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9赌气外出

    这时,姚雄的鹰又飞过来了。苍鹰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一个下伏,稳稳的落在姚雄肩膀上。方正良一看到姚雄的鹰,就想到刚才鹰叨他鼻子的事情,心里就来气。

  “姚雄,你可看好你的鹰,别让我逮着。逮着我就给你烤吃了。”方正良恶狠狠地说。

  “方正良,就你这两下子还想抓我的鹰?”姚雄冷笑道,“我告诉你,我这头鹰可是一头神鹰,你想逮它,门都没有。”

  “不就一头破鹰吗?吹啥吹,明日我也给你弄一头鹰。让我的鹰把你的鹰给弄死。”方正良说。

  “好啊,方正良。我现在还就把话说这里了。你们今天来我家不就是想拿回你爹写的契约吗?那份契约就在我身上带着,方正良,你也养一头鹰,你的鹰要是能把我的鹰打败,我还就把契约给你了。”姚雄说。

  “姚雄,咱说话可得算话。”方正良说。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姚雄说。

  “你等着,有你后悔的一天。”

  方正良丢给姚雄一句话,扶着方正温离开了姚家。回到家里,方正良就领着狗蛋去山里抓鹰。费了九牛之力,两人逮到一只鹰。可方正良不会熬啊,熬了十天,方正良以为熬好了,就把鹰给松开了。没想到,刚松开鹰腿上的绳子,鹰就飞跑了。气的方正良骂娘。

  在方正良的鹰飞跑的那个傍晚,姚德寿领着他儿子姚雄和两个下人来到的方家。姚德寿来方家是告诉方宜黄,他姚德寿等不及了,他要方宜黄在两个月之内把方家的祖坟给迁走。

  “不是说半年吗?怎么又两个月了?”方宜黄说,“姚德寿,你好歹也是方家崴子有头有脸的人,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我姚德寿也不想这样啊。”姚德寿说,“我也想多给你点时间,让你选一个黄道吉日,可我怕你们方家人天天来我家闹事啊。为防夜长梦多,你还是早些把方家的祖坟迁走吧。”

  “姚德寿,你啥意思?”方宜黄问,“谁上你家闹事去了?”

  “怎么?你不知道?前几天,你的两个儿子在我姚家大吵大闹。尤其是你家老二,跑到我的赌场,威胁着要把老崔的胳膊给砍掉。方宜黄,你要理解我的苦心,我们都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老实人,我可不想天天担惊受怕地提防着你们家老二。”

  “真有此事?”方宜黄问。

  “千真万确。”姚雄说,“方伯伯,方正良欺负我不会武术,闯到我家把我打了,还扬言要杀我们全家。方伯伯,你就体谅体谅我爹的苦衷吧。只要你把方家的祖坟迁了,断了方正良的念想,他或许就不去我叫捣乱了。”

  “这个逆子,气死我了。”方宜黄说,“姚兄,你消消气,等方正良回来,我一定带着他到你家给你赔礼道歉。”

  “这就不用了。”姚德寿说,“方先生,你只要尽快地把你家的祖坟迁了,道不道歉都没关系。”

  “姚兄,昨天风水先生给我选了一个迁坟的吉日,可是在四个月后。你让我两个月内就把祖坟迁了,我真的办不到啊。”

  “我今日把话带给你了。办不办得到是你自己的事情。”姚德寿说,“我只给你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一过,你要是还不迁走,我可就要帮你挖开了。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告辞了!”

  姚德寿离开不大会,方正良就回来了。他又带着狗蛋去山里抓鹰去了。忙碌了一下午,一无所获,方正良很是郁闷。当他低垂着头从堂屋前经过时,方宜黄叫住了他。

  方宜黄坐在太师椅上,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烟。管家老陈在一旁站着。方正良看了老陈一眼,从老陈脸上,方正良能感觉到方宜黄叫自己来准没有好事。

  “爹,你叫我啥事?”方正良问。

  方宜黄没有反应。方正良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小,方宜黄没有听清楚。他走到方宜黄跟前,又问:“爹,你叫我啥事?”

  方宜黄缓缓替抬起头,看了方正良一眼。忽然,方宜黄举起手中的烟锅,朝方正良头顶砸去。方正良眼疾,反应快。他身子后撤,方宜黄的烟锅敲了个空。

  “爹,我咋又惹你生气了?”方正良问。

  “你还有脸问,你自己做的好事你难道不知道?”方宜黄反问。

  方正良看了管家老陈一眼,问:“陈叔,我又做错啥事了?”

