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记忆 第4节 - 凝滞的时间

  生日蛋糕上的蜡烛早已熄灭,正无力地耸拉在那一层原本绚烂的奶油上;而蛋糕本身也因为紫雨而扭曲变形,成了一副丑陋不堪的样子,像是过期发霉的东西。

  这是在黑暗完全形成前,墨缘最后看到的东西。

  随后,她的视线因此被局限在这束光的范围内。

  她能看到的地方,无论是紫雨、水洼,还是身上的雨都清晰明显。

  而光束外的地方,则是完全的黑暗,只有周围淅沥的雨声在提醒着她紫雨的存在。

  现在紫雨已经大得成为了暴雨,它们折射着天空上方的光束,光和雨互相映衬,像是庞大的水柱立在她的头上。

  接着,天空降下的冰冷紫雨逐渐变成了锋利而扁长的雨刃。

  它们来了,墨缘仿佛已经提前感知到那种曾经遍布全身的撕裂感。

  但现在她的感觉却又不同——雨刃还有些顿挫,划在墨缘身上只是让墨缘感到一阵并不明显的痛感。

  或许是因为她的感知在这时变得有点迟钝;抑或是她本就体力不支。

  但她没有表现出害怕,刚才的精神力让她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操纵感,现在再面对雨刃,她显得很冷静。

  ——或许有办法在这之前停止这一切。

  她虽然这样想着,但身体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因为她的精神力没有随着体力而恢复。

  雨刃很快变得锋利,在她身上切割出细长的口子。

  一道又一道红线在她的身体上肆意地交叉,再过不久,这些口子就会在她身上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

  每一道口子都是一道痛苦,没有上线地在她身上累积。

  疼痛比想象中来得更加剧烈,墨缘看着出现在身体上的伤口,脑子里只剩下没有尽头的剧痛。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看着伤口渗出涓涓鲜血。血液顺着她的身体地流出,染红了她的连衣裙和身体,也染红了她身下的紫色水洼,最后没有规律地滴落到水中。

  血液在紫色的水泊中晕开,它们混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暗淡的如同红酒般的颜色。

  她浑身上下都被染成了红色,血液覆盖了她的身体表面,连伤口也被遮盖了,只是这并不能让她好受。

  就和曾经遇到的一样,雨刃无法刺穿她的身体,便只能顺着她的皮肤表面划过又离开。

  但她却咬紧牙关,完全没有叫,只是倒在水泊中用手护住自己的头部,咬紧牙关极力忍受着。

  煎熬中,她看见自己的头发因为雨刃的切割而滑落在面前的水泊中,如同一大片漂浮在水面的落叶,正随着雨刃的冲击而起伏着。

  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带下几缕发丝的同时露出痛苦的表情。

  雨刃摧残着她的全部,但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她的精神力没有派上用场。

  她不得不背朝上半跪在地上面对着从天而降的雨刃,这些雨刃在降落后又会化成水,水越积越多,深度已经淹到了她的手肘处。

  她只能以半趴的姿势硬撑着,忍受着紫雨的侵蚀;如果她完全趴下,就会被水泊淹没。

  雨刃伤害着她,浑身上下传来的痛苦从未停止,这更像是一种对她的压制。

  她的连衣裙此时也已经被割成了看不出形状的零碎布料,从身上滑了下去,漂浮在下方的水泊中。

  现在她赤裸着,身体的所有部分却都被血液覆盖,像是一个血人,样子非常诡异。

  刺骨的痛、寒冷、无尽的风和黑暗,是她此时能感受到的所有东西。

  刚才所掌握的用于控制那些人的精神力完全无法使用,这令她心生绝望,她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

