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0美酒佳人

    楼上有人说话,方正良抬头一看,顿时怔住了。因为他看到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春桃,也就是秦香莲。方正良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时,春桃已经从楼上走下来了。

  “秦姑娘,你怎么在这里?”方正良问。

  “方公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现在不叫秦香莲了。我叫春桃,以后,你就喊我春桃吧。”春桃款款的走到方正良跟前。

  “哎吆,方公子,你们认识啊?那再好不过了。今天就让春桃姑娘服侍你吧。”老鸹说,“春桃啊,方公子可是我们这里的贵客,你一定要照顾好了,不能让方公子生气。”

  “妈妈放心,我一定尽心地把方公子侍候舒服了。”春桃转头笑着对方正良说,“方公子,咱们上楼去吧。”

  从见到春桃的那一刻,方正良的心就开始不安。虽说之前的事情是卜世仁给他下的圈套。可他破了春桃的处女之身这是无可辩驳的事情。别看方正良表面上无所畏惧,甚至于蔑视一切。可他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对传统东西的坚守,譬如女人的贞洁,方正良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贞洁是很重要。而他却夺取了春桃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他觉得自己很对不住春桃。这也是上次春桃找他,他没有见春桃,而在春桃离开时,他让管家给春桃一些大洋。他是想用钱来买轻自己的罪恶感。钱是好东西,能买很多东西。可钱并不是万能的,有些东西就不是用钱所能买到。譬如说负罪的心情。

  所以,当方正良再见到春桃时,就会勾起他心中的内疚之感。方正良转身要走,春桃一把拉住了他。

  “方公子,我们上楼吧。”

  “我忽然想起来了,我还有事情要做。等有时间了我再来。”

  “方公子,我有那么可怕吗?你一见我就跑。”春桃把嘴巴凑到方正良的耳边,小声说,“上次,你不是说我很诱人吗?尤其是我的身体,今日你不想要了?”

  春桃的口气弄痒了方正良的耳朵,而春桃身上的香味更是让方正良心猿意马。方正良斜着眼睛,看到春桃现在打扮更像一个老道的风尘女子了。尤其是春桃脸上那种廉价而又实在的笑容,让方正良很难把眼前的这个人和那个害羞单纯的秦香莲联系在一起。

  春桃挎着方正良的胳膊,方正良不再躲避了。因为方正良已经想开,当时的过错并不是他一个造成,他无需为那件事情背负太大的压力。再者,方正良看春桃现在生活的很好,他心里的负罪感减轻不小。既然春桃是靠这吃饭,自己光顾她,也算是对她的照顾了。有了这几层想法,方正良跟着春桃,大大方方地上楼了。

  进房间后,春桃把房门关上。方正良随便看了看房间,房间收拾的及其香艳,粉红色的帐子,粉红色的被子和枕头。就连窗户纸都是粉红色的。

  春桃把外套脱下,里面穿着粉色薄纱衬衣,隐约能看到藕断般白皙的手臂和红色的抹胸。下身穿着绿色散腿裤子。脚上是一双红色的鸳鸯戏水的鞋子。

  “春桃姑娘,上次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你不怪我了吧?”

  方正良不敢看春桃,拿眼睛望着窗户,窗户关着,透过薄薄的窗纱,方正良隐隐约约地看到窗外有一个黑影来回晃动。

  “上次啥事?”春桃问,“我这个人记性不好。过去的事情我早就忘了。方公子,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就是我的客人,或者说你就是我的贵人。你要是觉得我还不错,你就多来,多照顾我的生意,我就很感激你了。”

  “你真把以前的事情忘了,秦姑娘?”方正良问。

  “方公子,我再告诉你一遍,以后你别在喊我秦姑娘了。你认识的那个秦香莲已经死了。从你家会奉天城的路上,秦香莲就已经死了。”春桃说。

  “对不起,春桃姑娘。”方正良说,“可是,你口口说秦香莲死了,你已经忘记过去了。可从你的话语中,我还是听出你对我的怨恨。春桃,你能不能听我解释几句?”

  “说吧。”春桃说,“反正这一天的时间我都要陪着你,我有的是时间,你想解释什么?”

