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记忆 第2节 - 精神力测试

  我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深深吸了一口气,却压制不住心悸的感觉。

  护士走了过来,拿给我一个口红大小的灰色金属管,道:“这是医生给你开的微型镇定剂,可以治疗你的问题。

  她把这个小东西交给我,道:“感到心慌胸闷就对着嘴里喷一次,每一次只喷一下,一周不要超过两次。它的剂量很轻,正常使用不会产生副作用喝依赖性,也不会影响工作和生活;坚持一个月,你的情况就会大幅好转。”

  我向她道谢,接过微型镇定剂,手上传来金属的冰凉触感。

  “使用方法上面有写,千万不要超过规定的使用次数,如果怕麻烦,你可以在隐形眼镜里设置备忘。”护士轻声提醒道。

  我不知道她是出于职业道德的温柔,还是她本来就这么温柔。

  “要是过度使用,会发生什么?”我问。

  “效果会减弱,并产生依赖性;除此之外还会增加神经系统的负担,让人上瘾。不过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再玻璃浴室中浸泡来缓解。总之就是,过度使用没有任何好处。这个和一些非处方药品比较类似。”

  我点点头,明白了她的意思。

  “稍微休息一下吧,等一下还有综合监测室的项目。”她微笑着道。

  “如果觉得饿,那边的冰箱里有营养液,你们可以自助,也可以让我帮你们拿,需要吗?”她又问我们。

  “这个……我们自己拿吧,不麻烦你了。”我谢过她的好意。

  她点点头,进入控制室初始化设备去了。

  我去冰箱拿来两袋营养液,确认了墨缘也能喝后,才把其中一袋交到她手上。

  因为GSRI的物品都是以成年人的标准生产的,所有在拿这些东西给墨缘用的时候要小心判断是否合适。

  拧开盖子,一股沁人心脾的水果香味融合着奶香的味道出现,令我顿时舒服不少。

  我看着表格,想起刚才医生是用编号在称呼我们。

  我几乎都忘记了还有编号这回事。

  这是在正式工作时,陌生同事之间的标准称呼,只有在互相认识后,才会改变。

  墨缘的编号是G开头,顺序是1号;而我只是普通的编号,这说明她的编号是为她特别设立的。

  小寒也是G级,两者之间的关系显而易见。

  护士处理完控制室的工作,带我们去了综合检测室。

  就像我才来的时候一样,我要在几个医生的帮助下,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测。

  这样做是为了以防万一——有些东西,潜伏期很长。

  比如沾染某种核灵的物质,该物质会潜伏并感染它的宿主之类的。

  关于行动人员在任务期间回到GSRI进行补给或是修整,也有类似的潜在风险。

  这个主要是依靠隐形眼镜以及覆盖GSRI范围的生物雷达来进行检测;并用出入时的消毒通道来预防。

  如果上述项目没有查出问题,那么让任务过程中的人员出入GSRI则被认为是相对安全的。

  当然也只是相对而已,还不够保险。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需要进行全面的例行检查。

  我和墨缘的检查是分开进行的,有了前车之鉴,我不必再像以前那样惊慌失措了。

  检测完毕,我们身体上都没有异常。

  我松了口气。

  如果在这个阶段被检测出问题,那么GSRI会采取特殊的隔离措施,并对该人员曾经活动的区域进行彻查。

  不过这只是理论上的应对策略。在GSRI的历史中,这样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过。

  因为失败的代价太过高昂,所有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这边检测完毕,同样有一份书面表格,医生们因为经常做这种事显得驾轻就熟。

  他们把表格给了我们,只是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所有的例行检查已经完成,你们可以走了。”护士淡淡地说道。

  我们重新戴好隐形眼镜、耳麦和手环,道别了护士。

  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随着未来任务的增加,我很可能会经常见到她。

  重新戴上隐形眼镜后,那种洞悉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又回来了,连看东西也重新变得清晰无比,我所在的世界又变得真实起来。

