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祁心叶家所在的这幢楼在政府对面,又位于国道旁,所以一直没拆迁,年代虽不及筒子楼四合院,却也有三四十年了。

  脱去了红色而僵硬的砖甲,漆上了黑白色的新装,楼前综合楼的标志早已不见,依旧是六层楼,没有电梯,依旧是每层十八级梯子,被一百八十度折半,依旧伫立在驾校上,只是驾校被改造得无比豪华。

  “等会儿……进门……先……叫祖父,再叫……外公外婆,知道吗?”祁心叶站在四楼平台上看着楼梯大口的喘着气,从楼道的通风口向下一望,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看来恐高是一点没变。

  两个小家伙正欢快地走在前面,听见妈妈说话后停下来,转过头,眨巴着四只充满水亮亮的钻石般的眼睛,呆呆地点点头。

  祁心叶挤出笑容来:“走吧,还有两层楼咯!”

  当她带着孩子与行李到家门口时连敲门的力气也没有了,正让祁盼去敲门时,门却突然开了。

  一位穿着玫瑰色家居服,黑发中夹着些灰白色发丝却精神焕发的妇女系着围裙站在门内,一只因泛黄而显得有些粗糙的手握着门把手微颤着。

  那一刻,楼底驾校没有学员练车,楼梯间连灰尘飘落的声音也清晰可闻,屋里传来的祁父的声音打破了这柔静

  “老太婆干什么呢,赶紧抓泡椒来炒菜啊。”

  “妈…我回来了……”话语即尽,祁心叶终于一把抱住祁母,眸子里的星星终于止不住地溢出来。

  祁母拍拍她的背,然后一边抹着布满皱纹的眼角边的眼泪,一边哽咽地说:“好了好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进来吧。”

  这时候,祁父与祁大爷也走到门前,祁心叶把祁盼黎茴叫到身边给三位老人问好,祁大爷蹲下乐呵呵地招呼两个孩子,又说道:“小家伙都长高了啊。”

  祁父拉过祁心叶的手:“回来就好呀,你妈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哽咽起来。

  祁心叶扑倒在祁父怀里:“爸,对不起。”祁父抚着女儿的发,“傻姑娘,没事儿就好。”祁父强忍着的眼泪不停地滑过似被百褶裙映着的泛黄的脸颊。

  祁大爷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继而站起身来,“祁正!心叶回来是好事,笑都来不及笑,哭什么哭,快让孩子进屋。”

  “爷爷……”一语未尽,便被祁父打断:“是是是,听你爷爷的话,快进屋,进屋说话。”一边说着一边擦着泪痕,祁父与祁大爷抱着两个孩子去到客厅,祁心叶则在外面拿行李,听见孩子在客厅与祖父姥爷笑得响亮得很,也就满意地笑了。

  祁母出来帮她拿行李,母女两人很快搬好了东西,祁母回到厨房继续做着饭。

  祁心叶来到玄关处,看到整个家里摆设和离开时一模一样,沙发墙上的丘比特依旧抱着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只是墙上的相筐开始褪色,隔着玻璃的照片也日溢显得怀旧。

  长长的睫毛忽地一颤,那养在秋水里的黑玫瑰终于将海水一般咸的泪倾倒出来,见祁母从厨房里出来,才拭去泪痕,转悲为喜,笑道:“爷爷、爸,我去厨房了,你们就等着我跟妈的拿手菜吧!”

  又转头看着两个孩子嘱咐:“小茴,盼儿,妈妈去帮外婆做饭,你们陪着外公和祖父,Okay吗?”

  “OK,mum!”两个熊孩子依旧是异口同声,小茴还打了个“OK”的手势,萌萌的眼睛抛着媚眼,恩……应该是萌萌地眨了眨眼,祁心叶宠溺一笑转身来到厨房。

  可事实----祁父跟着女儿来到厨房,祁大爷与曾外孙(女)搭着益智积木。

  厨房里,祁心叶细腻纤长的手指拨弄着盆里的米粒,清水从指缝滑过,变得白嫩,竟像化开在水里的云抹。阳光慵懒地穿过玻璃,斜斜地映在厨台上,与窗棱擦肩而过的阳光呈着浅浅的彩虹色彩飘落在祁心叶浸在水里的手背上,使她白稚的手显得朦胧起来。

  祁母将菜油倒入铁锅中预热,转身切着祁父打理好的青菜,又问道:“这次回来待多久,急着走吗?”

  “不着急,这次等到小茴盼儿开学前一周再回去。”

  噢,对了,还有祁父,祁父自进厨房就一直坐在小凳子上打理着蔬菜,直到祁心叶说不着急离开时才站起身来,长呼了口气,又拿起汤勺搅了搅熬制中的鸡汤,随即将两手背在身后出了厨房。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