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见面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海沽警察教练所的路承周,在校期间,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进入英租界警务处担任巡捕,被军统海沽站相中,发展其成为军统通讯员。之后,日本人也觉得,他是个理想的发展对象。原本只想以巡捕身份掩护工作的路承周,突然发现,自己成为各方追逐的目标……谍战新书《对垒》上传了,这次写的是山东现代法医穿越南宋,只想破几个小案改变命运,却无意与金国、西夏、蒙古等多国密谍交锋,他能否改变历史?让中华民族再次站在世界之巅?新书《南宋第一密探》上传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换个朝代,继续谍战!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仪凡白.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李樹根.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大可112.
    书友等级: 掌门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谍战特工小说推荐

谍海猎影在线阅读
方不为穿越到了民国。  方不为以为,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能力,还有对大局的先知,就算不能大杀四方,威名赫赫,至少也能杀的日谍和汉奸魂飞魄散,屁滚尿流。
眀志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后手在线阅读
海沽警察教练所的路承周,在校期间,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进入英租界警务处担任巡捕,被军统海沽站相中,发展其成为军统通讯员。之后,日本人也觉得,他是个理想的发展对象。原本只想以巡捕身份掩护工作的路承周,突然发现,自己成为各方追逐的目标……  谍战新书《对垒》上传了,这次写的是山东  现代法医穿越南宋,只想破几个小案改变命运,却无意与金国、西夏、蒙古等多国密谍交锋,他能否改变历史?让中华民族再次站在世界之巅?  新书《南宋第一密探》上传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换个朝代,继续谍战!
可大可小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踪在线阅读
【再现真实谍战历史,欢迎考据党入坑】法医林江北阴差阳错穿越到36年,利用自己的身份,追杀日本间谍,帮助地下组织,在这个硝烟四起的年代谱写出一曲中华男儿的热血传奇! -------- 谍踪书迷群:644356272 欢迎加入
成微澜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影1938在线阅读
一次偶然的机会,小特工陈阳穿越了,穿越到了1938年那个热血的时代。“既然来了,那总得干掉几个鬼子吧?”陈阳开始了他热血的抗战生涯!
陌上三边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至尊特工在线阅读
千古隐门,一脉单传。 秦阳为弥补师傅的遗憾踏入了中海大学的校门,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
8难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海争渡在线阅读
谍海争渡,回头无岸。 1938年8月,江城的沦陷难以避免,我党中共特科人员楚新蒲,奉命加入江城特委,潜伏敌后长期抗战。 ………… 本书第一书名《争渡》,后台显示有人使用,加了谍海二字。
只爱煞英雄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云重重在线阅读
当发现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怎么办,在线急! 当发现自己前身是一个绝对的极品渣人,怎么办,还是急! 这是一个自我救赎,一个游走在灰色边缘的人进行的救赎。
尘中陌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在线阅读
有人说,一个优秀的伪装者不能感情用事。 也有人说,一个优秀的伪装者要懂得察言观色。 还有人说,一个优秀的伪装者时刻都要保持低调。 然而在敌人内部成功潜伏了多年之后,李强最终却只总结出了两个字:扯蛋!
陛下的小鱼干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一抹残阳映青山在线阅读
在烽火岁月中,一个富家子弟,在国难当头之时,决定投身于抗战救国的洪流中去,无论是在青山绿水的千年羊城,还是在龙蛇混杂的十里洋场,他依靠着信念,勇气和才智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关口,挫败了敌人一个又一个的阴谋,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功勋。
秋月春风矣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当前位置: 军事 谍战特工 后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见面

  八月的海沽骄阳似火,太阳西斜时,维多利亚道东面走过一位穿着警服的年轻男子。

  他的步子迈得很大,速度也很快,但并不慌乱。

  一边走,还一边观察着四周。

  作为一名警务人员,他早就养成了,随时观察周围状况的习惯。

  他叫路承周,刚参加工作三个月的英租界巡捕。

  路承周的身材不算高大,国字脸,眉毛很浓,眼睛炯炯有神。

  但他相貌一般,属于那种放在人群里不起眼,仔细看,又很耐看的类型。

  英租界警务处的宿舍,就在戈登堂后面。

  回到宿舍,换下警服,穿了件半旧的西服,将警服里刚领的薪水,小心翼翼的塞到西服口袋后,就急忙出去了。

  路承周今年二十岁,五月刚从海沽警察教练所毕业。

  因为成绩优异,与英租界工部局签订了三年合同,担任警务处巡捕房二十四号路巡长。

  到警务处的三个月,路承周很快适应了巡长的工作,管着手下十二名巡捕,负责二十四号路四个路口的治安。

  每天虽然辛苦,但充实。

  每天都要在二十四号路上巡逻十几次,三个月下来,相当于在二十四号路上走了近千趟了。

  哪里新长了株杂草,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路巡长,出去?”