  我本能地不想去依赖这些东西,但却又不得不使用。

  我把墨缘的表格给她,又看着自己表格上的检测结果。

  这心理压力大会不会是因为隐形眼镜带来的庞大信息量,以至于我时常在关注着这些信息——就像一些公司的员工会强迫性地反复打开电子邮件,以确定没有未读邮件一样。

  在得到隐形眼镜后,我就习惯性地回去关注我的周围有哪些人,他们在什么位置,甚至是性别年龄。

  这更像是一个特工该做的事。

  医生说得没错——游乐和吴斌的事令我惋惜,GSRI内还有很多类似的情况,在未来也是如此。

  如果我对每一件事都这样关注,那肯定费神费力,并且得不到任何好处。

  我是该调整好自己看待它们的情绪,否则随着时间推移,我的心里压力和精神状态会越发难以处理的。

  因为这影响的不单单是我一个人。

  ——会不会一些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因为无法合理调节自己的情绪,最后疯掉的?

  这个问题有些滑稽。

  如果没有才奇怪吧;只是我现在不知道而已。

  反倒是我一直担心的墨缘却什么事都没发生,她体内的神秘力量似乎一直在帮助她,让她的精神保持在一个非常稳定的状态。

  我联系了雪院,她让我们去她的办公室。

  到达后,我说明了我们的情况,她看了我们的表格。

  我拿着微型镇静剂,略显无奈。

  “可以接受,你们才出了一次任务,这样的表现也算合情合理。这一行精神压力是挺大,不过习惯就好,而且我们有全面的放松方法。你要是觉得太压抑,就先把手上的东西用一用。”雪院把表格还给我们,说道。

  也是,从综合检测室出来后,我就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

  我照着护士的叮嘱,打开金属盖子,按照上面写的使用方法朝嘴里喷了一下。

  没有味道,像是普通的水。

  不出10秒,我就感觉呼吸变得顺畅,情绪也不压抑了。那些在脑子里困扰着我,挥之不去的事情现在突然就消失了。并且

  我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有点莫名其妙,但就是感觉很愉悦。

  “立竿见影啊!”我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响亮起来。

  雪院点点头,道:“相比起墨缘,你现在的问题要大一些;还是多注意一点吧,对大家都好。”

  我看着微型镇定剂,点了点头。

  “对了,这种表格,每次任务后都会有。原件保存在GSRI的服务器以及档案中心,你们拿到的是备份;如果不想要的话,到专门的废弃物处理中心处理,你们懂我的意思吧。”雪院微微眯着眼。

  这些东西也属于机密。

  出于GSRI档案管理的特殊性,这里的档案会在数据中心和档案中心各保留一份原始档案,纸质的附件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接着,雪院带我们离开了办公室,说要给墨缘做精神力测试。

  她的意思是,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假期后再做,不如趁着人在这里,把这事办了,免得到时候节外生枝。

  越早得出墨缘的精神力等级,就越方便唐队对她的训练方案进行调整。就能更加激发她的潜能。

  墨缘答应了。

  我们来到接触测试房间,已经有研究员在这里待命。

  由于不是测试AC等级,因此过程和氛围都不会太严肃。

  根据之前两次对墨缘的接触测试结果,GSRI已经放缓了对她的后续测试,并把她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现在GSRI主要是对她体内的神秘力量了解不充分;而且他们必须谨慎对待这股力量。

  G级,可是一个令所有GSRI相关人员为之虎躯一震的等级,稍有不慎,地球可能就会变成一种令人无法想象的状态。

  说得通俗一点,世界毁灭。

  虽然我实在看不出来一个小女孩体内如何蕴藏着这种力量,不过就小寒的态度,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不过如果墨缘体内的力量真的会造成世界毁灭,小寒一定会提前阻止的。

