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秦霜雪 第11节 - 绝境

  秦霜雪的身体因为剧烈的运动如同要散架一般;她向一旁望去,一个巨大的树洞口赫然在目。

  剧烈的心跳在这一瞬间骤停了一下,差点让她窒息昏倒——洞口的样子和之前她出来时一模一样。

  不间断地奔跑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她回忆着自己有些模糊的逃亡经历,又看了看周围的景色,以及天空星星的位置,才终于确定了情况。

  ——自己跑了半天竟然又回到了原地。

  她气喘吁吁,气得咬紧牙关,接着便浑身发抖。

  紧握的双拳撑在膝盖上,她在无形中以这样的姿势向膝盖施加压力,却并不能让她此刻的愤怒和郁闷好一些。

  加上身上全是汗水和心脏打鼓一般的狂跳,她感觉非常难受,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一团糟,连灵魂都要离自己而去。

  同时还有肺部、喉咙和鼻腔的一阵刺痛,让她感到一阵无以复加。

  冷空气随着急促的呼吸不断在肺部循环,一冷一热让她产生一阵反胃,差点又吐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她脑子里嗡嗡作响,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倒霉的人。

  她还来不及思考更多,身后的声音就已经逼近,她甚至连怀疑人生的时间都没有。

  追逐她的那个“猎人”不合时宜地出现了。

  她只感到一阵难以言说的愤怒——废了这么大劲,却没能甩掉这个东西,而且这种愤怒无处发泄,她只能逃跑,这是她最为恼火的。

  于是,她想再次从另外的方向跑,却被面前这熟悉的东西挡住了去路。

  ——是那些在梦中遇见过的紫色粘液,即使现在再看,它无论形态还是颜色都一模一样。

  它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沿着地面钻出了草丛,却又如同液体一般没将草丛压倒。

  这种奇怪又有些恶心的东西就当着她的面切断了其它的道路,慢慢地朝她包围过来。

  刚才的愤怒在这种景象面前瞬间消失了,她眼睁睁地看着它接近自己,脑袋嗡地一声像是被电流击中。

  ——没想到真的出现了这种东西!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一切都在朝着坏的方向发展。

  她使劲拍了拍脑袋,既算是发泄了最后的一点愤怒,也是让自己在这时强行镇定下来的一种方法。

  她很清楚情况——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得赶紧跑。

  她用最快的速度扫视一圈,粘液正不紧不慢,如同蜗牛一般围上来,周围都是它的身影,而只有一个地方,因为地形的原因,还没有被粘液所占领,

  她也只有这个地方可以去了。

  她不再多虑,趁着这个怪物还没完全围上来,径直顺着之前出来时踩翻的草丛跑进了树洞。

  她害怕面前突然出现它的身影挡住去路,但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向着这个方向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她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抗。

  这种纠结的恐惧令她心惊胆战,她想尖叫却又叫不出来——因为这个在梦中出现过的怪物,很可能就是她出来前的尖叫引过来的。

  她很后悔,因为任何一个细小的差错,都会牵扯出无数后续的变化,蝴蝶效应她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还好树洞口足够宽阔,粘液现在的速度没有拦截住她,她成功穿过草丛进入了树洞。

  不过重重困难正在等待着她,就像她出来时所做的努力一般,她现在需要再做一次这样的努力了。

  树洞口和中间的藤蔓有相当长一段距离,虽然再度的奔跑让她叫苦不迭,但她不敢停歇或是怠慢。

  在生存的压力面前,她只能奋力向前,哪怕拼到最后一步。

  天色依旧低沉,树洞内比外面昏暗了许多,地面柔软而且看不清路,她跑得太急,跌倒了好几次。

  摔在这种地面上虽然不会受伤,却非常浪费时间,每一次她支撑自己重新站起来,都要额外消耗更多的体力。

  而体力是她现在最为紧缺的资源。

  艰难地跑到一半,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紫色粘液不出所料地跟了进来,在阴影中,它也跟着被染成了黑色。

