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6少女初心

    方正温的回答让姚缨有点失望。不过,从方正温话里的意思,姚缨能提出他是希望方姚两家能和好。从这方面来说,方正温并不反感她们姚家人。

  “方公子,其实我很同意你的话,咱们方姚两家在一起三十多年了,都是老邻居了。老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咱们两家没必要整天弄得像敌人一样,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所以,我有一个建议,咱们回家后,你劝说方伯伯,我劝说我爹。让咱们两家和好吧。”姚缨说。

  “你说的太好了。”方正温激动地拉着姚缨的手说,“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咱们方姚两家是方家崴子的大户,如果咱们两家能团结起来,就能让咱们整个方家崴子团结起来。到时候,就算日本人来欺负咱们,咱们还能抵抗自保。”

  方正温攥姚缨的手时,姚缨心头一紧,她只感受方正温手掌的温度了,至于方正温说的话,她并没有听到。

  方正温讲完话,才意识到自己攥着姚缨的手。他忙把手松开,姚缨顺势把自己的手放在背后。说:“方公子,我的提议你答应吗?”

  “答应,这么好的事情我当然要答应了。”方正温说,“姚姑娘,我真的很佩服你,你一个女子竟能有这般见解,比咱们方家崴子的好多男人都强多了。”

  “你是说我爹吗?”姚缨问。

  “没有,没有。”方正温连连说道,“我是说我爹,老顽固了。整天守着大清朝的那一套,不知道变通。所以啊,咱们的国家的希望都落在你我这样的年轻人身上了,希望我们能共同扛扶起救国救民的任务。”

  “你是说要我和你一起吗?”姚缨兴奋地问。

  “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方正温说。

  “我愿意。”姚缨说。

  “好,我会把你的想法告诉给组织。”方正温说,“其实,我们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聪明,又会武功。哎,姚姑娘,你跟谁学的武功啊?上次要不是我弟弟使诈,他都不是你的对手?”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后来我遇到了我师父清虚道长,我师父说服了我爹,让我跟着他在清虚观练了几年的武功。我师父教我武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

  “武功在和平年代是为了强身健体,可现在是非常时期。日本人打进来了,如果你能用你的武功保家卫国,不是更好。”方正温说。

  “我一个女孩子哪能保家卫国啊。”姚缨说。

  “女孩子怎么了。”方正温愤愤不平地说,“女孩子一样能成为英雄嘛。你看看,古代就有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这种女英雄。我看你也不比她们差。”

  “方公子,你这也太抬举了。”姚缨说,“不过,方公子放心,以后只要是你有啥事情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

  两个人又说了会话,日落时分,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开。看着姚缨的背影,方正温心中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又甜又酸,还抓心的痒。方正温并不知道,这种感觉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滋味。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方家并没有把祖坟迁走。姚德寿气坏了,他觉得方宜黄根本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更觉得是时候给方家人一点颜色看看了。所以,姚德寿已经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方家的祖坟给刨了。

  一大早,姚雄就把姚家人聚集在自家门口。姚德寿简单地说了几句鼓动士气的话,众人都拿着铁锹赶赴旮旯山了。当姚德寿领着姚家众人到了旮旯山时,方宜黄已经在哪里守候多时了。姚德寿没想到方宜黄这么早就来了,姚德寿更没想到,方宜黄只带着管家老陈一个人。看到方宜黄胸有成竹的样子,姚德寿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举手示意姚家人先不要动弹,他领着姚雄先去摸清状况。

  见姚德寿走来。方宜黄笑了笑,说:“姚兄,你来了。”

  “别叫我姚兄。”姚德寿举手说,“我今天来不是同你称兄道弟,所以你也不用给我套近乎。这天,你们方家的祖坟,你迁也得迁,不迁也得迁。”

  “我知道。”方宜黄说,“我看你带这么多人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下定决心了。不过,在你们挖我家祖坟之前,你能不能让我给方家的祖先们上支香,祷告一番?”

