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8连环局

    在十斤疙瘩指挥清风山的土匪攻击姚家的那个下午,姚雄才从奉天城回到方家崴子。姚雄这趟出行格外的兴奋。因为他完成了两件事情。

  其一,他见到了自己的未婚妻谭灵芝,虽说他时常去奉天城,也时常去未来老丈人谭仁轩家,可姚雄并没见过谭灵芝。他们上一次见面还要追溯到八年前。那时候,谭灵芝只是一个尚在发育的女孩子。这么多年没见了,姚雄并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长成什么样子。

  有时候,他会想到,如果未婚妻没有春桃漂亮怎么办?他还会爱她吗?

  当然,即便谭灵芝长得很丑,他还是会娶她。即便是他很厌烦她,他也要娶她,因为他不想落一个浪子的骂名。现在好了,谭灵芝不但长得比春桃漂亮,还比春桃有气质。这种气质或许是两人的出身不同所造成的。总而一句话,姚雄对这个未过门的妻子非常满意。在回来的路上,他甚至于有一点埋怨自己同春桃好上了。因为他不能把自己的第一次在结婚是给了谭灵芝。

  只是,当他想到这次出行所完成第二件事情时,他对谭灵芝的那份悔意抛到九霄云外了。要是没有春桃,他不可能拿到血玉扳指。如实地说,上次,当方宜黄在方家祖坟前拿出血玉扳指时,姚德寿的那种卑躬屈膝的样子,姚雄长这么大都从未见过。那一刻,是姚雄一生之中最为屈辱的时刻,尤其是方宜黄祭拜血玉扳指时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姚雄觉得那是方宜黄对他们姚家赤裸裸侮辱。所以,从那一刻,姚雄就下定决心要把血玉扳指给拿到手。

  没过几天,机会就来了。姚雄去“春宵楼”找春桃,无意间,春桃说出了方正良。

  “你认识方正良?”姚雄瞪着春桃,急促地问。

  春桃以为姚雄是吃醋了,忙解释说:“我和那个方正良没什么?他只是我众多客人中的一个。”

  “你不用紧张,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姚雄说,“你说的那个方正良可是家住方家崴子的方正良?”

  “嗯。我听他说过,他家就住在方家崴子?哦,对了。之前我无意间提到了你的名字,他好像很感兴趣。怎么,你也认识他吗?”春桃问。

  “当然认识了。”姚雄咬着牙说,“他就算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他。他可是我家的仇人。”

  “看来咱们两个真是天生的一对。”春桃说。

  “你这话啥意思?”姚雄看着春桃,问。

  “他也是我的仇人。”春桃已经认定了姚雄,她索性就把她与方正良那一段历史告诉了姚雄。听了春桃的话,姚雄伸出手摸了摸春桃的头。

  “如果不是他,我就不可能沦落到这个地步。”春桃说,“在这里妈妈第一次逼迫我接待客人时,我想过死。可后来,我想到我的仇人还没有死,所以我不能死。所以说,是我对方正良的仇恨支撑着我活下去。”

  姚雄想了想,问:“方正良知道咱们之间的关系吗?”

  “不知道。”春桃摇摇头说。

  “你想报仇吗?”姚雄问。

  “当然了。我做梦都想。”春桃咬着牙说。

  “我有一个报复方正良的计划,需要你来执行。”姚雄说。

  “你说吧。只要能杀了方正良,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春桃。

  姚雄靠近春桃,小声地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春桃。春桃毫不犹豫,当天下午就出发了。春桃走后,姚雄就在奉天找房子。后来的事情都很顺利了,春桃把方正良骗到奉天来,并在同方正良喝酒时,在方正良的酒里下了蒙汗药。

  离开奉天时,姚雄假模假样地要把血玉扳指给春桃。春桃说啥都不要。用春桃的话说,连她都是姚雄的。何况是一个扳指。回到家里,姚雄第一时间把姚德寿找来。老爷子看到自家桌上的那个扳指,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了揉眼睛,仔细观察,确认姚雄拿来的扳指就是方家祖传的那个扳指时,老爷子高兴坏了。要不是自己的儿子姚雄在场,姚德寿一定要跳起来。

  “你长大了。”姚德寿说,“看到你竟然能把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给完成了,我很高兴,也很欣慰。因为咱们姚家终于后继有人了。”

  “爹,他们方家没有了血玉扳指,咱们该出手把那块龙穴给要过来吧?”姚雄问。

  姚德寿摇摇头说:“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方家的血玉扳指丢了,方宜黄一定有所行动,特别是他那个小儿子方正良,扳指是从他手里丢的。他一定沉不住气。兵法有云,以不变应万变。”

