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从双叶到利群(求推荐票!!!)

  走出了小区门口,陈晋顺手买了包烟。

  其实他原本是不抽烟的。只不过当初为了支付自己和妹妹陈悠两个人的学费和生活费,陈晋不得不拼命的兼职打工挣钱。

  父母的在他刚上初中那年没的。都是急病。因为平时有个病痛的不敢上医院,只能熬着,后来走的时候一大堆并发症,医生都探究不清楚具体死亡病因。

  当时为了活命,陈晋中午就在食堂里帮工,除了能让自己和妹妹吃到免费的午餐外,每个月学校能给个300块的补贴。

  就这还是他拿着父母都标注着死亡的户口本和街道给开的特困证明,求爷爷告奶奶讨来的。

  每天放学之后,他还要到小饭馆里当小工。端盘子洗碗扫地擦桌什么都干。这也是街道帮着介绍的,否则童工人家都不敢用。

  跟老板说好了管两个人的饭,每个月还能给个500块。只不过需要在小饭馆里一直忙道午夜时分,吃夜宵的客人都走了,饭馆关门才行。

  在这之外,他还要熬着夜完成每天的功课。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学会的抽烟。否则夜里硬熬就是铁打的也扛不住。

  当时没钱,只能买两块钱一盒的双叶。抽的也省,困极了闷上两口,燃烧燃烧肺叶,驱赶一下困倦,又连忙掐灭。

  这样的结果就是,他当时的成绩差到没谱,最后三个月节衣缩食没去兼职,才勉强考上了个所谓3+2的高职学校。

  陈晋比陈悠大两岁。他初中毕业的时候,陈悠才刚要上初二,对这些都不太懂,时常还高兴的念叨着,哥哥真厉害。连着大学都一块考了。

  不过陈晋自己也不遗憾,甚至还非常有成就感。毕竟他是真的靠着每个月的着千八百块钱,完全“长兄如父”的养大了自己的妹妹陈悠。

  而且因为他知道女孩子越长大,才越是到了花钱的时候。所以当时他就盘算着,等自己这个野鸡高职毕业,正好就是陈悠该上大学的时候了。

  情况直到陈晋来了东江市上学,才算好转一些。尽管这里没有街道帮忙介绍零工了,但大城市毕竟是大城市。两年里,贴小广告,扮人偶发传单,在宿舍里推销电话卡信用卡,基本上啥都干过。收入比在食堂帮工强些,倒也勉强能供上陈悠的开支,偶尔还能给陈悠置办一身新衣服。

  要说真正轻松一些了,还得是到了这几个月,陈悠考上了楚南大学来到东江市之后。因为陈晋的努力和阻拦,陈悠没有去打过工,而是潜心学习,一入学就是拿着奖学金的。这让陈晋的压力减小了许多。

  否则光靠着他这1400块的见习经纪人底薪,真的没法支撑下去。

  最初他干经纪人也是无奈之举。3+2的高职,说好听了,是专科。说难听了,就是个职高生。现在已经是2010年了。在这招个门卫都要求本科学历的年代,陈晋能找得到什么好工作才怪呢。

  也是暑假的时候回去了几天,听闻有同乡干经纪人发了财,在老家买了车买了房,他才一股脑的投身进来的。

  一想到这,陈晋又更加的开心了一些。

  万策公司的规定。入职三个月没开单的劝退走人,但只要在三个月的期限内开了一单,次月立刻转正,只是需要经过一次转正考试。

  一旦转正,他的底薪就会从1400块涨到1600块。

  这200块的差距就是陈晋开心的理由。看他现在不就膨胀了么?

  不但放弃了2块一包的双叶,换上了13块一包的老版白壳利群,竟然还敢买了一瓶可乐喝着。

  虽然天气已经转凉了,但他还是执意拿了冰箱里的。

  冰镇的可乐。嘿,一口下去,晶晶亮,透心凉啊。走到门口风一吹,陈晋就又后悔了。

  “好在刚才蔡世明偷摸先塞了1000块钱,不然还得接着抽双叶。”陈晋冷的打了阵哆嗦,嘬着利群烟,惬意的想着。

  回到店门口,方强也刚好出来准备抽烟呢。猛然瞥见陈晋叼着烟回来,凑上前道:“来一根来一根。”

  陈晋傲然的一扬下把,扔给他一根道:“6毛5一根啊。”

  “哟嚯。”方强笑道:“这刚开单就换档次了啊。你这是要放弃双叶这个老战友啊。”

  “人嘛。总是需要升华一下自己的。”陈晋立刻开始臭屁。

  插科打诨之类的事情,他最擅长了。如果不是有这份近乎于贱的乐观心态,估摸着也早就被生活逼得不知走上哪条道去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人格被降到了底线以下活着,就会开始怀疑活着的意义了。可是一旦让他冒出了头,想在压回去,可就难了。

  “诶诶。刚才听说你要带咱妹妹晚上去腐败?”方强乐呵呵道:“带上我呗。让咱妹妹带上俩女同学,好让我也经受一下楚南大学美女的靓丽风景线和高级知识分子的熏陶啊。”

  “滚蛋。”陈晋笑骂道:“前面一站路,纤纤发廊你可以去了解一下。我听说50块能吃顿快餐,不贵。”

  “靠。你小子不地道啊。是不是偷偷去过?”方强立刻反应过来。

  “你才偷偷去过呢。老子可是光明正大去的。鬼知道那里面不能理发啊。还他妈叫发廊。”陈晋抱怨着。

  方强哈哈大笑:“你个土包子。等哥哥有钱那天,也学那些房东一样,买几套房子,一套养一只金丝雀。”

  “等到你有钱哪天?我怕是看不到咯。你记得带上我重孙飞黄腾达啊。”陈晋打击他。

  “你的意思就是我三辈子都不能发财呗?”方强没有理会他的打击,反而语气变得有些黯然。

  方强也是个苦主。条件比陈晋也好不了多少,除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之外,一点优势都没有。

  “哎……也真是不知道咱什么时候才能在东江买上房啊。每天对着这系统里的房源,动不动就三五百万的,感觉在这大城市,钱就跟他妈草纸一样贱。”方强感慨道。

  陈晋也收起了笑容,眼神变得有些忧郁起来。

  是啊。干经纪人这行,尤其像他还是专营学区房的。以前别说见了,就算是听到100万都得颤三颤。现在可好,一睁眼就得面对大几百万的房子。

  这其中的差距,可是让他们的三观都刷新了无数遍。

  不过转瞬间陈晋又意气风发起来了。

  因为手机“叮”的响了一声。这不是短信或者电话的铃声,那就只能是活点雷达APP的提醒了。

  他打开一看,露出了笑容,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发现新客户。宫灿,电话:137********,心理价格500万。

  “生活待我不薄啊。”陈晋看着客户的名字,灿烂的想着。

  

貔蚯说
各位读者老爷们,我想要票票啊!我要推荐票票,飞起来的票票,转圈圈的票票!(原谅我恶意卖萌!因为我皮卡丘就是第一萌物!)

8.从双叶到利群(求推荐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