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见性成佛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吴宗睿穿越了。第一,韬光养晦,集聚实力,第二,针锋相对,寸步不让,第三,实力碾压,打到你服气,第四,以上办法全部采用,依旧不服者,彻底消灭。水滴石穿,绳锯木断,一点又一点的改变,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一步又一步的走向辉煌。过程重要,结果更加的重要。我们一起来见证,看看吴宗睿如何走上巅峰。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熊熊他爹.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chengfei88.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20181230070729685.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从洪武末年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到洪武二十二年,成为北平城里燕王护卫军一员,开局四个妹妹,俩弟弟。 他是一个俗人,随波逐流中,只想着混个爵位养家糊口。 然后过着自己提笼遛鸟,喝茶听曲的生活。 但是,总有些责任需要承担。 历经四朝。 曾经少年,终是变成了大明第一公。 威仪四方,永镇大明。
何不言情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太子崛起在线阅读
论不要脸功夫,明末文官集团绝对天下第一! 可随着皇太子崛起,这群蛀虫突然发现,大明储君不要脸功夫似乎更加如火纯青…… 雇佣兵魂穿朱慈烺,他绝对不是大明最后一个皇太子……
物语000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重生锦衣卫,开局拯救土木堡在线阅读
大明英宗正统十四年秋; 五十万京营精锐摩拳擦掌的时候,一缕来自现代的灵魂,悄悄潜入了一名明军百户的躯壳内。 什么?开局土木堡? 不慌?怎么可能不慌?慌得一批好吗? 既然慌,那就选择力挽狂澜! 破土木!守京师!立景泰!犁庭塞外!杨帆西洋! 做一个不需要金手指,天下第一的: 史上最强锦衣卫!
猫啊你得努力了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穿越成崇祯皇帝,己巳之变,撕破大明最后的骄傲,丧钟似乎已然敲响。 一寸山河一寸血,被建虏蹂躏的山河,深深刺痛了大明。 似乎盛世强国,真的成了遥不可及的痴梦。 大厦将倾,社稷将破,那就由朕来力挽狂澜吧! … 书友群:938.887.683
仗剑至天涯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朱棣第四子在线阅读
穿越到明朝,成了朱棣的第四子,朱高燨用一枚爆仗,打响了他在大明朝的第一炮; 从此,靖难之役,设立奴儿干都司、营建北京、浚通大运河、郑和下西洋,我无处不在…… 历史的车轮,从虞夏商周,到两宋元明, 历经风雨,万千坎坷; 每一任皇帝,面对历朝历代的兴衰荣辱,如履薄冰; 朱高燨说,有我在,大胆干, 有我在,大明王朝将红红火火, 这片日出之地将永远免遭践踏;
星月长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弘治大帝在线阅读
天选之子,开局便是皇帝独子,想不当皇帝都难! 是做个太平盛世的仁皇帝? 还是杀伐果断开创一代伟业的枭雄? 穿越嘛,不用说,当然是后者!
煮酒不喝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知道勤政无用的我修仙躺平在线阅读
陈树穿越大明 成了最惨最悲情的崇祯皇帝朱由检。 知道勤政无法改变大明命运的朱由检,决心摆烂躺平 沉迷修仙 沉迷女色 他将朝政大权全权交给奸臣魏忠贤 无条件信任大将袁崇焕 在李自成进攻京城时,直接大开宫门 清军入关时,放弃城池 …… 躺平摆烂,随波逐流,一心修仙的朱由检却无意之中打造了最强大明! 本书又名《这个昏君不太昏》、《求求你,让朕修仙吧》、《大明:宇宙级别歌者文明》
凯旋的蜗牛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虎臣在线阅读
一个带着“号令之旗”的穿越者,一个名扬后世,无畏英雄的儿子,他会在明朝末年掀起怎样的热血狂潮,如何在这风起云涌的时代把那些不爽踩在脚下呢?  想看到热血与激情,想看到一个无视规则的穿越者吗?尽在《大明虎臣》!
曾经淡然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回到明朝开工厂在线阅读
穿越到万历五年,这是最好的时代,朝有张居正改革、外有戚继光靖北。倭寇靖、四海平,正是太平盛世,寻思着农妇山泉有点田,过个小日子,娶个小媳妇,种上几亩田,整点小发明,顺便医个病开个厂……这种日子挺悠闲的。可救命之恩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嘛,怎么能倒打一耙哪? 在时代的裹挟下,施奕文只能一路向前,从小人物一步步走向巅峰…… —————————— 书友群:150536833
无语的命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谋明天下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见性成佛

