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秦霜雪 第16节 - 怀疑

  秦霜雪松了口气,头扭向一侧想休息一下,此刻的她太需要休息了。

  但她一闭上眼睛,那些青色的线条却再次出现在视野中。

  她意识到什么,便控制自己不要张开眼睛,以确定这些线条究竟是什么。

  她紧闭着眼睛,观测着这些线条的变化,然后又睁开眼睛,再闭上,重复了好几次。

  每当闭上眼睛,这种线条就会出现,睁开的时候则一切正常。

  这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甚至让她忽略了眼前的红球,忘记了身体的状态。

  这次她很快确认了这种情况——在闭着眼睛的时候,她能通过这种在黑暗中出现的线条看清周围的事物,她尝试了好多次,就是为了确认这个情况。

  而且这些线条似乎是可以控制的——比如,只要闭着眼睛,眼前首先出现的是无数红球和篮子上方红龙的线条,这些线条几乎是立刻出现的。

  随着她的意识,她可以故意抹去这些线条,然后看向更远的地方——红龙的上方是一片线条构成的天空,周围则是从一旁掠过的云雾。

  好像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线条的精度也变得越来越高了。

  为了确认这种情况,她强忍身上的疼痛,费尽了力气从满是红球的篮子里爬了起来——不是红球太重,是她本身已经精疲力竭,但她不知为什么,就是想立刻搞清楚这个东西。

  或许是因为,这东西救了她一命……虽然她说不清楚。

  此时抓着篮子的红龙已经飞出了树干一段距离正在继续爬升,另外两头红龙则飞行在它的前方。

  它为了不让篮子内的红球撒出去,飞行的速度并不算快,所有的红球——包括她自己,都稳稳当当地位于篮子内。

  甚至刚才起飞时的晃动也没有了。

  结果站起来后,她没能搞清楚那些青色线条出现的原因,因为面前的景象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半空中的她清楚地俯瞰到,眼前这颗巨大的树有三分之二的地方已经完全燃烧起来,像是半边天空都在自己的身前燃烧——这棵树真的成为了一座火焰巨塔,无论是内还是外,它身上的火焰都不可阻止地蔓延……

  这棵树成为了周围最炙热耀眼的存在,而在之后的时间中,它会让所有的同类都变得和它一样耀眼。

  她看得毛骨悚然——恐怕此时,树干内的那个平台已经坠落在地上和火海融为一体。

  巨龙继续向上飞,它那3对巨大的龙翼按顺序上下扇动,刮起阵阵狂风。

  飞过一片空旷的区域后,红龙们进入了树冠的范围,周围是巨大树木伸展出去的紫色树叶,但颜色比地上高耸的草坪浅一些。

  这些叶子像是枫叶,除了颜色不同,也要巨大得多。

  原来早先她看到的紫色天空大都是树叶反射光线的结果,否则,这里天空的颜色会更浅一些。

  每一片树叶都有五六米的长和宽,相对来说队伍里最大红龙的高度也只比树叶高出6倍左右而已。

  浓厚的黑烟在熊熊燃烧的烈焰中如一道黑色的龙卷风般顺着树干顶上的空洞鱼贯而出,在它的上方形成了更加广阔的黑色烟云。

  但这棵树不是这里最大或最高的,它大概只有中等高度,像个小孩子。

  它的枝叶也被其它更加巨大的树木淹没在上方的紫荫之下;虽然对于她来说,这些东西已经大得离谱了。

  不过火势迟早会顺着主干蔓延上来,将这棵树的树冠焚烧殆尽,然后这些难以熄灭的烈焰就会如同流行性传染病一样不断向周围的树冠扩散。

  直到所有的树木都处于一种状态。

  这些烟尘已经让周围巨大区域内的枝叶都处于一片黑色的烟云之中,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味道。

