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给你个机会

  白朔面色不变,左脚乍起,脚比手长,后发先至直奔对面小腹,王浩对着白朔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双手一变,就要锁住白朔左腿。左腿同样启动,目标依然是白朔的太阳穴。白朔看着对方嘲讽的笑容,也朝对面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腰一转,左腿突然加速抽回,左脚踏实,右脚一脚踢在王浩腰踢向自己太阳穴的那条腿的迎面骨上,王浩只觉得左腿一点刺痛,不等他反应过来,白朔笑容不变,期近一步,钻进王浩怀里,双手攀上王浩的脖颈,打人如亲嘴,可惜现在王浩感受到的不是温存,而是肾上腺急速分泌,大脑的疯狂嘶叫着让他远离白朔,可惜一步错步步错,白朔双手一错,王浩软倒在地,脖子形状略微不自然。

  瞬间引爆了底下观众狂热情绪,没有人质疑是不是打假赛,这些都是常年混迹于此的老油条,白朔的对手又不是什么无名烂仔,就算想爆冷赢他们的赌注也不至于要搭上一条命。来这里的人往往赌钱都是次要的,追求的就是拳拳到肉生死一瞬的快感,他们自己没那个胆量,但是不妨碍他们看别人与死神共舞,下注同样是为了有更大的参与感,这就跟看恐怖片一个道理。人的本能如此。

  底下尽是为白朔叫喊的人群,将一些输红了眼的烂泥的痛骂王浩的声音淹没。主持人在一旁嘶吼:“今天我们的赢家是我们凶猛的白虎,来自hk的功夫高手——白朔!”不过几分钟时间白朔就获得了一个外号,也难为主持人要把场圆回来,估计外号也是看白朔报的名字姓白现场编的。底下的气氛再一次被主持人引导向高潮。

  白朔也不管主持人在一旁嘶吼和底下观众的疯狂叫喊,转过身去走到拳台的边上对着输了拳赛阴着脸正要离去的大声雄一干人等:“呐,雄哥,你昨天话你想封白包俾我咩?”大声雄以为白朔要耀武扬威一番,正要开骂外加威胁,白朔话锋一转:“冇话我冇给机会俾你,去搵你手下最犀利的那个再来同我打过第二场,我在台上等你啊,雄哥。”白朔声音不大却字字入耳,大声雄看着台上的白朔不知怎的心中一寒,随即被冲上来的怒火烧红了眼,如果今天转身走了,不仅身后捧他的那班大水喉(富豪)肯定走的一干二净,身后跟的马仔都不会留下几人,这些小年轻面子大过天的,今天被被一个年轻人吓退,以后就不用再第四擂,或者说再城寨混下去了。

  一旁的主持人也注意到旁边白朔的情况,充分发挥出一个主持人的搞事能力,赶忙拖过麦克风:“哦,大件事啊,就在刚刚,我们白虎要求——车轮战!他决定立即挑战对手拳手经纪人手下的最强拳手!也就是我们的擂主——徐亮。“这个前面没加外号说明这个人在第四擂的名声不需要主持人再变个什么鬼外号来搞气氛,仅仅只需要一个名字就够了。果不其然台下的气氛瞬间就爆炸开来,各种起哄,诅咒,嘲笑,欢呼充斥着整个二楼的所有角落。

  同时大声雄也被逼到角落了,如今这种情况他不应战可能明天就躺在水沟里再也醒不过来,失去了胆气,在九龙城寨就像一头麋鹿走失在虎窟狼窝一样,人人都想分一口肉吃。咬牙切齿:“小子,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了,下去见了阎王爷可别报我的名。”“去,去搵徐亮来。”这后一句却是对着后面的头马(心腹)说的。后面的那个点点头急匆匆的下了二楼。

  “观众们,等会就上演的将是车轮战,而且也是擂主挑战赛,今天晚上会诞生新的擂主吗?”主持人在一旁尽情炒热气氛,而花仔明却走到台边:“阿朔,你有把握吗,你这样做,下一场肯定是不死不休啊,你顶不顶的顺啊?”倒不是花仔明有多关心白朔,而是实在怕白朔死在这里,一颗摇钱树就要倒这里,不值得,在花仔明心里,就算要挑战也要等到状态全满的时候。而不是现在的车轮战。白朔朝他点点头:“我很珍惜我条命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徐亮这个人,就是这个人让大声雄有了可以和花仔明争着第四擂话事人的机会,本来作为后进的大声雄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直到他搵到徐亮。徐亮本人学的是那时候刚刚兴起的踢拳道,踢拳道分为美式风格和日式风格,徐亮学的是美式踢拳道,两者之间的不同美式不准膝击,和踢膝盖及以下。这时的徐亮并未如何,直到其犯了事流亡到日本,不仅接触到日式的踢拳道,同时还接触到空手道,日式踢拳道本就有空手道的影子,徐亮同时又修习了刚柔流的空手道。日式踢拳道的崇尚实战但是缺乏练法于基础,刚柔流空手道传自中国的南拳,对徐亮基础,架势乃至于的补全让其迅速成长,空手道中所谓的点到即止等等精神修炼对他来说全是狗屁。好勇斗狠,出手毫不留情就是其写照,终于一日惹了大祸,当地的组织下了绝杀令,不得以逃到了九龙城寨这混乱之地,意外被大声雄收留下来为大声雄打打第四擂,其实徐亮是有第五擂当红拳手的实力,偶尔也会去第五擂打上几场,甚至于第六擂也报过冷。于是大声雄与花仔明争斗时,徐亮就是王牌,花仔明手下有什么出位的拳手就让徐亮去阻击,花仔明手下拳手上了场非死即残,所以才给了大声雄底气。

  徐亮本人战斗力绝对强悍,否则绝对不可能在第六擂爆冷,白朔从花仔明收集的资料来看,徐亮尤其擅长踢击,据说可以踢弯铁管,走的和那天试拳的洪哥一个路子,伤身追求速成杀伤,而且其混合了刚柔流的或者说是南拳的特点,讲究刚柔并济,并且擒拿摔打颇有一套。

  不过半个钟头,一道身影随着去找人的马仔来到二楼,直奔台上,站到白朔对面:“就是你搵我来打死你啊?”声音阴冷像一条从青苔上爬过的长蛇,嘶嘶吐着信子。

  白朔抬头看向对面。

爱做梦的呱说
有没有出来冒个泡啥的啊,来点收藏和推荐吧,我不想单机小霸王啊

第十二章 给你个机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