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2私奔

    另一个房间内,春桃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姚雄送给她的玉佩,一脸的幸福。听到房门声,春桃赶紧收起玉佩,从床上坐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春桃问,“人生最美时刻,洞房花烛夜。你不说在房间里好好地陪着你的美娇娘,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快别说了。”方正良说,“幸好我跑的快,若是晚一步就被那个母老虎给杀了。”

  春桃笑道:“这可奇怪了。洞房花烛本是两情相爱,你这里倒好,还差点弄出人命来。我倒要听听里面的故事了。”

  “给我倒一杯水。”

  方正良把身上的大红袍子脱掉。春桃倒了一杯水,端着递给方正良。方正良喝了水,把杯子递给春桃。

  “你怎么还不睡?”方正良问。

  “睡不着。”春桃说。

  “怎么睡不着?”

  “心里不是滋味?”

  “谁得罪你了?”

  “你这是明知故问。”春桃红着脸,娇啧道,“我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睡觉,我心里能是滋味吗?”

  “你不是说我结婚你很高兴吗?怎么又不是滋味了?”

  “话虽是那么说。可真要做起了就难了。”春桃怅然道。

  “别伤心了。今晚我在你这里睡。”

  “真的?”春桃脸露喜悦,看着方正良说。

  “当然是真的。”

  “你舍得洞房里的美娇娘?”

  “有啥舍不得。她本来就不是我要娶的老婆。”

  “这话怎么讲?”

  “我告诉你,”方正良说,“不过,我说之前,你得发誓,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

  “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别告诉我了。”姚缨不悦地说。

  “相信你,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方正良说,“其实吧,我该喊她嫂子。她是要嫁给我哥,可我哥在结婚前跑掉了。”

  “你哥为什么跑?”

  “我哥不想这么早结婚。”

  “你哥是不想娶她吧?”

  “不是。”方正良反驳道,“我哥和她见过面。从我哥的言语中,我能看得出我哥喜欢她。只是我哥认为男人应该先成就一番事业才能成家。所以,我哥就走了。”

  “然后你就顶替你哥结婚了?”

  “这也没什么不妥。我也是方家的男人嘛。”

  “真没想到,这么缺德的主意你们也能想的出来。”春桃说,“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方正良苦恼地说,“如果,我哥不喜欢她,又或者她不喜欢我哥,我就可以随便的打发她了。可现在她和我哥是很相爱,就算是为了我哥,我也得保护她的清白。”

  “没看出来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春桃说,“看你平时啥事都干,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而在这件事器上,你竟能为别人考虑,当着让我刮目相看了。”

  “毕竟那是我哥。就算我对不起天下的人,我也不能对不起我哥啊。”方正良说。

  “现在你准备采取怎样的措施保护你嫂子的清白啊?”春桃问。

  “我能有什么办法。大不了我从此不进她的房间就是了。”方正良说。

  “刚才你说了这件事情要瞒着你爹娘。可你老是不和她圆房,难道你爹娘就不起疑心?”春桃问。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倒是没有想到。”方正良说,“可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就是你不会实施。”春桃说。

  “什么办法?”方正良问。

  “咱两个一块,离开这里。”春桃说,“只有你不在家里了,你爹娘也就拿你没了办法。还有一点,你不在家,等你哥回来,你嫂子的清白也好证明啊。”

  “你这个注意不错。我咋就没想到啊。”方正良说,“咱们先睡觉,明天一早走。”

  “还明天干什么?要走现在就走。”春桃说,“咱们今晚离开,明天你爹发现时,咱们已经到了奉天。”

  “可是,我现在身上没有钱啊,到了奉天吃什么?”方正良说。

  “也是啊。”春桃托着腮帮说,“你说的这个问题很现实。咱们回到奉天后,我自然是不能在‘春宵楼’干了。咱们就没了经济来源。奉天的开销又这么大,咱们是的好好的想想了。”

  “要我说还是等天亮了,我去账房拿些钱。”方正良说。

  “拿钱有啥用。”春桃说,“你不知道,现在奉天城内的通货膨胀很厉害,钱都不值钱了。还有,咱们现在是满洲国,你以前的钱都作废了。要我说,咱们只有一条道可走。”

  “你又有啥主意了?”方正良问。

  “之前我听卜世仁说你家有一个血玉扳指,卜世仁说那个扳指很值钱。咱们不然就拿着那个扳指去奉天,当给卜世仁。”春桃说,“我想,用那个扳指换来的钱够咱们生活一段时间了。”

  “不行,不行。”方正良说,“那个扳指是我家祖传的。上次为了那个扳指,我就被我爹关进柴房里了。”

  “咱们只是把扳指当给卜世仁,又不是卖给他。你可以让卜世仁写一个当票,到时候咱们有了钱,你在给他赎回来。”春桃说,“咱们这只是权宜之计嘛。”

  “还是不行。”方正良说。

  “不行算了。”春桃噘着嘴说,“我看你啊就是舍不得你嫂子,不想跟我走。”

  “别说没良心的话。”方正良说,“我若是不想跟你走,我会大半夜的和你在这里商量这些事情?”

  “你既然下定决心要走,为什么还犹豫不决?”春桃讽刺说,“以前,我看你是个敢作敢为的大男人。后来,听卜世仁说你家曾是贵族,我想你的做事风格属于贵族遗风。瞧你现在这样,一点都不像贵族。”

  春桃的讽刺起了作用。方正良涨红着脸说:“谁说我不像贵族了。我告诉你,从我老姑奶奶那辈开始,我家就世代为贵族。不就是拿一个破扳指吗?有何难处,我现在就去,你给我等着。”

  看着方正良走出房间,春桃的脸上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此次方正良去书房可是轻车熟路了。他用匕首窗户里的插销,推开窗户,闪身进去。借着外面的月光,他摸索到南墙处的书架前,找到那本拿不动的书籍。他先是往上扣,没有扣动。又往左右旋转。往右用力时转动一周,接着,书架裂开,中间有一个柜子。方正良拿开柜子里的抽屉,抽屉内放着一个黄盒子。他打开黄盒子,拿出扳指,迅速地撤退了。

  春桃正站在房门口不安的眺望,直到方正良回到房间,她脸上才露出了笑意。方正良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其实,春桃是别有用心。

  方正良把扳指递给春桃,春桃拿着看了看,说:“就这?也没有啥稀奇的。”

  “现在是晚上,等到了白天,你就知道它的稀奇之处了。”方正良说,“扳指到手了,咱们快走吧。若是让我爹发现,全都完了。”

  “不用拿行李了吗?”春桃问。

  “有这个扳指还拿什么行李啊。”方正良说。

  春桃笑了笑,说:“你瞧我这脑子。”

  两人趁着夜色,摸黑离开方家崴子,朝奉天城赶去。

042私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