  从她的角度看,它像是黑色的潮水一样慢慢涌了进来,树洞下半部分已经它们堵住,除非它们退出去,否则她根本没办法出去,或是离开。

  她只能尽可能地远离这种怪异的物质,好在刚才的奔跑已经甩开它一段距离,照着它现在的速度,她可以在原地稍微休息一下。

  她撑着膝盖大口喘气,便看见粘液进入树洞口后开始朝着树干两侧蔓延,它似乎是想先展开到一定宽度,再向朝着她这边蔓延上来。

  虽然它现在速度不快,但她知道,这只是一种错觉,它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加速。

  她必须赶在这之前离开现在的位置,只是她刚这么一休息,现在几乎没有了力气。

  她的身体浑身酸疼,仿佛在警告她如果继续这样超负荷运转,那么出于本能,这具身体可能真的会昏过去。

  她咽了咽口水——虽然口干舌燥的她什么也没咽下去。

  是时候了,趁着它现在慢吞吞的样子。

  她颤抖着掏出了营养液,这个最后的希望,绝望时的曙光,黑暗尽头的黎明,山水穷水尽时的锦囊妙计……

  她可以想象出很多赞美的词汇来形容手上这个透明的软塑料袋里的液体,但这些词在此刻都显得绵软无力,因为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真正把它喝进嘴里那种起死回生的感觉。

  她又确认了一眼,紫色粘液还在慢吞吞地淹进来,就像她现在的状态一样。

  她转过身继续向着藤蔓方向走动,然后一边拧开了营养液的盖子,即使是这种关键时刻,她不敢停下,只能边走边喝。

  当她把吸嘴伸到自己嘴里,然后抿着嘴轻轻一吸,一股甘冽的香甜瞬间铺满了整个口腔。

  简直是说不出的滋味,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就变得轻快起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就像在沙漠中几乎绝望的旅行者找到了绿洲,在这一瞬间,她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她太需要体力和水分的补充了,营养液正好可以满足她现在的需求。

  这很关键,会直接影响到她接下来的表现。

  她轻盈地走动起来,并尽力让自己喝得慢一点,好让身体能更好地吸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喝得太快有时候并不能止渴,而且还会引起身体不适之类的反效果。

  但她就是停不住嘴,这已经不是好不好喝的问题了,她只感觉这东西甚至比她在梦中贪婪地品尝红球的时候还要美妙。

  她找不到形容词来比喻自己此时的感觉,所以只希望这种美妙在嘴里多停留一会。

  营养液仅此一袋,等到这个东西一喝完,她几乎就算是半截身子埋在了土里,所以她必须将浑身上下所有的感官都调动到舌尖上,她努力记住此时的梦幻感觉。

  况且这东西已经到了必须使用的地步,否则她可能再也没有使用的机会了。

  虽然她努力让自己喝得慢一点,但她的身体却在急切地渴求着这东西,身体不断催促着她,让她使劲吮吸吸嘴以贪婪地索取着袋子里的营养液。

  所以她还是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把营养液喝了个精光。

  她叹了口气看着手上的空袋子,感受着被自己喝下肚的营养液在胃里渐渐被胃酸分解消化,这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她很满意,至少这个东西成功地完成了它的使命。

  这是她自刚才醒来后唯一觉得舒服的时刻了。

  不过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紫色粘液正在慢慢接近,而且它的速度似乎快了一些。

  虽然她也在走,但她现在得加速了。

  身体的疲劳恢复了不少,为了表示感激,她将空袋子揣回了包里然后再次跑动起来。

  她跑得不快,因为她要控制自己体力的分配,以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到时候,如果她体力不支——她开始考虑要不要真的去吃篮子里的红球了。

