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6醉酒中计

    方正良酒醒,见自己身边躺着一个女人。他忙坐起来,用手拍拍脑门,极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隐约地,他只记起自己在什么东西上按了手印。然后,接下来的画面他不敢想象了……

  秦香莲也醒了。其实,秦香莲根本就没睡。她一直躺在方正良身边,听着这个男人的呼吸,闻着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味道。有那么瞬间,她忽然觉得,与方正良同床共眠,或许是老天爷的安排。忍不住,她伸手在方正良脸上摸了摸,心里有丝甜水流过。如果,自己能嫁给这个男人,秦香莲心跳加速了。

  卜世仁推门进来。他看到房间里的情景,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方正良见卜世仁闯进来,是真的吃惊。他怕卜世仁怪罪,忙从床上下来,他现在也不顾不得自己上身没穿衣服了。忙解释说:“老卜,你听我解释,昨天的事情是这样的……”

  “方公子,你让我很失望。”卜世仁摇摇头说,“我本意是想让我表妹拉曲儿,让你放松。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你可知道,我表妹还未出阁,以后你让她怎么见人啊?”

  秦香莲哭哭啼啼的也从床上下来,她上身戴着红色肚兜,下神穿着绿色短裤,露着一截雪白的腿。卜世仁忙闭上眼睛,说:“穿上你的衣服,快点给我出去。”

  秦香莲抱着自己的衣服,跑出房间。方正良也穿上衣服。他走到卜世仁跟前,拽着卜世仁的衣袖说:“老卜,你听我解释,我昨天的确喝多了。酒后乱性,对不起啊。”

  “方公子,你说的轻松,酒后乱性一句对不起就了结了?你让我表妹怎么办?啊,以后谁还能要她?好好的一个姑娘可不就瞎在你手里了。”卜世仁痛心疾首地说。

  方正良想了想,说:“要不这样,你问问你表妹要我怎样补偿她,只要是她提出来,我就答应她。”

  “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卜世仁说,“你现在房间里呆着,我去问问我表妹,看她有啥想法。”

  卜世仁出了房间,拐进了书房。他在书房内抽了一袋烟,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返了回去。方正良正在房间内不安地来回走动,他见卜世仁进来,忙迎过去,问:“老卜,你表妹咋说?”

  “方公子,算你好运啊。”卜世仁说。

  “老卜,这话咋说?”

  “我表妹的意思是要嫁给你。”卜世仁说。

  “啊,老卜,你没开玩笑吧?”

  “你看我这样像开玩笑吗?”卜世仁说,“我表妹说了,你不但要娶她,还得明媒正娶,用八抬大轿把她从这里抬回你们方家。并且,以后她就是你的正房夫人。方公子,你可答应?”

  “老卜,这件事情闹得有点大。我要是答应了,回家我爹得打死我。要不这样,我回家问问我爹,再给你表妹一个答复?”

  “方公子,你这是使得抽身之计吧。”卜世仁说,“从感情方面说,你对我表妹做了那样的事情,我也不能放你过去。所以,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答复,不然我是不会让你走出我家。”

  “咋地?你要软禁我?”方正良最烦别人给他耍横,他瞥了卜世仁一眼,冷冷地说,“老卜,不是我吹,就你家里这些人,还真不够我打的。”

  “我知道你会武术。大不了你把我全家都杀了。”卜世仁说,“如果你认为你这么做问心无愧,你现在就可以先把我杀了。”

  “老卜,我不是那个意思。”方正良服软说,“要不你再问问你表妹,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哪怕是她要钱,要东西,只要是我家里有的,我都给她。”

  方正良这番话正中卜世仁下怀。他卜世仁设了这么大一个圈套,就是想套出方正良的这句话。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便寻思着接下来他该退一步了。

  “嗨!方公子,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明白你的诚意了。这样吧,我再去问问我表妹,除了要你娶她外,看看她还有没有其他的要求。”

  卜世仁离开后,方正良忍不住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他并不是担忧秦香莲会提出过分的要求,他是真的后悔昨晚的行为。卜世仁的话他听进去了,一个黄花大姑娘就这样被他糟蹋了,他良心会一辈子迈不过这个坎。

  这次,卜世仁停留的时间较长。在方正良第五次朝外张望时,卜世仁回来了。卜世仁进屋后,脸色很难看,从他脸上的表情,方正良分不出他那是羞愧还是愤怒。方正良在一旁站着,心里忐忑不定,潜意识,他觉得事情并不好解决。

  “方公子,昨晚你都对我表妹说什么了?”卜世仁问。

  “我昨天喝大了,不记得对你表妹说过什么话了。”方正良说,“老卜,你问这干什么?”

