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战争

  画面中包括视频拍摄者在内一共4人,可以看出他们全副武装,穿着我没有见过的灰白色厚重战甲。

  这种战甲和普通战场上的那种单兵防御装备有很大不同,它看上去更像是那种浑身上下密不透风又棱角分明的钢铁战甲,可能是战术外骨骼,但应该还要先进得多。

  通俗讲,就像是钢铁侠,不过颜色是朴素的白色,科技感很强,根本就不像是实战产物。

  ——真正的全副武装。

  他们正乘坐运输直升机飞行在城市上空。

  雪院说视频已经经过后期处理,添加上去的文字表示这里是灰海市,也就是我所在的城市。

  “任务倒计时三分钟,检查装备,完毕。”队长A1道。

  “装备正常、补给正常、感应器正常,完毕。”战士A2、A3、A4回答。

  “优先任务,救出幸存者;发现灵异体——无论核灵还是无灵,自由开火!记住,这次任务很特殊,因此上级跳过了谈判的步骤,到达现场后立即行动,发现异常直接开火,无需汇报,完毕。”A1补充道。

  “收到,完毕。”其余士兵回答。

  他们赶到目的地后立即垂降——这么说有些勉强,因为直升机降低到合适高度后,他们直接就跳了下去,然后利用战甲来抵消下坠的力量。

  这里是一片居民区,一条警戒线围住了其中一栋6层楼的民房,周围的居民正在疏散。

  周围可以看到警车、军用吉普车和黑色SUV混在一起,警察、军人和黑衣人正在组织人员撤离。

  唯独这栋楼被警戒线封锁,那些救援人员也离这里远远的。

  此时楼上方已经盘旋了5架武装直升机,阵势非常吓人。

  螺旋桨在地面刮起狂风,扬起了地面的烟尘,让这里看上去像是刮起了沙尘暴。

  不过录制设备的降噪性能很好,因此螺旋桨的声音被压得很低。

  其中3架直升机下腹上挂载着一种照明设备,上面投射出一种大范围的白色光线。

  ——雪院说这是探灵灯,这东西可以让核灵显形,是专门针对核灵对普通人不可见的特性而设计生产的,在探灵灯的照射下,核灵会显现出它们的范围和形态。

  这3架直升机在高空围绕着下方的房区旋转,利用探灵灯从三个角度完全照亮了下方的区域,而另外两架直升机则稍微靠后一些并保持警戒,

  但凡光线所至之处皆出现了异常现象——异常主要集中在这栋居民楼的上方,而周围的楼房则没有受到影响。

  楼房上方围绕着浓厚的紫色的云层,而没有光照的地方,则看不见这些云。

  像是两个不同的三维图层叠加在了一起,光线的边缘这些异常变得有些泛蓝而模糊,就像是异常范围的边界一样。

  3架直升机稍微飞高了一些,随着灯光范围的增加,紫云的范围也跟着扩大;而没被灯光覆盖的地方看上去一切正常,非常奇怪。

  紫云正在翻滚聚集,紫色的气息不断从四面八方卷向其中,这云内似乎正在孕育着什么东西。

  随后,远方又赶来3架运输直升机,它们悬停在居民楼之间的空地上方,一共垂降下来12名身着战甲全副武装的士兵。

  他们每4人一组,分为B、C、D小队。

  他们拿着我从没见过的灰黑色步枪,这种单兵装备比一般步枪更加庞大厚重,上面的战术配件很丰富,看上去火力十足。

  他们战甲的头盔和肩膀两侧也装备了探灵灯,照射到的地方能看到一些轻微的紫色异常现象。

  3个小队与首先到达的A小队汇合后便朝着紫云的方向前进。

  从地面上看,这种快速盘旋的紫云呈现出很强的压迫感,里面正爆发出明亮的紫色闪电,随之而来的雷声像是在对他们咆哮一样。

  高处的天空也在此时变得阴沉无比,周围刮起了狂风,黑云压成,树林摇摆,暴雨将至。

  周围居民疏散完毕后,在一片扬起的沙尘中,16名超级战士接到命令,快速向前方推进。

  他们的任务是救出这栋被紫云笼罩着的居民楼内的平民,其中就包括墨缘;其次是处理楼内的异常现象。

  这次的任务很特殊——这个名为“紫雨”的核灵等级达到了夸张的L级,但由于时间紧迫,GSRI才首先派遣了这支特殊队伍来处理。

  随后的军事力量正在调遣之中,但那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快快快!”A1大声指挥道。他战甲的肩膀上铭刻了一个女性天使的图案,而其它的队员没有这种个性化的图案,他们的战甲背后,只有标准的黑色“GSRI”标志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根据一些潜移默化的规定或习惯,A1就是这次行动的队长了。

  4个小队集结后,根据指示从四个方向包围了这栋6层楼房,而上方的紫云并没有理会他们。

  他们在楼房的承重柱上安置好高爆炸药,等待着后台指挥官的命令。他们的战甲连接着GSRI服务器的AI,AI会通过战甲识别他们的身份,从而控制引爆权限。

  除此之外,每个小队的小队长手中各自持有引爆炸药的权限,最大程度地降低了任务中可能发生的意外,诸如不能引爆之类的。

  ——在救出楼内人员并顺利撤离后,他们会爆破该建筑,这时紫雨的结界会受到影响,从而暴露在GSRI的火力面前;到时候GSRI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消灭。

