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1洞房花烛未必春

    婚礼当天,方宜黄让人杀了五头猪,十头羊。在方家大门外的空地上支起一口大锅,十多个厨师同时忙活做饭。这一天,整个方家崴子的人,无论大人小孩都来方家吃饭。

  早晨八点,方正良身着新郎衣服,头戴大红的轻纱帽子,挎着高头大马,在一行唢呐声中,向姚家缓缓而行。街道两旁围观的百姓看到新郎官头戴轻纱毡帽,把脸给挡住了,他们都觉得很新鲜,但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在结婚前一天,方家人就说了,他们祖先本是贵族,今日落难至此,心中非常愧疚。虽说喜事应该大办,可又觉得愧对祖先,所以就想到了用轻纱遮面,以便给祖先们留一点颜面。

  方家人的这个解释,人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但人们都能接受,毕竟方家人没有说错,他们祖上世代贵族,想当年,那可是在紫禁城进进出出的家族。现在落难到方家崴子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能不羞赧吗?

  在方家崴子,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姚雄。他觉得这其中定有蹊跷,并且,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姚德寿。

  姚德寿虽也认为方家的说辞很荒唐,可他不愿意在女儿的大婚之日在节外生枝。毕竟结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辈子难得的大事。所以,他再三警告姚雄,明日婚礼上,千万不能惹是生非。姚雄口头答应了,可姚德寿并不放心,他找到梁顺,让他牢牢地看住姚雄。

  当新郎官踏入姚家大门时,姚雄就觉得新郎官的身量很像方正良。如果不是先入为主,知道今日的新郎官是方正温,单从身材上,姚雄一定认为这个人就是方正良。脑海中,姚雄浮现一个观点,莫非方家人玩了一个调包计,明着说是方正温娶亲,实则是方正良。可是,姚雄又一时想不出方家人玩这种计谋的用意何在?

  姚雄犹疑之际,新郎官已从他身旁走过。堂屋里,两个丫鬟扶着新娘在一旁等候。心里进了堂屋,两个丫鬟牵着新娘子,把新娘子的手交给新郎。新郎领着新娘,来到堂屋正中央,姚德寿夫妇已经在太师椅上等候多时了。新郎新娘跪下,给姚德寿夫妇磕了一个头。然后,新郎抱着新娘,上了花轿。

  一阵鞭炮,吹唢呐的鼓足了劲儿吹。走出新娘家时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唢呐班子在此时也要显示自己的本事,一来给自己长脸,二来给主家长脸。

  出了姚家,回来的路上,新郎骑着马走在轿子前面,过了一块水塘,新郎忽然从马背上下来,众人不知新郎此举何意,连同轿夫,一同站住了。新郎走到轿门口,掀起轿门,新娘正局促地坐在轿子内。新郎忽然伸手去撩新娘的红盖头。服侍新娘的丫鬟忙伸手挡住,说:“大少爷,你这是干什么?还没入洞房呢,你怎么能掀盖头啊?”

  另一个丫鬟捂着嘴巴笑道:“莫不成大少爷等不及了。”

  丫鬟的话惹得众人一阵哄笑,新郎也笑了笑,转身离去。此刻,姚缨的心思全放在新婚的喜悦和幸福之中,并没有过多的心思去理会其他的事情。不然,但从方才新郎的笑声中,她定能判定新郎是谁。

  中午十一点,迎亲的人回来了。管家指挥下人在村西头放了三个礼炮,唢呐声又高亢起来了。到了方家门口,新郎从马上下来,先跑回家,到厨房里喝了半瓢凉水。厨房里的人都去外面看热闹了,只有春桃在里面洗刷。

  春桃放下手中的碗,说:“新郎官,取个亲有那么难吗?还蒙着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抢亲去呢?”

  “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方正良说,“我娶来的不是老婆,是个母老虎。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吗?”

  “最怕什么?”春桃问。

  “最怕入洞房了。”方正良说。

  “为什么?”

  “因为若是新娘发现我不……”

  方正良忽然不说了。春桃问:“你快说啊,不什么?”

  这时,狗蛋跑过来,大声喊:“少爷,少爷,你快过去吧。新娘在轿子里等着你抱她下来呢。”

  “我都不急,你们急什么啊?”方正良说。

  “你不急老爷可是急了。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不然老爷又要开骂了。”狗蛋拉着方正良,一路小跑过去。

  透过薄纱,方正良看到方宜黄那张阴沉的脸。他暗暗地伸了伸舌头,走到花轿前,丫鬟撩起轿门,方正良抱起新娘,大门槛处已经点燃了一盆火,方正良抱着新娘从火盆上跨过去,寓意以后的日子就红红火火了。

  堂屋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一个黄色盒子,盒子里是方家祖传的红玉扳指,黄色盒子两侧燃着两根红烛。桌后的墙上贴着大大的喜字。桌两边放着两把太师椅,方宜黄坐在桌子左边,老太太坐在桌子右边。

  等方正良抱着新郎来到堂屋,把新娘放在地上。主事人清了清嗓子,大喊:“吉时已到,结婚典礼现在开始!”

