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5三棍子

    姚雄再次放下棍子,看着方正温说:“方正温,你是不是要给你弟弟求情啊?”

  “作为一个哥哥,看到弟弟挨打,求情是理所应当。”方正温说,“可是,我的这些话并不只是为了我弟弟,我希望大伙儿都能冷静下来,好好地想想我说的事情。”

  “你想说什么?”姚雄问。

  “或许大伙儿都已经知道了吧。我们现在的国家不叫大清,也不叫中华民国了,它叫满洲国。”方正温顿了顿说,“对于找一个名字,不但大伙儿听着别扭,我听着也别扭。有人想问了,我们在这儿怎么就成了满洲国了?虽说,满洲国的总统是溥仪,可他后面却是日本人。自从日本人炸死咱们的张大帅后,整个东三省就变成了日本人的地盘了。日本人是什么?是豺狼,是虎豹,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作为华夏的子孙,我们正面临着国破家亡,要做亡国奴的危险。难道你们感觉不到危险的存在吗?你们感觉不到日本人的屠刀已经架在我们的头上了吗?当下,我们要做的是团结起来,共同对付日本人,而不是在这里为了一点小事情自相残杀。”

  “你说完吗?”姚雄问。

  “说完了。”方正良说。

  “说完了你就闪开吧。我要动手了。”姚雄说。

  “怎么?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方正温问。

  “听到了。”姚雄说。

  “难道你就不想想我说的话?”方正温问。

  “我想了。”姚雄说,“你说的日本人,满洲国这些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不管谁来统治我们,在方家崴子,我姚雄照样是每天吃香喝辣。再说,你说的那些话谁见到了?你见过日本人吗?”

  “我没见过。”方正温如实的说道。

  “这就对了。”姚雄说,“你没见过日本人,咋就知道日本人是凶神恶煞?对不对。其实,我也听说过日本人来了,可我听说日本人来咱们这儿是为了大东亚共荣,是来帮助咱们的。”

  “这些骗人的鬼话你能相信?”方正温问。

  “我不相信他们的话,可我也不相信你的话。”姚雄说,“你不就是想让我饶了你弟弟,何必拐弯抹角的说这些废话。这样吧,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头,我就饶了你弟弟。”

  “哥,别理他,他就是个卑鄙的小人。”方正良说,“你让他打,我能坚持的住。”

  “老大,你给我过来。”方宜黄说,“他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

  姚雄推开方正温,抡起棍子,咬着牙,使劲砸下去。这一棍子下去,方正良吐了一口血。管家忙过去,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方正良嘴角的血渍,说:“小少爷,你还好吧?”

  方正良趴在地上,缓了缓劲,说:“陈叔,我没事。你闪开,还有最后一下,我能坚持地了。”

  管家站起身,后退两步。方正良大喊:“来吧,姚雄。”

  姚雄心中冷笑,他已经想好了,只要方正良活着,以后就没有他的好日子过。所以,最后一棍子,打不死方正良也得把他打成残废。

  姚雄举起棍子,这时,姚德寿说:“儿子,行啦,别打了。”

  “爹,还有一下呢。”姚雄看着姚德寿说。

  “我说行了就是行了。”姚德寿说,“咱们姚家从来都不是得理不饶人之人。今日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方宜黄,你记住,离我给你两个月迁坟的期限还有半个月,这半个月你要是还不迁走,到时候可就别怪我不仁义了。”

  姚德寿带着姚家的人走了。管家招呼几个下人,赶快把方正良抬回家,让允太医给医治。方宜黄双腿一颤,跪在地上。方正温忙过去搀扶,其他人也都围过去。方宜黄推开方正温,说:“滚,你们都给我滚。”

  “我说大少爷,你带着人先走吧。我陪老爷在这儿坐一会。”管家在一旁说。

  方正温带人走后,方宜黄跪在祖坟前老泪纵横。管家跪在方宜黄身旁,说:“老爷,你别太难过了,注意自己的身子啊。”

  “我搏尔济吉特的祖先自从跟着太祖进关后,两百多年了,搏尔济吉特家族的人哪里受过这种屈辱啊。是我无能啊,愧对先人,愧对搏尔济吉特家的列祖列宗。”方宜黄用力地磕头,眉头都磕出了血。

  “老爷,这哪能是你的过错啊。连大清朝都亡国了,咱们搏尔济吉特家能坚持到今天,已是不易了。”管家说。

  “国破家亡,难道我连祖先们的遗骸都保护不住吗?”方宜黄说,“是我不孝啊,连祖先死后都不得安宁。”

  管家明白方宜黄的痛苦,说到底,方宜黄还是不愿意把方家的祖坟迁走。管家想了想,说:“老爷,我倒是有一个注意,可以让姚家人放弃这块田地。”

  方宜黄抬起头,看着管家,问:“你有啥注意?”