  江西赣州,安远县,南郊,寒鸣寺。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衣服,头发略微的凌乱,坐在空地的石墩上,双目呆滞,喃喃自语,面无表情。

  几个匆匆走来、面带菜色的僧人,看着面容呆滞、喃喃自语的少年,欲言又止,他们仔细观察少年片刻,摇摇头放慢脚步,转身轻轻走开。

  三个月之前,这个少年进入寒鸣寺带发修行,举止就有些怪异,不是特别正常,时常有疯癫之举,就在诸多僧人已经适应、习以为常的时候,三日之前,少年突然跳进寺院后方的池塘之中,待到僧人努力将其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是气息全无。

  寺院的僧人准备为少年超度,将其魂魄送去极乐世界,少年突然又醒过来了,手舞足蹈,状若疯狂,说着一些大家听不懂的话语。

  这让念惯了佛经的僧人惊慌失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嚷嚷着要将少年撵出寺院,押送到官府去处置,要不是住持的维护,少年怕是被当做妖孽乱棍打死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少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喃喃自语,不与其他的任何人说话,也不用正眼看其他任何人。

  少年的房间里面,桌椅全部被砸碎,碎纸满地都是,已经是惨不忍睹。

  这让寒鸣寺诸位僧人认为,少年妖孽附身、完全魔障,无可救药了。

  “刘宁,救你我无悔,因此殒命也是我的选择,可我为什么穿越了,穿越到崇祯元年,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天大的讽刺和笑话。”

  “不错,我是为大明王朝惋惜和悲哀,可我清楚大明王朝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就算是没有满清的崛起,这个王朝也即将寿终正寝,被其他的朝代所取代。”

  “改变历史,那是网络小说才能够完成的事业,我怎么可能做到。”

  “我和你争辩,也就是逞一时的嘴快,我压根没有想到过穿越,更没有想到改变历史。”

  “我写过几本关于明末的网络小说,但那都是我想象的,其中还有一本太监了,后来我也认真看了这几本穿越明末的网络小说,越看越觉得幼稚,太多想当然的情节,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正准备重新开始认认真真的写一本明末的穿越小说,了却心愿,不辜负读者大大的期望,谁知道穿越了。”

  “老天,你别玩我了,我真的不想穿越到明末。”

  。。。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沙弥,蹑手蹑脚走过来,盯着少年看了好一会,终于小心开口了。

  “施主,住持请您去一趟。。。”

  少年扭头,看见脸上带着害怕和不懈神情的小沙弥,露出了苦笑的神情。

  “我知道了,这就去住持那里。”

  少年站起身来,准备跟随小沙弥一同前往住持房间,小沙弥却如同兔子一般开溜,转眼就看不见踪影了。

  少年的脸上,再次露出苦笑的神情。

  “我被寺里的僧人当做妖孽了,就连小沙弥都怕我,不知道在寺院里做了多少癫狂之事,也罢,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寒鸣寺很小,整个寺院只有八个僧人,寺院拥有官府划拨的十来亩薄田,平日里僧人除了念经祈福,还要种田维持生计,这些年光景不好,田地里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寒鸣寺的僧人只能依靠香客的布施勉强维持生计。

  安远县本就是下等县,全县人口不足两万,香客数量很少,布施也不多,这让寒鸣寺的僧人更加的难以维持。

  住持的房间在寒鸣寺的后院,单独的一间屋子。

  少年进入住持的房间,还没有来得及行礼问候,住持就开口了。

  “阿弥陀佛,三个月时间过去,施主应该放下了。。。”

  少年看着须发皆白的住持,楞了一下。

  “住持,我很好啊,也就是这几天有些烦闷,发泄了一下,现在完全好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施主在寒鸣寺带发修行已经满三月,老衲以为,施主还是没有放下。”

  少年的神情显得肃穆了一些,双手合十,略微思索,对着住持恭恭敬敬开口了。

  “住持,我已经放下,迷时师度,悟时自度,住持三个月来的度化,已经让我顿悟。”

  住持略微的睁大眼睛,看了看眼前态度恭敬的少年,轻轻摇头。

  “也罢,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老衲穷尽办法,也无法化解施主心中孽怨,看来寒鸣寺太小,无法为施主超度,施主收拾一下,明日就回家去吧。”

