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0春桃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方家人开始为婚礼做准备了。用方宜黄的话说,这是他们搬迁到方家崴子后举行的第一件喜事,所以,方宜黄希望婚礼要隆重,场面要热烈。当然,方宜黄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依然觉得方家是贵族之后。虽然现在落魄了,可受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要用一场隆重的婚礼来告诉所有方家崴子的人,方家的贵族之魂依然存在。

  婚礼前三天的一个傍晚,春桃来到了方家。来之前,春桃是经过了一番精心了装扮,她把自己装扮成乞讨者的模样,满脸的泥垢,身着破烂。所以,当她来到方家时,管家都没有认出来。春桃对管家说了一番苦难的话,最后,春桃说她希望自己能留在这里,只要能给她一口饭吃,让她做什么都行。

  由于结婚的日子就要到了,家里还真缺人手。管家想了想,就把春桃留下来。他让一个丫鬟带着春桃去洗澡,然后换一身干净的衣服。丫鬟把春桃带到了厨房,告诉春桃的工作就是洗碗摘菜。

  次日,狗蛋去厨房拿东西时,春桃叫住他。她带狗蛋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手上的镯子退下了,送给狗蛋。

  狗蛋看了看镯子,又看了看春桃,问:“你想干啥?”

  “大哥,你先拿着。”春桃硬是把手镯塞给了狗蛋。

  狗蛋拿着手镯,说:“你啥意思,想一个手镯就收买我啊?”

  “我哪里是收买你啊。我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忙。”春桃笑着说。

  “我能帮你啥忙?”狗蛋问。

  “你带我去见一个人。”春桃说。

  “谁啊?”

  “你们的小少爷,方正良。”

  “怎么?你认识我家少爷?”

  “我当然认识了。”春桃说,“我来这儿就是为了找你家少爷。我刚来这儿,不知道你家少爷住在哪个房屋,你能领我去吗?”

  “我可不敢。”狗蛋说,“我家老爷有规定,下人是不能随便进出主子的房间。尤其是你这个刚来的。要是让老爷知道,一定会连累到我。”

  春桃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你替我传个话,就说我来找他了。让他来厨房见我。”

  “这倒是可以。话我一准给你带到,至于小少爷来不来见你,我就不能保证了。”

  “你只要把话给我带到就行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春桃。春天的春,桃子的桃。”

  “春桃,这个名字好。听着就让人觉得很甜。”

  狗蛋出了厨房,径直来到方正良的卧室。虽说再过两日他就要结婚了,家里人忙上忙下的一刻不得闲,可作为新郎官的方正良,显得格外清闲。每天他依然是遛鸟赌钱,早出晚归的。方宜黄虽然看不过,但他并不敢管他。因为他怕方正良再学方正温,一赌气跑了。

  方正良之所以对这场婚礼显得漠不关心,毫不在乎。其实他是想告诉方宜黄,他并不喜欢姚缨,他之所以要和姚缨结婚,是出于对方家的利益考虑。他想让方宜黄看到他所受的委屈,以便于以后方宜黄能少骂他。

  狗蛋闯进房间时,方正良还趴在床上睡觉。方正良很生气,因为狗蛋的闯入惊扰了他的好梦。

  “大清早的,你冒冒失失闯进来干什么?想死啊?”方正良说。

  “少爷,我……”

  “你什么你,我平时没有告诉你吗?进我的房间,你必须敲门。重来。”

  狗蛋知道方正良的脾气,不敢不听方正良的话。他退出房间,关上房门。重新敲了敲门,得到方正良的允许,才慢慢地推门进去。

  “大早晨,找我有啥事?”方正良问。

  “少爷,你不我找你,是有一个女人要找你。”

  “女人?在哪里?”

  “厨房。”

  “狗蛋,你耍我。”方正良怒道,“厨房的下人找我干什么?”

  “不是,少爷。她是下人,可我觉得她不是一般的下人。她认识你。”

  “咱们家的下人都认识我,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是她是昨天才到咱们家。她根本就没有见过你。”

  “你说了半天,这个下人叫什么名字?”

  “春桃。”

  “什么?春桃?”