  楼内正传来求救声,里面的幸存者被紫雨的异常力量困住而无法逃出来。

  这时,除了提供探灵灯光照的3架直升机和两架武装直升机外,又赶来5架武装无人机,它们跟在武装直升机的侧面,进入预订位置。

  无人机大概有直升机的三分之一大小,由四个发着光的圆圈作为飞行引擎,它们的火力系统相对于武装直升机来说一点不弱——无论是挂载式加特林机炮,还是两侧的小型飞弹仓。

  接着,无人机的机腹打开一个窗口,其中飞出了一种乒乓球大小的物体——球形探测器,简称“球探”。

  这是一种辅助侦察设备,可以为攻楼的队员提供各种高价值的战术信息。

  6颗球探从居民楼内窗户飞了进去,每层一个。

  小队正在通过球探扫描的数据确认楼内的情况。

  ——情况并不乐观,前4楼的球探成功传回数据,但5、6楼的球探失联了。

  3、4楼已经出现了异常,紫云的范围是从上至下的,他们必须抓紧时间阻止它的扩散。

  确认了战场信息后,他们迅速制定了相应战术。

  和预期的任务变化不大——救出幸存者,清除发现的异常。

  “D组,从正面突破!”战场指挥官的声音通过他们的耳麦传来。

  D组四人接到指令,从正面快速前进到达楼房的门口,此时单元门被锁死——不是普通的门锁,通过探灵灯照射,一种紫色的能量萦绕在上面,靠常规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

  D组攻楼人员立刻取出爆破工具贴在门锁上并回避,两秒后一阵蓝光爆发并出现一声闷响,随后是大量的烟雾。

  门被顺利炸开,D组四人穿过烟雾突入楼内。

  我有些奇怪——这种炸药为什么爆发出蓝色的光芒,正常来说爆炸应该是橙色火焰;不过看着他们的战甲,我想这些雪院会给我解释的。

  雪院的解释很简单——炸药是经过核灵的工艺处理过的,用来专门针对核灵的武器;它们的特点就是,爆炸的火光是冰蓝色。

  D组又分为两个小组——D1、D2为一组,D3、D4为一组,他们各自两人负责一二楼。

  ——就如同单元门上的情况一样,这些住户的门上也流动着紫色的能量,他们在里面使劲敲门却又无法打开,显然是听到了外面传来爆破的声音以及直升机盘旋的声音,才如此激烈地求救。

  他们哪见过这种阵仗,发现家里出不去也只能不断敲门。

  ——核灵造成的异常普通人是看不见的,因此他们发现不了问题出在哪里。

  D组队员听到了他们的呼救,便让里面平民的远离房门,接着冰蓝色的火光在楼道间闪耀;他们采取了同样的方式破开房门。

  在烟雾过后,他们冲进房内,在探灵灯照耀下,房屋内也覆盖着紫色的能量,不过这种能量暂时没威胁到人员的安全。

  这些平民终于看到了异常的一部分,不过他们的记忆会在之后得到一些限制,让他们不会就此把这些秘密散播出去。

  事实上GSRI根本不需要管他们,因为核灵的另一个特性,就是会影响范围内普通人的记忆。

  D2和D4带着其中的平民撤离了出来,D1、D3继续在2楼待命。

  在确认楼层清空后,他们在地上架设好一个手雷大小的干扰器。

  干扰器伸出天线,开始运行,灯光照耀的地方也恢复了正常,这里暂时安全了。

  ——雪院说,干扰器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大幅干扰核灵的稳定值,逼迫它们离开特定的范围,但只有在范围内不被核灵发现的情况下才能正常启动。

  因为核灵很聪明,它们能轻易地发现并阻止人类布置这种设备,现在布置成功,说明这个核灵的本体或影响范围已经不在这里。

  “一二楼安全!”D1报告道。

  “C组跟进!D组搜索三四楼!”指挥官沉稳回答。

  C组4人冲入了楼内,这时楼顶上的紫云开始下起了紫色的雨。

  整栋建筑都被紫雨淋湿,看上去像是被染成了紫色。

  “球探失效了!”C1报告道。

  通讯频道陷入了暂时的沉默,紫雨扩散的速度比预测的要快。

  他们在等待着指挥官的进一步指示,而指挥官现在正在确认球探最后发回的情况。

  这次任务的另一个因素很关键——墨缘,就是她引来了紫雨。

  但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唯一确定的是,要不惜代价把这个小女孩抢救出来;从早期的侦察中就可以明显地感知到,紫雨是冲着墨缘来的。

  她身上可能有非常重要和有价值的东西。

  权衡利弊后,指挥官下达了继续进攻的命令。

  每个队员除了有自身的战甲辅助提供战场信息外,他们戴着的隐形眼镜——一种非常特殊的设备,也能提供相应的辅助信息,因此即使失去了球探,他们也清楚现在的形势。

  不过他们必须保持谨慎——紫雨对各项设备的干扰都很强烈,他们看到的画面以及开始出现没有规律地抖动了。

  D1、D3开始进攻3楼,此时护送平民的D2、D4还没就位。

  但时间紧迫,他们必须加快速度。

  他们有多种侦查装备,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万无一失,但他们也知道,GSRI派他们这种规格的精英部队执行任务意味着什么。

  D1、D3顺利来到3楼,他们互相点了点头,便炸开了一边的房门,另一个队员在一阵烟雾中向门内伸出手臂,手臂的上半部分装甲中弹出一枚震灵弹,发射了进去。

  ——震灵弹是一种对核灵和无灵通用的辅助弹药,效果类似于对人类使用的震爆弹,但效果更强,持续时间更久。

  不过这种武器只能暂时让它们失去战斗力,却没有杀伤力。

  震灵弹在房间中爆发出一阵白光,D1和D3立刻冲了进去,他们已经提前标记了这户家庭内灵异体的位置,现在只管朝他们猛烈开火。

  3楼一边传出激烈的枪声。

  视频中,我看到他们冲上3楼右边住房后他们对着一种紫色的未知物体——可能是人形或是动物的形状的怪物猛烈开火。

  但一个弹匣还没打完,他们立刻被不知从哪里出现的紫色的烟雾包围,还来不及后退,他们就没了动静。

  他们的通讯信号中断,生命信号消失,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叫声或是呼喊——他们就这样彻底失踪了。

  只留下3楼右侧被炸开了房门的住房。

  镜头切到C1身上,此刻C组4名队员正在二三楼之间的楼梯间待命。

  “D1,D3,报告情况!”指挥官道。

  他们现在使用的是GSRI内部的一个通用加密频道,指挥官的话通过这个频道能被所有任务相关人员听到。

  步话机中只传回杂音,频道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大家都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了,这次任务接下来会变得很困难。

  他们很快重新组织了队伍。

  C1接收到指挥官的命令后道:“准备攻楼!”