  “这个,住持让我回家去吗。”

  住持看着少年,微微的点头。

  少年的神色更加的肃穆,甚至带有一丝的沉重。

  “住持不相信我已经顿悟,我也没有办法,三日之前,我还一直认为,前世若不相欠,今生又怎会相见,既然有缘,为何相杀,故而我的孽怨并非凭空而生,乃是老天对我的惩罚,这种执着让我陷入困顿之中无法自拔,三日前失足坠入池塘,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明悟,感觉到了佛光普照,明白了住持的告诫,佛祖云: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住持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看着少年。

  “阿弥陀佛,施主造化,得到佛祖的照拂,果然有明悟,佛祖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可有向佛之心了。”

  少年微微点头。

  “住持,我既已经明悟,佛就在心中。”

  “施主年少,老衲以为,遁入空门,与世无争,自此脱离苦海,一心向佛,方可完全放下心中孽怨,得到重生。”

  少年微微摇头。

  “住持,佛祖告诫我,空门就是红尘,红尘就是空门,佛道就在吃饭穿衣、声色犬马之间,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才是向佛的最高之道。”

  住持慢慢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少年,眼神里面迸射一丝的光芒。

  “既然施主已然明悟,老衲有几个问题,还请施主好生回答,可否。”

  少年点点头,看着住持。

  “何为佛道。”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清,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何为向佛。”

  “此身已在含元殿,更像何处问长安。”

  “何为顿悟。”

  “见性成佛,不可说。”

  “何为修行。”

  “红尘中修行,普度众生,方显我佛慈悲。”

  住持双手合十。

  “我佛慈悲,施主骨骼清奇,遭遇我佛点化,老衲本想将一身衣钵传于你,光大佛门,奈何奈何,可惜可惜,你虽已经放下心中孽怨,俗事未必能了,老衲留不住你,寒鸣寺留不住你,红尘才是你的去处,自此以后,老衲只希望你能够真心向佛。”

  “住持教诲,我记住了,佛云:若人知必行,普造诸世间,是人则见佛,了佛真实性,心不住于身,身亦不住心,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请住持放心,不管是身在佛门,还是红尘中,我都会一心向善。。。”

  。。。

  回到房间,少年擦去了额头上细密的汗滴,看着手中住持的信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没有住持的这份信函,少年就算是回到家中,也会被乱棍打出,甚至可能被当做妖孽,遭遇家法处置,可少年没有选择,留在寒鸣寺是不可能的,出家为僧更是不可能,目前来说,唯一的安身立命之所,还是回家。

  凭借着对佛理的些许了解,少年经过了住持的考校,这不过是侥幸,也许是因为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能够张嘴说出大段的佛语经典,让住持感觉到了吃惊。

  看着房间内凌乱的情形,少年止不住苦笑着摇头,他清楚记得,三天之前,醒来的他,被另外的一份记忆主宰大脑,那份绝望的心情让他忍不住疯狂,砸碎了房间的桌椅,撕碎了桌上的书本。

  一直到现在,手臂还在隐隐的作痛。

  谁不知道,明朝末年,大明王朝僵化腐朽,满清强势崛起,农民起义风起云涌,让人命变成了草芥,极端的小冰期灾害气候,让寻常百姓几乎找不到活路。

  越是熟悉、越是了解,就越是感觉到害怕和艰难。

  将住持的信函小心的放置在胸前,少年开始收拾房内的物品,此刻他的思绪非常的清晰,什么大富大贵、什么改变历史,那都是扯淡,现如今最为关键的还是回到家中,化解可能遭遇到的麻烦,好好的活下去。

  崇祯元年二月初一,一个少年、一个小沙弥,背着包裹离开寒鸣寺。

  少年和小沙弥离开之后,住持在寒鸣寺经书上面专门记载:

  天启七年十月初一,安远县新龙乡新龙里十四岁生员吴宗睿,困于内心孽怨,无法自拔,于寒鸣寺带发修行,崇祯元年正月二十六日,吴宗睿失足落水,气息全无,恰逢此时,天降瑞祥,附于吴宗睿之身,崇祯元年二月初一,吴宗睿感受我佛教化,顿悟,离开寒鸣寺,回归家中,老衲觉远敬禀我佛,此子不凡,得上天照应,必定搅起一番风云,但愿我佛慈悲,化解一切冤孽。

  三日后,寒鸣寺住持觉远大师于寺中坐化。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