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兔子

  尸体全部被集中在一起,黑无常摊开手掌,一颗淡蓝色的火苗窜出来,丢在尸体上,瞬间变成一堆篝火。

  “等尸体烧完你就可以离开了,这幽火普通人也能用肉眼发现,你注意一点,之后你不需要收拾,会有专人来。”黑无常交代完用桑秋易的门打开地府大门。

  透过门可以看见,里面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荒凉一片,里面也有着现代的建筑,也有高楼大厦,路上也能看见汽车的行驶。

  沐云轩面前淡蓝色的火焰在肆意的燃烧,整个房间白色的墙壁被着幽蓝的火光染成淡蓝色,沐云轩犹如一只巨大的蓝精灵。

  火焰近在咫尺,沐云轩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温度,但能确确实实的看见火焰内的尸体正在一点点的被烧焦,地上的瓷砖如同夏天的冰淇淋一般开始融化。

  幽蓝的火焰中,有一抹绿色的光芒一闪而过,那是一枚挂坠,被南宫潇母亲握在手里的挂坠,因为火焰的缘故,绿色的挂坠才格外的显眼。

  地板被幽蓝的火焰灼烧得开始融化,而这没挂坠不仅自身没事,连挂着他的挂绳也没有丝毫的损伤。

  这枚挂坠多半是个重要的东西,到时候给白荷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说不定能从中得到一些问题的答案。

  沐云轩觉得不能就这么放任它不管,虽然现在没事,但保不齐待会就到了它的熔点温度。

  沐云轩找来家里放着的一段铁棒,铁棒伸到火焰内转眼间就被烧红,高温通过铁棒传递到沐云轩的手心里。

  被烫到的沐云轩吃疼扔掉铁棒,到浴室立即用冷水冲洗手心。

  出来时取下一条毛巾全部浸湿,裹住铁棒重新探了进去,传递过来的温度使得毛巾贴着铁棒的那一面的水转眼间沸腾开始汽化。

  费了不少功法终于把挂坠取了出来,铁棒也有了融化的趋势。

  沐云轩自然知道不能直接上手去抓,到厨房拿了只热水壶接满一壶的冷水倒在挂坠之上。

  倒下去的水瞬间沸腾汽化,一壶下去才让挂坠冷静下来,整个客厅也因此充满了雾气,如同电视剧中天宫的景象。

  冷却下来的挂坠,沐云轩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一点端倪,便顺手揣进自己西服内侧的口袋。

  “既然这火焰这么厉害,铁棒进去一会的功夫就开始要融化了,为什么他们一家的尸体除了南宫潇的身体已经化为黑灰外,两位大人的身体怎么看也就表面烧焦了一下。”

  沐云轩扶着下巴蹲下思索,头顶一阵风带着金属破空的声音呼啸而过,一撮自己的头发缓缓从自己面前飘落,沐云轩立马朝右侧跳身躲开。

  躲开后,沐云轩身边一把斧头落下,将地面劈开了一道豁口。

  没认错的话,袭击自己的就是在南宫潇记忆中看见的那人。

  一身发达的肌肉,堪比顶级健美选手,与之不协调的就是他的头,小得出奇,一般八九岁的孩子的头都比他大,脸上也戴着一只卡通兔子的面具。

  即使有着面具遮挡,沐云轩也能通过面具上的小孔,看见面具下那双猩红充满杀意的眼神。

  因为带着兔子面具,沐云轩暂时给这人取名兔子来代指他。

  兔子看了一眼身边幽蓝火焰中的两人,朝着尸体过去几步,一跺脚,一股强劲的风不知从何而来,竟是生生把火焰吹散消失在空中。

  更让沐云轩不敢相信的还在后头,兔子揭开面具的一部分,嘴巴张开仿若打开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大门,把南宫潇父母的尸体整个吞了下去。

  来不及惊讶,自己不可能打得过它的,正好在吞尸体没空管自己,还是先开溜比较好,

  溜了没两步,带着劲风的斧子从自己面前0.1厘米处飞过钉在墙上。

  沐云轩看着斧子咽了口水,真是好险,如果是打在自己的头上,估计头盖骨早就碎成了渣,脑浆四溅,一命呜呼。

  看了眼兔子,兔子刚把尸体全部吞下,做了一个侧身起跑的动作,脚下一发力,一块地砖碎裂,兔子侧身朝着沐云轩冲来。

  沐云轩弯腰从斧子下方钻了过去,朝着房子外跑出去。

  一声巨响,兔子把房间的墙撞了个大窟窿,兔子从废墟中站起身抖掉身上砖头碎屑,伸手抓过斧子,拖着就朝自己大步走来。

  沐云轩摘下眼镜,看不见对方,果然不是个人,不然肉体哪能强悍到如此地步,那为何南宫潇全家都能看见它?

  现在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还是逃命要紧。

  慌忙离开南宫潇的家,出门左拐就看见有人进了电梯,对方还有等自己的意思,但沐云轩依然还是选择了走楼梯。

  万一在电梯内被抓到,里面的其他人多半是陪着自己去阎王爷那报道,然后找人完成自己的遗愿。

  之前南宫潇就是因为进了电梯,导致他没在电梯内没有其他的逃生方位,只有自己的正面可以逃生,唯一的生路却被敌人占据,那就等同于自杀。

  发生危险,不要进电梯,这条立马被沐云轩写入了自己的逃生守则。

  刚进电梯的小哥看见沐云轩过来,帮忙按了电梯的开门按钮,却发现沐云轩根本不进电梯,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逃走了,小哥探头出来看着离开的沐云轩,搞不明白这人怎么回事。

  “错觉吗,怎么感觉去有人撞了我,可惜了奶茶,自己亲手给小佳做的,实在是可惜了。”兔子从后面撞了上去,小哥手里的奶茶被打翻在地。

  看着兔子继续追自己,这才松口气,兔子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完全没把路人放在心上。

  沐云轩召唤出自己的唐刀,这刀是魂器,并不用担心被普通人看见,拿在身上,到时候说不定能救自己一命,更多的是,唐刀成了自己的精神寄托,有它在手上,心里感觉要踏实许多,让自己更加放心。

  “啊,累……死了,看来……真的得好好……锻炼一下了……下个楼梯都……累成这副……鬼样子,要是是上楼……还得了。”

  顺着楼道跑到了小区楼下,面红耳赤的站在大门口,双手搭在膝盖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为了什么要追杀我,我又没看见他的脸,难道是为了这个,看来没白被烫那几下。”

  从口袋里摸出南宫潇母亲握在手里的挂坠,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道其中另有玄机,那之前为什么不拿走,现在才来。

  不多时,就在沐云轩思考的间隙,兔子追了上来。

  到了小区楼下,他也认了出来,这里是之前做销售的时候,公司那边在这边租的房子,作为员工宿舍,自己也在这里住过,所以这边他也还是比较了解。

  小区在市区边上,后面有一块空地,那里是一个停工两年的烂尾工程,去那里应该就不会波及到旁人。

第十四章 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