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记忆 第7节 - 不太对劲

  “也不能说是服务吧,这是人员体系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做好份内的事;非要说的话,也应该是工作或者责任才对。”雪院道。

  “这样么……说来,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回道。

  “这个嘛,你对她有兴趣么?”

  雪院这一问还真把我问住了——准确来说我不是对这个护士有兴趣,而是对漂亮的女人都有兴趣。

  所以我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她,一时间这里陷入了沉默。

  “呃……再怎么说,知道名字也能方便沟通一些啊。”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其实这话是有问题的,因为每次都是这个护士来辅助我们的话,在没有其他护士的情况下怎么会弄混嘛。

  “这好办,我告诉你她的编号。”雪院悠悠地说道。

  我想了半天,才道:“也行。”

  这护士长得有点像我初中时的暗恋对象,但毕业后我就再没见过她。

  可能我只是单纯地在怀念那段时光而已。

  “0074。”她道。

  不知道为何,她也不告诉我护士的名字,她们好像都在回避我这个问题。

  感觉我用编号来称呼他,还不如护士妹妹好听呢。

  我只好换了话题,道:“从我体检开始,这些就已经定好了?”

  “当然,保持效率,是GSRI的办事风格。”雪院道。

  我想象不到还有哪些方面有人在幕后默默地辅助我们。

  虽然我不认识他们,但他们应该认识我们,只是一想到见了面却连招呼也不能打,我就感觉怪怪的,这真是为了保密需要?

  难道GSRI的成员之间,还要互相保密的?

  “不过嘛……”她顿了顿,道:“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现紫雨事件,出于小寒对你的态度,我还真没想好让谁跟你搭档;直到缘缘的出现。说来,你和她也算是有缘分,前后加入GSRI的时间很接近,就像她的名字一样。”

  我看着墨缘,这些问题我早就想过,世事难料,我和墨缘原本素不相识,现在却因为特殊的原因成了搭档。

  “我会照顾好她的。”

  雪院点了点头,道:“你必须照顾好她,不然……”

  不然怎样,她并没有明说,不过我再次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对墨缘的溺爱。

  我有些奇怪——她们两个之前也不可能认识吧,而且雪院看上去是有家室的人,怎么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露出这种表情呢。

  这表情毫不掩饰,一眼就能看出她在关心的是墨缘本人而不是她身上的神秘力量。

  除了……她能通过GSRI的卫星,以及各种技术手段提前知晓了所有AC的资料。

  但为什么是墨缘呢?

  ——莫非,紫雨是雪院故意放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墨缘掳回来。

  是因为AC本就罕见,而墨缘又恰好在这座城市?

  但这又完全说不通,即使雪院是副院长,她也不应该只为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而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想想那些在紫雨事件中牺牲的战士和平民,以及事后平息事件的成本。

  墨缘加入了GSRI后成了我的搭档——如果雪院的目的只是把墨缘弄到手,那她根本不需要把墨缘和我分配到一起。

  在这个制度森严的特殊地方,可不是看官职办事这么简单的,所以她也不可能这样为所欲为。

  而且雪院还自费让墨缘读最好的学校,派特工保护她,甚至我在她身边的原因也是为了保护她——谁叫小寒愿意呆在我体内呢。

  更不要说,就这么巧,墨缘身体内有一种神秘力量。

  嗯……

  这样显然是说不通的。也只能用“恰好雪院喜欢墨缘”这样的话来解释了。

  我脑洞大开,把雪院晾在一边,自顾自地想着;直到发现雪院正一脸温怒地看着我。

  “你……”她咬着牙,好像越来越生气了。

  “怎,怎么了?”我不明所以,被她这副样子吓了一跳。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生气的样子。

  但雪院却突然深呼吸了两口,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简直是变脸比变天还快。

  她咳嗽两声,道:“你以后不要当着人家的面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哎?”她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是隐性眼镜的功能?

  不对,隐形眼镜不包含这项功能,那是监测手环或是耳麦的原因?

  也不对,我用隐形眼镜扫描过这些东西了,也没有这项功能。

  还真就奇了怪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不止一次出现过这种情况——雪院好像,真的知道我在想什么。

  难道,是在我睡觉或者昏迷的时候,她在我身上装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会吧,这也太……

  或者说这也是她成为副院长的原因之一?

  “咳,咳!”雪院再次故意咳嗽起来,打断了我的思维,似乎是在提醒我注意她刚才说的话。

  我不明所以,但还是意识到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不等我回过神,二话不说就换了个话题。

  “对了,下个月你的工资会有一些波动。”

  “怎么说?”我有点头皮发麻,就像是犯了错等待着被批评的小孩子。

  “GSRI也是需要生存的,所以并不是所有装备都是免费提供的。”她推了推眼镜道。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了,于是我装作惊讶地看着她。

  我早就想过,这么尖端的设备应该不会无条件使用,再加上这夸张的工资……现在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她没有在意我的表情,继续道:“任务里使用的东西不计算在范围内,因为这是达成目的所必须的;但是生活中使用到的设备,是要收费的。理由同上,这笔费用会直接从工资里扣除。”

  说罢,她冲我笑了笑,似乎是在期待我接下来的表情。

  我被她的笑容搞得有点发毛。

  “所以……”我小心翼翼地问。

  “放心吧,以你现在的收入,这笔费用在你的承受范围内,不会影响正常生活。而且第一个月的工资你可是一分不少。”

