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6方正良的主意

    当方宜黄赶回家时,管家,允太医和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堂屋等他呢。

  自打方宜黄去了姚家,方正良就按耐不住了,要不是方正温拦着,方正良早就闹到姚家去了。

  众人见方宜黄从外面走来,都觉得方宜黄憔悴了很多,也老了很多。方宜黄过门槛时,险些摔倒。方正温和方正良忙过去,一人一边,搀扶着方宜黄的胳膊。方宜黄看了方正良一眼,把方正良给推开。方正良正要顶撞,抬头看到方宜黄忧愁的面孔和头上丝丝的白发,方正良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方正温扶着方宜黄坐下。管家小心地问:“老爷,姚家人没有为难你吗?”

  方宜黄缓缓地抬起头,看了管家一眼,没有说话。方正良忍不住了。他说:“爹,到底咋地啦,你快说话啊。姚家人是不是侮辱你了,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吧姚德寿拉出来,打他一顿,给你老出去。”

  “完啦。完啦。”方宜黄摇头说,“方家完了。”

  “爹,咋地啦?”方正温着急地问,“姚家人到底咋为难你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方宜黄看着方正温,说:“我是方家的罪人,是搏尔济吉特家族的罪人啊。我愧对列祖列宗,是我让他们死后得不到安宁。我是方家的罪人啊。”

  说到痛心处,方宜黄忍不住哭了起来。方宜黄是一家之主,别人从未见过他哭泣,不要说哭泣,他连眼泪都未流过。所以,方宜黄这一哭,所有人都不知所措了。

  好在方宜黄很快稳住了自己的情绪。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咱们放水淹了姚家的田地,姚德寿要我用旮旯山脚处的那块地抵挡。”

  “老爷,那块地你千万不能给他啊。”管家脱口而出。

  “晚了,一切都晚了。”方宜黄说,“我已经给姚德寿写了一个锲约,答应把那块地给他了。”

  “老爷,你怎么糊涂了。咱们不是还有其他的田地吗?咱们可以还给她其他的田地啊。”管家说。

  “姚德寿说了,他非那块田地不要。”

  “那你也不能给他。”管家说。

  “不给他行吗?”方宜黄说,“咱们放水淹了他的田地,要是不给他,他就告到警察署。到时候,我的两个儿子都得坐牢。我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儿子坐牢吗?”

  “姚德寿这个老东西,欺人太甚了。我这就去姚家,把契约拿回来。”方正良攥着拳头,怒气冲冲地说。

  “你打算怎么要?”方正温问。

  “硬要呗。”

  “要是他不给你?”

  “敢不给我,我一把火把他姚家给点了。到时候大不了同归于尽,谁怕谁啊。”方正良说。

  “这就是你的注意?”方正温怒道,“你是不是嫌咱爹的气不够大啊,你还在这里气他?”

  “哥,对付姚家的人就得有蛮横的法子。”方正良说。

  “你们都给我闭嘴。”方宜黄大声说,“都出去吧,我想静静。”

  走出堂屋,方正良在门口等着方正温。方正温一出门,方正良就拉着方正温到了离堂屋远些的地方。

  “你想干什么?”方正温问。

  “哥,姚家把咱们方家的祖坟都给要去了,这口气你能咽的下?”方正良问。

  “我当然咽不下去。”方正温说。

  “对啊。我也咽不下去。”方正良说,“我寻思了,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咱们的错。挖堤放水,这也是为了保全他们姚家的安全。现在不下雨了,安全了。他们就把屎盆子扣在咱们头上?姚德寿还非得要旮旯山脚的田地,我看这都是姚德寿策划好了的。他早就想要那块地了。”

  “你的话不无道理。”方正温说,“我也就得这件事情应该是姚德寿计划好了的。”

  “是啊,既然是姚德寿有意算计咱们,咱们就得找他理论理论。”方正良问。

  “你去找他理论?”方正温问。

  “我自己去你不是不放心嘛。要不咱们两个一块去,当面问问姚德寿。”方正良说。

  方正温想了想,觉得方正良的话不无道理。他心里也觉得,平白无故地被人算计了,心里很不舒服。方正温看着方正良说:“我答应和你一起去。不过,有一件事情你必须答应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方正良说,“到了姚家,保证听你的话。”

  兄弟两人商议妥当,便去了姚家。姚家的墙门关着,方正良使劲的敲门。一会儿,一个人从上面探出了头,认出是方正良,大声说:“你两个回去吧。我老爷今天不在家。”

  方正良用手指着那个人,对方正温说:“看到没有,他们这是做贼心虚。”

  “你告诉姚雄,让他出来见我。”方正良冲上面大声喊。

  “我们家小少爷也不在家。”上面的人说。

  “都不在家,难道姚家的人都死了?”方正良骂道。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上面的人说,“我家老爷嘱托过我们,让我们不要和你们方家起冲突,我这才一再的忍让,你要是在骂骂咧咧,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吆喝!厉害啦。连姚家的下人都敢怼我了。”方正良说,“我今儿就骂姚雄他们父子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上面的人拿出弓箭,对着方正良说:“你要是在出言不逊,我就射死你。”

  “好啊。小爷我就站在这里,你射吧。”方正良扒开衣服,露着胸口。方正温拽了方正良一下,说:“他一个下人,你和他置气有啥用。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咱们得想法进去。”

  方正良用手摸了摸下巴,说:“我有主意了。你跟我来。”

  方正良拉着方正温,转身朝镇上走去。方正温问:“啥办法?你快说。”

  “先不告诉了。到了镇上你就知道了。”

  方正良在前面带路,方正温在后面跟着。两人到了镇上,方正良领着方正温径直去了赌场。方正温在赌场门口把方正良给拦住,问:“这就是你想到的办法?”

  “你别着急。等一会你就知道了。”方正良说,“你要是不愿意进去,你就在门口站着。”

  从小,方宜黄就教导方正温做一个正人君子。而正人君子的最低标注就是不能进赌场,烟馆和妓院。所以,即便方正温不赌博,他也不进赌场。因为他觉得,进赌场后他身上会沾惹那些污秽之气。

026方正良的主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