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8柴房禁闭

    起初,方正良并不知道是自己的老爹,因为按照以往的经验,方宜黄在这个时辰已经睡着了。所以,当房门被打开时,方正良想到的人是方正温。当时,他是这么认为,反正方正温年轻,被自己打一下也没关系。倒是自己,千万不能让方正温发现。所以,他下手的时候,重了些。此刻,当他看到被自己打倒的人是方宜黄时,自己也后悔了。

  “爹,你没事吧?”

  方正良过去,想扶方宜黄一把。方宜黄挥手就给方正良一个大嘴巴子。方正良低头受着,不敢埋怨。

  “反了,反了,彻底的反了。儿子竟敢打老子了。”方宜黄大叫道,“来人呢,快把这个逆子给~给我抓起来,我是管不了他了,把他送到警察署,送到警察署。”

  方宜黄这一嚷嚷,把全家人都惊醒了。管家和允太医还有方正温等人都过来了。方宜黄用手指着方正良对方正温:“正温,你快找个绳子,把这个逆子给我捆起来,送往官府。”

  “爹,咋地啦。大晚上的生这么大气?”方正温问。

  “咋地啦?你问问这个逆子?啊,都是他干的好事。现在胆子大了,连老子都敢打了。”方宜黄说。

  “正良,怎么回事?惹咱爹生这么大的气?”方正温问。

  “哥,没事。一场误会。”方正良尴尬地笑了笑,说。

  “误会个屁。没有误会。”方宜黄说,“老陈,你快去拿绳子,把这个逆子给我绑了。”

  “老爷,我看算了吧。或许真是一场误会,小少爷胆子再大,也不敢给你动手啊。”管家老陈说。

  “咋?我说话不好使了?这个家是谁做主?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老爷了?”方宜黄说,“老陈,你去不去,你不去我自己去了。”

  “你们都不用去了。不就是去警察署自首嘛,我现在就去自首,你们不用绑我了。”方正良的倔强劲上来了。

  “好小子,你还给我来劲了。”方宜黄用手指着方正良,怒道,“有种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永远别回来了。”

  “走就走,你以为我想呆在这个家吗?”方正良赌气往外冲,方正温一把拦住他,呵斥道:“老二,你闹够了没有?”

  方正温踢了方正良一脚。这么多年,方正良还从未见方正温红过脸。今日看到方正温生气,方正良还真有些害怕。

  此刻,方正温拿出做大哥的架势,说:“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耍小孩子脾气?离家出走?也亏你说的出口,有本事你别姓方,别认我这个大哥?咱爹咱娘养你这么大容易吗?你走了,你考虑过咱娘的心情吗?”

  方正温的一席话让方正良冷静下来。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的错。再说,被老爹训斥也不算丢人。

  “正温,不要拦着他,让他走,大不了就当我没养过这个儿子。”方宜黄说。

  这时,丫鬟搀扶着方老太太过来。老太太离老远就大声说:“大晚上的,谁要赶我儿子走?”

  “娘,你怎么来了?”方正温问。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老太太反问,“怎么,你爷们之间的事情我就不能过问了?”

  “儿子不是这个意思。”方正温说,“儿子是说大晚上的你老应该睡觉了。”

  “我能睡着吗?聋子都被你们吵醒了。”老太太走到方正良跟前,看着方正良,问:“你到底干啥了?让你爹生那么大的气?”

  “干啥了?这可是你生的宝贝儿子,现在本事大了,敢打他老子了。”方宜黄说。

  老太太举起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敲了下方正良的后背,大声道:“跪下,你给我跪下。”

  方正良耿着脖子,双膝跪地。老太太把管家叫过来。问:“按照方家家规,以下犯上,杖打二十。老陈,你是方家的管家,就有你掌管刑罚。”

  “老夫人,你看……”

  允太医刚开口,老太太忙打断,道:“你们谁都不能求情。谁要是敢求情,就是和方家的列祖列宗过不去。”

  老太太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众人也都不便开口。等老太太走后,管家让下人把方正良拉下去,杖打二十。等众人散去,方宜黄叫管家跟着他去书房。

  “老陈,今晚这事你有何想法?”方宜黄问。

  “小少爷还很年轻,一时贪玩淘气,老爷不必和小少爷置气。”老陈说。

  “我生气并不是因为那个逆子打我。我是看到他那个样子,想到方家后继无人,心里难受啊。”方宜黄说。

  “老爷,其实小少爷未必像老爷想的那样不堪。”管家说,“诚如之前的何先生所说,当今乱世,靠学问是不能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小少爷喜欢武术,并且,小少爷的性格豪放。像他这样的人,更能适应这个乱世。”

  “你不要在我面前提他了。”方宜黄说,“这个逆子现在是无法无天了。照我的意思,是把他送进警察署,拘留几日,也让他长长记性。”

  “老爷这个想法不错。只是,警察署只抓犯了事的人,小少爷又没有犯事,警察署恐怕不会抓人。退一步,即便警察署真的把小少爷抓进去,关押几日。这件事情若传扬出去,好说不好听。”管家说。

  “只要能让他收敛,方家的名声倒是其次了。”方宜黄说,

  “老爷想给小少爷一个教训,我想到可不必送往警察署。”管家说。

  “你有啥注意?”