  这似乎是宣判它们死亡的通知书。

  3头巨龙继续上升,它们轻盈地穿过密密麻麻的枝叶,展现出与体型完全不相干的灵巧。

  树冠的高度大概是主干的3倍,是厚而茂盛的一层结构,仿佛这里是一片由巨大紫色树叶织成的天空。

  红龙在其中翱翔,无论上下左右都看不到尽头,只有绵延不断的树叶,但始终不变的是那一股弥漫的烟尘。

  大概十几分钟后,红龙们穿过了巨大树冠中的茂密枝叶,她才终于看清这片广袤森林的全景。

  ——一片宽广无垠的紫色森林,蔓延到看不见尽头的地方,如同一片紫色的汪洋;仿佛这里整个世界都是由这样的森林构成的。

  这森林显得太过巨大,在上方飞行的红龙显得微不足道。

  周围不断有因为烟尘而惊起的飞鸟,虽然她说不出这些飞行的生物到底是什么,但她发现这里的“鸟儿”大致都有两对以上的翅膀,但至少,它们也是用翅膀来飞行的。

  它们相对红龙来说更加渺小,正成群结队地飞上最高的树木也达不到的天空上寻找新的栖息地,但看见了红龙后都立刻掉头,根本不敢靠近。

  它们本是这里的原住民,但现在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火灾而不得不迁徙。

  这里的动物和植物之间显示出相对地球来说很奇怪的一种比例,但她现在没时间关心这个。

  ——森林的火势正在不断扩大蔓延,随着带着火焰的紫色粘液不断移动,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燃烧起来,这场大火不知道将持续多久。

  如果整个星球都覆盖着这种树木,那么最后,整个星球都会成为一片火海,那这里的生物恐怕都难逃一劫。

  这让她感到害怕,在狂风吹拂下,她只觉得浑身冰冷。

  黑色的烟尘已经从高耸入云的树枝间蔓延上来,她不知道这场大火已经持续了多久……反正,黑烟已经把附近的天空都染成浅浅的黑色。

  这黑色会变得越来越深,虽然从上方看不到明火,但火势蔓延到最高处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只要最初的那棵树燃烧得足够久,它便会因为支撑不起自身的重量而倒向一旁——即使它的树冠没有引燃周围的树冠,但等到它倒下之后,这样的进程还是不可避免。

  看着那些火光和黑烟随着巨龙的飞行慢慢缩小,她只感到无尽的绝望。

  红龙头也不回地继续飞行着,直到它们飞出了烟尘弥漫的范围,她才感觉周围的空气和环境变得清晰明亮起来。

  ——天已经亮了,天空是一种薰衣草般淡然渐变的紫色,很纯净,比那些树叶的颜色更浅,无数星辰点缀其中,下方的树海看上去宁静而安详,浪漫至极。

  美中不足的是,升腾的黑烟虽说在逐渐变小,但却成了这天空中无法避开的瑕疵。

  狂风从她的耳边掠过,她的头发也随风飘动,它们显得很惬意,和她心中的绝望形成强烈的反差。

  但任凭风响发飘,她都听不到这些声音。

  不管结局如何,她都庆幸自己所努力的一切,至少她已经逃出生天——虽然她不知道接下来红龙会飞往哪里,以及这个世界的命运究竟会如何发展。

  她也不知道这是谁的责任——也许,如果没有她在这里无意地吃掉了红球,那么红龙就不会因此大发雷霆,火灾本来可以避免。

  这样的想法是一种很难承受的心理负担,但她别无选择。

  为了达到生存的目的,她只是竭尽全力,或者说不择手段地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而已。

  即使这个世界就此毁于一旦,在女儿和家庭面前,这也是可以接受的,或者说她愿意承担这一切。

  如果她能见到他们的话。

  虽然她知道,对于一个世界来说,自己太过微不足道。

  看着不断后退的树海和云雾,她哽咽着,然后不受控制地大哭起来。

  她无法听见声音,所以也控制不了哭泣的力度,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哭,直到眼泪模糊了双眼。

  她精神有些模糊了,所以也没有顾及可能会被红龙发现的哭泣声。

  此番田地,她觉得自己想要再见到家人是不可能的了——即使红龙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降落,她也只能一直呆在篮子里躲着它们,而且一旦它们通过任何方式,不管是嗅觉、听觉、或者其它的能力发现了自己,那么她的下场只有一个。