  哪怕这神秘力量目前没有表现出与之相关的任何趋势或行为。

  虽然对这股神秘力量的测试还没有确定,但GSRI的博士和教授们几乎都默认了这个等级。

  同前几次一样,墨缘依然站在房间的中心。

  雪院说单独的项目测试不会打开其中的隐性虫洞,也就不需要额外的核灵来保护她——墨缘很安全。

  不知道墨缘的精神力要怎样测试,只见房间内灯光关闭,我们透过窗户的夜视功能观察墨缘。

  一个温柔女性的声音在硕大的房间内响起。

  “编号G001,墨缘;精神能力等级测试,开始。”

  话毕,房间内陷入了寂静。

  黑暗中,墨缘站在原地,四处张望,她很快就听到测试房间内传来时断时续、低沉的蜂鸣声,佛隔壁房间有什么机器正在运行。

  20秒后,墨缘缓缓闭上了眼睛,身体自然地倒在地上——测试房间的四壁和地面都是柔性材料,墨缘不会因此受伤。

  但我看到墨缘这样还是差点冲了上去。

  我想要保护她,雪院却阻止了我,示意我不要妄动,继续观察。

  墨缘被催眠了,她陷入到曾经的一段特别回忆中。

  墨缘在这种类似做梦状态下能控制自己的思维,周围的设备会通过墨缘在记忆中的表现来评定她的精神力等级。

  这和我所理解的精神力测试很不一样——我还以为是检测脑电波或者大脑的运行状态之类的东西。

  房间内飞出三颗球形探测器。

  它们停靠在墨缘的头部,会检测她接下来的脑部生物信号,并将她脑海里的情况尽量以可视化的形式表现出来。

  球形探测器有规律地闪烁着白光,然后整个房间内出现一阵光线闪烁——房间被全息投影所覆盖,投影的内容正在缓缓解析并同步墨缘的脑电波。

  房间内变成了墨缘第一视角的彩色三维画面,像是来自未来的电影。

  信号稳定后,画面变得清晰——墨缘的面前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块完整的生日蛋糕,蛋糕上的蜡烛正亮着。

  这场景……很眼熟!

  我仔细在脑子里想了想,可能是得益于刚才使用了镇静剂的原因,我很快想了起来。

  这正是墨缘曾经在病房中跟我讲过的,她10岁生日时的事。

  紫雨事件!墨缘再次回到了这里。

  我不禁紧张起来。

  经过GSRI一个月的训练,以及诡楼事件得到的经验,GSRI希望她在这里重新做出抉择。

  为了测试的结果尽可能接近她的真实水平,GSRI故意让她来到记忆中的这个位置。

  先不说她的表现会进行到哪一步,但光靠她的精神力,就能力挽狂澜?

  我咽下口水,继续观察着。

  墨缘正坐在餐厅的餐桌上,一旁是有些拥挤但很温馨的客厅。

  窗外的天气就像墨缘此刻的心情一样阳光明媚。

  生日蛋糕上的10根生日蜡烛摇曳着柔和的烛光,将他们面容微微照亮。

  墨缘对面是她的父母,但他们脸上都像被打了马赛克一般一片模糊,有点像我第一次见到小寒时的样子。

  本来墨缘是晚上过生日的,但她的父母晚上要加班,所以就把时间提前了。

  画面中的墨缘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把记忆中的自己当成了现实。

  墨缘才刚刚许完愿,还没有吹蜡烛,房间周围就出现了紫色的能量波动。

  她被注意到这异常的情况,抬起头,,便看见紫色能量在房间周围聚集、环绕。

  他的父母却没有看到这些,他们还对墨缘左顾右盼的行为感到奇怪——还有什么事情比此刻许下愿望,然后吹灭蜡烛更重要的事吗?

  他们张嘴对墨缘说了什么,但实际上却没有声音,应该是在问墨缘怎么了。

  墨缘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问话,她的注意力现在全部集中在屋子上方。

  紫色的能量如烟雾一般开始在屋子的天花板上聚集,烛光被异样的风吹得忽明忽暗地摇曳。

  (未完待续)

第14章 记忆 第2节 - 精神力测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