  “咱们后院空着一个房间。老爷若是想惩罚小少爷,大可把小少爷关进后院的空房里。让小少爷在哪里反思几日,等小少爷的性格有所收敛,咱们再把他放出来。”

  “你这个注意不错。就按照你说的做吧。”方宜黄说。

  “老爷,我还有一个担忧。”

  “你担忧老夫人会阻拦?”

  “老夫人对小少爷的偏爱方家人都知道。现在刚把小少爷给打了,又要把他给关押起来。我怕老夫人会不同意。”

  “这个你放心。夫人那边我去说。你去看看他们打完了没有。打完了就把他关起来,这一次,我非得把他的戾气给压住。”

  管家下去后,方宜黄去找老夫人。老夫人原是光绪帝的胞妹,按规制,方家人要喊老夫人为格格。只是,在大清灭亡后,老夫人就禁止人们喊她格格了。当然,大清朝没灭亡时,她也从没拿过格格的架子。用她的话说,她嫁到博尔济吉特家就是博尔济吉特的媳妇了。格格已经成为历史了。所以,在方家,老夫人从不过问任何事情。渐渐地,人们都把她这个格格的身份给忘记了。今晚,当她站在院子里,当众拿拐杖打方正良时,方宜黄恍惚从她身上看出当年作为格格的气势了。

  方宜黄来到老夫人的房间里时,老夫人正坐在床边生气。丫鬟在一旁站着,大气不敢喘。方宜黄摆摆手,示意丫鬟退下。老夫人看了方宜黄一眼,没有搭理他。方宜黄坐在老夫人的对面,摸着老夫人的手,说:“夫人啊,为了守护方家的家规,让你受委屈了。”

  “我受啥委屈?挨打的又不是我。”老夫人说。

  “我知道,你心疼小儿子。其实我也心疼他。可常言道:玉不琢,不成器。正良他已经不小了,如果再不给他立规矩,我怕他将来会做出有辱门庭的事情。”

  “你说的道理我都懂。”老夫人说,“我嫁到你们博尔济吉特家,从没要求过你为我做任何事情。虽然我是格格,可我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我嫁到你们家,就是你们家的媳妇了。我不能越权干涉你的行为。可是,今晚你做的太过分了,你知道我最疼正良了,你要是把他赶出家门,我以后怎么活下去啊。”

  “我当时说的都是气话。他是我的儿子,让他在外面流浪,我心里也不舒服。”方宜黄说。

  “咱们在一块生活几十年了,我还不明白你。我就怕你当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子,赌气把正良撵走。所以,我才出面,一来用家法惩戒正良,二来也好让你消消气。”

  “夫人的良苦用心我能体会到。”方宜黄说,“我来这儿还要同你商量一件事情,希望夫人能答应。”

  “又是正良的事情?”

  “是。现在你也看到了。正良他整日在外闯荡,以往他只是白天出去,晚上还回家睡觉。现在竟然夜不归宿了。我怕他这样下去会变野性了。为了能让他收收心,我想凑着这个机会,我把他关起来,让他老实几天。”

  “你这个注意不错。我早就想软禁他,让他反思反思了。”

  “好,既然夫人没有意见,我就让管家把正良关起来了。”

  管家赶到现场时,下人已经把二十棒子打完了。方正良趴在地上哎吆哎吆的干嚎。管家让人把允太医找来,允太医拿了止血化瘀的药,给方正良抹上。方正良觉得伤口处没那么痛了。

  管家叫来四个下人,用一个担架,把方正良抬到后院的空房。方正良看看徒有四壁的陋室,问:“陈叔,啥意思?就让我住这里啊?”

  “小少爷,你今晚太不应该做这种事了。”管家说。

  “陈叔,你啥意思?”

  “小少爷,在我面前你就别装了。今晚,老爷只是气你打了他,并没有追问你为什么进书房。你不说我也猜的出来。小少爷,你肚子里的坏心眼太多了。”

  “陈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小少爷,今天白天,你让我讲老爷祭拜祖先的故事,起初我还以为你是对那件事情感到好奇。现在我知道,你只是想从我嘴里知道扳指的下落。”

  “陈叔,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你知道了我不怕,我求你别再告诉别人了。尤其是我爹。”

  “我不会告诉老爷,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吧,你让我做什么?”

  “我不让你做什么,我只是让你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能打那个扳指的主意了。”

018柴房禁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