  “方公子,你昨晚有没有在我表妹面前提扳指的事情?”卜世仁问。

  “扳指?什么扳指?哎,老卜,你这是咋啦。怎么突然问什么扳指?”方正良一脸茫然。

  卜世仁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方正良,说:“你自己看看吧。”

  方正良接过纸,看到上面的字,还有自己在下方按的手印。方正良的头都大了,他盯着卜世仁,问:“老卜,这到底咋回事?”

  “我还要问你呢,到底咋回事?”

  “可是,昨天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方正良说,“老卜,方才你表妹都和你说了什么?你快点告诉我。”

  “昨天你说的话你真的都不记得了?”

  “我对天发誓。行不行?”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卜世仁说,“我表妹说,昨天,她进屋后,看到你扒在床上睡着了,大冷天的也没盖被子。我表妹想这样睡别冻坏了,就寻思给你盖上被子。可就在我表妹帮你盖被子的时候,你醒了,看到我表妹长的有几分姿色,他就开始非礼她。我表妹自然是不从,你就开始哀求,你说,只要我表妹答应和你睡觉,我表妹想要什么东西你都给她。我表妹说她啥都不要。接着,你就告诉我表妹,你家里有一件稀罕物件,你说那个物件像人一样,有生命,会生长。我表妹还嘲笑你说家里喂了一条狗当然有生命了。你说那物件不是狗,是一个扳指。我表妹听到你说扳指会长,心里顿时激动起来。因为,我表妹早就听人说过,在这个世上,有那么一种红色的玉石,玉石里面红色的东西会流动,就像人体的血液一样。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玉石有生命,能长。所以,别人都叫它为活玉。”

  “不对啊,你表妹这个足不出户的黄花大姑娘怎么知道这些东西?”方正良问。

  “这话说来就长了。”卜世仁说,“我姑父,也就是我表妹他爹,早年间得过一种罕见的病。为了看病,我姑父没少请了大夫。不要说咱们奉天城的大夫了,就连沈阳的大夫,我姑父也去找过几次。可这些大夫对于我姑父的病都无能为力。就在我姑父心灰意冷,准备放弃时,有一个走家串户的野郎中说我姑父这病能看好,但需要一样东西。我姑父就问他啥东西,野郎中说世上有一种会长的玉,只要是我姑父戴上那种玉做的扳指,身上的病就好了。我姑父心想这世上的玉石咋还会生长?那不就成精了不是。所以,我姑父并没有把野郎中的话当回事。我表妹听到这件事情时,也只是把它当做一个笑话。只是,没想到你告诉她你家里有一个活玉做成的扳指时,我表妹动了心思。她想,如果你能把那个活玉做的扳指给她,我姑父的病不就好了。”

  卜世仁顿了顿说:“于是,我表妹就提出了要求,只要你答应把你家的活玉扳指给她,她就伺候你睡觉。你当时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我表妹怕你酒醒后返回,就让你立了一个字据。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方公子,你现在想起来了吗?”

  “我昨晚真的给她立字据了?”方正良问。

  “这件事我能说谎吗?”卜世仁说,“再说,白纸黑字,你看看,这上面是不是你按的手印?”

  方正良拿起纸,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手印还真是自己按上去的。现在,证据如山,方正良也无话可说了。

  卜世仁说:“方公子,如果你家真有那个东西,你就给我表妹。我表妹说了,只要你把活玉扳指给她,她就把字据给撕了。从此以后,你们互不相欠。”

  “可是,我家的那个扳指是我爹藏着,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啊。”方正良说。

  “方公子,你本事那么大,还怕找不到?我表妹说了,给你十天时间,你要是拿不来活玉扳指,她就拿着这个自己上警察署告你去。我表妹还说了,反正她已经被你睡过,没了脸面。若是你不认账,她不但告你,她还要到你么方家崴子,把你对她做的事情都宣扬出去。方公子,你好好想想吧,我表妹的性格我最了解,她可是说到做到。”

016醉酒中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