  但他们的隐形眼镜也失效了,如此一来,楼上的情况就变得完全未知。

  看着窗外紫色的大雨,他们知道,接下来只能靠自己了。

  C1带领大家谨慎地走到3楼,朝着刚才D1和D3战斗过的房屋内抬起手臂吼道:“震灵弹发射!”

  两颗投掷武器飞进了屋内,片刻之后爆发出强烈的白光。

  “上上上!”C1喊道。

  C组队员全部冲了进去,在探灵灯的照射下,他们没有看到紫色的雾和那些怪物,却听到诡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情况和刚才完全不同,虽然有些诡异,但他们却没有发现具有攻击性的异常。

  C组井然有序地炸开屋内所有房门,对里面的房间快速搜索。

  他们不敢怠慢,所以是4人一起行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安全而不是效率,他们只能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量提高效率。

  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

  接着他们在屋内布置好干扰器,然后是对面的屋子。

  战术不变,他们照常炸开房门,冲了进去,就和刚才一样,没有值得注意到异常,也没有幸存者。

  “没有幸存者,完毕!”C1向指挥官报告。

  他们在屋内的客厅集合并布置干扰器,但这个步骤还没完成,小队成员就发出警告。

  “发现敌人!”C2吼着。

  在探灵灯的照射下下,他们看见了一种人形的黑影,共有3个,它们的边缘如同翻云覆雨般不断变换着,游荡在客厅周围据他们不足10米的地方。

  “开火!”C1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4个人迅速组成阵型,一阵剧烈的枪响中,所有黑影被他们步枪的特殊弹药打散又聚集,再打散再聚集。

  直至最后黑影发出凄惨的声音,缩成一团,并且越缩越小。

  “撤……”

  指挥官话还没说完,3个黑影突然急速收缩成3个黑点,瞬间爆炸开来。

  枪声停止了,一切来得太快,C组队员没来得及回避。

  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们出声。

  C组队员全部被击中,口中流出鲜血,倒在地上。

  他们厚重的头盔被击碎了,黑色的不明物质仍残留在上面。

  没有人能想到,GSRI专门用来防御核灵的特种战甲,竟然被这种黑色的物质直接击穿——而且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他们的头部。

  关键是,这还不是紫雨的本体,破坏力就已经如此强悍。

  他们的盔甲强度抵御标准等级的核灵没有任何问题,但此时只说明了一个问题——紫雨的等级位于标准等级之外。

  他们当然知道这个,但紫雨的等级仍然在确定当中,所以他们只能以最高级别的警戒状态来对待。

  这一层陷入了平静。

  他们还没有死,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

  他们被赶到的D2和D4用泡沫医疗剂和镇定剂、止血剂紧急抢救后拖出战场。

  他们的战甲密封性极好,因此不用担心这种物质的扩散。

  他们一手扛着一个战友,两人把C组4人全部扛了出去。

  楼外的紫雨淋在他们身上,把他们的灰白色战甲染成了紫色。

  临时医院就在警戒线外不远,是由一个大型帐篷组成的。

  D组队员将他们放在担架床上,几名穿着防化服的医生已经打开了无阴影灯,准备对他们实施抢救。

  C组队员脸上的黑色物质看上去很奇怪,像是一团墨水在他们脸上游来游去,在无阴影灯的照射下,这东西看上去黑得几乎不反射任何光,却又层次分明。

  医生解除了他们的战甲,只见战甲从中间自动竖着裂开一条缝隙,然后朝着两边有规律地展开,整个过程只用了两秒钟。

  这种渐变式的机械变化看着很舒服,充满了机械与科技结合的美感。

  战甲的内部是一种高适应性的柔性材料,能充分贴合内部人员的体型,保证透气的同时还能最大限度地保证他们的活动范围。

  但即使如此,里面的战士还是很难受。

  护士把他们从战甲里拖了出来,放在4张担架床上,为他们接上各种生命辅助设备和检测设备。

  他们仍在昏迷,但检测设备显示他们的状态一切正常;不过,他们脸上的阴影却在警告这些医生。

  目前很难界定这究竟是什么物质,所以医生们打算按照紧急处理程序,从异常物堆积的脸部开始处理。

  医生将一旁支架上的微型摄影机拉了过来对准他们的脑袋,一方面是因为防化服里视野不好,他们可以用这个提供辅助视野,另一方面则是这个东西可以记录治疗的过程,为以后相关研究贡献一份资料。

  他们刚接过一个更加精密的扫描设备,一旁的检测仪就突然器响个不停。

  ——他们还没有开始动手,4名士兵就全部阵亡了。

  检测仪器发出刺耳的声音,生怕周围的人不知道他们死了一样。

  这很奇怪,半分钟前他们还好好的,各项指标都还算正常,只是被黑色阴影击中的部位有些轻微灼伤而已。

  就像是突然停电一般没有预兆。

  他们死后,黑色阴影也停止了运动,像一片干涸的沥青粘在他们的脸上。

  没有惨叫,没有征兆,没有痛苦……送来的时候他们是昏迷状态,然后莫名其妙地……就这么死了。

  在场所有人沉默了好半天,也没弄明白这一切为何来得如此突然,他们只能无奈地联系后勤人员来善后。

  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但相对这黑色阴影而言,却太慢。

  C组4名队员全体阵亡,加上D组阵亡的两人——虽说这两人理应被记录为失踪,但根据紫雨的性质,他们没有生还的可能。

  所以,现在已经牺牲了6名战士——都已经送到医生手上的人都没抢救过来,更不要说消失在紫雾中的他们了。

  这段视频没有记录后勤是如何处理他们尸体的录像,因为那好像不属于这视频想要传达给我的信息。

  得知C组全军覆没后,现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对于一个战斗力强悍的精英小队,这种减员是非常致命的,原本一共就16人,现在莫名其妙地就只剩下10人。

