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狗撵的少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天生就会跑在线阅读

天生就会跑

体育 / 体育赛事

183.9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0-10 06:29

书籍摘要: 从踏上跑道的那一天,我才发现,原来,人生有另一种选择!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沒有暱稱.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黑士书号.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慢慢走走.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体育赛事小说推荐

从苏神百米跑出9秒83开始在线阅读
从一个体育小白到世界级田径名将,需要多长时间。 李飞会告诉你,一年足以。 新书《诡异提现:这个外卖小哥有亿点豪》
老鹰爱小小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重生之围棋梦在线阅读
藤泽秀行说:围棋100,我只懂其6.赵治勋说:如果有围棋上帝的话,他让我两子我没有机会赢。古往今来,围棋水平离围棋上帝最接近的是谁?是中国古代三棋圣黄,范,施,还是日本古三圣,道策,丈和,秀策?是吴清源吗?还是李昌镐?要不,就是古力或者李世石。这个问题,在我们的猪脚李小强同学重生回到1985年他十岁时,终于有了答案!毫无疑问,古往今来,最接近围棋上帝的,是李小强,没有之一!
七死八活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网球新山羊在线阅读
谁说亚洲人人拿不了大满贯! 谁说黄种人成为不了史上最佳? 一个职业选手重生之后,在男子网坛被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的统治之下,打出一片天的故事。
小斋书生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跃杀记在线阅读
木鱼是名业余羽毛球爱好者。克服盲目练习和伤病的困扰,经历自己的悉心领悟和刻苦练习,终于成为俱乐部的高手,得到自己应得的心理上的愉悦体验和家人的承认。
阿莫方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灌篮做好配角在线阅读
再次写一遍灌篮的文章,上次是新的多人穿越的尝试,教练的视角。这次写一个配角球员,还是在主角的球队,鉴于主角的球队比较完整,还是来一个最好的第六人吧。另外教练视角感觉不错,之前的田岗教练会换壳上市,也在本书中登场。
夜羽清风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体育推广系统在线阅读
穿越异界,系统在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什么!这个系统只能兑换一堆体育用品和体育类技能。那还是先低调发育一波再说吧!
蓝铅笔9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吊打天下在线阅读
这世界一直都是在发展武道,并且从一开始就形成了非常良好的比赛制度,除了官方的每年赛事之外,各种商业赛事也是层出不穷,而且因为全民修炼,所以大型的赛事到来之时,人们的疯狂程度,绝对要比前世足球世界杯还要疯狂数倍,比前世奥运还要盛大数倍,无论男女老少,都是赛事的观众。 而赛事的名次获得者,自然就是这个世界的超级明星,比起那些唱歌跳舞电影电视甚至各种靠刷流量和蹭热度上来的明星不但名气要大,而且地位更为崇高。
阿斌叔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棋定今生在线阅读
黑色和白色的棋子躺在棋钵里的时候只不过是一颗颗的石子和晶体,而当一双手将它们放置在棋盘上的时候,它们将从沉睡中苏醒,焕发出自己的生命,他们将和把它们唤醒的这双手的主人心灵相通,休戚与共。你永远不能用一颗烦躁的心去指挥它们,它们是如此的敏感如此的灵异,它们宁愿再次的沉睡,变成一颗颗没有生气的石子,也不愿与一颗烦躁的心共同的沉沦。  这里有平凡人不平凡的爱情,这里有普通人不普通的人生。这里更多洋溢的是人们对围棋的热爱,对围棋的执着。无论是生活在传奇里的宗师,还是驰骋在职业棋坛里的巨匠;无论是一个抛家舍业的普通棋迷,还是一个为生存而打拼的业余棋手;他们在这里都幻化成一个个字符,一篇篇文章。然而这样的字里行间迸发出的却是对人生的思索,对棋道的追求!  古人云,弈者,兵之戏也。
木三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小道长游戏NBA在线阅读
比赛拉胯、排名下滑,球迷不满、跪求球星登场。 别着急! 小道长红尘历练、突发奇想。本着游戏的心态、进入NBA赛场。 先游戏、后融入。 先躺平、后拔剑。 让世人终于知道这样的才是YYDS。 本故事纯属虚构,无非是老球迷的臆想。
风起玄山
日更千字
体育赛事
当前位置: 体育 体育赛事 天生就会跑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被狗撵的少年

