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冷夜惊魂

    两人一路小跑,跑回方家时,家里人都还在熟睡。

  方正良和狗蛋进了房内,两个人大口的喘着气。狗蛋拎起桌上的水壶,“咕咚咕咚”地猛灌一气。

  方正良从怀里拿出从姚家偷来的陀螺,放在桌上,姚雄做的陀螺当真非常精致。

  狗蛋摸了摸陀螺,兴奋地说:“就是这个,姚雄没了陀螺,明天他必输无疑。”

  “刚才好险,差点就被姚雄逮住了。”方正良说。

  “是啊。少爷。刚才我看到姚雄在后面追咱们,怎么咱们钻出狗洞后,姚雄没有追啊?”狗蛋问。

  “我用弹弓打了他一下。”方正良说。

  “你把他打死了?”

  “不能够吧。”方正良心有余悸地说,“我打了他一弹弓,然后就看到他倒在地上。你到外面听听,有没有动静?”

  狗蛋出去不久,方正良就听到外面有嚷嚷的声音,紧接着,他听到堂屋有开门声,方宜黄已经穿好衣服出来了。管家和家里的仆人也都起来,聚集到院子里。

  “怎么回事?”方宜黄问。

  “我也是刚听到,好像是有人在敲打墙门。”管家老陈说。

  “走,抄家伙,跟我走。”方宜黄大声喊道。

  方正良从房间里跑出来,兴奋地问:“爹,干啥去?我也去。”

  “你小孩子,凑啥热闹。快回屋睡觉。”方宜黄知道方正良贪玩的个性,便把狗蛋的爹韩铁柱叫来,让韩铁柱看住方正良。

  等方宜黄领着众人走后,方正良眨了眨眼睛,冲韩铁柱似笑非笑地问:“铁柱叔,狗蛋今晚没回家吧?”

  韩铁柱看着方正良,惊讶地问:“少爷,你咋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方正良说,“我不但知道狗蛋今晚没有回家,我还知道他今晚干什么去了。”

  “他干啥去了?”

  “你回家看看就知道了。”

  韩铁柱转身要走,忽然想到方宜黄交给他的任务。又转过身,说:“我不能走,老爷让我看着你呢。”

  “你看着我干啥,我又丢不了。你现在最主要的目的是看你儿子,如果去晚了,你会后悔。”方正良说。

  “当真?”

  “骗你是小狗。”

  韩铁柱看着方正良,挠了挠头。方正良知道他还是不放心。便道:“我现在就睡觉,你放心的走吧。”

  韩铁柱前脚刚走,方正良后脚就跑出去了。他看到城门口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知道有热闹可看了,心里一阵欢喜。

  当方正良来到墙门口时,墙门已经打开,方宜黄领着十多个佣人,手拿长枪,一字排开,守在城门口。

  对面五六丈处,姚德寿带着姚家众人,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拎着大刀,杀气腾腾地同方家的人对峙着。

  方宜黄向前两步,拱手含笑道:“姚兄,深更半夜,你带着姚家的人围攻我方家,是何用意?”

  “方宜黄,你少给我装糊涂,今日之事,便是有你方家人惹起。我来这儿只是想讨一个公道。今晚,你若是公事公办,我无话可说。你若是想徇私包庇,我姚家人绝不善罢甘休。”

  “姚兄,你这话我方宜黄更是不解了。”方宜黄说,“我方宜黄自从在此安家落户后,便规规矩矩地守家过日子。我自问从未得罪与你。今日,你无端带人闯我方家,竟让我给你一个解释。姚兄,虽然你们姚家人多,但也不能欺人太甚。”

  “我欺负你?”姚德寿冷笑道,“来人,把我儿子抬上来。”

  姚德寿一声吩咐,从人群中挤出两个人。这两人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小孩。方宜黄起初离得较远,没看清楚。等他向前两步,看到担架上躺着的竟是姚德寿的儿子姚雄时,心中大骇。

  方宜黄看看担架上的姚雄,又看看姚德寿,不解地问:“姚兄,令公子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姚德寿怒道。

  “姚兄,我方宜黄在这儿对天发誓,我若是知道此事而又故弄玄虚,我方宜黄不得好死。”方宜黄手指苍天,起誓说。

  姚德寿看着方宜黄凝重的表情,这么多年,他了解方宜黄的个性,也知道方宜黄的为人。方宜黄说不知道就一定不知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方宜黄不知,可并不能减弱他儿子的罪过。所以,想到此处,姚德寿那张老脸又激动起来。

  “不管你知不知道。这都是你儿子做的好事。”姚德寿说,“你儿子到我家偷东西,被我儿子发现了。我儿子是在追你儿子的途中,被你儿子打了一弹弓,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不能够。”方宜黄说,“我儿子今晚从未离开过家门。”

  “怎么?你认为我在这里诬陷你儿子?”姚德寿怒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方宜黄道,“或许是天黑,你们没有看清,把别人误认为是我儿子了。”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姚德寿道,“这件事情就是你儿子做的。有种你让你儿子出来,我和他当面对峙。”