  步话机里谁都没有说话,大家都在消化这并不想承认的事实。

  不过对于他们,这样危险的任务已经司空见惯,他们懂得如何调解自己的情绪,所以很快恢复过来继续战斗——这是他们的使命,也是职责。

  如果,让紫雨从这里扩散出去,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到时候就不止是失职这么简单了。

  之后D2和D4返回战场,为了便于指挥,他们被编入B组,编号按顺序往后排。

  现在B组共6名队员,整备之后,他们重新攻上3楼。

  还是先投掷震灵弹,然后小组分散成两个队向两边房内同时进攻。

  这次整个3楼再没有发现任何灵异体,仿佛C组遭遇的东西从来就不存在,但他们知道这不过是紫雨的把戏。

  虽然,D组先前的两名队员和这一层的平民也全都消失了——有不少的衣服落在裤子上面,他们是突然之间消失的。

  而且在D组率先攻楼的时候,这里的平民就已经消失了。

  粗略搜寻后,他们竟然发现了D1和D3——他们靠着墙坐在厕所的地上,显得很拥挤。

  在架设好干扰器后,他们确认了D1、D3的情况。

  ——没有生命信号,战甲也处于关机状态。

  联系到周围掉落的平民的衣物,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B1上前输入指令,手动打开了他们的战甲。

  不出所料,里面是空的。

  看到这一幕,大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操!”他们破口大骂。

  没有战甲,就算那两名D1和D3在别的什么地方,他们肯定也处于紫雨的控制范围之内。

  没得说的,他们已经默认这两个兄弟死了。

  窗外的紫雨越下越大,和他们压抑的心情非常契合。

  只是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他们简单报告了情况,开始进攻4楼。

  为了确保安全,他们决定每个人都保持1.5米的距离。

  4楼的球探还在运行,这为他们提供了很大的信息便利——和3楼截然不同,这里正常了许多。

  炸开两边房门后,他们救出了其中的平民,然后被B5、B6带了出去。

  现在4楼就剩下4名B组的队员——为了确保平民的安全,护送他们直到安全范围内也是任务的一部分,否则他们可以让平民独自离开。

  但这可能会造成更多意外,所以他们必须足够谨慎。

  B3和B4开始架设干扰器。

  情况正在恶化——干扰器还没架设完毕,紫色的雨开始出现在4楼的房间内,一开始这些液体滴在他们身上的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半分钟后,B3和B4在接触雨滴后战甲上出现异常。

  ——他们的战甲和装备开始燃烧起来,升腾起紫色的火焰。

  火焰在两人身上迅速蔓延,战甲自检显示战甲的表面温度正在以每秒30摄氏度的温度急速上升;即使冷却系统完全开启,也只能将温度上升减慢到每秒25度——这种火焰很奇怪,它并不是稳定在一个燃点,而是一点点地往上涨,而且没有停止的迹象。

  战甲因为使用了核灵粉末的特殊处理,它的极限耐热温度高达 5万摄氏度。

  但火焰的温度上升正在逐渐加快,预计10分钟内就会达到战甲耐热的极限;到时候战甲会自动开启以达到散热目的。

  B1和B2将两枚特制的烟雾弹仍在地上,烟雾弹爆开,升腾起弄弄的烟雾,泡沫医疗剂也喷在B3和B4的身上;他们期望着的实战技巧能扑灭两名队友身上的火焰。

  但无济于事——这火焰似乎不是依靠氧气燃烧的,在浓浓的烟雾中,着火的两人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只能站在原地不动。

  接着是专用的泡沫灭火剂——就和手臂装甲上隐藏的震灵弹一样,这东西也隐藏在这个位置。

  B1和B2伸出手臂,把这东西喷在他们身上,但效果不太好,它们只是暂时延缓了火势,却无法完全将其扑灭。

  泡沫灭火剂用了大半,即使火苗再小,却始终无法扑灭,只要灭火剂一停,火势就会很快蔓延上来。

  奇怪的是,这种火焰只在他们身上燃烧,却不会引燃周围的事物;而且也只引燃了B3和B4两个人。

  虽说如此,他们也不敢轻易打开战甲,从这样的火焰中走出来,不被烧成灰他们自己都不信。

  也许刚才用泡沫灭火剂压制住火焰的时候是一个逃生的好时机,但他们第一次遇到这种玩意,而且是核灵造成的,所以都不敢轻举妄动。

  紫色的雨还在这里下着,他们好像发现了问题——或许把这个雨遮住,他们身上的火焰就会熄灭。

  总不能就丢下他们不管,然后就冲向5楼吧——虽然任务重要,但战友的性命也不应该轻易抛弃。

  着火两人的战甲已经开始变红,此时火焰的温度已经高达3千摄氏度,而且温度还在继续上升。

  但他们根本没办法让这里的雨停下来,现在他们不敢轻易架设干扰器;在尝试震灵弹后,紫色的雨的确停了十几秒,但接下来又会继续下……

  看着战甲耐热温度到达极限的倒计时,大家都有些焦急。

  但还好,他们的训练和经历让他们保持冷静。现在不是干着急的时候,得赶紧想想其它办法。

  如果不能让雨停下来,而泡沫灭火剂又有效的话,那么他们身上还有更强烈的冷却设备——战甲冷却液。

  这种冷却液温度比液氮更低,是一种高效的冷却方案,只是每套战甲都需要两灌冷却液来储存这种冷却液,才能保证战甲工作在适宜温度之内。

  考虑到核灵的种种可能,使用冷却液来进行任务也属于正常情况——

  冷却液连接的导管也连接着战甲的手臂装甲,只要通过指令就能导出冷却液——虽然这会缩短战甲的工作时间,但目前他们管不了这么多了。

  据计算,冷却液喷在B3和B4身上会导致火焰的温度急剧下降,等到火焰的温度降低到零下75度,他们就立即打开战甲——战甲从打开到脱出需要3秒的时间,而冷却液也会在此时关闭喷射并改用泡沫灭火剂。

