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头破血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新书《末日从噩梦开始》已经发布,大家多多支持。-------------执笔仙路写长生,笑谈天地任逍遥。一场黄粱梦,让寒门士子楚弦拥有了后世记忆,在这个神佛为尊的大世界中,想要不为蝼蚁,不被奴役,唯有自强不息。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A晓飞哥哥.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三少爺52O.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Q木头.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从九龙夺嫡开始在线阅读
降龙十八掌金龙腾空,小李飞刀破碎虚空,战神图录镇压群雄,武者纵横,草菅人命。 李牧道:“这个世界太危险了,我一个读书人肿么办?” 亲!求指点! 【……进度70%……】 金手指还没有上线,卡文当中! PS: 迦太基的失落VIP书友群:586114751。只要粉丝值在两千,成为弟子,送上截图。就可以申请加入啦。
迦太基的失落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云隐惊天在线阅读
一名东洲少年因缘入道,他视天地万物皆有灵,仙凡俗人皆平等;只是仙道亦恶,他一路虔诚修行之道,历经艰辛万难,多次差点道消命陨!然天道万难亦留一线生机,他经历人界爱恨情仇,亦在灵界与万族相争。他一路坚持本心未为外物所羁绊,最终踏上仙界成就仙尊之位。 【书友群已经开通,群号:927131982,各位书友请加群,对本书多提建议!】
凡尘古月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有一个修仙世界在线阅读
陈莫白,仙门高三学子,正在努力复习准备考取大道院,本来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也就是筑基成功,直到他能穿越到另外一个修仙世界,然后,梦想就变了……
纯九莲宝灯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灵缘界在线阅读
任你道法精深,怎比我通汇五行,万法加身!  任你秘宝通玄,怎比我地藏仙府,宝若星辰!  任你金刚不坏,怎比我四圣五绝,天狐之体!  任你机关算尽,怎比我缘法通天,心怀本真!  读者交流群:289662745
谢十叁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完蛋!我成替身了!在线阅读
李正景,十七岁,横炼外功巅峰大圆满。 身份:羽化仙宗古月峰外门弟子,建安侯次子。 隐藏身份:千幻神君第七百六十三具备用肉身。 运势:修行脏腑养气内功(残缺错版),未能养出内气,并已伤及脏腑根基,于七日后内门弟子考核之中晋升失败,从而遭千幻神君弃用,炼为血丹,死无全尸! 改命之法如下:…… “我李正景分明是正经仙宗弟子,怎么他娘的成了备用肉身?” …… 本书又名《我有一页改命书》、《正经人修仙传》、《正经人修仙谁花钱啊?》等……
六月观主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垂暮长生在线阅读
不……我不想长生 那可由不得你 …… 万世悲歌,千载凄凉。 百经周折,一力薅神。
彩色长尾夹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在线阅读
重生成为双湖岛一个破落修仙家族的小修士,陈道玄本以为人生会一片黯淡,直到十六岁的一天,他发现自己居然能将日常的悟性一点一滴的储存起来......  本书又名《我可以把脑子存起来》、《工业修仙》、《重工业炼器》、《轻工业炼丹》
小白变老白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诡异模拟:我的词条奇奇怪怪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正在对抗恐怖诡异的高位修真文明,依靠对诸天位面的资源攫取来获得模拟对抗诡异的能量。 苏恩穿越成为烈火宫弟子,每个人二十岁时赠送两次模拟对抗诡异的机会,成功则建立自己的地盘开始攻略诸天万界,失败则打落到社会底层被压榨劳作。 而在为攻略诡异而做的例行天赋抽取中,苏恩发现自己画风逐渐离谱,首先获得的就是将身体四分五裂的奇怪能力。 对抗拧头鬼,我先把自己头给拧掉,鬼都给看傻了! 头:你先在此地不要走动,咱们分头行动! 手:你们先睡着,我去抓个厉鬼回来做早餐! …… 于是乎,在开拓出来的第五禁区上,万千修仙者神色复杂地看着一颗头颅怪笑着飘在半空。 无人敢入的恐怖鬼域,一条从天而降的手臂将其夷为平地,破碎的大道规则四散逃逸。
紧捂我的小马甲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这是我的星球在线阅读
随性观测,寻求本心之路。 多宇宙文明的碰撞主题,少量的游戏都市时间。 请不要用战神归来仙帝重生的打开方式,别再问为什么不杀人搜魂、不神念全知、不毁天灭地、不一章完本了。
姬叉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大仙官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头破血流