  “对了,姚兄。到现在我还不知,你说的我儿子是方正温还是方正良?”方宜黄问。

  “你的小儿子,方正良。”姚德寿说。

  方宜黄转身,冲后面人喊道:“去,把方正良给我叫来。”

  方正良已经在后面的人群里观看多时了。起初,他还想着看热闹。等他看到姚雄躺在担架上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方正良战战兢兢地在后面听着方宜黄同姚德寿的对话。当方宜黄说让他出来时,他像一个斗败的公鸡,低着头从人群中走出来。

  姚德寿见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出来了,心中怒气不可遏制。他拎着大刀,就要冲过去把方正良给宰了。方宜黄当然不允许姚德寿在自己面前杀人,尤其是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

  姚德寿见方宜黄挡着自己,便把怒火撒在方宜黄身上。

  “怎么?你要为儿子出头吗?”姚德寿问。

  “姚兄误会了。”方宜黄说,“犬子虽然顽劣,但绝不可能做出杀人之事。我想,此事其中恐有误会。当然,如果这事真是犬子所为,我一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待。”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姚德寿说。

  “不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方宜黄朗声说道,“如果人是方正良所杀,我一定会当着姚兄的面,把犬子杀了。”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姚德寿说,“现在,姚家和方家的人都在这里,你就问你儿子,今晚都干什么去了?”

  方宜黄转身,怒冲冲地看着方正良。方正良不敢看方宜黄的眼睛,双眼注视着土地。方宜黄大声说:“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

  方宜黄的呵斥激起方正良心中的那股不羁的傲气,他果敢地抬起头,注视着方宜黄。方宜黄伸手狠狠地打了方正良一个嘴巴,由于方宜黄这个巴掌来的太突然,方正良没有丝毫准备。嘴角渗出了血。方正良用手擦了擦血丝,毅然地注视着方宜黄。

  “你老实交代,今晚你都干什么去了?”方宜黄问。

  方正良拿眼睛撇了撇担架上的姚雄,心里琢磨,如果姚雄真的死了,自己就得给他偿命。所以,今晚去姚家的事情打死都不能说。

  “快点回话。”方宜黄说。

  “我哪儿都没去。”方正良说。

  “你在大声说一遍。”方宜黄说。

  “我今天晚上哪儿都没去。”方正良大声,一字一顿地说。

  姚德寿冷笑道:“你们父子在这儿演戏给我们大伙看呢。方宜黄,我看让你问你是啥都问不出。”

  “你不相信我,你来问好了。”方宜黄说。

  “你不说我也要自己问。”姚德寿走到方正良跟前,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方正良看了姚德寿一眼,不由得觉得心里发毛。

  “方公子,你的衣服怎么破了?”姚德寿问。

  方正良低头观看,果真,自己的裤脚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个口子,若不是姚德寿说出,方正良还不知啥时候能发现。

  “哦,你说这衣服上的口子啊。”方正良顿了顿说,“是我白天去逛荡河玩时,不小心刮破了。”

  “是吗?”姚德寿依旧笑着说,“你也太不小心了。衣服破了要补上,我这儿有一块布料,你看是不是你衣服上掉的?”

  姚德寿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布料,他没有交给方正良,而是递给了方宜黄。方宜黄把布料送到方正良眼前,问:“是你衣服上的布料吗?”

  方正良看了看,说:“是。”

  “哈哈!”姚德寿大笑,说,“是就好,看来方公子是个诚实的人。方公子,你知道我的这块布料是在哪里捡到的吗?”

  “在河边吗?”方正良问。

  姚德寿摇摇头,说:“不是。这块布料是我刚才追小偷时在我家城门西北角的一个狗洞处捡到。既然方公子承认这块布料是你的,那么也就是说,方公子之前是去过那个地方了。我想问方公子,你去哪儿干什么?”

  “这,我……”方正良被姚德寿问的哑口无言。

  姚德寿笑了笑,转向方宜黄,说:“方宜黄,事情都已经明了了,你难道还打算包庇你的儿子吗?”

  正如姚德寿所说,事情已经清楚了。他方宜黄也不能狡辩了。只是,让他把亲生的儿子交出去,他多少有些不情愿。

  方宜黄走到方正良跟前,抬脚踹了方正良一下,呵斥道:“逆子,都是你做的好事,还不快向姚伯伯磕头认错。”

  “不用,不用。”姚德寿忙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现在我儿子死了,赔礼道歉都无济于事。方先生,儿子是你的,我看还是你亲自动手吧。”

  姚德寿把刀递给方宜黄。方宜黄看着姚德寿冷酷的脸,知道今晚的事情若不杀了方正良,姚德寿决不会善罢甘休。

  方宜黄从姚德寿手里接过刀,蹒跚地朝方正良走去。

  方正良坐在地上,看着父亲,眼中露出对生的渴望。方宜黄不敢看方正良的眼睛,他缓缓的举起刀,闭上眼睛,朝方正良砍去。

005冷夜惊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