  时间很短,只有一次机会,他们需要把握好——虽然最后这会报废两套昂贵的战甲,但相比这个,里面的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说干就干,冰蓝色的冷却液喷出来确是稠密的雾状,这些东西迅速覆盖了B3、B4的战甲,火焰的温度果然开始急速下降,接着他们下调了冷却液的出力,尽量控制住温度不要降低得太快。

  距离指定温度到达还有两秒、一秒……

  时间到!即使温度降低到零下,这火焰还是没有熄灭,不过它的燃烧像是被减速了一般变得缓慢无比。

  双方同时打开战甲,关闭冷却液的喷射,改用泡沫灭火剂,火焰温度开始上升——

  一秒;B3、B4的战甲开始展开,寒气和火焰同时顺着缝隙窜进了两人的战甲内部。

  两秒;战甲完全展开,两人感受到一股不正常的气流席卷了自己的身体,但温度还在身体忍受范围内,他们即将脱出战甲。

  三秒;他们从战甲展开的后方离开了战甲,从一片白茫茫的冰雾中跳了出来——战甲是可以从前身或后背选择一面展开的,方便人员出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从背后退了出来。

  计算得很准确,火焰的温度就如计算那样开始阶段性回升。

  两个人顺利出来了,但没了战甲的保护,指挥官让他们赶紧离开这里。

  不过这两套战甲算是报废了——现在即使开启自动巡航让它们回机库,它们身上的火焰也不会就此熄灭,而且火焰还可能在那里引发未知的危险事件,所以这两套战甲就此报废。

  脱出战甲的两人还没来得及高兴,紫雨就已经把它们身上淋了个透,还没反应过来,紫色火焰就在他们身上燃烧起来——很是奇怪,这火焰好像就认准了这两个人,其他人都没事,就他们两个一直被烧。

  惨叫从4楼传来,这次火焰烧得很快,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被无法扑灭的火焰烧成了灰烬,只剩下一地的黑色粉末。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沉默着,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火焰的性质。

  先前做的努力全部白费,离奇的是,这两人被烧死后,他们战甲上的火焰竟然悄无声息地熄灭了。

  这给所有人头上都笼罩上一层阴影——他们这次碰上硬茬了。

  即使是使用最顶尖的装备,也无法扭转不断减员的局势,现在,这个精英小队就剩下了8个人。

  此时外面的常规部队已经集结完毕,大家都等待着他们救出此次任务的目标。

  虽然无法确定,目标是否还活着,但他们必须一路走到最后,是为了找到紫雨的源头,以及和它相关的墨缘——他们可能就在6楼或楼顶。

  GSRI本是有意让这个小队从楼顶空降的,但战场扫描显示这样并不利于营救,反而会让紫雨提前发现他们的计划,从而导致整个计划失败,他们不得已只能选择从楼下突破。

  核灵是异常危险的,对于前线作战的他们来说更是如此,所以任何一步都必须小心谨慎,更何况面对紫雨的时候。

  虽然在得知战甲在紫雨面前有些不堪一击后,他们的士气有些低迷,但这是暂时的,因为他们是精英——

  B组再次回归了4人编队,不过这一次编队内有两名队员,已经不再是原本的那两个人了。

  他们虽经历了高强度的心理训练,但也已经濒临崩溃,他们冒着紫雨,即使有战甲的保护,也不禁冷汗直流。

  B1给两套空战甲设置自动模式后,这些空战甲依靠自身的AI系统继续运作,实现自动控制,继续参与战斗。

  这样以来,两套战甲就如同机器人,可以充当先锋军来打头阵。

  由于这里通信干扰很大,所以空战甲使用自身携带的AI系统,否则它们可以连接到GSRI的AI,效果会好上很多。

  不过GSRI并不推崇这样的工作方式——AI计算得太过缜密,有时候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所以绝大部分时间,这种战甲都是人工控制的。

  雪院解释道,这次任务实在太过突然和特殊,有很多装备都没来得及用上,这也是徒增损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A组,增援!所有人注射强化剂!”,指挥官吼道。

  最后守在楼外的A组4人小队与B组4人加上两台机器人会和后,4楼的紫雨突然消失了。

  确认了4楼的安全情况后,他们顺利布置好干扰器,然后注射强化剂,开始进攻5楼。

  ——强化剂可以暂时麻痹他们在战场中不需要的情绪,让他们保持冷静并提高注意力和大脑兴奋水平,在一定时间内可以强化他们的身体素质,从而让他们发挥得更加稳定出色。

  强化剂的针管隐藏在战甲颈部后方的内衬中,现在强化剂已经通过他们的脊椎注射进他们体内,大概10秒后就会生效。

  这意味着他们要进行最后的决战了。

  8人加上两个机器人按照队形挨个向5楼走去,他们必须小心,因为这一层楼的球探又失联了。

  5楼同样两边大门紧闭,里面也没有敲门声,很安静。

  两个机器人打头阵,它们顺利登上5楼,一左一右炸开了两侧房门。

  没有异常,也没有平民,似乎是安全的。

  A1示意大家跟上,但B1刚踏上5楼一步,一道紫色的瀑布就毫无征兆地从他的头顶淋下,这道瀑布是凭空出现,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淹没了他。

