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7自盗家宝

    从奉天回到家里,方正良异常的老实,至少在方老太太和方宜黄眼中,方正良不像以前那么能闹腾了。以至于家里人都很不适应他的这种生活方式。

  以往,天放亮,他必定得跑出去。用方宜黄的话说,方正良就是一个养不住的野狗。现在倒好了,方正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饭解手出房间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房间里憋着。

  对于方正良的这种变化,方家大多数人是看在眼里,但没有放在心上。我之所以用大多数这个词,是因为方家还有一人对于方正良的这种变化很是担忧,这个人就是方家的管家,老陈。

  老陈五十多岁了一辈子跟着方宜黄,一直没有结婚,自然也就无儿无女。他是把方家当做自己的家,把方家的孩子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尤其是对方正良,老陈是打心眼里喜欢。方正良出生时,老陈就说此子非凡人,现在,老陈依然这么认为。老陈的观点和方宜黄的观点不同,方宜黄认为,一个成功者必须得有学识,得懂得孔孟之道。而老陈觉得,自古以来,做大事情的人都是不学无术之人。比如,项羽,刘邦,朱元璋等人,小时候都是名副其实的混混。在乱世之中,也只有这种人有翻江倒海之能力。

  “小少爷,你在房间里吗?”老陈敲了敲房门问。

  房间里没人回应,老陈知道方正良在房间里。他又说:“小少爷,我进去了。”

  房门虚掩,老陈推门进屋。方正良在床上躺着,手里正拿着一个香包,转悠着玩。

  老陈小心赔笑道:“小公子,你这是咋啦?咱们这儿有人得罪你,惹你不高兴了?”

  “笑话。”方正良坐起来,盘着腿说,“咱们方家崴子敢惹我的人还没出生呢。陈叔,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得老实的回答我。”

  “你问吧,我知道一定告诉你。”老陈说。

  “之前,我听姚家的人说我爹是因为得罪老佛爷,被革职流放的这里,是不是啊?”方正良问。

  “胡说。”老陈怒道,“是哪个王八蛋嚼舌根子,小少爷,你告诉我,我把舌头给他割下来。”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急什么啊。”方正良说。

  “当然不是了。”老陈说。

  “既然不是,那咱们家在北京过得好好的,为什么就跑到这么冷的地方来了?”方正良问。

  “这事都怪那些洋人。”老陈说,“庚子年间,八国联军进驻北京,连老佛爷和光绪帝都跑去西安了。老爷本想着回老家科尔沁,路过这里时,看到这里的风水很好,就在这里安家了。”

  “我就说嘛。我爹怎么会放着北京的好日子不过,来这么冷的地方。”方正良说。

  “少公子,你这话我不同意。”老陈说,“当年,虽说我们博尔济吉特家族在京城是皇亲国戚,可老爷并不喜欢锦衣玉食的生活。老爷每天所吃的食物和现在吃的食物是一样。只是,大清朝没了,老爷觉得愧对列祖列宗。”

  “大清朝灭亡和我爹有啥关系?”方正良问。

  “话虽是这么说。可咱们的老姑奶奶可是大清朝的太后啊。老爷担心,百年之后,老爷见到孝庄太后时,太后问起博尔济吉特的后人为什么没把大清的江山扶持住,老爷无言以对。”老陈说。

  “照你这么说,隆裕太后宣布大清亡国时,我爹真的是痛不欲生吧。”方正良说。

  “可不是。宣统三年,也就是你出生前一年,隆裕太后昭告天下,宣统退位。老爷得知后,痛苦不已啊。当天,老爷就把家人集聚起来,拿出孝庄太后用过的血玉扳指,悼念故国。”老陈似乎又陷入了当年的悲伤氛围中,语气有些哽咽了。

  “当年的场面一定很精彩。陈叔,你给我讲讲呗。”方正良说。

  “你真想听?”