  方正良从床上蹦起来。狗蛋看到方正良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等方正良穿上衣服,狗蛋小声地问:“少爷,你没事吧。”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出去吧。”方正良说。

  “哎!”狗蛋答应着,转身要走,方正良又叫住他,说,“我警告你,今日这事你谁都不能告诉。要是我爹知道了,我扒了你的皮。”

  “你放心,少爷。我一个字都不能泄露。”狗蛋笑着说。

  “你笑什么啊?”方正良问。

  “没什么?少爷,我真的很佩服你。”狗蛋给方正良竖了一个大拇哥,转身跑了。

  方正良来到厨房时,春桃正蹲在地上刷碗。除了春桃外,厨房里还有两个女人。方正良清了清嗓子,喊道:“那个叫春桃的,你跟我来一下,我房间的地板脏了,你帮我擦擦。”

  春桃抬头,冲方正良抛了一个媚眼。方正良不敢和春桃有过多眼神的交流,他怕另两个女人发觉了。春桃擦了擦手上水渍,跟在方正良后面,去了方正良的卧室。进了房间,方正良关上房门,春桃一把抱住方正良,并把嘴巴凑过去,方正良忙把春桃推开,说:“别闹了,让我爹看到他能杀了我。”

  “见你一面可真的不容易啊。”春桃说。

  “你咋来了?”方正良问。

  “想你呗。你不想我吗?”

  “想,当然想了。”方正良敷衍道。

  “想我就亲我一下。”春桃说。

  方正良看着春桃,春桃把脸凑过去,方正良没办法,只好在春桃腮帮子上亲了一口。方正良问:“你啥时候到的我家?”

  “昨天傍晚。”

  “你不在‘春宵楼’,怎么跑这里来了?你妈妈让你跑吗?”

  “最近‘春宵楼’生意不好,我请了几天假,说是回家看我生病的爹,妈妈就准许了。”

  “你啥时候走?”

  “怎么,我刚来你就撵我走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是说你是请假来的,我怕你回去晚了,你妈妈打你。”

  “我不怕。”春桃说,“你要是让我走我就走,你要是不让我走,我就长远地住在这里了。”

  “我当然希望你长远的住下了。只是,我怕我养不起你。”

  “你家这么大骇养不起我?你是怕我住在你家,粘住你吧。”

  “你说哪里的话啊,我哪能有这种想法。”

  “你放心,我不会粘着你的。过几天我就回去了。”春桃说,“我看你家里里外外装扮的红红火火,是有什么喜事吗?”

  “是啊。我要结婚了,后天。”方正良看着春桃说。

  “是吗?恭喜你啊。”

  春桃脸上没有一丝不悦的表情,折让方正良感到很意外。根据他对女人的了解,女人一般都是很容易吃醋嫉妒。虽说他和春桃只是妓女和嫖客的关系,可在方正良心中,已经不把春桃当做妓女看待了。或许是春桃的第一次给了他,又或许是他是在春桃做妓女之前认识的,心里总有一种感情在里面。他以为春桃对他也是一样,尤其是春桃说了上次她冒着大雪来方家找他,这让他更想当然的认为春桃是喜欢他。

  有时候,男人的虚荣比女人还要严重。尤其是当一个女人喜欢他时,即便他不喜欢这个女人,他也得让别人知道这个女人是喜欢他的。可是,从春桃的面部表情中判断,春桃并不喜欢他。可是,春桃若是不喜欢他,为什么会来方家找他?

  “你不吃醋吗?”方正良问。

  “我为什么要吃醋啊。”春桃说,“我没有资格吃醋。”

  “你这话啥意思?”方正良问。

  “上次,咱们交谈时我就告诉你了,我只想做你的朋友,比普通朋友稍微好一点的。或者说是你的性伴侣吧。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不敢奢望能嫁给你,做你的夫人。可是,在我心里,我们两个已经是夫妻了,我们不是喝过交杯酒了吗?这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春桃说,“你说方家少爷,你结婚是理所应当,所以,作为朋友,我是真心的为你高兴。”

  “春桃,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真的很激动。”方正良双手攥着春桃的手说,“你放心,即便是我结婚了我也不会忘了你。”

  “有你这句话我这趟就没算白来。”春桃说,“我想好了,我要等你结完婚后我再走。”

  “为什么啊?”方正良问。

  “我想看看新娘子漂不漂亮。”

  “新娘子没你漂亮。”方正良说,“和你说实话,我并不喜欢新娘子,这一切都是我爹的注意。可为了我们家,我不能不做,你能明白我的苦衷吗?”

  “好了。啥也别说了。”春桃说,“你安心的做你的新郎官,我不会给你添麻烦。”

040春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