种呢?”

  黑衣男子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是……段空?”

  欧阳春转身看了过来,满眼的不可思议。

  “你怎么可能活着,没有人可以活着走出噬魂深渊。这不可能。”

  欧阳春依旧不能相信眼前的现实。

  “我是爬出来的,所以可能。谢谢你当日的恩情,今日特来报恩。”

  段空微笑的看着欧阳春。

  “就你?一个蝼蚁,既然活了就再死一次吧。死来。”

  “蝼蚁,我喜欢这个称呼,名副其实嘛。”

  段空微笑着看对面而来的拳头,举起自己的拳头迎了上去。

  “轰”

  两人拳头碰撞发出沉闷的气暴声。

  “蹬蹬蹬”

  两人各退了两步,再次扑向了对方。

  战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

  当再次分开,两人互换了位置,背对着彼此。

  “怎么可能,一个月你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

  欧阳春依旧不能接受这一事实,眼里的光芒也在渐渐暗淡。

  “想不通就不要想,乖乖的去吧,狗腿最听话了。”

  段空话音未落,欧阳春已经栽倒在地,背心后有一个小圆孔,正往外冒血。

  段空抬起手里的狼牙,盯着面前的女子挥动了下去。

  一道血光飞溅而起,一个年轻的人生命消逝。

  “对不起,你看到了不该看的。抱歉,我不是圣人。”

  段空心里那一丝不忍很快消失,和他的人一样。

  次日,天刚刚亮,丽景小区一对夫妻就被身份手环的提示音吵醒。

  “大清早,谁这么讨人厌。”中年美妇抱怨的声音响起。

  “黄局长?”

  欧阳夏看到是警察局黄局长的电话,接起来疑惑的问了一声。

  “夏董事长,这么早打扰你,很过意不去,但是,有件事不得不通知你。”

  电话那头的话显得很是耐人寻味。

  “什么事,黄局长不必客气。”

  欧阳夏微微皱起的眉头,有了不好的预感。

  “今日清晨,你弟弟被员工发现死在了自己酒吧的办公室。法医鉴定后得出结论是被人刺破后心而死。一击致命。”

  电话里的话,一字一句敲在欧阳夏的心上,眉间阴郁了起来。

  “查出凶手了吗?”

  微微眯眼的欧阳夏,看着很是吓人。

  “没有,凶人非常冷血,将见到的一名女子杀人灭口了。”

  “一定要查出凶手,让我知道是谁绝让不了他。”

  欧阳夏现在非常愤怒,竟然敢杀自己的弟弟,真是活腻味了。

  “二弟死了?”

  楚馨韵一脸不可思议的惊讶模样。

  “嗯,被人杀死在酒吧里。”

  “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杀我欧阳家的人。

  楚馨韵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丈夫。

  “还不清楚。正在调查,我们现在去认领尸体。把非凡叫起,我们一起去。

  “非凡,起床,出事了。快点。”

  楚馨韵急切的声音并没有将人唤来,迟迟没有动静。

  “非凡,你在干嘛,还不出来。”

  火急火燎的楚馨韵推开卧室的门,只见儿子顶着两个长着巴掌印的脸躲闪着自己。

  “凡儿,谁干的,老娘活撕了他。”

  大家族出身的楚馨韵高贵的气质荡然无存,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式。

  “怎么了?”

  欧阳夏询问的声音传来,跟着人走了进来,立刻愣了一愣。

  “凡儿,你被人打了?”

  欧阳夏的声音很是吃惊,好像看到了千古奇闻。

  “是……是的爸。”

  欧阳非凡的头越来越低,羞愧难当。

  “抬起头来,丢人现眼,我欧阳夏竟然有你这样的儿子,被人活生生的打脸。你的拳头是摆设吗?”

  从语气推测,现在的欧阳夏很是愤怒。

  不仅仅是对自己儿子的,更是对把自己儿子打了的人更是愤怒。

  “我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打晕了,那家伙太邪乎,九级星徒实力强的变态。”

  欧阳非凡小心翼翼的解释。

  “九级星徒?你确定?”

  欧阳夏愤怒依旧,但是微微带上了一丝认真。

  “应该没错,他前段时间被二叔扔下噬魂深渊,竟然活着回来了,回来后就实力这般变态。他可是错过了高级基因融合剂的发放时间,所以应该依然是九级星徒。”

  欧阳非凡越说越感觉自己的推测没错。

  “你二叔将那人扔下了噬魂深渊?难道?”

  欧阳夏的眉头第一次因为一个陌生的少年皱起。

  “怎么了?”

  欧阳非凡发现老爸的状态,忍不住问道。

  “你二叔被人杀了。看来八成是你说的这个人干的。只是这实力有点强的离谱啊。比你哥同境界都强的多。天赋超凡啊。”

  欧阳夏越说越低,眼眸里有寒光闪过。

  “老爸,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

  欧阳非凡有些不信,虽然段空厉害,但是,如果说比他大哥还厉害,他还真不信,大哥可是他的偶像。从小就强的变态。

  “虽然是推测,但八九不离十,你既然和对方结了死仇,那就不能让他活了,不然将来必是我欧阳家的心腹大患。”

  欧阳夏难得的郑重其事。

  “夏哥,一个毛孩子,有啥大不了,找人杀了就是。”

  楚馨韵在一旁听了一阵,此时开口,完全没把段空当回事。

  “对,就该如此。”

  欧阳夏眼里的寒光再次闪过。

  欧阳非凡现在心里开心极了,老爸想要谁死,那还真没有不死的。

第九章少年冷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