  阳光洒洒。

  叶钦戴着草帽,一手提着竹篮,沿着齐膝高的河水,缓缓走动着,双脚打破了河面的平静,呼啦啦的水流声不时响起。

  透过清澈见底的河水,叶钦的目光一直逡巡着河底的鹅卵石,不时地俯身,手臂穿过温热的水流,在鹅卵石上摸索着。

  每一次俯身他都会从鹅卵石上捡起几个螺蛳,随手扔进挎着的竹篮里。

  螺蛳在南方的溪流小河里很普遍,形状很像田螺,不过它的贝壳表面不像田螺那样光滑,而生长着许多旋转的肋纹,而且个头也多数偏小一些。

  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呢。

  叶钦看着竹篮里的螺蛳,盘算着回去大概能够炒上一碗了,轻轻咽了下口水。奶奶厨艺很好,这些螺蛳拿回去用清水漂个一下午,晚上就能炒了。

  今天早上就喝了两碗地瓜粥,当时还觉得有些胀肚子,跑出来转悠了一上午,出点汗,动一动,就觉得自己这会有些饿了。

  爷爷常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叶钦自己也觉得从前两年开始长身体,饭量就特别大,开始自己一顿差不多也就爷爷奶奶加一起的饭量,到现在,自己吃一顿二老都可以吃一天了。

  “下午该去水渠里看看,有没有泥鳅或者黄鳝。”

  叶钦站直了身,轻轻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把头上的草帽取下来,轻轻扇了扇,想着应该继续找找有什么可加餐的。

  七月份正是三伏天,他这晃荡在河边,算是凉爽的,也热出了一身汗。赤日炎炎,裸露在外黢黑的小腿、手臂、脖颈和脸颊都被晒得有些发红。

  叶钦吐了口热气,看着碧波粼粼的河水在阳光下缓缓流淌,他从小就在这条小河里扑腾,以前读过一点地方志,说这条河是闽江三大源头之一,从八闽之北一直南下,蜿蜒几百上千里的,也不知是在哪里入海的。

  “叶钦,叶钦……”

  “你快上来!”

  正在叶钦直起身,把草帽当成扇子扇了两下风,河岸边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岸边的鹅卵石河滩上,一个穿着淡绿色连衣裙的少女,一只手遮着额头,一只手朝他轻轻挥舞。

  “你怎么来了?”

  叶钦转过身,看向岸边,顿时笑了起来,将草帽重新罩在头上,呼啦啦迈开步子朝岸边走去。

  “太阳这么大,你会晒脱皮的?”

  叶钦双脚从河水里提起,蹑手蹑脚地走了两步,赶忙将篮子里的拖鞋给扔地上,赶紧穿上。

  夏日里阳光太烈,河滩上的每一块鹅卵石都晒得烫人,就是打个鸡蛋下去,恐怕都不要多久就能熟透的那种。

  “哇,你捡了这么多呢?”

  叶钦拖鞋还没穿好,旁边一阵清风拂过,少女已经整个人跑了过来,扒拉开挎在叶钦手臂上的竹篮,打量起里面的螺蛳来。

  女孩声音带着南方的呢哝软语的腔调,加上脆生生的声音,格外悦耳。

  “你妈又不让你吃这个。”

  叶钦将晒得有些热的拖鞋穿好,随手将头上的草帽取了下来,盖在女孩的头上,“这么热,干嘛不在家里?

  “我也想吃呢。”

  女孩微微瘪了瘪嘴,收回了扒拉着竹篮的手,将头上的草帽正了正,接着又笑了起来,“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邮递员直接送到了小卖铺那边,你都不知道我去给你拿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是我考上高中了呢,哈哈,我下半年才初三。”

  叶钦歪着头看了眼两手空空的少女,连衣裙也没有一个口袋什么的,神色顿时有些紧张,声音微微提高了几分,“陈梓熙,你帮我拿回家了?”

  “嗯。”女孩轻快地点了点头,“我拿到通知书的时候,刚好撞见你爷爷,就直接给他了,他老人家可高兴了。”

  “唉,我让你帮我注意着,是直接拿回来给我的。”叶钦一时间有些烦躁了起来,“你干嘛拿给我爷爷啊!”

  前段时间中考分数出来的时候,他就有查询过。秀水县的几所有高中部的中学,录取学生都是按照地区和成绩录取的。

  秀水一中直接录取了全县成绩最好的前三百名,二中录取了三百到四百的一百名学生,其他剩下的,各自按照成绩和地区,又被几所有高中部的乡镇中学录取。

  叶钦中考的成绩其实并不够理想,他原本估计着直接应该能够进一中,结果离一中的分数线差了两分,只能选择去二中了。

  而去二中……叶钦想到这个问题就有些头疼。

  去县城上高中,学费花销比在镇里上初中高多了。考上一中的话,或许还能找“那个人”要点学费,二中的话,他就真没有把握了。

  一想起那张黑脸,叶钦就宁愿不去读,明年直接跟人家去外省打工。

  “那怎么办?”陈梓熙撅了噘嘴,看着叶钦的神色,“是不是我做错了?”

  “算了算了。”叶钦摇了摇头,他还不至于那么不识好意,人家帮忙自己都没说一句谢谢呢。

  只是爷爷知道了他被二中录取了,这事情就有些麻烦了,本来他想着是想去找那个人问问给不给学费,不给的话,他就直接和爷爷奶奶推脱说自己没考上的。

  听到叶钦这么说,草帽下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接着又轻轻喊了一句,“叶钦……”

  “嗯,怎么了?”

