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4决堤放水

    方宜黄从姚家出来,马不停蹄,当他赶到家里时,方正温已经把所有的劳动力召集起来了。这些人光着膀子,手里拿着铁锹,在雨中等待方宜黄的到来。

  方宜黄大手一挥,说:“立刻出发。”

  这时,方正良从人群中窜出来,他手里拿着铁锹,同样光着膀子,淋着雨。辫子被雨水浸湿了,粘在后背上。

  方正良走到方宜黄跟前,说:“爹,我也去。”

  “管家,老陈,你怎么把他放出来了?”方宜黄高声喊道。

  老陈忙走到方宜黄跟前,雨势太急,他必须的大声说话,方宜黄才能听到。老陈抹了把脸上雨水,大声说:“老爷,都啥时候了?河水都要决堤了。就让小少爷去吧,多个人多一分力气啊。”

  “你啊!”方宜黄用手指着方正良说,“现在没时间管你的事。等回来再给你算账。”

  “爹,你别去了,让我领着去吧。”方正良说。

  “不行,你做事毛躁。让你大哥正温领着。”方宜黄说,“还有,到了哪里,你得听你大哥的话。哎,正温呢,我怎么没看到正温。”

  “爹,我在这里。”

  方正温穿着单褂,被雨水打湿了,紧贴着身子。他脚上穿着雨鞋,把裤子挽起来,与他平时斯文的形象大不一样,所以方宜黄没有看到方正温。

  “正温,你要记住。你们到了南岸后,要在下游挖口子。下游是咱们的田地。千万不能在上游挖口子。”方宜黄说。

  “爹,为啥不能在上游挖?”方正良问。

  “上游是姚家的地。虽然姚家人答应了,但咱们还是尽量的少淹姚家的庄稼。听明白没?”方宜黄问。

  “听明白了。爹,我们走啦。”方正温说。

  方正温一声令下,二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冒雨而行。而此时的姚家,姚德寿正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悠闲地喝着茶水。姚雄已经把他抓来的那个苍鹰给熬好了。现在是他走到哪里,那只鹰就跟到哪里。姚雄从怀里拿出一个铁盒,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些碎肉。他拿出一块,放到苍鹰的嘴边,苍鹰张嘴把碎肉吞下去。

  姚德寿看了眼姚雄的鹰,说:“咱家那么多赌场和妓院,烟馆你不说去打理。整天就知道玩这东西。”

  “爹,你别小看这头鹰,他可厉害了,能咬死一条狗,那天我表演给你看。”姚雄说。

  “它就是咬死一头狼我也不稀罕。”姚德寿说,“你把它给我弄走,我看着来气。”

  姚雄吹了下口哨,苍鹰抖了抖翅膀,从姚雄的肩膀上飞走了。姚雄看了看外面,天已经黑了,雨势并未减弱。

  “爹,你说方家人现在是不是已经挖开口子了?”姚雄问。

  “我让你备粮的事情你都准备好了吗?”姚德寿问。

  “放心吧,爹。天一放晴我就去奉天拉粮食。”姚雄说。

  “多去几辆车子。这场大雨,今年的粮食别想收了。”姚德寿说。

  “爹,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咱们可以在镇上开一个粮店。今年的庄稼都淹了,卖粮食的人一定很多。”姚雄说。

  “你这个想法不错。不过咱们今年不做。”姚德寿说。

  “为啥?”姚雄问。

  “咱今年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从方家人手里把那块风水好的田地要回来。你看看方家,从迁到咱们这儿来,做什么事都很顺利。他们家的好运都是那块风水宝地带来的。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得把那块地给弄过来。”姚德寿说。

  “老爷,老爷。挖啦,他们开始挖啦。”梁有财跑进堂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派去的人回话了,他们开始挖口子呢。”

  “在哪里挖?是河的上游还是河的下游?”姚德寿问。

  “下游。”梁有财说。

  “下游?下游不行啊。”姚德寿说,“下游是方家的田地,咱们的田地大都在上游。若是河水大了,能淹到咱们家的,河水小了淹不到。”

  “那该怎么办?”姚雄问。

  “咱们得想个办法,让他们在上游挖口子。”姚德寿说。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梁有财说。