  九月安城,暑尽秋凉。

  城东南的安城贡院之内,负责今年乡试的主考官坐在堂内,此刻他眉头紧锁,先是喝了一口茶杯中早已经泡好的茶水,这才冲着下面一个小吏道:“你是说,平字号房年久失修,突然倒塌,将在里面考试的一个考生给砸了?不是我说你们,每年户部下发的款项里,都有贡院的维护费用,怎么还会出这种事情?”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这位主考官语气严厉,将茶杯甩放在木桌上,杯盖落在桌子上,响动颇大。

  那小吏吓了一跳,急忙将身子压的更低:“这件事下官已经责令去查了,必然会给大人一个交代,好在那考生命大,头上只是砸了一个口子,虽然流了血晕了过去,但医官看了看,说没什么大碍,诊治一下,性命无忧。”

  “那便好,若是出了人命,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主考官这时候语气缓和了一些,整了整衣冠,然后起身道:“走,带本官去看看那个考生。”

  小吏急忙擦了擦额头的汗,前面带路。

  贡院乡试,若是考生因为号房倒塌出了人命,那肯定会惹来麻烦,说不得是要有一批人倒霉了。

  这里面,绝对包括这位主考官。

  光是一个监管不力就足以让他背上一个过失,若是再有对手拿这件事做文章攻击他,那他今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不过人若是没什么大碍,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点道理,谁都知道。

  贡院一处偏僻的号房前,可以看到这个号房塌了一半,就在前面台阶上,躺着一个头破血流的年轻人,浑身是土,此刻是紧闭牙关,人事不知。

  旁边围着几个人,一个医官翻开随身带着的医典,施展当中的小术法,正在为这个年轻人医治。

  主考官一来,众人立刻是起身行礼,那主考官摆了摆手,问道:“怎么样了?”

  医官起身道:“回禀谢大人,下官已经为他医治止血,施展了小回春术,等他醒来,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听到医官这么说,这位谢大人才真正松了口气。

  “既然没什么事,那就让他先好好歇息,另外将这号房给我封了,此事不要惊扰其他考生,毕竟,乡试为重啊,其他大人也是事务繁多,哪能为这些小事分心。”谢大人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又问:“现在是考到第二科了吧?”

  此番乡试,按照惯例一共要考五科,为律、书、政、艺、谋五科,分两天考完,今天是头一天,头一科‘律’刚刚考完,休息片刻,便开始第二科‘书’。

  听到这话,谢大人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满脸是血还在晕厥的考生道:“可惜了。”

  说完,转身离去。

  他的意思众人皆知是什么意思,乡试五科,最后评定的时候是一科都不能少,这考生头一科都没考完,就被砸晕了过去,哪怕现在醒过来,这第一科也赶不上了。少了一科的成绩,其余几科便是考的再好也无济于事,不可能通过的。

  所以谢大人才道了一声可惜。

  谢大人走了之后,立刻是有人把这晕厥过去的考生抬到贡院医馆当中,毕竟躺在这里也不是事儿,更不雅观。

  负责贡院纪录的执笔官需要将乡试过程纪录在册,询问一番后,想了想,在录册上写下:安城灵县籍考生楚弦,天唐年历四九九五年秋九月初三巳时一刻,禹州安城乡试,因病缺考……

  楚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巳时。

  头上的血已经被擦干净,伤口也被医官用小回春术治疗结疤,不过醒来之后的楚弦还是感觉头痛欲裂,倒不是因为伤口,而是他之前经历的那一场真实无比的梦。

  梦中的他,居然是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岁月,一直到他年近半百,这才中断,因为,他醒了过来。

  梦中之事太过真实,仿佛亲身经历,一年年一天天,都记得清清楚楚,若不是突然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事物和慢慢回想起来的记忆,楚弦甚至都不知道之前他身在梦中。

  “古有黄粱一梦,那我这个算不算?”许久,楚弦才喃喃自语。

  这时候他也想起来之前是怎么晕的,当时他正在号房里考第一科,结果刚写了一半,就听到头顶怪声响起,然后咔嚓一声,房梁断裂,直接砸在脑袋上。

  一切都回忆起来了。

  楚弦看了看窗外天色,突然惊呼一声,从床铺上跳了下来。此刻已是巳时,应该是开始考第二科,这可如何是好,要知道他第一科的试卷都没有答完。

  心急火燎之下,楚弦急急忙忙往外跑,刚好碰上了一个医官,从这医官口中得知自己居然是昏睡了一天一夜之后,他险些没再晕过去。原来已经是第二日,刚刚结束第四科,很快就要开始第五科目‘谋’术的考试。