  “我……你……可以的话,你还是要去上高中,以后再考大学呢。”少女有些欲言又止,一句话说完,却是无声地吐了口气。

  “什么嘛,说那么远。”叶钦拍了拍对方头上的草帽,“回去了回去了,不然你就跟我一样晒成黑炭了。”

  “哦。”少女轻轻点点头。

  叶钦挎着竹篮,走在前面。鹅卵石的河滩并不好走,是河滩,不是城里公园小区铺设平滑整齐的林荫小道,穿着拖鞋凉鞋,如果不注意抬脚一些,很容易磕碰到脚趾。不过他从小走到大,要不是鹅卵石烘烤得太烫,他赤脚都能跑。

  走了两步,叶钦突然顿了下,转头看了眼正在小心翼翼地踱着步子的陈梓熙,瞬间又笑了起来。

  “手拿来。”叶钦朝后面的陈梓熙伸了伸手。

  “我自己能走。”

  “快点啦,上次是谁磕了脚疼了一星期的。”

  ……

  穿过了鹅卵石的河滩,沿着芦苇荡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岸边的一条河坝外的小路上。

  小路两侧是大片的农田,稻田正绿,偶尔也有不少抽穗的从绿叶中间伸开,更远的地方也有几块金灿灿的稻田。

  再往前一些,则是高低错落的房屋,有些人家盖了新房,洁白的瓷砖在远光下,即便离得老远,依旧格外醒目。

  其他的则多是普通的红砖房,或者夯实的泥土房,这些年村子里不少人在外打工挣了些钱,富裕起来拆了旧房子盖新的也有不少。

  上云村是孝里镇下面的一个村子,秀水县这些年发展比起周遭几个县市落后了不少,在早些年是产粮大县,在很多人都吃不饱的年代,自然吸引了周遭不少人往秀水县跑。

  而到了这些年,其他地方经济渐渐起来,地里刨食收入微薄,反而是秀水县人开始南下北上的外出打工做生意。

  这也是叶钦想着跟其他人外出打工想法的来源,他要接着上了高中还得继续花钱,还不如早点出来减轻一些负担。

  “叶钦,快看那?”

  两人走在从河坝往村子里的小路上,叶钦低着头想着等会该怎么和爷爷说,突然手臂被陈梓熙轻轻拉了下。

  “什么?”叶钦顺着陈梓熙手指的方向望去,小路旁边不远是个有着两米高围墙的院落,一颗杨梅树从院子里伸了出来,个头饱满的杨梅挂在碧绿的枝叶间,鲜红欲滴。

  “你想吃杨梅啊,严叔这会人不在呢。”

  叶钦踮着脚朝院子里张望了一下,小院的外面的铁门关着,院内一片安静。

  “我回头去船山给你摘,船山的杨梅比这个头大,更甜。走了,回去吧。”

  这季节是杨梅的旺季,叶钦每年也会去河对岸的船山摘杨梅,吃不完的奶奶会晾晒成杨梅干,加点白糖用玻璃罐放着,够他当零食吃上好几个月的。

  走了两步,叶钦回过头,发现陈梓熙却是没有挪动脚步,看他转头,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

  叶钦有些无奈,从小到大就都是这样。

  “拿好。”

  走回头将手里的竹篮递给了陈梓熙,叶钦直接在围墙外转了下,几步助跑,一个纵身翻了上去。

  他身体素质不错,在初中溜出学校的时候,三米多高的围墙,几脚就能够蹬得上去,这种农家两米多的小院墙,更是不在话下。

  翻上了院墙,伸手小心地拉下了一根挂满了杨梅的枝干,刚摘了一个,陡然间一声犬吠在小院内响起。

  一条匍匐在树荫下纳凉的大黄狗,突然耳朵一颤,发现了动静,直接朝院墙这边扑了过来。

  “哎哟……”

  叶钦被大黄狗吓了一跳,一个转身就从院墙内跳了下来。院子内的大黄狗狂吠连连,直接从院子门口的铁门下钻了出来,直接朝叶钦追了过去。

  “还来?!”

  叶钦看着大黄狗从院子里钻了出来,想也没想转身就跑。

  在农家的中华田园犬,一般都是到处乱窜,如果平常碰到它们在身边转悠,不要跑不要动,基本上就没事。

  可他刚翻了人家的围墙,这会不跑都不行。

  一边跑一边还转头朝陈梓熙在的方向大喊道:“我先回去了,你等会把篮子送我家去。”

  一直站在路边安安静静的陈梓熙这会却突然噗呲一下笑出了声,轻轻扬起手,“叶钦,加油!”

  明媚的阳光下,少年的呼喊声,大黄狗的狂吠声,少女银铃般的笑声,洒了一地。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