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四年后)2025年,重庆。

  一辆车牌号以TC字母开头的白色敞篷跑车从B区—S镇的高速公路隧道中驶出,反射着日光,夺目至极。

  出了隧道,打开车顶,关掉空调,将车速放慢,看一看挂在挡风玻璃上随风飘荡的照片—那照片微微泛着黄,想必已上了年纪。上面的男生坐在教室第一排,侧身与后桌的同学打闹,低头微笑的那一刻被祁心叶的手机记下。照片的反面写着一句她从未说出口的话:天成,你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可以有我吗?

  然后,她微微勾起嘴角:“小茴,盼儿?”祁心叶看了看后视镜,两个小家伙酣睡着,祁盼抱着黎茴,黎茴抱着小熊,这不正是她从小想到大的事情吗?可是她没有哥哥。

  下了道,将车顶收起,打开空调。出了高速公路就没那么平坦了,一个急转弯使祁盼头一歪撞在了窗玻璃上,疼得泪花在眼里直打转,却还是强忍着叫了一声:“妈。”

  “醒了?那赶紧把妹妹叫醒,我们到咯!”很显然,她没有注意到儿子被撞了。

  祁盼在黎茴脸上亲了一下,看着她睁着水亮亮的眼睛才把她扶起来,这是“黎祁(离奇)”专业叫醒法,是黎茴发明的。

  一岁那年,祁盼有天睡得深,祁心叶叫不醒,套着尿不湿的黎茴屁颠屁颠地爬到床上把他亲了一口才迷迷糊糊地苏醒过来,于是祁盼很没节操的被他妹妹像睡美人一般吻醒了,祁盼反应过来后不服气,活生生把黎茴抱着亲了两口,祁心叶这才宣布了“黎祁”叫醒法——先起床的人就要吻醒熟睡的人。

  黎茴用香香软软的小手揉了揉闪着泪光的眼睛,又往祁盼身边挪了挪:“哥哥…”祁盼看了眼迷迷糊糊的黎茴,淡定地说:“嗯,醒了。”然后侧头望着陌生的风景,一语不发。

  祁心叶一边将车驶入空旷的坝子,一边对兄妹俩说:“到外婆家要有礼貌,知道吗?”

  “知道!”两兄妹异口同声道。祁心叶满脸欣慰,不愧是她教出来的孩子。

  二月的南方虽有着明晃晃的太阳,却也寒气逼人。待车驶入楼下的停车坝后将车停在一棵黄葛树旁的车位,关掉空调,打开后备箱,开门下车,拿出一些玩具和大小包的礼盒,将母子三人的行李箱取出,盖上后车盖,再把孩子抱下车,拿了装着外出必备品的白底蓝纹的布挎包,锁上车门,又让兄妹俩分别抱了一些玩具与礼盒,自己再把其他东西整理好,关上后备箱,锁了车门。前后不到五分钟。

  当她感到有些发热,正准备脱大衣时才发现周围站满了人,她今天特意没化妆,却还是有个年轻的男生认出了她,大叫道:“她不是当红演员Zoe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祁心叶莞尔一笑:“什么Zoe啊,我回国后都说我是她,你忘啦,我是六楼祁大爷家的孙女,祁心叶啊。”说罢连外套都没脱就背上挎包,拿起行李,带着祁盼黎茴急忙却不失优雅地走进过道,消失在众人眼里,留下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Zoe?”一位穿着大红色卫衣,捆着发潮的乳黄色围裙的中年妇女问道。

  在她身旁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人掏出一把表皮破损的酒红色木梳刮了刮附在头皮上仅剩的几缕棕发,答道:“怎么不会?我看呐,就是她!”

  “就是就是,看看她的身材,我们这儿哪儿有这样的美女,仔细瞧瞧,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你们想想,会有那么巧的事吗?”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人扶了扶眼镜在一旁附和着,好像在说着:真相只有一个……

  她没看到,骚动人群中有一位提着蔬菜皱着眉却也清新俊逸的男子注视着她。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连帽运动衫,卡其色的休闲裤裹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蓝白色的运动鞋让他看起来像是踩在云里。还是黑色的发,只是耳发剪短了,使之多了一丝阳光;还是清秀的脸,只是肤色更白稚了,使之多了一些俊媚;还是褐色的眸,只是添了些哀愁,使之多了一道憔悴。

  站在人群里,目不转睛的他一眼道破,却只在心里想着:“这样的身姿,这样的眼眸,这样的笑容,确实是她,只是几年未见,她为何已红得天翻地覆?可孩子,是谁的。”这样想着,却感受到攥紧了的塑料袋膈得他生疼。

  他没看到,她还戴着与他同款的手表,也没看见她车里旋转的照片,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完好地保存着那一张印着清俊面颜的纸。

  她的脚步轻快,即使穿着高跟鞋也一样潇洒自如,他看着她的背影,像是后悔又像是自责地叹口气。

  当年那个可爱俊俏的女孩已渐渐离去,现在的她多了一份成熟与妩媚;当年那头乌黑发亮的直发已变成发尖带黄的鬈发;当年那个有些婴儿肥的满是可爱的她,现在已翩若惊鸿,丰韵娉婷。唯一未变的是那明朗的笑容,她从不皱眉,确切地说,她从不在他面前皱眉,每次看见她总是满脸阳光,充满快乐与幸福。

  他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直到喧杂的人群散尽,直到她的秀发被微风卷起,直到阳光打在光秃秃的水泥墙上,他才缓缓转身,驱车离开。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