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2偶得神鹰

    次日,姚雄离开时,春桃送到门口。

  姚雄握着春桃的手,再三叮嘱说:“我昨天和你说的那些话,你要好好的琢磨。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不被别人欺负。你昨天说让我带你走,我何尝不想带你走啊。可咱们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即便是带你走了,最后的结局也是被人抓住。所以,咱们要想真正的在一起,你就必须努力。当然,我也要努力。等将来,咱们两个在奉天城有势力了,咱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

  “只要你不会瞧不起我,我就啥也不怕。”春桃说。

  “我对天发誓,我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瞧不起你。”姚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在方家崴子镇上买的玉佩,交给春桃,说,“这块玉佩是我娘送给我。说是将来要给她的儿媳妇。虽然我不能娶你为妻,可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没人能替代。”

  姚雄的话让春桃热泪盈眶。她双手紧握的玉佩,并贴在自己心口处,动情地说:“啥也别说了,有你这句话。今后我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两人再三叮嘱后,姚雄转身离去。拐个弯,姚雄在一家卖糕点的铺子里买了些许糕点。然后,又买了几尺步。怀里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谭家药铺”走去。

  谭仁轩和姚雄的父亲姚德寿有着一二十年的交情了。当年,姚德寿种植草药,谭仁轩收草药,两人结识了。之后,两人的交往多了,互相钦佩对方,就交了朋友。虽然没有磕头拜把子,但两人间的情谊却是很深厚。尤其是当姚雄出生后,谭灵芝也出生了。姚德寿提议,两家定了娃娃亲。有了这一门亲事,两家的交往更是频繁了。逢年过节,姚德寿都要领着姚雄来看谭仁轩。这几年,姚雄长大了,姚德寿就不来了。

  今日既不逢年也不过节,姚雄抱着礼物出现在谭仁轩的药铺里时,谭仁轩很是意外。他摘掉眼镜,忙把姚雄给让进屋子。

  “你咋来了?”谭仁轩问。

  “家里的山货要卖,我爹让我来城里问问行情,我顺便就来看看你了。”姚雄说,“谭伯伯,你身体一向都好。”

  “我很好,你爹的身体也好吧?”谭仁轩问。

  “我爹也很好。”姚雄把礼物放在桌子上。谭仁轩说,“你看你,每次来都拿这么多东西。下次你要是再拿这么多,我就不让你来了。”

  “不多,不多。”姚雄说,“这里有给我伯母买的点心,然后就是截了几尺布,让灵芝妹妹做身衣服。谭伯伯,灵芝妹妹没在家?”

  “你来的不巧。今天灵芝跟着她母亲去庙里还愿去了。”谭仁轩说,“刚走,估计要一会才能回来。”

  “你喝水不,我给你倒水去?”谭仁轩说。

  “我不渴。”姚雄说,“谭伯伯,你不用招待我,以后我和灵芝结婚了,这儿不就是我的家了。我在自己家里还能客气吗?”

  “说的也是。”谭仁轩说,“那你就自便吧。”

  这时,前面来了一个买药的人,谭仁轩忙着去招呼客人了。姚雄自己在堂屋里转来转去,觉得没有意思。等谭仁轩从前面回来后,姚雄说:“谭伯伯,等一下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就不在这里呆了。”

  “咋?你不吃饭走?”谭仁轩问。

  “不了。今天真的是没时间。下次来我一定吃了饭走。”姚雄说。

  “好吧,既然你还有事情,我也不强留你了。”谭仁轩说,“你回家后,代我向你父母问个好。”

  “行,我一定把谭伯伯你的话给带到。”姚雄说,“谭伯伯,要没事我现在就走了?”

  姚雄站起身,准备离开。谭仁轩用手怕了下自己的脑门,说:“等一下,刚才你进屋时我心里就觉得有事情要告诉你,就是想不起来。你现在一提走,我又想起来了。”

  “什么事情?”姚雄问。

  “你姐姚缨的事。”谭仁轩说,“上次,你爹来时,和我说起了你姐,你姐姚缨今年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对象,你爹说让我帮着在奉天城给她找一个对象,我一直留心这事了。前不久,我认识奉天商会的会长华瑜桑,华瑜桑有个儿子,今年也二十好几了,从西洋留学回来,也没有对象,你问问你爹,看他啥意见?”