  跑到藤蔓口,风顺着这条通道的入口吹了出来。

  面对藤蔓内似乎无穷无尽的黑暗,以及身后继续蔓延的紫色粘液——现在它已经蔓延到她刚才喝营养液的位置了。

  她只能狠下心往里走,刚才起死回生的感觉给了她极大的鼓舞,让她相信自己可以战胜这一切。

  她毅然决然地踏入了纯粹的黑暗,凭借感觉摸索着这里的经络往上攀爬,虽然冷风一直在干扰她,但她不在乎。

  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她这样想着。

  而且往上爬还是比往下降要轻松不少,自背后的压力也在促使着她不遗余力地向上。

  她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不断地向上爬,手脚并用,一鼓作气,不要停。

  即使黑暗会让她产生本能的恐惧,她也必须克服这种恐惧,克服自己的心理阴影。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有如此勇气,她只是感觉一连串事情下来,自己的心理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她变得渴望战胜这一切,她渴望从这里活着离开,而且她正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着。

  营养液比她预想的作用还要大,她感到暂时的满足喝欣慰。

  不止是这些精神上的东西,还有实质性的东西可以为她所用——如果梦境不是虚妄,那么上面的红球也能为她所用。

  想到这里,她爬得更快了,即使一片漆黑,冒着摔下去的风险。

  攀爬继续,随着高度上升,她逐渐看到了来自上方的一线光明。

  周围的环境也不再是一片黑暗了,有了微弱的光照,她终于不用在黑暗中摸索这些经络的位置了。

  这点光明就如同她想要努力去抓住的希望,她放开手脚地往上攀爬,并借着充盈在自己体内的勇气希望与这光明更近一步。

  就这样她以自己意想不到的速度再次爬上了平台,这里一切未变,除了篮子边上的那些……呕吐物。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当上方的光束再次照射在她的身上,她就已经感受到自己如同经历了某种神圣精神的洗礼,她感觉自己身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她心满意足,甚至已经不感觉累了。

  短暂的自我鼓励后,她还有正事要做,于是便捂着嘴无视了自己的呕吐物,跑到平台边缘确认紫色粘液的情况。

  现在它已经蔓延到平台下方的范围,速度比刚才又要快了一截,至少从平台上看,它们已经完全覆盖了下方的地面。

  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粘液就会蔓延上来。

  此时粘液已经完全堵住了树洞口,外面的光影也因此被隔断——这一幕和她刚才的梦境完全重叠了。

  她又想起梦境的后半部分,心里暗道不妙——如果事实真的按照梦境发展,那么她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打破红球,让其与粘液接触。

  她只是这么想着,紫色粘液就像是感知到她的想法一样,突然大量地从树洞口涌进来,就像是树洞口的位置不断地在往里灌水泥一样。

  它发出奇怪的咕噜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像是在叫她赶紧住手。

  这把她吓了一跳——这个发展和梦境里简直一模一样,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蔓延上来。

  紫色的粘液上升得很快,如同快速地涨潮,她趴在平台边上盘算着自己的计划——是捏爆红球再撒出去,还是直接把红球扔出去。

  要扔多少,怎么仍,她都要考虑。

  由于紫色粘液的突然变化以及她自己的思绪,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有一道阴影一闪而过。

  这阴影划过篮子上方的光束后,在她的视野盲区盘旋了几圈,才缓缓降落在篮子上。

  它的身形很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或者说,她无暇分心,才没听到这种轻盈的声音。

  就在她还在心里打着算盘的时候,身后的篮子上,降落的生物正在凝视着她。

  她背对着篮子,看着下方的粘液正缓缓上升——她已经考虑好了,她要等它们上升到一个合适的高度,然后利用红球的物质去攻击它——直接捏破的效果可能更好,因为紫色粘液吸收冲击力的能力很强。

  她这样想着,为了观察粘液的高度,她必须时刻关注着它的动静,以至于根本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未完待续)

第15章 秦霜雪 第11节 - 绝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