  “没问题。”姚德寿说,“你祷告吧,我在这儿站着,不打扰你。”

  “多谢了。”方宜黄说。

  管家从篮子里拿出一块干净的白布,铺在地上。接着又从篮子里拿出几样水果,一壶酒。等老陈把这些东西摆放妥当,方宜黄从怀里拿出一个黄色盒子,双手敬着,毕恭毕敬地放在白布中央。方宜黄伸出双手,老陈往方宜黄手上浇了点酒,方宜黄用酒洗手,等手上的酒散去,方宜黄动手打开黄色盒子,里面是一个黄色锦缎。打开黄色锦缎,里面包裹着一个血色扳指。

  管家把香点着,插在地上。方宜黄双膝跪地,看着祖坟说:“祖宗在上,不孝儿方宜黄叩拜祖先了。”

  方宜黄连着磕了四个头,抬起头说:“向我方家百年荣光,一朝落此下场,都是孙儿无能。孙儿只希望百年之后,见了孝庄姑奶奶,见了列为祖先们,祖先们能饶恕不孝儿的过错。这几十年来,不孝儿心惊胆战,守护着我方家的贵族的传统,守护着我方家的贵族荣光,不敢有须臾的怠慢。尤其是这枚血玉扳指,不孝儿是时时刻刻地放在身边,因为不孝儿知道,这个扳指是大清老祖宗的东西,是太祖皇帝御赐给我方家,说我方家的荣耀。今日,不孝儿之所以把它拿出,一来是为了告诉各位列祖列宗,不孝儿没有把祖传的扳指弄丢;二来,不孝儿是想当着血玉扳指的面,当着孝庄皇后的面告诉列祖列宗一个好消息,爱新觉罗氏的子孙溥仪又当上皇帝了,我们大清的江山后继有望了。作为爱新觉罗氏的亲戚,我感到高兴,所以,我要把这份喜悦在第一时间分享给列祖列祖。”

  方宜黄讲完后,又磕了几个头。他小心翼翼地把血玉扳指收起来,管家搀扶着方宜黄站起身。方宜黄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说:“好了,姚兄,我祷告完了,你们可以动手了。”

  “来人啊,动手!”姚雄喊。

  “慢着。”姚德寿大喝一声。他看着方宜黄,小声地问,“方先生,你说这块玉扳指是孝庄皇后戴过的?”

  “怎么?你不相信?”方宜黄问。

  “啊,不是。”姚德寿说,“我听人说过,孝庄太后戴过的扳指叫做血玉扳指,扳指里流淌着红色的血液,如此神奇之物能让我看看吗?”

  方宜黄瞥了姚德寿一眼,说:“既然你要求了,我不能不给你面子。”

  方宜黄打开盒子,拿出扳指,递给姚德寿。姚德寿拿起扳指,对着阳光,果真看到扳指里有红色液体在流动。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果真是件神物。”姚德寿把扳指还给方宜黄。

  方宜黄问:“姚兄,没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

  “等一下。”姚德寿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方宜黄说,“这份锲约还给你吧。”

  “姚兄,你这是为何?”方宜黄问。

  “嗨!我想过了,咱们都做了三十年的邻居了,哪能因为一块地而大动干戈。再者,人死为大,更何况是你们方家的先人,我要是真的把他们的骸骨挖出了,也真的就没脸做人了。之前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以后这块地还是你们方家的。”姚德寿说。

  “姚兄,你这么说让我如何是好啊?”方宜黄道。

  “只要方先生以后不忌恨我们姚家,我姚德寿就感恩戴德了。”姚德寿说,“方先生,你在这儿慢慢祭拜祖先吧,我不打扰你了。”

  姚德寿挥手,带着姚家人众人离开。路上,姚雄不解地问:“爹,你这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啊?一大早让我把人召集齐了。现在你又不挖方家的祖坟了。还有,你为什么要把那份契约给方宜黄啊。”

  姚德寿站住,铁青着脸,看着姚雄说:“以后这事千万不能再提了。”

  “爹,你到底怕他方宜黄什么啊?”姚雄问。

  “怕他手里的扳指吧。”姚雄说。

  “那枚破扳指有何可怕之处?”姚雄问。

  “你还不明白吗?”姚德寿说,“那枚扳指是孝庄皇后戴过的。后来康熙帝送给搏尔济吉特家,也就是现在的方家。有此可以看出,方家的关系和爱新觉罗家族的关系不一般。现在咱们满洲国掌权的人又是大清的溥仪。你想想,如果咱们真的同方家撕破了脸,万一有一天,方宜黄告诉了溥仪,这个满洲国就没有咱们姚家的立足之地了。”

  “有这么严重吗?”姚雄说。

  “你想多严重就有多严重。”姚德寿说,“我可警告你,以后千万不要招惹方正良了。真应了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是他们方家风光的时候了。”

036少女初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