  “其实,你去我家的那天我在家。但是,我没有出去见你是因为我爹把我关起来了。我去我爹书房里偷扳指,被我爹发现了。如果,那天我没有被我爹关起来,我一定见你。”方正良说。

  “你现在能对我说实话,我已经原谅你了。”春桃说,“其实,我从没真正的怨恨过你。因为我知道你也是被卜世仁算计了。我那天去你家,只是希望你能答应让我伺候你,照顾你。我不要你明媒正娶的把我娶回家,我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行了。”

  “我不知道你是这个意思。”方正良说,“我以为是卜世仁派你来朝我要扳指了。”

  “好了。咱们现在把误会都说清楚了。以后咱们还是朋友。”春桃说,“今天能见到你我很开心,我整一桌酒菜,你陪我喝几杯吧。”

  “我方正良活到现在还没交过朋友。你能认我做朋友,我很高兴。今日这酒,应该是我请你。”方正良从口袋里拿出几个大洋,交给春桃说,“你把这些钱给老鸹,让她给咱们备一桌酒菜。”

  春桃从方正良手中接过大洋,拿着出去了。不一会,她打开房门,几个丫鬟端着菜肴陆续进来。等把菜肴都摆放在桌子上,春桃摆手,让几个丫鬟下去,春桃跟在后面把房门关上。

  方正良拎起酒壶,给自己到了一杯酒,他端起酒杯,说:“为了以前的事情,我自罚一杯。”

  方正良抬头干了,把酒杯放在桌上。春桃也拎起酒壶,倒了一杯酒,端起来说:“以前的事情你也是受害者。你自罚一杯,我跟喝一杯。”

  春桃把酒干了后,拎起酒壶,把方正良的杯子和自己的杯子都倒满。说:“有幸此生能遇到你,方公子,咱们同干一个吧。”

  “既然同干,不如咱们更进一步了。”方正良说。

  “方公子,你这话啥意思?”春桃问。

  “你看今晚美酒佳肴,夜色阑珊,轻纱红幔,美人相伴。恍惚中,我有种洞房花烛的感觉。况且,你们这里叫‘春宵楼’,也暗合洞房花烛之意。不如咱们两人喝一个交杯酒吧。”方正良说。

  “方公子,你此话正和我意。”春桃说,“我知道,你们方家是皇亲贵族,我这风尘之人是不能嫁入你家了。咱两喝了这个交杯酒,你虽没用八抬大轿来娶我,可咱们也算是有夫妻之实。作为女人,我此生无憾了。”

  春桃的话让方正良感慨不已。两人举起酒杯,共饮了交杯酒。三杯下肚,春桃已是脸颊绯红。烛光下,面若桃花。方正良望着春桃,心中欲火焚烧,他摸着春桃的头,对着那张樱桃嘴就亲过去。

  正当入巷之际,窗户处一声响动扰了方正良的兴致。方正良坐直了身子,一脸不愉快地问:“窗外是啥东西?”

  “一只鸟。”春桃说。

  “鸟?什么鸟。”

  方正良起身走到窗前,他推开窗户,果见窗外挑起一根棍子,棍子上站着一只鸟,看上去似鹰非鹰,似雕非雕。身上的羽毛脱离大半,露出斑驳的皮肤。还有那一对翅膀,也是伤痕累累。唯独这鸟的眼睛,黑乎乎的眼珠子透露着一股杀气。

  “这是什么鸟?”方正良问。

  “你问我算是白问了。”春桃说,“不要说我了,整个‘春宵楼’的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鸟。有人说它是老鹰,因为它是身形和嘴巴,爪子都像老鹰。可是,它的个头和眼睛又都像是雕。所以,到现在也没人能说清楚它到底是一只什么鸟。”春桃说。

  “它的主人呢?”方正良问。

  “我不知道。”春桃说。

  “你这话啥意思?”方正良问,“怎么叫你不知道?你没见过他主人吗?”

  “见过。”春桃说,“这话说起来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半个月前,子夜时分,我们这里都要打烊了……”

  “你等等,你们这里不是不打烊吗?”方正良问。

  “你等不打岔吗?让我把话说完。”春桃说,“自从日本人来了,说是维护社会治安,晚上过了十二点所有的店铺都得关门。哎,我刚才说哪里了?”

  “你说子夜时分,你们整准备打烊,来了一个人。”方正良说。

030美酒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