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求解

  吃完晚饭后,白荷拿出了两沓厚厚的人民币摆在桌上推到沐云轩的面前。

  “今天月底最后一天,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白荷看了一眼茫然的沐云轩说道。

  沐云轩看了一眼钱,抬头问道:“这个月我才来了半个月,大半个月也处于昏迷中,挂坠还被人抢走了,这我还是不要了吧。”

  沐云轩看着两沓厚厚的钞票,谁说不心动,自己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多的现金。

  虽然心动,但确实伸不出手,这半个月来,自己什么都没干成,挂坠还被敌人抢走了,拿着这钱有愧于良心。

  “既然我都给你了,你就有资格拿,本来让你开自己月薪时,你叫价二十万我都会同意。”

  白荷翘着二郎腿捧着读心书悠闲的倚靠在沙发椅上。

  沐云轩一脸惊讶的看着白荷,二十万,这要是在原来得要多少年才能拿到。

  “你自作聪明而已,它在我手里,你认为你的想法能逃过我的眼睛吗?当时我一口气爽快答应了,说明两万这个价,对我来说是个小意思,你本来可以继续抬。”

  白荷抖了几下自己手里的读心书,已经很明显的再告诉自己,在他面前做小把戏的想法还是收起来的比较好。

  被白荷这么一刺激,还哪在意那么多,这钱不拿白不拿,不拿太对不起自己,现在真后悔当时没多要一点。

  “现在抬价晚了,已经把这钱收了,说明你已经同意两万这个价,没有继续商榷的余地。”白荷一本正经的说。

  沐云轩现在恨不得把自己手剁掉,晚点拿不好吗,又不会跑。

  “我不说,钱你不拿,你敢开口抬价吗?”

  沐云轩沉默下去,想了想,自己确实好像不会去开这个口抬价,因为他不敢。

  “知道你很多东西想问。”

  “那挂坠到底是什么东西,追我的又是什么,为什么南宫潇一家的魂书全都是空白的,为什么那家伙现在才来抢……”

  沐云轩急切的一股脑的把问题全部抛了出来。

  “一个一个的来,你觉得你说这么快,这么多,我能一下子记住吗,你觉得给你解释完一个,我还能记得下一个问题?”

  白荷没好气的说道,一口气问自己这么多,能记住就有鬼了。

  “那挂坠到底是什么?现在在哪?”

  “在郁天灵手里,他同样也是一位魂灵,挂坠是镇魂天石孕育出的镇魂玉。”

  镇魂天石在地府遍地都是,在人界较少,放在人界就是所谓的极品玛瑙,具有极好的辟邪效果。

  镇魂玉便是玛瑙中孕育出的一种奇特玉石,人界迄今为止都未曾有过发现,在地府也是非常稀少的存在,记录在册的只有十二块。

  “那既然是玛瑙孕育出的玉石,那应该也是有极强的辟邪功效,那为什么抢走它的人没有一点事情?”

  “只能说明一点,对方极强,镇魂玉已经对其无法发挥作用。”

  “那他们为什么抢这东西,对他们没有好处吧。”一个鬼怪抢辟邪的玉石,不觉得太诡异了吗?

  “那就先给你讲讲钥匙,那也不得不提一提南宫家族,天成麻烦给我们来杯咖啡和草莓果粒奶茶。”

  “嗯,马上来。”

  迄今五千年前,南宫家成就了一位大能,他天生有着半魂灵体质,自小就与地府在接触。

  他在人界战争中阵亡后,得到阎王赏识和一些魂灵推荐,他便做了地府的第一将士,负责维护地府的秩序和守护十二把百鬼密匙。

  继他后,南宫家后代大部分都是属于办魂灵体质,于是钥匙便流入南宫家,他们便开始世代守护钥匙,而十二块镇魂玉便赠予了南宫家做护身符。

  十九地狱曾出现过动乱,地狱大门被破坏,于是阎王将十二把钥匙和十二块镇魂玉结合在一起,重新修复大门并将其重新封印。

  现在若想打开第十九地狱的大门,那就必须同时拥有十二把百鬼密匙,和十二块镇魂玉。

  在封印时,挂绳参与到了其中,也成了解开封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知道百鬼密匙在南宫家的,只有一些接触过的人,和地府重要人员才会知道,这也是为什么黑无常接了念话后才会想起来,毕竟知道的人少,百鬼密匙的话题已经有四千多年没人提起过。

  对于南宫潇一家魂书的问题,白荷也无法解释的摇摇头,这点或许只有阎王能为其解答。

  “那追我的那个怪物是什么?感觉它不像普通黑游魂,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让人觉得它就是个傀儡。”

  那个怪物的智商肯定不高,不然就那自己的小把戏,怎么可能骗到他,发现挂绳后,应该就能反应过来。

  有点脑子的人都应该知道,找到挂绳,找不到挂坠,那就应该回来找自己,而不是在楼上继续盲目的找寻着,而它就是后者。

  “我没见过你所说的怪物,所以并不清楚,你也知道魂书和书魄只能记录活人,死人的出现,也不会被记录进去,当时看见你内心的活动才知道你出事了。”

  “可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一开始杀掉南宫潇一家后没有选择直接拿走,而是要等自己找到挂坠后才来抢夺,它应该不会找不到,就算是当时没找到,根据尸体腐烂程度来看,应该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现在才来毁尸灭迹,会不会太晚了,同时那尸体为什么黑无常的火焰无法烧掉,而南宫潇的一分钟多一点就成了骨灰。”

  “一,挂坠是有封印保护,只有鬼幽火能破坏,二,为什么现在才来毁尸灭迹,我不知道,三,为什么烧不掉,我也不知道。”

  本来还以为问白荷能知道所有的原由,现在看来,这件事并不简单,连白荷知道的都只有这么点。

  “那……我是君子易的转世吗?”

  “不是,为什么这么问?”

  “最后来的另一人说我可能是,说在我身上感觉到了君子易的气息,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你的刀,他的事情,你就不要了解比较好,对你没好处。”

  谈论到这个话题,白荷把咖啡杯放下,脸上写满了不悦,沐云轩也就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沐云轩不知道,那人感觉到君子易的气息就是他本身散发出来的。

  第一次在医院,他不知道沐云轩那时还没有刀,沐云轩同样也不知道对方早在自己拿刀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自然而然的这个慌被巧妙的圆了过去。

第十八章 求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