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龙城九擂

  魏希贤气的面瘫神功差点破功,抄起烟锅就敲白朔的头:“香肉火锅!!,真是俾你气死。”白朔笑嘻嘻的躲开,魏希贤倒是发觉自己这个大徒弟比以前跳脱许多,以为是自己放开了枷锁所致,心里也有点欣慰。看着笑嘻嘻的白朔:“只知道挂住食,我说的是龙城武擂啊。”

  “黑拳?”九龙城寨内部黄,赌,毒样样俱全,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沾这些,一般生活在里面的普通居民不似外面进来的人一般对狗肉火锅好奇,更加不会进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赌挡,但是一样娱乐不缺。一到晚上放工,这些原住民涌上街头,准备去看拳赛和斗狗,如果不下注的话,只需要一块钱就能入场看打拳,不过位置当然不会太好,但是对缺乏廉价娱乐的龙城原住民来说,已经非常难得,通常去晚一步,连位置都卖光。

  魏希贤点点头:“你想飞嘛,在飞之前让师傅我睇下你翅膀够冇够硬。”说着递给白朔一张纸条:“我要求好易,你当了第七擂擂主你想去边个我都不理,但是你想好了你要是死在那里我同样不会理你,留在这里武馆还是你的,若你想好了就去这个地方搵阿明,他会安排的。”白朔心里苦笑:“师父,不是我想飞,是不得不飞啊”加上幻梦种的提示来了:

  任务链(触发)一:传承前置任务开启:

  要求:当上龙城第七擂擂主

  白朔接过纸条,“谢师父成全。”魏希贤看到白朔接过纸条心里黯了黯,不过也不再说什么,开口让白朔回去。

  第二天下午,持戟站了会桩,回房换了身衣服,和师父以及小萝莉打声招呼,从武馆出来按着纸条的上的地址,一路问问找找终于了纸条上的地址。不得不说九龙城寨给白朔这个现代人很大震撼,除了脏乱,压抑混乱,同样还有扑面而来的市井气息,如果不算上一路上四个穿着暴露的小姐姐拉扯,两个老道(瘾君子)在小巷里升天,以及赌挡付不起赌资正在被打的赌徒外一切都算挺好。

  龙津道是五十年代九龙城寨的寨墙被拆掉之后,龙城居民扩出来的一条道路,也是九龙城寨当时最繁华的街道,除了du品所有其他赚钱的非法场所大多集中在这一条龙津道上,香港其他地方明令禁止的狗肉档,麻将馆,牌九档,番摊档,烟馆,酒帘,马栏比比皆是,这条街也是九龙城寨内各大势力必争之地,可以说,龙城内如果出现争斗,起因一定是因为这条街的利益,这条街上各个场所的经营者希望自己的生意如同龙津路“聚龙通津”的含义一样,是以将这条街道称之为龙津道。

  现在白朔就这这条街上,来到一处二楼前,就要朝里进去。门前两个马仔一拦“拳赛冇开始,晚点来吧。”现在才下午三四点左右,工人还没放工,拳赛未开始也是应有之义。

  “冇,我来搵明哥的。”两个马仔打量了一下白朔,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人道:“你是边个啊?这里没有什么明哥,睇拳就晚点来,冇事就滚。”这是看出白朔不是这个圈子的。

  “哟,虾头,我半天没来这里就没有我这号人啦?看来你是想顶我的位喽。”白朔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略显尖锐的嗓音。“明哥你讲笑,我哪敢哪,刚刚不是这小子不懂规矩我打发他吗,谁知道这么赶巧。”来人穿着一身花衬衫,梳着油头,面庞却略显阴柔,“是不是真的啊?”“明哥冇玩他了,都知他叫虾头,讲话冇脑的。晚上让他摆酒给明哥赔罪。”另一个人帮虾头告饶。“算了,不玩你们了,酒留着自己食吧。”说着走进去,示意白朔跟上。一旁虾头赔笑:“谢谢明哥!”

  跟着进去,上了二楼,却是别有一番洞天。原来这二楼连着好几间铺面,把中间打通了形成了一个颇为宽大的场所,中间有搭建起来的擂台,不过没有绳子。周围都是作为起码可以容纳五六百人,白朔对这里有点好奇,四处打量了一番。那个明哥带着白朔找个位子坐下。

  白朔刚要开口就被打断,“我知,魏师傅徒弟嘛,也不知你师父咩仇,叫你来这打拳。”白朔咧嘴也不答话,明哥继续说:“你知我是做边个啦?”

  他们这行叫做拳手经济人,拳手在他手下打拳,他们负责帮拳手联系比赛,给拳手解决日常生活的事情等等,他们利益来源于赌注抽成,所以一个好的拳手对他们来说也很重要。但是这里的拳手一般要么是别国逃犯,要么是活不下去急需要钱,少有白朔这样身家清白的。

  “我是第四擂话事人来的,你得不得?要不去第三擂打一场试下水?”话事人就是说明他的拳手在第四擂打的最多赢的也最多。“不用,明哥尽管安排。”明哥花名花仔明,看着白朔摇摇头,“你自己死冇紧要,冇坏了我的朵啊(毁了他名声)。跟我来我找个人俾你试下手,若是不成那你就回去吧,冇找死啦。”

  白朔知道不仅这样也是对方看在魏老头面子上给他一个机会,否则要是上了黑拳擂台输了就不是那么好下来了。白朔也不再辩解什么,点点头“好哇,麻烦明哥了。”

  花衫明点点头,走下楼去,白朔跟在后面。“明哥再见”楼底下两个喽啰招呼一声。

  跟着花衫明走过几条街,进了有一个小巷子,又转了几转,白朔记下路线,以防有什么不测。不过想象中的不测并未发生,跟着花衫明来到一处房前。进去同样是几座连在一起的房子被打通,里面摆了沙包,木人桩,还有各种重物用来练习力量。几个赤裸着上身汉子在打沙包,砰砰作响。

  “阿平,洪哥呢?搵他来试下这小子够冇够打第四擂。”一进来花衫明就高声叫人。

  还没等那个叫阿平的答话,身后就传来一句

  “明哥,你搵我啊?”

爱做梦的呱说
萌新打滚求收藏,求推荐(*^▽^*)

第九章 龙城九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