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拜托你打死他

  这香肉的档口开在一条小巷前面,巷子往里去不深就断了,九龙城寨内部布局复杂这种地形正是平常,而档口就在巷子口的那一边,在巷子里则摆了简陋的桌椅,桌子上浸润了常年累月留下来的油渍,周围黑漆漆的,只有桌子上的炭火红彤彤的隐约透出一点光亮,找的人脸明暗不定。巷子里却人满为患,老饕的吞咽呼和,烂仔吆五喝六,大佬们前簇后拥,一片混乱繁杂却又自有秩序。

  喊出刚刚那句话的,却是个瘦高个,带着几个马仔,一脸戏谑站在巷口朝着,档口上面的仅有的灯火照在他身上,脖子上指头粗细的金链子灿灿发光,十分符合白朔心中江湖人的打扮。

  “挑,大声雄,你嫉妒别人靓仔啊,打你手下那班废柴仲不是轻轻松松,你亲自上场俾你试下看点样?”“要冇这么大火气啊,明哥。”和后面几个马仔示意一下,几个人都找个桌子坐下,他自己却跑到白朔和花仔明的桌子边来,自来熟的取了一副碗筷。“点么样?沉不住跑过来打探情报啊。怕你那个马来佬死球咩?”没等大声雄开口,花仔明倒是强先发难。“冇,明哥哪里的话,我带小弟出来食饭正巧碰到过来见下喽。”转过去看白朔:“靓仔,听说你后天要打第四擂啊,你对手是个逃犯来的,好残忍的,一滴人性都冇,你一定帮我打死他,我唔该你啊!”

  “帮你打死你手下那条死狗有咩好处,你封利事(红包)给阿朔啊?”刚刚花仔明就和白朔说到帮他后天安排了一场拳赛,还没多说什么,正主就来了,看着情况发展,估计就是两个拳手经纪人之间的纷争了。这大声雄也在第四擂搵食,但是却不甘心当一条咸鱼,这几年从马来,柬埔寨和泰国等地方收留了不少逃犯之类的,搞得风生水起,不甘心被花仔明压一头,于是就和花仔明对上要当第四擂的话事人,手下的拳手比赛也故意对上花仔明。两方各有输赢,但是到底花仔明更会做人底子也厚一点,终究压了他一头。

  “当然,我会封一封大的俾他,就是不知是红封还是白封啊。”大声雄盯着白朔。白朔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舔了舔嘴唇:“多谢雄哥,我一定打死他,不过红封就免了,就当我俾的丧葬费。”“靓仔,你几串哦(很嚣张),你知不知。。。。”话没说完,花仔明一拍桌子:“冇太过火,想开战就讲下去,擂也不用打,明天我们就申请开战,两个活一个好冇好啊。”随着这一拍桌子,两边的人马都站起来,互相瞪视。

  “明哥火气还是这么大,我问靓仔知不知道狗肉补肾的嘛。要不要这么火气啊,明哥多饮的菊花茶去火的。”说着朝后面马仔扬扬手:“站起来做咩啊,肚饿咩?这家不和胃口,换一家,我们走。”说着带这几个人扬长而去。花仔明看他走了,扬扬手让后面几人坐下。

  “你后天的对手就是他手下的一个马来佬,据说是个杀人犯,杀了十几个人,逃到了九龙城寨。惊冇惊啊?”“惊,我惊晚上的床不够舒服啊,放心,我话打死他就一定打死他。”这一瞬白朔目露凶光,看的花仔明都心里一寒,恍眼间看到了择人而噬的猛虎,默默打消了心中角落里不知名的念头。“保你住的舒舒服服,食饭,食饭,冇理那个扑街,这边可是老字号。开了有十年了。味道正啊。”话锋一转招呼白朔吃东西。

  晚上,花仔明亲自带着白朔来到离之前试探白朔的拳馆不远的一栋房子前面,带他上了二楼,打开门,一个卧室,一个小客厅,一个卫生间,还有个卫生间。装修算不上豪华,但是也算用心。“在你离开之前,你就住在这里吧,房租水电不用担心。练拳就到之前的那个拳馆,想找我去拳馆搵洪哥就得,这点钱你拿去吃饭,等你赢了比赛从你那份里面扣。”从怀里拿出一小叠钱,大概有几千块。白朔也不在推辞:‘’好,谢谢明哥。”花仔明点点头:“冇担心钱的问题,打赢一场你分红都不止这么多。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白朔点点头,花仔明把钥匙给白朔,自己走下楼去。

  白朔等花仔明走后,打开窗子看了看四周环境,有仔细检查了一房间,发现没有什么异样,脑中规划了一下意外发生时候的逃生路线。自觉没什么纰漏之后,打了一趟拳,去洗漱了一下上床休息。

  时间一转来到第三天,是白朔登台的日子。下午花仔明亲自带白朔来到那天的那个被打通的二楼,对白朔交代等会上台的相关事宜:“这里的规则呢就是没有规则,哪里都能打,直到一方认输或者一方倒地,生死不论的,阿朔等会你不要束手束脚,尽管出手。”白朔点点头表示明白。

  时间推移,二楼的座位基本都被坐满,人声鼎沸。有叫着下注的,有个给旁边吹牛打屁分析拳手的,还有搂着条女的烂仔在咋咋呼呼。

  这是主持人站在台上用麦克风声嘶力竭开始大喊:”今晚要出场的是来自马拉西亚的凶人——王浩,在他过去的十三场记录里他的对手不是致残就是死亡,看看今天他是否能一如既往的凶残。延续他的胜利。”说着从下面上来一个青年,眼神桀骜,朝空挥了几拳引来全场的呼喊。”他的对手是武术高手——白朔。”到了白朔上台,呼喊声同样不小,不过都是“马来佬,打死那个小子,我可是买了重注,你一定要给我打死他。”“小子,你死定了,你一定会被打死的”这种。不怪这帮人,拳赛伤亡率颇高,主办方偶尔也会找点水鱼来充数,加上白朔本生看上去并不凶残,也不壮硕,这般脑子已经被肾上腺素刺激的神智不清的人不看好白朔毫不意外。

  白朔走上台去,也不动作,只是摆好架势,对面极其嚣张的用大拇指在脖颈出朝白朔比划了一下,又引发场下的观众一片欢呼。

  主持人介绍完,就赶忙跑到台下,把擂台让给二人,大叫:“开始!”

  话音未落,对面就迫不及待的冲将过来。左手虚招指向白朔双眼,右手重拳摆向白朔的太阳穴。

爱做梦的呱说
来一波收藏和推荐吧,需要点动力啊

第十一章 拜托你打死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