  院子里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唢呐班子又开始新一轮高亢的吹奏了。这次,他们吹奏的曲目是《百鸟朝凤》,寓意夫妻恩爱,百年好合。

  在喜庆的唢呐声中,新郎新娘拜完天地,主事人最后高喊:“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闹亲的人簇拥着新郎和新娘进了洞房。方正良心里有事,怕闹亲的人认出他的真面目了,就趁机逃跑。等到晚上,人群散去,方家恢复安宁后,方正良才回到洞房。

  蜡烛已经燃半,新娘端坐在床边,等着新郎为她掀起红盖头。进了房间,方正良先把房门关上,新娘姚缨已经听到了方正良的脚步声,她心里像住进了一个小鹿,突突地跳个不停。

  有人说,人生最幸福的时刻是美梦实现时。其实,人生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刻是美梦靠近时,等待美梦的时刻。因为一旦美梦一旦实现,接下来该有梦醒的烦恼了。

  方正良先走到桌边,拎起桌上的酒壶,倒了杯酒,抬头干了。他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可能是一场灾难。而他,明知道灾难会来,还要义无反顾地去迎接,拥抱。洞房之夜,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煎熬。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场合,对于不同心境的人来说,带来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喝过酒,壮了胆子。方正良缓缓地走到姚缨跟前。姚缨低着头,从下面的缝隙处,她能看到方正良的脚。方正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出双手,捏着红布的角,心里默念一二三,牙一咬,心一横。双手用力,把姚缨头上的红布给掀飞了。

  姚缨本是低着头,等头上的红布被掀起后,她缓缓地抬头,当她看到方正良站在她跟前,对着她干笑时,她的心忽然沉了下去。整个人的感觉就像是从三暑天一下子到了三九天。

  方正良看姚缨坐在床边,沉默不语,身子瑟瑟发抖,他忙伸出双手,挡在胸前,边防着姚缨的攻击边解释说:“我先告诉你,这不是我的注意。其实,我也是被逼的,咱们是同病相怜。”

  方正良的话打断了她的悲伤。她双眼直直地望着方正良,从她的眼光中,方正良能感觉到她满腹的火气。方正良正要说两句劝慰的话,姚缨忽然摘掉头上的凤冠,朝方正良扔去。接着,姚缨又脱去身上的霞帔。方正良刚躲过姚缨扔来的凤冠,姚缨顺势拿起床头的一把剪刀,朝方正良扑去。方正良不敢怠慢,也打起十二分的精力,同姚缨打斗在一起。

  二十招后,姚缨越打越急,忙着出错。方正良抓住她的错误,飞起一脚踢开姚缨。姚缨坐在地上,方正良站在门口,用手指着姚缨说:“你这个疯婆娘,刚结婚你就想谋杀亲夫啊?”

  “方正良,你们明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哥,你为什么要娶我?”姚缨问。

  “我也没有办法啊。”方正良说,“你喜欢我哥,可我哥不喜欢你。他为了逃避这场婚礼,就离家出走了。我爹觉得退婚会伤了你家的你姚家的面子,就让我娶你了。”

  “你说的可是实话?”姚缨问。

  “你现在是我老婆了,我有必要骗你吗?”方正良说。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姚缨瘫坐在地上,流着眼泪哭泣道,“你不喜欢我,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难道在你心中,我就那么下贱,非得缠着你吗?”

  “哎呀,别哭了。事已至此,你就安于现状吧。”方正良说,“做我的老婆你也不委屈。以后,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不会为难你。”

  姚缨白了方正良一眼,咬牙道:“我姚缨是个从始而终的人,绝不会半途变心。既然他无心于我,此生我活着也没有意思了。”

  说毕,姚缨拿起剪刀就要抹脖子,方正良大骇,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大洋,弹出去。好在方正良反应迅速,他弹出的大洋打到姚缨的手腕,姚缨手一松,剪刀掉在地上。方正良急忙赶过去,把剪刀捡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方正良说,“新婚之夜,你死了,我能脱清关系吗?你这不是害我吗?”

  “我已把此心交给你哥了。既然他不要我,我活着有何意义。”姚缨说,“你可以防着我现在不死,日后,我还是要死。”

  “死,死,死。你就是猪脑子,除了死难道就不能想些别的办法?”方正良说。

  “他都不要我了,我又有什么办法。”姚缨绝望地说。

  “哎呀,我跟你说实话吧。”方正良说,“我哥走的时候其实我在他身边。他并没有说不要你,也没有说不娶你。他说现在还不是结婚的时候。他的意思是等把日本人赶出中国,他就和你结婚。”

  “你没有骗我?”姚缨认真的看着方正良,问。

  “我发誓。”方正良说。

  “他既有此想法,为什么不告诉我?”姚缨问。

  “他当时走的匆忙,没来得及。”方正良说。

  “只是现在我……就算他有此心,我们也不能在一起了。”姚缨说。

  方正良叹了一口气说:“我是看出来了,你心里只有我哥,我也不跟着凑这个热胡闹了。虽说咱们结了婚,可外人都认为是我哥同你结的婚。所以,名义上,你是我哥的老婆,你只要安心的在我家呆着,等我哥回来,你们两个入洞房就是了。”

  “这样行吗?”姚缨问。

  “怎么不行。你同意,我同意就行了。”方正良说,“好了,你自己在这里睡吧,我去另一个房间睡去了。”

  姚缨从地上站起身,对方正良做了个万福,说:“谢谢你了。”

  “谢我干什么,我这也是为了我哥。我走了,你自己睡吧。”

  方正良刚走到门口,又转过身说:“今晚咱们的约定你千万不能给我爹娘说,尤其是我娘,她一定会生气,说不定还会把你赶出方家。”

  走出洞房,方正良长长地舒了口气。抬头仰望,天上一轮明月,心中的烦扰顿时消散了。他回望了眼洞房,迈起步子,朝另一间房屋走去。

041洞房花烛未必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