  路承周刚走出来的时候,旁边宿舍走出一位年轻男子,见到路承周后,笑吟吟的说。

  “颜巡长?是啊,要出去一趟。”路承周听到声音,知道是隔壁的颜海荣。

  颜海荣跟他一样,也是警务处的巡长,只是他比自己早来一年,民国二十二年进了警务处,今年初刚升为巡长,负责康伯南道。

  “今天下饷,应该好好玩一下。”颜海荣好像突然想到此事,警务处的薪水发得很及时,每个月十二号,不会提前,也不会延后。

  路承周笑了笑,没有吭声。

  他与颜海荣算不上什么交情,两人都是巡长,住在隔壁,上班碰面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刚进入警务处的路承周,希望与所有人搞好关系。

  可交浅言深却不行,什么事情都要讲究循序渐进。

  况且,今天他确实有事。

  颜海荣也没有在意,路承周走后,他驻足望着路承周的背影,沉思了一会,才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路承周去的是马尔他道的一家英式咖啡馆,到英租界三个月,路承周对英租界的地还是很熟悉了。

  进咖啡馆之前,路承周习惯性观察了四周,确定没有异常后,才走了进去。

  走进咖啡馆,路承周目光四下搜索,很快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吴之仁。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无声的碰了一下,路承周微微颌首,露出一个会意的笑容,抬腿走了过去。

  “路巡长,请坐。”吴之仁隔着老远就站了起来,等路承周走过来后,笑吟吟的说。

  吴之仁三十来岁,相貌平常,坐在咖啡馆,如果不主动站起来,很难被人注意。

  这一点,跟路承周有些相似。

  “吴先生可是帮了我大忙的,以后直呼名字就是。”路承周在对面坐了下来,谦逊的说。

  “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以后喊你路老弟吧。”吴之仁笑了笑,路承周虽然比他年轻,但却有一种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相比路承周警务处的身份,吴之仁这欣赏他这一点。老成稳练之人,以后更有出息。

  “今天下饷了,这是十五元,不多,但以后每个月都会还吴老板十五元。”路承周拿出几张钞票,递给了吴之仁。

  他身为巡长,每个月的薪水二十元。还吴之仁十五元后,靠剩下的五元生活一个月,日子就过得紧巴巴了。

  “你刚参加工作,需要用钱的地方多,我的钱不急。”吴之仁连忙说,他处心积虑的借钱给路承周,只是想结交路承周罢了。

  “那不行,你能借钱给我,已经很感激了。既然我每个月能还一点,怎么能不还呢?”路承周坚持着说。

  “好吧。”吴之仁看到路承周坚定的眼神,只好将钱收了起来。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如果他坚持不要,恐怕会引起路承周的怀疑。

  “承蒙吴老板看得起,借钱助我度过难关,这份情,路某永远记在心里。”路承周郑重其事的说,不管吴之仁出于什么目的,借钱这份情,他都会记着。

  上中学时,路承周的父亲就逝世了。

  去年,他的母亲病重,为了给母亲治病,家里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然而,依然不够。