  “快说。都啥时候了,别墨迹了。”姚雄说。

  “派去的人说了,方家的二小子方正良也去了。方正良可是一个火药桶。咱们派去一个人,在他面前鼓动几句,方正良定会跑到上游挖口子。”梁有财说。

  “你这个注意不错。可是,咱们的人方正良能不认识?”姚雄问。

  “大晚上的,又下着雨,谁能看清了。”梁有财说,“再说了。他们都是光着膀子干活。脱了衣服更是认不出来了。”

  “好。就照你说的做。派一个机灵点人去。告诉他,只要事情成功,赏两块大洋。”姚德寿说。

  梁有财找来自己的侄子梁顺,把自己的计划对梁顺说了一遍,梁顺扛着铁锹,冒雨去了。当他来到河南岸时,方正温领着人已经挖到一半了。梁顺边干活边找方正良。当他找到方正良后,慢慢地挪到方正良身边。梁顺边挖边说:“小少爷,真弄不明白我们老爷是咋想的。人家都是看着自己的东西重要,我们老爷倒好,故意放水淹自家的庄稼。”

  “我爹这叫做舍卒保车。”方正良说,“咱们要不把南岸的河堤挖开,北岸的河堤就得被洪水冲垮。到时候,淹死人可咋办?”

  “这个道理我懂。可是,北岸指着的也不光咱们,是不是?他们姚家也在河北岸住着。难道北岸决堤了,河水不淹他们姚家?”

  “不淹他们姚家?你当他们姚家都是神仙啊?”方正良讥讽道。

  “既然河水决堤了,他们姚家人也跑不了。可咱们为什么只在下游决堤,让河水淹咱们的庄稼。难道姚家的庄稼不能淹吗?”

  梁顺的话说到了方正良的心里。在来这里的路上,方正良心里就不顺。按照他的意思,上游下游都得挖开,要淹把大伙的庄稼都淹了、可是,一路上没人开口提这事,他只能把这口气憋在心里。

  现在,梁顺的话犹如一把铁锹,在方正良心中掘开了一个口子,心中的怒气顿时放了出来。方正良用手拍了拍梁顺的肩膀,说:“小子,这么多人就你自己是个明白人。”

  “光明白有啥用,咱们得做。”梁顺说。

  “你啥意思?”方正良问。

  梁顺把嘴巴附在方正良的耳朵上,小声说:“小少爷,现在人们都忙着干活,没人注意咱们。咱两个跑到上游,把河堤掘开,让河水淹姚家的庄稼。”

  “你不怕被我爹知道了?”方正良问。

  “老爷知道又能怎样?反正咱们已经做了。这叫做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晚了。”梁顺说。

  “好,咱们走,去上游挖口子去。”

  方正良让梁顺给他打掩护。等方正良跑到没人的黑影里,梁顺也跟着溜走了。两人沿着河堤往上游跑。跑了大约两三里路,梁顺停住了,他用手指了指下面的田地说:“小少爷,就是这里了。”

  “你确定这里就是姚雄家的地?”方正良问。

  “确定。”梁顺说,“我见过姚家的人在这里掰玉米。”

  “既然是,咱们就开挖吧。”

  方正良先动手,梁顺跟着挖。方正良一面挖一面问:“你谁啊?我怎么看你眼生?”

  “小少爷连我都不认识了?看来小少爷的眼光高啊,不削看我们这些老百姓。”梁顺说。

  “你少挖苦我。”方正良说,“快说你的名字,看我能不能想起来。”

  “我叫齐二娃,是齐大柱的儿子。”梁顺之所以用齐二娃,是因为他在镇上赌博时认识齐二娃,知道他爹是齐大柱。然后,他又知道齐大柱是方家的长工。

  听梁顺说他是齐大柱的儿子,方正良不怀疑了。因为齐大柱他是认识,可齐大柱的儿子,替的确没有见过。

  两人边说话边挖。挖了有半个时辰,方正良看差不多了。两人闪开。梁顺找来一个木头,使劲捅了几下,先是一股细流涌出,俄而,整个缺口垮掉,汹涌的河水像出笼的野兽般,咆哮着流入平川。方正良一时被河水的气势给镇住了。等他回过神来,再找那个叫齐二娃的人时,已经没了踪影。

024决堤放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