  “小少爷,以前,你淘气,惹老爷生气。我会替你说几句好话。可你这件事情做的,让我也找不到替你说话的理由了。”管家说。

  “陈叔,到底咋回事?”方正良问。

  “小少爷,你老实回答我,你有没有去姚家闹事?”管家问。

  “啊。你说是十天前的事啊。”方正良说。

  “这么说你真去姚家闹事了?”管家问。

  “当时,我和我哥气不过,就去姚家找姚德寿理论。可当时姚德寿没在家。姚雄说话难听,我就和他吵起来了。”方正良说,“可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小少爷,你恐怕还不知道。”管家说,“方才,姚德寿来了,他让老爷在两个月之内把方家的祖坟给迁走。可是,风水先生说过,四个月后才有一个适宜迁坟的黄道吉日。迁坟可是一件大事。尤其是祖坟,万不能马虎。必须得在黄道吉日。”

  “姚德寿之前不是答应我爹给咱们半年的时间吗?”方正良问。

  “还不都因为你啊。”管家说,“你这一闹,姚家改变注意了。姚德寿是咬死了口让老爷两个月之内迁走,不然他们就给挖了。”

  “姚德寿欺人太甚了。我还得找他去。”方正良说。

  “你还有脸说着话。”方宜黄用手指着方正良,骂道,“你就是我方家的丧门星。只要你在家里,方家没有好事。你现在给我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方宜黄越说越来气。说着说着,他抡起手里的烟锅,朝方正良扔去。方正良身子一闪,烟锅掉在地上,断成梁杰。看着地上摔断的烟锅,又看看方宜黄气的发黄的脸。方正良转过身,默不作声地走了。

  方正良去后院见了老太天一面,当天晚上,他就跑去奉天城了。赶到奉天城时,天还未亮。可是,城门已经打开了,方正良很纳闷。因为在以往,城门都是要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才打开。方正良心想,莫非城内又发生战乱了?

  勿怪乎方正良会有这种想法。自从“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日本人杀死后,整个东三省就落入了日本人手里。为了对抗日本人,张学良宣布投靠蒋介石后,东北军大都开进了关内。而当地的一些有正义感的土匪和革命军人不时地发动袭击日本人事件。之前,方正良就听说了,奉天城一个米店的老板,把一小队日本人引进自己的店铺后,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炸药,与日本人同归于尽了。

  方正良来到城里,城内的街道异常的干净。街道两侧每隔四五十米,都插着一面黄底五色棋子。以往,早起卖早点的铺子都没有开张,等到八点多钟,才有商铺陆续开门。方正良来到“春宵楼”门前,他见里面的客人依旧不少,可少了喧哗。以往,来这里的客人大都是醉酒后,借着酒劲,大声嚷嚷已是“春宵楼”的一大特色。今日这里却是格外的安静。

  方正良走进大厅,见老鸹站在柜台内朝自己招手。等方正良走过去,老鸹小声说:“哎吆,方公子,你可有日子没来了,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想你快死了。”

  “我说老妈子,今日你是怎么了?以往你都是站在门口大声喧哗,今日怎么了?喉咙不舒服吗?”方正良问。

  “我说方公子,你是刚来奉天啊?”老鸹问。

  “是啊。我赶了一夜的路,刚到奉天城。怎么了?我怎么感觉整个奉天城的气氛都乖乖的?”方正良问。

  “难怪呢。”老鸹神秘兮兮地说,“咱们的大清国皇帝要在新京登基了。听说,在登基之前,要来咱们奉天巡游,接受奉天百姓的朝拜和祝贺。”

  “大清皇帝登基?怎么可能啊。”方正良说,“大清国都灭亡二十年了,难道大清皇帝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你懂什么啊。”老鸹说,“现在咱们这儿是日本人的地盘。是日本人扶持大清皇帝登基。”

  “啥时候登基?”方正良问。

  “我那知道。”老鸹说,“不过,我听人说也快了。方公子,我听说了,你的祖上可是皇亲国戚。如果大清皇帝登基了,你们家也就飞黄腾达了,到时候,你可得多照顾照顾我们的生意啊。”

  “你这话在理。”方正良说,“我姑奶奶可是大清的老祖宗,我们家和努尔哈赤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亲戚。要是大清国真的复国了,我的身份就是王爷了。我说老妈妈,你现在对我好,以后我不会亏待你。”

  “没的说。方公子,今日你在我这儿尽兴地玩,我不收你一分钱。”老鸹说。

  “好啊,你把楼上的姑娘叫下来吧。我选一个。”方正良说。

  “方公子,不用选了。就让我服侍你吧。”

029赌气外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