  还没来得及惨叫,B1就消失了。

  瀑布来无影去无踪,大家迅速闪避,但其中几滴紫色液体却还是溅到了后面B2的身上。

  这紫色液体腐蚀性极强,即使战甲也抵御不住,只见他战甲的胸口处噼啪作响,冒着黑烟,像是火焰在纸上扩散——再一看,战甲正面已经被腐蚀出几个黑色的窟窿。

  B2的惊叫声从楼梯间传来,他听到AI警告他战甲受到严重损伤,其余队员见状迅速掩护,让他赶紧脱出战甲,好为他紧急治疗。

  而且这才几滴紫色液体就让战甲就被腐蚀成这样——并且腐蚀效果还在继;难以想象被淋了个满贯的B1现在是什么情况。

  随着窟窿逐渐扩大,战甲上像是凭空多出来几座冒着黑烟的微型火山。

  B2赶紧脱出战甲,却没想到腐蚀效果已经穿透了战甲感染了他。

  一阵剧痛从胸口、肩膀和腹部传来,没有了战甲的支撑,他瞬间失力倒了下去。

  B3本能地上前接住他,结果B2身上的腐蚀效果又无意识地传染给了他——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手指上已经沾染了一点紫色液体。

  B3的战甲也从手部开始腐蚀,他们的战甲在这紫色液体面前如同泡沫一样脆弱。

  他看着手指部位损伤程度不断变红,当那个数值降到0%,就说明这个区域的装甲被紫色液体腐蚀得完全损坏了,那么接下来这种腐蚀就会直接作用在他身上。

  ——在这个部位报废之前,他赶紧把B2平放在地上。

  其余队员不得不离他们稍远一点,A1口头指挥B3离开战甲——还好,B3顺利在装甲报废之前脱出了。

  之后他们拿起泡沫医疗剂对着B2发黑的伤口一阵狂喷,才暂时减少了他的痛苦。

  而这时,B2的战甲已经被腐蚀得看不出样子。

  失去了战斗力的B2在等待B3穿上5楼上的一套空战甲后,被B3顺利带出了战场执行抢救。

  小队在这里稍作休整,等待B3的返回。

  现在,加上1个机器人,总共只有7个战斗单位了。

  但B2因为腐蚀过于严重,在撤退途中就被紫色液体烧毁了大部分内脏组织,不幸阵亡。

  返回的B3告诉了他们这个消息,现场气氛一度变得非常低迷。

  指挥官只得让他们注射一针兴奋剂,他们照做了。

  回过头来,那名被瀑布击中的B1不知为何又出现了。

  但就和之前他们在卫生间里遇到的那D1和D3一样,他的战甲上没有生命信号,等到众人打开一看,里面已经只剩一具森森白骨。

  扫描后,确认这就是B1的尸体,他的骨骼相互连接,表现出100%的完整性,不过上面没有任何血肉,反而骨骼表面光滑无比,看上去像是一具精美的1:1骨骼模型。

  此外,谷歌上没有任何打斗或异常性质的痕迹——它很干净,很完整,根本想象不出B1到底是如何阵亡的。

  而他的战甲本身却一点事都没有;若不是剩下的队员刚刚扎了针兴奋剂,现在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窗外的紫雨已经成了暴雨——可能是兴奋剂的作用,这次他们没有想太多。

  虽然很遗憾,但任务还得继续,他们分出两人将这套战甲带出了楼外,在那里取出了B1的骨骼。

  后勤组带走了这具骨骼后,他们重新启动了这套战甲,让AI控制它。

  这下,还剩6名队员,两台机器人,共8个战斗单位,不过面对这重新回归的一员,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

  他们合并成A组,除两个机器人外,新加入队员的序号按顺序后延。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他们让两台机器人先行确认了五楼的情况——和4楼有些类似,看上去很安全

  但他们相信紫雨能分辨出他们和机器人的区别,B1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所以他们需要极其谨慎地再次确认5楼的情况。

  他们先投掷了3枚震灵弹,在闪光中让机器人带头朝着5楼进攻。

  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灵异体,不过这里的平民已经消失了,这一次甚至连他们的衣服都没看见。

  “五楼安全。”A6声音打颤地说着,然后在一阵惶恐不安中架好了干扰器。

  左右两边住户各一个,这东西很实在,能最大程度地保证他们的安全。

  在短暂休息后,他们开始进攻6楼,也就是最后一层楼。

  通过前面的情况来看,这一层应该是最为凶险的,不仅球探失联,他们连指挥官的声音也听不到了,现在一切只能靠他们自己。

  同样是机器人打前锋、炸开两边的房门——六楼平静地不像话,机器人快速检查了所有房间。

  机器人报告,没有异常。

  这次他们更加小心,直接让机器人放置干扰器,然后等待记录情况;虽说这种情况应该即时汇报的,但现在和外界通讯中断,他们只能先记录下来。

  他们站在五六楼之的楼梯间上等待机器人安置干扰器;外面的天色在紫云紫雨的笼罩下已经完全黑透了。

  没有一丝光,也看不出任何能辨识的景物,仿佛他们正处于一片黑夜之中,而楼内也只有战甲肩膀和头上的探灵灯用作照明。

  周围很一片漆黑,如同最深沉的夜。而系统时间却显示现在是上午。

  虽然怪异,但好在兴奋剂还会持续很长时间,加上强化剂的作用,这期间他们几乎不会感到害怕。

  ——突然间,A5和A6朝剩下的4名队员举起武器。

  随着两声枪响,A1和A2看着自己身旁的A3、A4应声倒地;他们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刻瞄准率先举起武器的A5和A6连开数枪。

  武器的弹药是针对核灵特制的,威力非常大,所以即使是战甲在这种武器面前也会显得脆弱——最锋利的矛和最坚韧的盾,这一次是矛的胜利。

  A5和A6的战甲随之被打出好几个窟窿,鲜血从其中流淌出来,虽然战甲吸收了子弹大部分的动能,但还是对他们造成了致命伤害。

  他们随之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了一会,牺牲了;只是他们的脸被头盔挡住,无法看见,否则真不知道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一阵枪火谈判后,局势再度变化,指挥官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在没有指示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凭借自己的经验和本能行事。