  “行,爹。我挺你的。”姚雄说,“扳指我拿回来了,交给你吧。”

  姚德寿摇摇头说:“我已经说过了,你已经长大了。以后姚家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你做主了。我老了,乐的颐养天年。”

  “行,爹。我就收起来了。”姚雄把桌上的扳指收起来,说,“爹,还有件事情,我这次去谭伯伯家了。谭伯伯要咱们派人去他家商议婚期。”

  “我正想找你说这事呢。”姚德寿说,“今年二十二了。要不是你姐一直没有结婚,你早就该结婚了。好在你姐已经出嫁了。我准备明天就让梁先生去奉天一趟。准备今年年关时把你的婚事也给办了。”

  “一切都听爹的安排。”姚雄说。

  “刚提到你姐。这几天我也没有你姐的消息,不知你姐在方家过的怎么样了。”姚德寿说。

  “不管怎样的生活,这都是我姐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姚雄说。

  “怎么?听你的意思,你姐在方家过的并不幸福?”姚德寿问。

  姚雄是从春桃哪里得知了方家娶姚缨的不是姚缨的心中情人方正温,而是方正良,他就知道姚缨以后的生活注定悲惨了。虽说他在方家提亲时,就已经千般反对这门婚事,最后是姚缨的一意孤行,才造成现在的困境。所以的罪过,或者是姚缨现在所受到苦难,都是姚缨应得,怪不得任何人。

  可话又说回来,姚缨毕竟是他姐姐,骨肉相连的至亲之人。姐姐受苦,姚雄心里依然很难受。要不是他现在把扳指拿回来了,正计划着下一步对方家的行动,他一定会领着姚家的人打到方家门上。

  只是现在,姚雄不想在自己的计划顺利实施时在节外生枝。所以,他犹豫了一下,把要说的话给咽下去了。

  晚饭过后,姚雄很早就睡了。在奉天的这几天,他并没有休息好。回家的第一个晚上,他要好好地睡一个觉。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十一点左右,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姚雄从睡梦中惊醒。

  当是时,姚雄确实在做梦,还是一个美梦。他和谭灵芝洞房花烛夜,谭灵芝坐在床边,烛光照耀着佳人的娇容。姚雄左手拦着灵芝的纤腰,右手搂着春桃的香肩。左拥右抱中,姚雄正享受着佳人环绕的快感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

  姚雄快速地穿好衣服,打开大门。外面站着的是梁顺,梁顺用手指着土墙方向,张大着嘴巴憋得脸通红,就是说不出话来。从梁顺的表情中,姚雄知道事情紧急了。他也等不得梁顺说话了,飞快地往土墙跑去。上了城楼上,姚雄看到外面有一伙土匪正拿着一搂粗的木头撞击大门。

  姚雄二话不说,拿起事先准备的锣鼓敲了起来。很快,姚家人都聚集到门楼上,姚雄给他们分派兵器,从上面往下攻击十斤疙瘩领着土匪。战争进行了一个多时辰,十斤疙瘩无功而返。看到土匪落荒而逃,姚家人欢庆鼓舞。姚雄的兴致也很高,毕竟这是他领着众人打的一场战争,能够取得胜利,实属不易。姚雄立刻吩咐厨子,杀猪宰羊,犒劳这些参战的姚家壮士。

  次日,姚雄从镇上得知昨晚袭击他们姚家的土匪来自清风山。清风山土匪的头子十斤疙瘩姚雄是有所耳闻,他想着虽然他们昨晚把土匪给打跑了。但十斤疙瘩不会就此罢手。说不定,今天晚上又要偷袭了。为了加强土墙的防御,姚雄把姚家的壮汉都召集起来,分做两队,轮流在门楼上站岗巡逻。

  姚雄的部署没有问题,只是他没有料到土匪竟然从土墙里面窜出来,把墙门给打开了。上面的人还不知怎么回事,十斤疙瘩就领着土匪冲进墙门了。没有了土墙作为防御工具,姚家的壮丁便不是土匪们的对手了。十斤疙瘩领着他的下属,在姚家疯抢一通。临走的时候,有几个土匪还玷污了三个女人。

  次日一早,姚家堡是一片狼藉。姚德寿站在门楼上,看着每家每户都是断垣残壁,浑浊的眼中留下了两行老泪。他活着这么久了,还从未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土匪。姚雄站在姚德寿身边,搀扶着姚德寿,说:“爹,咱们不哭。这笔血债咱们要讨回来。”

048连环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