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秦霜雪 第3节

  没想到副院长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竟是因为这个。

  虽然副院长什么都没说,但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此行和小寒有莫大的联系。

  只是副院长给出了三条路,真的就这么容易选择么?严寒中,秦霜雪这样想。

  从憔悴的副院长口中,秦霜雪得知了她和小寒之间的关系。

  正如撕裂效果的名字一样,这个东西一点一点地撕裂了副院长——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小寒的等级太过特殊,以至于撕裂效果就连玻璃浴室里的修复液也没办法解决。

  副院长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忍耐和坚持;直到她从秦霜雪身上看到了曙光。

  小寒在副院长体内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提出过任何要求,她只是在副院长体内创造了世界,并一直在其中沉睡而已。

  对于撕裂效果,小寒也跟她道过欠。但一码归一码,她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公平的谈判结果。

  而且谈判是GSRI这边先发起的,所以他们需要为此负责,除了这个,就连谈判的结果还是小寒妥协后才达成的。

  所以小寒不觉得有对不起副院长的地方。

  如果副院长不接受小寒,那么根据GSRI的预测,小寒会让整座城市都陷入冰封,到时候城市的一切都将瘫痪。

  随后是周边城市,然后扩大到更大的范围,最后是整个世界。

  后果很严重,不过GSRI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副院长只能担起这个责任。

  ——除了她,小寒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而且小寒发现,即使如此,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孤独——她并没有从副院长的身体中找到所谓的家的感觉。

  副院长对秦霜雪说,小寒再度苏醒的时间大约在27年前。

  ——核灵和无灵的踪迹当然逃不出小寒的眼睛,而且它们也不可能大量集中出现;就是这些东西,把小寒吸引了过来。

  这就是秦霜雪后来所知道的关于小寒出现的原因了。

  可能是因为秦霜雪拒绝过小寒,小寒才没跟她说起过自己的真实经历。

  小寒没想到人类会再次出现,她在遥远的天空上看着下方的城市,渺小如蝼蚁的人类在其中日复一日地生活,工作。

  时代变了,虽然外形变化不大,但他们已经不再是那时的人类了。

  这种熟悉的既视感勾起了她的记忆——漫长的岁月过去了,她还是没能忘记曾经追随过她的子民和信仰过她的人类。

  只是那些在奥陶纪时代疯狂崇拜她的人类,已成为了遥远的过去。

  她的思想被这些记忆扰乱了,本以为沉睡能让自己忘却这些痛苦,却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反而不减反增,变得更加明显。

  而且沉睡之后,她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她很不理解这种即使自己什么也不做,力量也不断累积的现象,却又只能无奈地接受。

  似乎这就是她的宿命。

  这些力量就和她的记忆一样未曾消逝过,不过时间的流逝还是让她稍微舒服了一些——在面对记忆的时候,她能够平淡地看待了。

  她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因为她看到这些人类和当时的那些没什么不同,除了他们身上已经没有半点信仰的力量这一点外。

  或者说,是他们的信仰之力太过渺小和脆弱,根本就无法为她所用。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新人类和旧人类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她清晰地记得,当时的人类世界毁灭得很彻底。

  她还以为,之后的地球不再会出现生命,会成为一颗荒芜的星球。

  只是生命比她想的要稍微顽强那么一点,这颗星球活了过来。

  她看着如今的人类,内心对他们有一种天然的好感,虽然她知道两者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的关联,但她还是没有杀死他们的想法,因为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稍微想了想,她决定继续沉睡。

  至少在梦中的时候,她的感觉比醒着的时候更好,她所烦恼的事也都会被抛之脑后。

  在即将离开之前,她发现了一处好地方——GSRI的核灵收容处的深渊。

  虽然是人工凿成的,但奇怪的是那里非常安静,甚至比南极的冰川还要安静。

  只是上面GSRI的人和设备,以及那些收容的核灵还是会吵到她。

  而且人类收容的核灵引起了小寒的嫉妒——它们似乎都有名为家的地方,而自己却没有。

  小寒自己都没意识到,这竟成了她执意要留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于是她使了一点小手段,让这里的人们能明显感受到她的愤怒,但又不至于让其伤筋动骨。

  ——她在这座城市中叹了一口气,整座城市就出现了连续的异常天气。

  开始的时候,人们只认为这是单纯的天气异常,GSRI那时的高科技设备还相对落后,虽然他们因此警惕起来,却也没发现小寒的存在。

  一个月过去了,小寒竟然发现人类毫无反应。

  她只好亲自找到GSRI说明来意。

  这把他们吓了一大跳,可谓是如临大敌。

  这段时间是GSRI感到最为惶恐的时候,在他们的理论中,这样的核灵是“违反宇宙规律”的存在。

  整个GSRI一下就陷入了末日般的恐惧和绝望——这个核灵一旦动手,举世人之力也无法阻止。

  世界末日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念之间。

  但不知道这个核灵是怎么想的——她竟然只是想找一个足够安静,不会被打扰的地方睡觉。

  第一次接触在不愉快中结束,因为他们发现小寒有谈判的余地,便拒绝了让出核灵收容处深渊的提议。

  这是相当冒险的行为,因为此时他们对于小寒完全不了解,但他们还是选择了执行。

  ——把已经收容的核灵和无灵全部转移到其它分院,是一个庞大而耗时的工程,而且转移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不亚于小寒当前带给他们的风险。

  而单独建造一个这样的深渊,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那个时候,这座城市早就被她的异常天气给扼杀了。