  “前些日子,老爷让我跟踪大少爷。在镇子里,我听一个宪兵队长说了,咱们现在的国家是满洲国,国家的皇帝是大清朝的皇帝溥仪。”

  “这和你的计划有什么关系?”方宜黄问。

  “老爷,你听我把话说完。”管家书,“老爷,咱家不是有一个太祖皇帝御赐的血玉扳指吗?我想,等姚德寿再来找茬时,老爷不妨把那个扳指拿出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如果姚德寿知道了你是大清朝的皇亲国戚,又有御赐的扳指,姚德寿一定会考虑做这件事情的后果。”

  “你的意思是要我借住当今皇帝的权威?”方宜黄问。

  “姚德寿是个明白人。只要老爷把血玉扳指拿出来,姚德寿就知道该怎么做了。”管家说。

  “只是,正温说了,溥仪只是一个傀儡,当家主事的人是日本人,咱们这么做会不会有巴结日本人的嫌疑?”方宜黄问。

  “咱们只是利用溥仪的名声让姚德寿把那份锲约拿回来。日本人是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咱们不与日本人共事,怎么能说巴结日本人呢。”管家说。

  “好吧。让我考虑考虑。”方宜黄说。

  虽然姚雄只打了两棍子,可由于他下手太重,伤及了方正良的内脏。允太医诊治后,方正良一时半会也不能下地走路了。方正温见方正良被打伤,自己的老爹方宜黄心事重重,看着一天比一天的衰老,为了不让方宜黄生气,方正温也就在家乖乖地呆着,不往镇上跑了。

  这一日,狗蛋来报,说是护庄墙外有一个女子找他。方正温跟着狗蛋来到护庄墙外时,方正温看到找自己的姑娘竟然是姚家的千金大小姐姚缨。

  “姚姑娘,你怎么来了?”方正温问。

  姚缨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方正温,说:“我听说我弟把你弟弟打伤了,我过来送一些补品,也算是替我弟弟给你家道个歉吧。”

  “姚姑娘,你太客气了。”方正温说,“我弟弟只是受些皮外之伤,没有大碍。”

  “没事就好。”姚缨说,“方公子,你能陪我走走吗?”

  “姚姑娘想去哪里?”方正温问。

  “去河边转转吧。”姚缨说。

  方正温把狗蛋叫过来,让他把姚缨带来的东西送回家去。他陪着姚缨去了河边。一路上,姚缨只是低头在前面走路,不敢看方正温。方正温也低着头,偶尔他能看到姚缨的脖子,方正温心里就一阵慌乱。

  走到河边,姚缨抬头看着方正温,说:“方公子,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啊,没有…也不是…其实…我……”方正温忽然有些语无伦次了。

  姚缨看着方正温的窘态,开怀大笑。姚缨一笑,方正温反倒不紧张了。方正温看着姚缨说:“姚姑娘,你笑起来真好看。”

  猛然听到方正温这种赤裸裸赞美的话,姚缨一下子脸红了。看到姚缨低头不语,方正温还以为姚缨是生气了,忙解释道:“姚姑娘,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我说话冒犯了你,还请你原谅。”

  “我没有怪你。”姚缨说,“方公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你想问什么?”方正温问。

  “上次,我和你弟弟比武时,眼看你弟弟就打中我了,你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拳?”姚缨问。

  “你是个女孩子,我弟弟和你打架本就不公平。再者,我弟弟当时使诈,作为大哥,我不允许我弟弟骗人。”方正温说。

  “只是这样?”姚缨问。

  “还有就是我怕万一我弟弟打伤了,会让我们两家的关系进一步的恶化。”方正温说。

  “哦,我知道了。”姚缨说。

  方正温的回答让姚缨有一点失望,从姚缨的脸上方正温能看出来,只是他不知道姚缨为什么会失望?方正温虽然二十多了,可是对于女人,他一点都不了解。尤其是在和女人打交道时的经验,同他弟弟方正良相比,方正温是差远了。

035三棍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