  “当然想听。”方正良说,“作为博尔济吉特家族的后人,我得记住我们家每一个荣耀或是悲伤的每一个历史瞬间。”

  “小公子,你能有这种想法,我很高兴。我早就知道,你是二月二出生,长大后是要做大事情的人。”老陈说,“当年,老爷把家里人召集到堂屋里,沐浴焚香后,老爷去自己的书房里把血玉扳指请出来,放在堂屋八仙桌的正中间。老爷带着家人三跪九拜后,老爷告诉家人,虽然大清朝没了,可这个血玉扳指还在,博尔济吉特家族的根还在,博尔济吉特家族的魂还在,博尔济吉特家族的贵族荣耀还在。”

  “陈叔,你确定我爹是从书房里取出的血玉扳指?”方正良问。

  “咋?小少爷,你怎么问这个问题?”

  “啊,不是。我想,这么重要的东西,我爹怎么能放在书房里。要是我,我得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万一让人给偷走怎办?”

  “我也是这么认为。”老陈说,“我提醒过老爷,让他藏严实。可老爷说,血玉有灵,外人偷不走。”

  “哦,我爹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方正良说,“陈叔,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小少爷,你确定你没有不舒服?”老陈问。

  “没事,我很好。”

  “可是,你这几天不出门,看着怪怪的。”

  “我是在房间里想问题。”方正良说,“以前,我净想着玩了。现在,我长大了,也该想想以后为这个家做些事情了。”

  “小少爷,你能这么想就说明你真的长大了,懂事了。老爷要是知道了,一定非常高兴。”老陈说。

  “是啊,我现在长大了。以后你不能喊我小少爷了。”方正良说,“以后你的喊我的名字方正良。”

  “好,好。”老陈笑着说,“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老陈走后,方正良并没有睡觉。现在,他已经从老陈嘴里得知扳指在哪儿了。下一步,他得行动了。为防夜长梦多,方正良决定就在当天晚上下手。

  当夜。方正良吃过晚饭,早早地回房间休息。等到十点左右,他估摸着家里人都睡觉了。他悄悄起床,打开窗子,从窗子里跳出去,顺着墙根,摸到方宜黄的书房门口。方正良见书房门上着锁,便转身来到书房后面的窗口处,白天时分,方正良来过书房,并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窗户里面的插销给打开了。所以,方正良从外面轻易地把窗户推开,翻窗进去。

  书房是西厢房,靠北面和南面的墙上有两个书架。方正良寻思他爹一定把扳指藏在书架的某一个角落。于是,他从最上一层的书开始寻找,费了好大的劲,他摸到有一本书拿不动。他心想,此处定是机关了。就在他要搬动机关的时候,他听到房门响动,忙闪身藏到南面的书架后。

  方正良刚把身子藏好,房门开了,方宜黄提着灯进来。他径直走到书架前,伸手正要取书之际,他的手停住了。因为他发现书本在书架上的摆放顺序错了。由此,他推断出一定有人来过这里。进而,他想到今天下午他还来过书房,当时书架上的书并没有变动。所以,潜入书房的贼人定是刚来,说不定还没有离开。

  方宜黄提着灯在书房里四下寻找,忽然,他看到书架后面露出一个衣角。他悄悄地从房外拿了一根棍子,悄悄朝方正良走去。自从方正良跟何太冲学武后,不但手脚灵活,而且耳朵也变得更机灵了。他听到脚步声正朝自己走来,估摸着,那人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方正良站起身,不等方宜黄反应过来,一个擒拿,把方宜黄摔在地上。方正良不敢怠慢,转身便跑。

  等他跑到院子里,刚好遇到巡逻的家丁。家丁们手里都拿着火把,他们见方正良从书房里跑出来。为首的家丁赵大大声问:“小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啊?”

  赵大的一句话暴露的方正良的身份。方宜黄在书房里听得真切。他大声喊:“逆子,你给我站住。”

  方正良见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跑也没有用,索性不跑了。方宜黄从地上爬起来,摇晃着走出房门。

017自盗家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