  而第二次则是由院长出面才有幸得以解决。

  这对GSRI来说是万幸,他们每天都在研究灵异体和相关现象、事件,但没想到这些数据在小寒的面前只是一片虚无的幻影。

  这是GSRI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灭院危机。

  这么说已经算是轻的了,因为小寒很有可能让整个世界都毁于一旦。

  虽然小寒自己并不这么想,也不会这么做。

  ——最后,秦霜雪在仔细思考后,拒绝了小寒。

  她考虑了3条路可能造成的结果,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就和我当时打退堂鼓一样,即使秦霜雪选择离开,所遭受的惩罚也没有现在这么严重,但她依然不会离开——她的女儿和家庭还需要钱,考虑到女儿初中高中大学,她需要大量的钱。

  而让小寒进入她的体内,那时的她没有这种觉悟和责任,对于她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

  她只是一个刚刚才接触到GSRI真面目的普通女人,上来就接受这种任务对她来说太过严苛了。

  GSRI基本上没有强迫她,于是她选择了拒绝——情愿成为一名猎灵人。

  副院长没有说话,只是默默低下了头,像是默认了她的选择。

  小寒面容冰冷,沉默着重新回到了副院长的身体。

  对于小寒来说,她也不想再留在副院长体内,因为自身的原因而慢慢杀死一个人对于她来说是有心理影响的,这会让她想起曾经那些自己想救却没有救成的人。

  似乎是为了在秦霜雪面前表现出坚强的一面,在小寒进入副院长身体的过程中,她没有表现出让秦霜雪能察觉到的痛苦。

  测试房间内的冰天雪地逐渐消失了,暖气吹了进来,只剩下逐渐融化的冰晶。

  一旁控制室内的高层对秦霜雪的选择很是失望。

  这意味着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小寒就像是一个末日倒计时,在他们完全履行对小寒的诺言前,小寒的状态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不稳定的。

  虽然有了时间立场,理论上来说算是完成了这个诺言,但他们还是不放心。

  因为只有容纳小寒住进自己身体的人,才真正了解小寒的心境,才能让他们知道小寒究竟在想什么。

  但现在,那个人选择了拒绝。

  秦霜雪看着离去的副院长,无力地倒在冰冷的冰晶上哭泣着。

  她觉得自己有愧于副院长对自己的提拔和照顾。

  在她对她说“不”的那一刻起,副院长仿佛就已经死了。

  小寒不想再带给副院长伤害,于是主动住进了时间立场。

  就算到时候他们还没找到合适的住处,她也不会真的毁灭这里,那只是意味着她在地球的旅途结束。

  她将会再次踏上旅途,去到没有去过的宇宙深处。

  但她并没有跟GSRI的其他人说,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她认为,与人类保持距离,是在帮助他们。

  在小寒住进时间立场这段时间,GSRI虽然敬畏她,她也在这些年里也帮了GSRI不少忙;但总是有人不爽小寒,觉得她会造成人类的灭亡,于是想先下手为强,致其于死地。

  他们把希望寄托在这时间立场上——如果连时间都停止,你还能怎么办?即使无法杀死你,也要永远困住你。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将小寒无限期关入时间立场。

  小寒知道这些人的心思,她感到有些失望。

  看来这些新人类不止是信仰之力所剩无几,连思想都变得不近人情了。

  因为他们害怕,却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无知之人,无药可救。

  小寒不需要对他们做什么,因为她想自杀都办不到,更别说被杀害了。

  如果他们真的有办法杀死她,那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她是连时间立场都无法困住的存在,在时间立场中,她仍能思考,行动;因为她已经超越了时间这一规律。

  时间立场产生的凝滞效果如同结冰般将她包裹——对于其它核灵,凝滞效果会停止它们自身的时间,并且让它们无法主动醒来。

  但对小寒来说,这个效果却只能加速她的思考,让她更了解自己,并思考更多问题。

  在她主动沉睡的时候,凝滞效果会让她变得如同冰雕一般没有动作,这是时间立场唯一能对她生效的时候,但这只是一种假象,因为她随时都可以醒来。

  但她却不喜欢这样的效果——她没有关于这段沉睡时期的任何感觉和体验。

  这让她根本感觉这根本不像是在睡觉,因为她能感觉到的就只有闭眼和睁眼,却无法感觉到睡了多久。

  而睡眠的过程才是她所需要的。因为她本身一直不睡觉也没有任何问题。

  她向GSRI方面多次反应这个问题,在他们确定不是时间立场本身的故障后,那些想要对她不利的人便渐渐远离了她的视线。

  这件事更让GSRI的高层感到害怕,他们几乎肯定地认为,小寒觉得他们还没有履行对她的诺言。

  意识到无法困住小寒后,给她找一个新的寄生对象的工作重新提上日程。

  至始至终,小寒都是需要一个合适的人体的——缅怀过去的最好办法,就是找到并进入一个能容纳自己的人的身体,然后呼呼大睡。

  这样以来,对现在的人类来说也是最为安全的。

  既能与他们保持距离,又能让自己拥有一个足够安静的休息环境;剩下的其它问题,都是次要的。

  时间久远,她没有忘记那种被万众景仰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有点模糊了。

  她虽然能不受时间影响,但也没办法回到过去。

  沉睡是最好的办法,不过秦霜雪拒绝将身体提供给她,她找不到比秦霜雪更适合让自己居住的身体。

  最好永远也不要醒来。

  如果办不到这一点,那就只有等到他们履行承诺的日期截止时,自己永远离开这里就是了。

  小寒这样想着。

  ……

  秦霜雪既然选择成为猎灵人,便只有签署保密协议。

  如果她此时后悔选择离开,便要清除记忆。

  清除的部分包括从她到GSRI工作起的那一天开始,到关于GSRI的所有记忆,再到她的现在。

  甚至还包含其它事物的记忆——效果无法保证,费用她也负担不起。

第15章 秦霜雪 第3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