  如果她就这样昏死过去,那么现在她所在的这个记忆就会崩溃,测试也就强行结束了。

  这正是她现在所希望的,但她的体质却让她能被迫地坚持很长时间。

  AC在这时除了能让她受到的伤害降低,并因此坚持得更久以外,无法给予她任何帮助。

  大概过了5分钟,她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失血过多倒了下去。

  她完全淹没在紫色的水洼中,红色的血液随着她的身体晕开,形成了一片颜色更深的水洼。

  暴雨继续下着,光束也还亮着,但视线所致的地方却只有激起的水花和逐渐晕开的大片鲜血;仔细辨别后才能勉强看见她在水下的身影。

  她双眼紧闭,小颗小颗的气泡正从嘴角慢慢浮上去。

  从水下终于可以看清她身山的伤口,它们已经织成了一张血网,仿佛这才是她本来皮肤的样子。

  鲜血还在从这些伤口中缓缓浸入水中,像是从她身上缓缓离开的生命线,直到她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这种熟悉的感觉……她只觉得意识正在越飞越远,能听到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没有冰冷,没有痛苦……

  结束了?

  我在控制室内和雪院一起,看着这一切。

  期间我好几次都想让他们停下,但我知道没有雪院的命令,她们是不会停止的。

  期间雪院也一直示意我不要妄动,虽然我现在看她的神情也是紧张无比,难道这是一次赌博么?

  不是说测试对象昏死,测试就会结束吗,难道墨缘还没有达到这种状态?

  果然,一分钟后,被光束所覆盖区域的水下缓缓亮起了金色的光芒。

  这些光芒很淡,是从墨缘浑身上下的伤口中出现的,像是缠绕在她身上的金色丝线。

  这光芒照亮了她周围酒红色的水泊,随着时间推移,光芒变得越发明亮。

  但墨缘仍然双目紧闭——她自己丝毫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

  我看见雪院露出兴奋的表情,控制室内的其他人也躁动起来,他们似乎就是在等待这个时刻。

  这金色的光芒是墨缘体内的神秘力量没跑了。

  接着墨缘在金色光芒的笼罩下,从水下缓缓浮空并摆正姿势,重新站了起来。

  她身上的光芒越发明亮,甚至超越了上方的光束。

  期间暴雨不曾停过,雨刃在她身上划出伤口,却被光芒所治愈。

  直到她身上已经看不见鲜血和雨刃,只剩下纯粹的金色光芒。

  这光芒比她曾经无意间爆发出来的要明亮得多,甚至说是最亮的一次也不为过。

  光芒的金色明亮而纯粹,看一眼就让人难以忘记,仿佛其中蕴藏着无穷的力量和希望,而金色似乎就是它的象征。

  接着墨缘睁开了眼睛,但却又双眼无神,表情冷漠。

  她的瞳孔中却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金色,我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她。

  现在她这副样子简直和她在第2次接触测试中一模一样,冰冷,毫无感情。

  随着伤势的修复,她身上的光芒变得暗淡,却没有消失。

  现在能看到她身上已经完好无损,甚至连头发也重新长了出来。

  笔直的头发披在她的背上,反射着光束上的光彩。

  只是她依然赤裸,像是一个从水中刚刚诞生的公主。

  接着,随着墨缘的苏醒,周围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停了下来,雨刃在她的面前下坠的速度也在逐渐变慢。