  A1和A2看着突然间就倒在地上的4个兄弟,沉默不语。

  只是一瞬间,没人会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

  他们必须冷静下来,现在不是为了什么任务,而是为了自己能从这里活着出去。

  6楼上的机器人不知为何联系不上,A1和A2废了好大的劲才缓了过来,他们立即确认情况——

  A5和A6已经阵亡,他们的战甲也损坏严重——枪击主要击中在腹部,这里的装甲因为需要顾及灵活度,所以最为薄弱。

  针对核灵的子弹几乎是洞穿了战甲的腹部,不仅里面的人死了,战甲也因为受损严重,无法保持平衡而报废。

  不是战甲太脆弱,而是武器太强大。

  而A3和A4——他们的头部各中一枪,但头部的装甲是最为厚重结实的,扫描后得知,他们只是被震成了轻微脑震荡,处于昏迷状态,可能一个小时内都不会醒来。

  ——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开启了这两套战甲的AI,让它们成为机器人,并命令它们离开这栋楼,将A3和A4送进临时医院后立即返回顺便报告情况。

  看着两台机器人带着它们昏迷的主人离去,A1和A2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上面的机器人失联,下面的机器人也不知能不能回来,他们的内心快要崩溃了。

  最后的两名战士痛苦地跪在地上,表情狰狞,浑身颤抖。

  A5和A6应该是被精神控制了——可能是上面机器人架设干扰器才造成的这种原因。

  也就是说,机器人没能成功架设干扰器,上面仍然很危险。

  A1作为队长,没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一旁的A2沉默不语,耳麦中只传来他沉闷的呼吸声,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发出的声音。

  他们没注意到,周围的黑暗正在蔓延。

  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当他们再次睁眼,周围已是一片漆黑,即使探灵灯也照不出任何的东西——黑暗中暂时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睁大眼睛四下观望,除了黑暗,他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至少这里绝对不是刚才的楼梯间;而且下去的两个机器人也没有回来;即使回来,它们也会发现A1和A2失踪了。

  不过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核灵随时可能杀死他们,他们商量后,决定必须先发制人,哪怕是同归于尽——A1战甲的AI拥有炸弹的起爆权限,只要他在心中默念一声,这栋楼的炸弹就会全部引爆,

  但A2希望能探索一下这里,A1同意了。

  ——20分钟后,他们的周围还是完全摸不透的黑暗,根据AI计算,他们已经在这个地方跑了好几公里路,就算是一直在绕圈,那也该有点名堂才对。

  就在他们快要放弃的时候,早先在6楼的两台机器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它们站在那里,手里端着武器,保持站岗姿势。

  出于隐蔽性需求,战甲在默认模式下不会开启任何外表上的可见光,所以只是凭它们这么站着是无法判断它们是否正在工作,因为它们身上的探灵灯是关闭的。

  A1和A2紧张起来,他们端起武器瞄准并慢慢靠近,这里的干扰很强,他们无法通过自己的战甲判断这两个机器人的情况——这到底是6楼的战甲,还是下面重新返回的战甲?

  在探灵灯的照射下,这两台战甲的样子有些诡异,甚至是有些突兀,仿佛它们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直到A1和A2靠得足够近后,这两台战甲才抬起头——通讯恢复了,他们联系上了两台战甲上的AI。

  AI告诉他们,干扰器成功安置,但不知为何它们就来到了这里,由于没有命令,所以它们只是在原地待机。

  他们松了一口气,并把两台机器人招进队伍。

  但暂时还不知道要怎么从这里出去——即使放出战甲上的球探也没用,这里的干扰太强,球探很快就会失去他们的坐标。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远处的雨声和小女孩的惨叫声,在战甲的音频辅助系统下,这两种声音都很清楚,他们没有听错。

  他们循声而去,声音越来越清晰。

  接着,他们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一扇凭空出现的门——声音就从门后传来,但绕到门的一侧却只能看到门的背面。

  扫描系统和AI都无法判断门后究竟有什么,探灵灯也没有照出门上面有什么异常——现在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打开这扇门。

  他们有些亢奋地看着面前的门,仿佛后面就是一直在窥探着他们的最终目标,只要将其消灭,一切就会回归正常。

  但门被锁上了,里面的雨声和呼救声混在一起,他们互相点点头,然后让机器人走在自己的前面——门一开,机器人率先投掷震灵弹后冲进去,他们随后跟上。

  计划简洁明了,他们便掏出战甲背包中的炸药安置在门锁上,按下了炸药上的延时引信,然后退到门的一侧。

  随着剧烈的爆炸,门被炸开了,紫色的液体从门框中如同海啸般夺门而出;门的后面正下着紫色的暴雨。

  机器人没有迟疑,立即向里面投掷震灵弹,随着白光暴涨,这些液体像是飞灰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紫色的液体太多,几颗震灵弹只是在片刻之间发挥出作用,白光消失后,更多的紫色液体从门内涌了出来。

  随后两台机器人立即端着武器冲了进去,一阵枪声爆发出来——它们可不管里面如何凶险。

  A1和A2随后也投掷震灵弹,跟着冲了进去。

  又是一阵白光爆发,战甲的AI没有识别出任何核灵或灵异体,倒是识别出一个人类生命体,也是他们此行的终极目标——

  白光结束后,暴雨倾盆而下;战甲开始爆发出耐久降低的警告,警报之声在两人的头盔里蔓延。

  可视化战甲受损部位表明只要是被这雨击中的部位都开始迅速降低耐久,而下方被紫色液体淹没的部位则一切正常。

  “蹲下!”A1怒吼,随后又投掷出两枚震灵弹。

  没想到白光之后,水位居然跟着下降了;战甲继续发出警告,此时战甲所有的部位都已经受损30%以上。

  他们命令机器人投掷所有的震灵弹来缓解这种凶猛的攻势,给自己创造机会,因为随着水位的下降,两人不仅的战甲不仅受到的伤害增加,他们透过探灵灯的光茫,还看到了正被刀刃般暴雨吞噬着的墨缘。