  这样的话倒还好——我要是因为这些装备负债累累,还真不知道怎么还才好。

  那到时GSRI强迫我干些事情,我还不得不去。

  ——但应该不至于吧,只要按照规矩办事,他们应该不会、也没理由专门来为难我才对。

  “那目前哪些装备要花钱?”问。

  “目前的话,只有隐形眼镜30万,其它的都是算在工作范围内的,明白么。而且这个价是考虑到工作中也有需要,折半了的。”雪院道。

  我松了口气,现在面对这些数字我已经有些麻木了,仿佛它们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

  只要不让我去做一些反人类的事情,什么都好说。

  不过我现在好像才做了一件类似的事情——诡楼事件对于刚进入GSRI的我来说,虽然算不上反人类,但压力还挺大的。

  而且我还是在各种高科技设备的辅助下才完成了任务,若是以后遇到必须亲自上阵的任务,那真是想想都刺激。

  万一我突然死掉,恐怕也不会有外界的人知道吧。

  而对于GSRI来说,这不过是个普通的无灵任务而已。

  我叹了口气,真是深不可测啊。

  “说来,你的工资都干什么了?”雪院问我。

  这倒是个问题,发工资都这么久了,但我由于从来没有面对过如此巨款,还真没想好要怎么用。

  我是买点什么呢,还是就这么存着呢?

  没想到我真的会因为钱多而困扰。

  但这些钱不偷不抢,来得名正言顺;可能是我还没有从那种普通人的角色中转变过来,才让我现在面对大把钞票的时候会感到惶恐和不安。

  这给了我一种最直接的刺激——它们是兴奋,是心跳加速,是肾上腺素分泌。

  也是解决问题最重要和最有效的方式——大部分问题都是如此。

  毕竟人类是利益性的生物。

  但重要的一点是,我虽然拥有了这些财富,却无法向曾经圈子里的人去炫耀。

  因为这座城市没有任何一份工作,让在他们眼中的我,有资格去赚取可谓是天价的工资。

  没错,在他们眼中,我不值那个价。

  虽然这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只有等到拥有的时候,我才发现,即使有了这么多金钱,生活还是照样过,还是得吃喝拉撒。

  失去了金钱的诱惑,支撑着我的可能就剩下墨缘了。

  曾经的我可是个月光族;同样是在GSRI工作,大学时期我来实习的时候,每个月的几千块可是会花个干干净净。

  看着银行卡余额的那一串数字,我有一种脱离现实,虚幻飘渺的感觉。

  我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能拥有这般财富。虽然它的代价是高昂的。

  我想起那天在雪院的办公室,签下保密协议时的样子。

  两个多月过去,我的人生道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是问我后不后悔,从现在的情况来说,我并不后悔。

  我看着病床上的墨缘;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中多出一些必须要去守护的东西。

  “除了日常开销,我还没花在其它事情上面。”思考良久后,我回答了雪院的话。

  她点点头,道:“我理解你的感受,不止是你,几乎99%的心成员在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都会感到无所适从的紧张。”

  她的语气轻快,似乎是为了打消我的顾虑般,道:“在刚面对这些钱的时候,有类似于不知所措的情绪是正常的事情,毕竟你们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不过不要担心,尽情地用吧,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不过……我希望你能用在正确的事情上。”

  我本以为她又要说教,没想到她却摇了摇头,道:“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呐。”

  这句话……其中好像包含了很多故事。

  雪院说到这,表情有些暗淡了。

  我只感觉,面前的女人,变得既熟悉又陌生。

  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几乎从不露出这种表情。

  她看到我疑惑的表情,便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要多虑,我只是有感而发。”

  我不假思索地点头。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吧。”我心想。

  这时,墨缘醒了,她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水……”她眼睛看着天花板,虚弱地说道。

  雪院很快把一杯温水递给她。

  墨缘喝着水,却不断地左右摇头,似乎本能地想赶走什么东西。

  她眉头微皱,已经干透的黑色头发随着她的脑袋左摇右晃。

  我们都关切地看着她,直到半杯水下肚,她才清醒过来。

  “呀!”她惊叫一声,把还乘着半杯水的纸杯扔了出去。

  但被子没扔多远,就落在了她的被子上。

  水浸湿了被子和床单,墨缘下意识地把被子踢开。

  雪院见状赶紧抱住她的肩膀,让她镇静下来。

  这时护士妹妹进来了,她见状直接就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条毛毯,盖在墨缘身上。

  我下意识地注意周围,还以为周围出现了什么东西,结果墨缘居然是在惊讶她的头发。

  “哇——这是什么!”墨缘虽然被雪院抓着肩膀,但她的视野却逐渐被面前的黑色物体挡住了,她的手在自己的面前乱晃。

  我看见她正拉扯着自己的头发。

  雪院稍微用力地摇晃着她,喊道:“缘缘,别激动,这时你的头发!”

  护士抓住她的双手,并分开了她面前散乱的长发;她们一前一后,让墨缘渐渐安定了下来。

  墨缘就着枕头靠在床头,双手反复在自己的头上摸索,对着自己的头发又是拉又是闻,好像还不相信这一切。

  几分钟后他才渐渐接受了这一切,她手指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脸欣喜的样子。

  她没想到她竟会被自己的头发给吓到;可能是因为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她才会表现成这样吧。

  雪院不知从哪找出一个镜子递给墨缘。

  墨缘接过镜子欣赏起自己再度拥有一头长发的样子,她像是实现了伟大的梦想一般脸上乐开了花。

  自从与她相遇起,我还是第一次看她笑得这么自然而开心。

  相比起她戴着假发的样子,她现在这头秀发与她更加相称,就像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我脑海中想的东西——真是太漂亮了。

  (未完待续)

第14章 记忆 第7节 - 不太对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