  周围的事物都慢了下来,如同高速摄影机拍摄下的那种近乎停滞不前的画面。

  连先前粘在自己身上的雨滴在此刻也似乎凝固一般。

  墨缘看着眼前的一切,表情依旧冷漠。

  直到周围的时空完全停止,漫天的雨刃停滞在半空中,地面激起的朵朵水花也在水洼中绽放而不消失,风也停了,形成一种奇异的美。

  而墨缘的头发却在此时无风自动,像是漂浮在水中。

  虽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这现象是墨缘从水下漂浮起来后才开始的。

  也就是说,这可能也是她的神秘力量所导致的。

  她的视野依然被限制在光束的范围内,环顾四周,紫色的积水已经瞒过膝盖,同样以停止的状态呈现在她的面前。

  以及紫色的雨刃,和头顶上的那束光,便是她能看到的全部东西了。

  她似乎完全恢复了体力,便走进了无垠的黑暗,光束留在了原地,没有再跟上来。

  墨缘成了这个空间中唯一能活动的生物。

  原本锋利的雨刃此时也变得没有任何威力——它们似乎是靠从天而降的加速度来造成伤害的。

  她身上的金色光芒推开了这些雨刃,让她可以自如地行动。

  一头扎进黑暗后,摸黑前进的她一开始只能看清自己身上的光芒,几分钟后,她才逐渐平衡了眼下的光芒和周围的黑暗。

  在光芒的照耀下,她得以看清自己身处何处;随着瞳孔的放大,眼前的景象变得和先前截然不同。

  先前隐藏在云层中的眼睛已经消失不见;黑暗中,悬停着的雨刃都闪烁着紫色微光,像是弥漫天际的紫色星辰。

  无数这样的紫色光点悬浮在黑暗的背景下,显得极为灿烂华丽,脚下的水泊也亮起了紫色的光芒,像是被紫光照亮的透明人工湖。

  适应了黑暗后,这些东西开始展现出它们本来的样子。

  光点如同漫天的紫色萤火虫,飞行在脚下散发着微光的紫色湖水之上。

  虽然知道它们会带来怎样的灾难,但不可否认,它们在黑暗中显得如梦似幻,如同一片安宁的宇宙。

  在运动的时候它们都太过暴戾,只有在这种完全静止的状态下,它们的美才会显得如此惊人。

  墨缘在这样的环境下前进着,无论她朝向哪个方向,这些紫色的星辰都会围绕着她旋转,仿佛她成了宇宙的中心。

  她的双脚在静止的水泊中走过,被推开的水泊也会停滞不动,像是被划出两条道路的果冻;及被推向两边却依然静止的雨刃,显示着她移动过的痕迹。

  她看上去像是在这个静止的空间没有规律地移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但探索并不顺利,漫天的雨刃似乎干扰了她的方向。

  与此同时,楼外的特种部队正在攻楼。

  他们顺利地从1楼一直搜索到6楼,却发现整栋楼内没有任何人。

  除了屋内蔓延的紫雨,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居民楼上方,几架直升机正在盘旋着,他们也没有发现墨缘。

  只有探灵灯照射出覆盖在居民楼上方的紫色云层,但状态很奇怪——它的旋转翻滚的速度非常慢,特别是其中爆发出的紫色闪电,从释放到结束需要好几分钟才能完成,就像蜗牛一样。

  虽然士兵们不敢掉以轻心,但探测器却显示,这个核灵的威胁程度非常低。

  更让他们感到惊奇的是,附近的居民居然统统逃离了事发地,以至于紫雨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他们自己也是如此,从进入居民楼到离开,紫雨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损失。

  从实际作战来看,此核灵的威胁确实很低。

  而这一切似乎都和墨缘的神秘力量有关;处于她记忆中的他们居然因为她的行为而出现了新的变化。

  他们甚至在怀疑是不是GSRI搞错了,这种威胁的核灵根本不应该是L级;主要是如此兴师动众,却又没得到任何结果,而且后续处理太过麻烦。

  我还记得,雪院亲口告诉我的紫雨事件的伤亡报告——这些攻楼的特种部队,本该全军覆没的,但现在却跟没事人一样。

  我看了一眼雪院,她的表情不太对劲。难道又要发生什么事了?

  墨缘还在凝滞的空间中四处走动,她感受不到任何异常。

  空间中连声音也消失了,安静得非常诡异,她踩在水泊中的走动也不会出现任何声音。

  我就说总感觉哪里不对,太安静了,这让现场变成了哑剧。

  墨缘作为这个时间停止的空间中唯一能活动的人,她也不能在其中制造声音。

  她又走了10分钟后,前方终于出现了一抹紫色的亮光。

  她表情冰冷,她直勾勾地盯着这道亮光,她像是找到了目标一般,不由自主地走向那边,随着距离接近,亮光在她的注视下变得越发明显。

  她的步伐不紧不慢,每走近一步,她身上的光芒也会变亮一点。

  当距离变得足够近,一切都变得清晰明了起来——那是一颗漂浮在半空中,篮球大小的紫色物体。

  这物体周围,原本旋转着的紫色烟雾在此刻也是静止不动,让它看上去像是一件超现代艺术品。

  这就是光芒的来源,它身上向上漂浮的紫色火焰同样是凝固的,像一束逐渐收拢的花。

  (未完待续)

第14章 记忆 第4节 - 凝滞的时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