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练戟与药膏

  “步站戟法的步法脱胎于八卦,所以有身合八卦之说”魏希贤道:“步法轻灵、快速、稳健,‘开步如风,偷步如钉’”接着魏希贤拿起戟走到场地的中央,开始演示。只见魏希贤手中握杆,步踩八卦,行走跳落之间时而凶猛如虎,时而矫若游龙,时而阴毒似蛇,一时间大戟身体与大戟合在一处,缠绕圆转宛若一条活龙横空。

  “戟法其妙在熟,熟则心能忘手,手能忘戟;圆精而不滞,又莫贵于静也,静而心不妄动,而处之裕如,变化莫测,神化无穷。戟有虚实,有奇正,其进锐,其退速,其节短;不动如山,动如雷霆!”随着魏老头最后一记戟作枪法中平一扎而出,魏老头持戟而立。

  “不要持戟,过来把我刚刚的步法走一遍”白朔依言走过来到院子中央站定,开始回想刚刚的步伐,一旁魏老头放开戟开始重新演练,白朔跟在后面走了三趟。接着老头停下,白朔继续踏步作势,魏老头在一旁看到白朔动作有什么不对上去就是一脚或者一拍帮白朔纠正过来,劲力十足。这是身体记忆的一种,除了白朔感觉疼之外其他都好。

  这套步法脱胎于八卦,与八卦掌的步伐同出一源却大相径庭,八卦掌的步法讲究滑,顺,而这套步伐却讲究快,猛,毒。白朔自身功夫本就不弱,学起动作来毫无压力,但是作为二十一世纪信息时代的灵魂,花花世界,练出一声功夫着实不易了,更逞论去研究易经八卦,所以现在白朔纯粹就是照猫画虎,步法动作一上午下来已经没有问题了,可实际上白朔什么都不懂,完全就是机械的演练下去。

  魏希贤将情况看在眼中,也不出言。

  中午吃过午饭,过了两个时辰,白朔欲魏希贤又重新站在了小院中。“去,把戟拿起来。”白朔知道这是让自己持戟练习。拿起戟走到院子中央站定,正要动作。魏老头站在后面一句:“坤六断,刺”这一下白朔宕机了,虽然明白这是一个步法加上戟法的指令,但是白朔他不知道该怎么执行啊。不过宕机不要紧,当电视或者电脑宕机时我们会拍一拍,当白朔宕机时魏希贤就会拍一拍。魏希贤走上前去,将白朔脚一钩,让他屈膝跨足,左脚弧线前趟去,手在白朔肩上一拍,白朔身体顺遂往前一刺。魏希贤口中不停:“巽下断,钩”就这样一个教一个学。

  练功房中无日月,时间过去近月,在这段时间里,白朔早上带早课站桩,上午则是带着搬过来的小武打熬气力,掰正他动作间的细微错误,魏希贤则在一旁时不时的出言指导。下午则是重头戏,用来练习戟法,在魏希贤不行就拍一下的实践派教育思想指导外加本身出身于二十一世纪,被信息冲刷,很是容易接受新的东西,二者相合,白朔已经可以跟着魏老头的口头念动了,这两天更是愈发熟练,身体本能已经渐渐培养出来。晚上吃饭时间或调戏小萝莉烟儿,看他气哼哼拍开自己揉她头的手,一下午被魏希贤锤的郁燥一扫而空。接着除了睡觉还搞了一本易经来看,可惜看不懂,只能枕在枕头下看能不能灵感入梦。

  这一天,魏希贤看白朔随着自己念动,在场中狂舞,点了点头,停下站起身来去房中取来那杆虎头盘龙戟。说实话白朔眼馋这杆戟很久了,作为一个武人对强大的追求是毫无疑问的,这种充满了力量与冷酷美感的兵器对白朔来说充满了吸引力。连在一旁打熬力气的小武也不住看着这杆凶器,心中也是泛起波澜。

  白朔接过这杆大戟,手中一沉,心中一惊,手上传来的重量不下于三十斤。“戟非力冠三军者不用,这杆戟重三十四斤四两,长十尺九寸五分”

  三十八斤正常不算太重但是对武器来说就很夸张了,要挥动三十多斤的东西飞扑腾挪,还要进退自如,说实话白朔现在做不到,这要求的确太高了,白朔现在虽能舞动其这杆打戟,但是却是人随戟动,无法控制入微,更别说可以持之斩将破敌。

  “从今天开始以后每天持戟站桩一个时辰”这持戟站桩和持枪站桩差不多,都要讲究一个“抖”字,不是要你站到发抖,而是静中有动抖其大枪或者长戟。这样即是打熬力气又是增加武者对手中武器的熟悉程度。

  “下午的就拿这杆戟”白朔知道又要迎来一阵捶打了。

  果不其然,练戟时,因为重量的变化,加上这杆虎头盘龙戟实在是重,气力消耗飞快,动作各中变形,等着白朔的就是魏希贤的拍打教育,拍打不行就踢。这一天白朔气力不足,没有练到两个时辰,于是被魏老头踢去站大枪桩,一旁的小武则站腋来势二人难兄难弟,只是白朔更惨点,一身青紫而已。

  不得不说自从白朔开始练戟起,饭菜的肉食就增多了不少,鸡鸭鱼肉为主,偶尔还有兔肉牛肉,白朔知道是魏希贤给他补充消耗。也不说什么,说了问了反而是对不起自己这师父,领了心里知道便好。

  这天晚上吃完饭,白朔正准备去帮烟儿收拾,顺便捏小萝莉的脸,却被魏希贤叫住:“去我房里床尾把那个黑匣子取来”

  揭开封泥,一股药香散出,醇正平和。“这是虎骨膏,勉强够你用了,以后练完涂遍全身再去站大枪桩。”在白朔那个年代这种药早已失传了,一方面是没有人知道方子,另一方面药中的虎骨,药草,熊胆,都弄不到了,何况其中涉及到毒药配比和药性互相中和也没人敢去实验。就是现在听魏希贤口气估计这也是他最后以一份了。

  白朔知道东西珍贵,接过来捧在手里,“知道了,师父。”没有说什么感动之类的话,因为白朔真的吧魏老头当做自己师父了。白朔可以在擂台上冒着百般风险打死武术世家的长子长孙,亡命天涯,因为白朔老头子是自己师父,现在白朔在命运或者不知道什么的安排下有了第二个师父,那也同样如此。

  白朔拿着虎骨膏藏在怀里,屁颠屁颠跑去水池那去调戏小萝莉,魏希贤看着大徒弟的背影笑着摇摇头:“仲是细佬仔(小孩子)。”

第七章 练戟与药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