  不过是把绝望从一个地方带到了另一个地方,她终究是没有躲过这样的命运。

  事情都这样了他们还是没出现,恐怕。他们已经抛弃了她,没有理由,没有缘由……

  所以即使这个世界完好如初,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看着周围云雾飞速掠过,她的内心被巨大的黑暗所淹没;但她又看不清这一切,因为泪水早已模糊她的双眼。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里过了多少个小时,经历了哪些事情,以及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风很冷,她寒困交迫,营养液早已吸收干净,腹部再次传来了阵阵饥饿感;随之而来的无力感也在警告她,她的情况很糟糕。

  饥饿、睡眠、精神压力、被抛弃的愤怒和无力,对于未来的绝望和紧张……

  她摸了摸自己干瘪的嘴唇,再次看见了自己手上已经变成黑色的干涸血迹。

  她仿佛什么也感受不到了,抛开这些,最重要的是把目前的情况处理好——饥饿催促着她回过头来,看着面前到处都是的红球,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喉咙传来一阵刺痛感,仿佛有异物卡在上面——可能是之前无意识地呼吸了太多烟尘,喉咙发炎了,这种感觉很强烈,说明程度相当严重。

  她不由得咳嗽起来,周围的冷空气加剧了她的咳嗽,仿佛灵魂都要被这无法停止的咳嗽给震散了。

  关键是她听不到声音,只能凭借动作和感觉来调整自己呼吸的节奏。

  没有了声音让一切都变了味,她用反手去拍打背上给自己通气,都必须将脖子向一侧扭到极限,用余光去注视手臂的动作,然后等到背上传来被击打的感觉,才确定自己的这个动作是有效的。

  然后她还得费力地去擦拭自己的眼泪。

  袖子上干净的部位几乎没有了,她能闻到上面有一股焦炭和血腥混在一起的味道,而且袖子在沾血后变得很干燥,刮在眼眶上像磨砂纸一样疼。

  她只能轻轻地去沾掉眼泪,但效果不是很好。

  只是咳嗽得厉害,她想要这么做也得费好大的力气。

  这也出问题,那也是毛病,她想要抓住每一方面,却发现最后什么也做不好。

  当她终于不再咳嗽,眼泪也好不容易擦拭掉的时候,她才看清了眼下的红球。

  它们仍是那样圆润、光滑、晶莹剔透,像是天上的星星。

  她看了一眼前方的两头红龙,以及上方的这一头,它们只是默默地飞行着,没有关注过自己这边。

  这让她稍微安心了一点,然后她捏了捏自己的脸,一阵疼痛传来——虽然不确定有没有用,但这个象征性的动作还是给了她很好的心理安慰,像是在告诉她,这是现实而不是梦境。

  她颤抖着捧起一颗红球,送到了嘴边。

  闻了闻,却没有闻到味道——风太大,把红球本身的味道都吹散了;如果是一个无风的环境,她可能还能闻到上面的味道。

  而且她也想不起来这红球到底是什么味道——究竟是梦中的那种香甜,还是刚醒来时那种有些刺激的味道。

  以及吃下这个,会不会立刻被红龙发现——这简直就是当着警察的面抢劫。

  甚至是吃下后会出现什么效果。

  但还没有考虑好这些,她就眼前一黑,失去意识地倒进了篮子,直到那些红球再一次淹没了她。

  这一次,那些线条没有再出现。

  ……

  秦霜雪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自己很健康,能听到声音,也没有什么蓝色的线条、火焰、巨大的森林、红龙或是紫色粘液。

  一切都很普通,她只是和家人一起生活,过日子。

  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她感到很欣慰也很幸福。

  虽然工资不高,她供不起女儿读最好的学校,但女儿很懂事,她知道她的难处,所以也努力学习,成绩不俗。

  这让她既欣慰又快乐——女儿很懂事,懂得如何分担她的压力。

  (未完待续)

第15章 秦霜雪 第16节 - 怀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