  “谭伯伯,不是我说我姐的不是,也不是我泼你的冷水。就我姐那个性,现在又跟着南方的一个拳师学了几招洪拳,更是不服人管制。你说的那个华公子是留学归来的学生,就我姐这个性,那留学生能看中我姐?”姚雄说。

  “话不能这么说。凡事都得看缘分。尤其是男女的结合,更是得靠姻缘。姻缘来了,外人再觉得不合适,它该成的还是要成。”谭仁轩说。

  “行吧。谭伯伯,我指定把你的话给带到。至于成不成,可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你只要把话带到就是了。”谭仁轩说。

  姚雄离开奉天城时快到中午。他知道,若不急着赶路,天黑之前定不能赶回方家崴子。姚雄的马是去年刚买的一匹良马,花了他五百多块大洋。所以,他的马跑起来如风驰电掣一般。到了傍晚时分,他驾着马车已经到了旮旯山。

  忽然,他听到山头有种“呜呜”的叫声。叫声凄惨,像是生命受到威胁。姚雄把马拴在树上,自己拿着一把猎枪朝山林走去。虽是春天,山里的冰雪尚未消融,姚雄踩上去,一脚深一脚浅,很是难走。到了半山腰时,他看到雪地上有狗的爪子印,并且零星地有血渍。

  姚雄顺着雪地上的血渍往前走,转过一个山头,前面有一片开阔地。开阔地上,一条猎狗正和一头雄鹰在搏斗。猎狗身上已是累累伤痕,刚才“呜呜”的惨叫声正是从猎狗嘴中发出。反观苍鹰,在空中低速盘旋。但从表象中,姚雄能感觉到这头苍鹰的凶猛和威严。苍鹰的嘴角挂着血渍,定是猎狗身上的血渍。

  眼前的这一幕让姚雄很是震撼。他见过老鹰抓兔子,老鹰抓小鸡,可他从没见过老鹰抓猎狗。如果,姚雄把今天的这一幕说出去,没人相信。若不是亲眼所见,他自己都不会相信。姚雄认为,这头鹰定是一个非凡的鹰。莫名地,他心里对着头鹰起了好感。因为私下里,他认为自己也是一头苍鹰,只是他现在还处于潜伏阶段。等有一日,让他在天空中自由盘旋时,他定会做出惊天动地的成就。到那时候,整个方家崴子的人都得对他刮目相看。

  还有那个方家,现在挺威武,还不是靠着祖上的荣光。吃老底能坚持多久?姚雄对方家的行事和做派早就看不惯了,尤其是那个方正良,小时候竟然用弹弓子打他。这个仇姚雄记着你。他想着总有一天,他得让方正良跪在自己面前,磕头服软。

  姚雄思索的这段时间,苍蝇和猎狗又搏斗了几个回合。猎狗空有满腔的怒火,可就是拿苍鹰没有办法。而苍鹰不停地在猎狗上方盘旋,一瞅准时机,快速地下降,迅猛的攻击,不能猎狗做出反应,苍鹰已经飞向了空中。

  此刻,猎狗的意志已经萎靡了,苍鹰的精神确实格外兴奋。姚雄心想,如果自己能把这头苍鹰抓住,熬出来,将来定会对自己有帮助。于是,他脑袋飞速转动,想抓捕苍鹰的办法。忽然,姚雄想到马车上有一块猪肉,还有一坛子老酒。瞬间,他有了注意。

  姚雄跑到山脚,从拿刀子割下一块肉,在酒里浸泡几分钟,他估摸着差不多了。拎着猪肉,一路小跑到山上。此时,猎狗已经夹着尾巴走了。苍鹰还在空中盘旋,嗥叫,像是为自己的胜利呐喊。姚雄忙把手中的肉丢在空地上,自己躲在一旁。

  苍鹰在空中盘旋一会,发现雪地上一块肉。它和猎狗缠斗多时,体力早就不支了。现在发现地上有一块肉,正合它意。

  苍鹰从空中飞下,落在肉旁,它先左右观看,确定环境安全了,放心地吃肉。刚吃了一半,苍鹰就醉倒了。姚雄急忙从树后现身,跑过去,把拎起醉倒的苍鹰。姚雄这一上手,感觉这头苍鹰是压手的重。他估摸着,这头苍鹰没有三十斤,也得二十好几。

  回到马车旁,姚雄怕苍鹰醉的不深,半道跑了。他找出一条绳子,把苍鹰的两只脚给拴上。随后,他又觉得这样也不保险。又拿了一条绳子,把苍鹰的一对翅膀给绑上,绳子的另一端拴在马车上。看着车里的苍蝇,姚雄依然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大的苍蝇,尤其是它的嘴,简直就是一把弯刀,还有那锋利的爪子。姚雄伸手摸了摸苍蝇的爪子,一不小心,爪子把他的手割破了。看着流血的手指,姚雄并不动怒。

  姚雄的心情不错。驾起马车,一路飞奔,朝方家崴子跑去。

022偶得神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