  正当路承周茫然不知所措时,他无意中遇到了吴之仁。

  对方主动伸出援助之手,从第一次借钱到现在,路承周总共欠了他三百元了。

  “好说,好说。”吴之仁脸上堆满了笑容,他之所以借钱给路承周,不就是为了让对方记住这份情么。

  路承周在咖啡馆都没点东西,把钱还给吴之仁,随后就起身离开了。

  虽然是还钱,但路承周走得洒脱,并没有因为欠了吴之仁的钱,就显得自卑。

  望着路承周的背影,吴之仁微微颌首,等路承周出去后,他也结账离开。

  吴之仁其实不是什么商人,也不会这么好心借钱给路承周。

  这些,只是他的手段罢了。

  吴之仁只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名叫张奉新,乃军统海沽站之联络员。

  掩护身份是康伯南道仁安里广发旅馆的老板,他在英租界已经潜伏了两年多。

  路承周从海沽警察教练所毕业,因为深得他的教练、同时也是警务处长克莱森琪的赏识,进入警察担任巡长。

  这对潜伏在英租界的军统人员来,是一个非常便利的身份。

  最重要的是,路承周刚从学校毕业,还没有染上那些巡捕的恶习,可塑性很强。

  这样的年青人,只要稍加引导,就会成为一名热血的革命青年。

  张奉新得知路承周母亲病危,亟需用钱,主动对路承周伸出援助之手。

  事实证明,张奉新的做法还是很有效的。

  路承周懂得感恩,张奉新需要的,也是路承周的这个态度。

  上个月路承周的母亲亡故,路承周就不再需要他的资助了,这让张奉新有些遗憾。

  张奉新离开咖啡馆后,在门口招了辆胶皮车,径直去了爱丁堡道32号的王氏诊所。

  胶皮车,是海沽人对黄包车的称呼。

  这里是军统海沽站站长王小湘的住处,也是军统在英租界的联络站。

  然而,张奉新并没注意,之前离开的路承周,其实并没有走远,他就在咖啡馆对面。

  这也怪张奉新,在英租界待的时间长了,没有了刚开始的警惕,出门坐上车后,竟然直奔目的地。

  路承周坐在后面的胶皮车上,在“吴之仁”下车后,他就让车夫继续往前,过了一百多米后,拐了个弯才停下来。付了车费后,路承周再步行回来。

  借着王氏诊所的灯光,路承周看到了穿着灰色长衫的张奉新。

  路承周的视力和记忆力都很好,何况他刚与张奉新分开,如果认不出张奉新,那就是得健忘症了。

  路承周在四周看了看,他在海沽警察教练所也学习过一次简单的侦察手段。

  盯梢的第一大原则,就是不能让对方发觉。

  最终,路承周在诊所对面的一个里弄口,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隐蔽起来。

  他没有表,只能估摸着时间,如果“吴之仁”半个小时还没出来,他就要先回去。

  进入诊所的张奉新,哪想到自己会被路承周跟踪呢。

  他离开咖啡馆后,就一直在想,要如何向王小湘汇报路承周的事情。

  王小湘长得眉清目秀,挺拔俊逸,看上去与“特务”完全不搭界。

  因为家境殷实,王小湘从小就接受了很好的教育,毕业于北平协和医科大学。

  在海沽英国租界工部局领有行医执照,是一位正式的西医。

  这样的身份,是他最好的掩护。

  谁能想到,鼎鼎大名的王医生,竟然会是军统海沽站的站长呢。

  “你觉得,路承周能为我所用?”王小湘坐在张奉新对面,像是医生听到患者介绍病情似的,仔细听了他的汇报后,缓缓的说。

  与路承周接触,是张奉新主动提出来的。路承周刚参加工作,家里又急需钱,这个时候,张奉新化名吴之仁接近路承周,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

  只是,军统是个很特殊的职业,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胜任的。

  路承周接受的是警察训练,又在租界当差,他愿意为党国效劳吗?

  要知道,现在的海沽,已经游离在党国统治的边缘了。

  还有,路承周是否有政治信仰?他以后对党国,是否能做到忠诚?发展一名情报人员,哪怕身上有点小毛病,都可以忍受。唯独政治信仰和忠诚,是绝对不能讲条件。

  就算路承周愿意参加军统,信仰和忠诚没有问题,他的能力,可以胜任军统的通讯员吗?

  路承周只是一个巡长,工作范围局限在了二十四号路,又能提供什么样的情报和线索呢?

  “路承周在中学时,他父亲就死了。母亲身体也不好,为治病,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家徒四壁的陈家,除了剩下那套房子外,已经没东西可当了。上个月,他母亲也病故,路承周因此欠下我近三百元。此人很讲义气,为人也很守信,如果晓以大义,应该会为我们出力。不说加入我们,至少可以成为运用人员。”张奉新笃定的说。

  他与路承周虽然只接触了几次,但觉得路承周实在是个很好的运用人员。

  而今天晚上路承周的态度,更是坚定了他的信心。

  路承周懂英文,还会日语,可以与洋人直接沟通。

  而且胆大心思,机警沉着,身体强壮,在海沽警察教练所成绩优异。

  这个成绩,包括射击和格斗。

  海沽警察教练所的成绩,也从侧面反映出路承周的判断力、理解力、记忆力,以及临机应变能力都很强。

  可以说,路承周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只要稍加训练,就能成为一名准情报人员。

  如果路承周的政治立场绝对坚定,能对党国和领袖忠诚,马上就可以发展进来了。

  这个时期的军统,正在大力扩充。

  同时,对人员的素质和能力,也有了相当的要求。

  军统刚需要直接从社会上招人,以及原有军统人员的推荐,甚至他们的亲朋好友,只要愿意,都可以加入进来。

  但现在的军统,通过各种训练班的名义,半公开的招收成员。

  主要对象是青年学生,至少要高中生,最少也要初中毕业。

  像路承周这种,已经参加工作的,还是巡捕,是很好的发展对象。

  张奉新相信,凭着自己与路承周接触的这几次,一定可以将他引导到革命的道路上来。

  据他所知,路承周在中学时,也参加过几次爱国学生运动。

  要不是他父亲突然亡故,或许现在的路承周,是一位活跃的学生运动领袖呢。

  “下次再与他接触,试探一下他的政治信仰吧。”王小湘缓缓的说。

  军统在海沽发展下线,必须特别谨慎,必要的考察还是要的。

  路承周在铁路一中毕业,随后考入海沽警察教练所,再进入英租界警务处。

  应该说,路承周的身世还是很清白的。

  张奉新对路承周暗中进行过调查,在铁一中时,路承周表现得很爱国,也参加过一些学生运动。

  进入海沽警察教练所后,或许是因为家庭原因,他不再掺和政治上的事。

  但是,路承周那颗爱国之心,应该还没有改变。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