  也就是说,他居然错过了前面整整四科考试。

  这一刻,楚弦呆立不动,如遭雷击。

  那医官见状,也清楚对于一个考生来讲,这一次乡试算是彻底没戏了,榜生之名那是更不用想了,所以安慰道:“明年再考吧,你要知道,就算是五科都考完,真正能通过成为榜生的考生,也只有不到一成,当初我考乡试,也是考了整整五年,这才最后通过,得了功名成了榜生,这才入了仕途,而考十年二十年都不过的也是大有人在。”

  说到这件事,那医官显然很自傲,有一种自鸣得意,别看他只是隶属于吏部下属司衙当中医馆从九品的小官。但再小的官也是官,也能名入官典,得庇护,学术法,掌权威,成为人上人,从此乡里乡亲都会将你当成能人,对你毕恭毕敬,便是以前对你不屑一顾的美娇娘,也会主动示好,来说媒的媒婆更是会把门槛磨平。

  这就是仕考的价值所在。

  除此之外,医官也是想告诉楚弦,你就算是没有缺考,十有八九也考不上,何必执着。

  医官的自鸣得意楚弦没有在意,他此刻自然是沮丧,毕竟苦学多年,熟读诸多典籍,头悬梁锥刺股,这般努力为的不就是通过考试,鲤鱼跃龙门。

  而缺考四科,说明不可能再有机会,至少今年不行了。

  这一点楚弦自然清楚,倘若他还是之前的楚弦,必然是备受打击,颓废失望,可经历了那一场怪梦,楚弦已经不是之前的他。

  入梦三十年,三十多个春去秋来,所经历的,所学的,所沉淀的,已经远超同龄人,说白了,就是心境的不同。

  现在的楚弦,居然是十分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而且随着梦中记忆的浮现,楚弦的心境已经开始转变。

  缺考就缺考吧,事已至此,烦恼无益,倒不如想想今后之路该如何走。

  这种冷静,就是楚弦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刻,楚弦是彻底的从刚才惊醒之后的那种混乱中沉静了下来。

  楚弦没有过多的想这一次乡试,他想的还是之前的那一场梦。

  楚弦觉得那不像是梦。

  若是梦,为何梦中的一切都记得,又为何梦中所得学识也都记得清清楚楚,如真正经过长年累月千锤百炼一般印刻在脑海当中,仿佛真正经历过一样。

  梦里的这一次乡试,他没有被砸破脑袋,而是顺利考完。不过虽然五科都考了,但并没有通过成为榜生。来年再考,也是一样,直到第三年才通过,然后侥幸入仕,先做一个无官品的小吏,三年后,才熬到从九品,做了一个县级衙司的一个小执笔文书官。

  这从九品,他更是做了整整八年。

  之后,才得到一个机会,向上晋升,最后,官及正四品,做到了司郎中的官位,也算是功成名就。

  除此之外,在梦中,楚弦的娘亲却是在这一次乡试之后一年,就重病离世,也是因为如此,第二年楚弦还没有走出丧母之痛,这才再次考试失利,只是日后功成名就时,每每想起含辛茹苦将他带大的母亲时,都心痛的如同刀绞一般。

  “幸好,只是梦,梦,不是真的!”楚弦这时候想到梦中的情景,也是满头大汗,喃喃自语,这时候他看到医馆书架上,摆着几本书籍,看到书名,楚弦便又想,这是《回春医典》,乃是医道术经中一个著作。

  只是下一刻,楚弦就想到了什么,脸色苍白。

  他没读过那本《回春医典》,也不可能知道这医典中的内容,可为何刚才他脑中突然有了《回春医典》中的内容,字字句句都记的清清楚楚,那感觉,仿佛读过,而且读过不止一遍,背下来都可以。

  因为在那一场梦里,他的确是读过这本典籍,而且研究过医道,还是一位医道大家。

  为了验证,楚弦上前取下那一本厚厚的《回春医典》翻看了起来,很快,他就将书丢在桌子上,如果见鬼,眼中满是震惊。

  里面的内容,居然和他知道的一模一样。

  梦是真的!

  楚弦这时候脑地嗡嗡作响。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