  他们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雨刃在他们的战甲上肆意妄为,迅速消耗着战甲的耐久——一阵白光爆发,机器人投掷的震灵弹再次生效。

  趁着战甲还能工作,A1抱起了墨缘,然后将战甲中剩余的震灵弹投掷出去——白光连成了一片,这暂时止住了紫雨的攻势,他们带上机器人朝着那扇门跑去。

  A2则为他掩护,等到震灵弹的效果再次过去,他投掷了战甲中所有的震灵弹。

  但当他们跑到那里,门却关上了,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最后的白光过去,更加狂暴的紫雨蔓延了下来。

  A1赶紧把墨缘护在身下。A2则站在他的背后,之后是两台已经损毁严重的机器人。

  这核灵似乎是被一连串的震灵弹弄得怒不可遏,便让天上雨刃再度变化——它要杀了这几个人类,但这样也会让它自身严重受损,否则它早就对墨缘这样做了。

  雨刃变成了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雨枪;又长又粗,没有尽头。

  这一下即使是战甲也彻底扛不住了,两台机器人在这种攻势下很快成为了废铁,A2还在上方为他抵抗着,但他也支撑不了太久。

  “快引爆!”A2大吼,A1这才反应过来——但突入其来一阵狂风吹散了他们,他们的武器也被吹散了。

  这是紫雨用力过猛的副作用——雨枪停止了,如果它再继续下去,那么它的稳定值将会飞速下降。

  于是这些雨枪又化作漫天的雨刃,但这雨刃也变得更小了一些,威力有所降低。

  但同时停止的,还有A2的生命信号;而墨缘也被吹到一旁,任由雨刃侵蚀。

  在A2死后,A1无法再控制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愤怒吞噬了他的理智,但他还记得唯一的一件事——面前的墨缘,便是他要保护的目标。

  他无愧于GSRI的使命,哪怕是没有这身战甲——

  战甲只剩5%的耐久,并且为了保持行动,已经开始抛落没用的物品和部位,以保证最后时刻的动力。

  和墨缘的情况有所不同,战甲减重后,雨刃直接刺穿了A1的身体,钻心的疼痛从他的身体各处传来。

  在他的头盔和最后的装甲彻底报废之前,他铁了心一点一点地向墨缘爬去。

  他错过了利用战甲引爆楼房的机会,但他还留有后手——绑在手臂上的起爆器,没想到这个备用的东西真的会用上。

  不过现在他还得让起爆器不被这雨刃破坏才行。

  他每前进一点,都承受着濒临死亡的痛苦,鲜血从身体各处喷涌而出模糊了他的双眼;他每一口呼吸,都夹杂着浓烈的血腥味。

  五米,三米,两米——

  战甲彻底失去动力报废了,但还是尽职尽责地自动展开,让A1可以从中出来。

  他背负着难以忍受的疼痛从战甲中爬了出来,然后用尽力气扑到了墨缘的身前,再趴到她身上,替她承受着来自紫色天空降下的痛苦。

  他用最后一口气,大叫着按下了起爆开关——

  整栋居民楼在巨大的爆炸中轰然倒塌,随着扬尘的蔓延,在直升机探灵灯的照耀下,核灵的最终形态暴露了出来。

  那是一团差不多六层楼高的紫色浓烟,没有具体的形象;它不断以自身中心翻滚收缩,仿佛横向的末日龙卷风。

  整个地区的居民已经被疏散完毕,战场周围已经布置了大量坦克,步兵车和大量全副武装的士兵,天空是一群盘旋着的武装直升机,他们的枪口都对准了这个紫色的怪物。

  所有的人和载具的显眼位置,都能看见“GSRI”四个字母——这是GSRI的部队。

  “开——火——!”指挥官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现在他终于可以咆哮着下达这让所有战士为之亢奋的命令。

  武装直升机、战车和士兵的武器立刻火光爆发,恨不得将所有的特制弹药都渲泄到它的身上。

  冰蓝色的光茫此起彼伏,彼时之间整个战场仿若电闪雷鸣。

  天地为之变色,冰蓝色的火光和枪炮声成了这战场舞台上唯一的主角。

  烟尘弥漫了所有人的视线,核灵是特殊的存在,只有在上方直升机探灵灯的光照下,人类的武器才能对这些它们生效。

  在凶猛的火力压制下,这紫色的烟雾聚集体周围不断发生爆发出冰蓝色的火花,它被越打越小,直至一阵悲鸣后,探灵灯的照射下再也没有紫色的烟雾出现为之。

  ——只剩篮球大小的紫色灵核,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火力压制停止了,直升机逐渐靠近,螺旋桨吹散了下方的烟尘,最终,它的核心暴露在探灵灯的照射之下。

  几名穿着防化服,背上印有“GSRI”字样的工作人员操控便携式机械手臂,将灵核放入了特殊的容器中保存并带走。

  在确认异常解除后,武装力量开始撤离,只剩下一片狼藉的战场,以及GSRI的大量后勤工作人员搜寻可能的幸存者;而一小股战斗力量则在此警戒,直至后勤人员把这里处理完毕。

  后勤组成员在楼房的废墟中发现了A1和他身下的墨缘,以及A2。而被A1和A2命令出来的两个机器人也在其中——它们的确没有在五六楼之间的楼梯间发现A1和A2,楼房的垮塌对于战甲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但失去战甲的A1已经阵亡了。

  他浑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伤口,不知何时就没了呼吸,他的鲜血滴在下方墨缘的身上。他做得很好,成功救出了目标,以一个GSRI战斗人员的身份。

  而墨缘虽说同样浑身鲜血,身上也到处都是伤口,却只是昏死过去。

  至于那些本应该救出来的幸存者——包括那些凭空消失的人,则和紫雨一起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看见这一幕,我明白了雪院所说的墨缘的父母的情况了……

第4章 战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