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项央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武侠之神级捕快在线阅读

武侠之神级捕快

武侠 / 武侠幻想

265.13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携带无字天书降临异世界,从铁裆功开始狂飙神功绝技,降龙掌出十八金龙,小李飞刀刀破虚空,三分归元气霸绝寰宇……这是一个小捕快练最强的武功,战最强的敌人,饮最美的美酒,一路高歌猛进,成长为盖世无敌强者的故事PS:新书《我有一座藏武楼》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白髪叁仟丈.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猫腻的夜晚.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轻唱你的温柔.
    书友等级: 宗师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剑出青城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人一把剑,从笑傲到诸天的一段往事! PS:新书,一切从大唐双龙开始
我有梦想吗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在线阅读
活了三世。 庸庸碌碌过一世! 风光威武过一世! 这一世,他只想平平静静的生活,不求大福大贵,只求一家平安。 …… “大佬,听说你是隐士高人?” “不是!我只是个种田的!” “大佬,听说你是炼丹宗师?” “不是不是!我只是个种田的!” “大佬,听说天下第一神兵是你打造的?” “都说了,不是了!什么天下第一神兵,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爹爹,那剑不好玩,我想玩弓箭!” “没问题,老子制造天下第一,现在爹就给你打造天下第一的弓箭!” 吃瓜群众纷纷掉下巴,“说好的,你只是种田的?!能别瞬间真香吗?” 没错,这是一个异界大帝走上种田,宠妻,养娃的故事。
和齐生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诸天,从华山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世间还有比种田更开心的么? 种下一本基础剑法,收获一部绝世剑法。 种下一颗苹果,收获增长20年功力的朱果。 种下一把生锈铁剑,收获一把锋利无比的神剑。 …… 只要肯耕种,便能得到收获。 从此之后,华山派弟子在他的带领下,走向了耕种道路上。
柯木一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浪迹仙武诸天在线阅读
从武侠到仙侠,穿越诸天万界。无系统,不后宫,纯中国风,欢迎大家收藏阅读。 (已写笑傲、倚天、射雕、天龙、秦时明月、雪中) 书友Q群:214467547
小楼夜汀雨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武功真的很高在线阅读
我武功真的很高。  但是没人信。  因为我身边全是高手。  想跟公子我动手,先过了我身边的这群护卫们这一关再说。  其实,更多的时候我……  (书友群:872368013) 新书《我为如来被追杀的那些年》,欢迎各位书友前来观看!
语文最难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从陆小凤开始的武侠穿越在线阅读
在陆小凤世界里我是老谋深算的木道人 在多情世界里我是雄霸天下的上官金虹 在僵尸的世界里,我是心狠手辣的石坚大师兄。 某人不禁微微感叹了起来:“就不能让我当一回正派角色吗?”
Jake君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因为救人而身死的顾长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穿越重生了。 而且还穿到了一款能够影响现实的游戏当中,成为了一个生活在最底层的农夫。 武侠世界,妖魔横行,还有一年后便会降临的玩家,农夫npc的安全得不到丝毫保障。 好在他拥有玩家模版,还能加点技能使之融合。 顾长安从游戏最底层的农夫开始,修习武艺斩杀妖魔,获取经验融合技能…… 当游戏开启,玩家降临之时,顾长安已经成为了游戏中的大boss,当玩家开始发展之时,他已经成为了武林至尊! 当游戏与现实贯通,万界降临之时,顾长安一步跨出—— 下一刻! 整个世界,臣服在他的脚下!
王存业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厂公为王在线阅读
怅怅莫怪少年时,百丈游丝易惹牵。  何岁逢春不惆怅?何处逢情不可怜。  杜曲梨花杯上雪,灞陵芳草梦中烟。  前程两袖黄金泪,公案三生白骨禅。  老后思量应不悔,衲衣持钵院门前。  书友群:567629495(东厂)
徐猫儿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与我的江湖酒馆在线阅读
张铭穿越到陌生的武侠世界,在系统的帮助下开建酒楼,聆听江湖轶事。  这里的酒有着天下第一的名号,这有一个凭借酿酒技艺登上武榜的老板,百晓生常驻于此,天下第一剑仙每天都惦记着这里的酒。 这里有一个又一个故事,又有一杯又一杯酒,酒是冷是暖,只有喝酒的人知道。  定位:日常、休闲、温馨、江湖轶事。
墨宣纸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神级捕快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项央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礼成,家属答谢。”

  一声浑厚嘹亮的喊声过后,项央哭丧着两行清泪还未干涸的脸庞,冲着一个膀大腰圆,穿着捕快服饰的汉子弯腰行了一礼,口中道,“谢谢王叔。”

  王叔点点头,叹了口气,拍了拍项央的肩膀,“节哀顺变,虽然老项不在了,但生活还要继续,我已经跟县老爷说好了,你先休息几天,等处理好老项的身后事,再来府衙。”

  项央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感激之色,还不待再说话,又有一个来拜祭的人需要还礼,只能重复着刚刚的动作表情,向着一个穿着绸缎衣服,看起来很光鲜的人道谢。

  这是一个不大的灵堂,整个房间只有二十多平米,有些地方已经脱漆,露出里面的黄砖,白一片黄一片,看起来很是寒酸简陋。

  正北面靠墙位置,一具灰色棺木正躺在那里,棺材前方是一方香案白烛,摆满贡品,上方横梁上挂着白色布条,整个场面就差一张黑白相片,但可惜,这里是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还没有那种高大上的东西。

  项央今年十五岁,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双丹凤眼英而不媚,一身白色的孝服穿在身上,多了些空灵飘逸的气度,任谁见了,也好称赞一声大好儿郎。

  今天是停灵的第二天,安远县城已经大大小小来了不下五十号人物上香祭拜项大牛,作为一个混了几十年还只是一个月钱三钱的小捕快,简直是不可思议。

  项大牛,祖籍清江府安远县,代代独苗,祖祖辈辈都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老农民,轮到他这一代,倒是有了些出息,因为给下民间暗查探访的县官大老爷提供了一些有用的情报信息,被收进府衙做了衙役。

  之后干了几年,项大牛由于为人憨厚老实,得到县令喜欢看重,成功转职捕快,并在媒婆三姑的牵线下,娶了本县一个穷苦老秀才的女儿,那水灵灵的大姑娘嫁给大字不识一个的大老粗,可真是羡煞好一波县城内的人,所谓屌丝逆袭,不过如此。

  不过之后有了项央,一切就变了,先是项央母亲难产而死,接着对项大牛有知遇之恩的县官大老爷高升,新来的县官李大人觉得项大牛不是自己提拔起来的人,忠诚度不够,一直让他担任一个小捕快,一干就是十多年。

  要是这么一直下去,平庸一点也没什么,至少人平安无事,过得安稳。

  谁知前些日子县城外的黑风寨下山劫掠,一直蔫了吧唧的项大牛不知抽了什么风,勇猛无比的砍死两个山贼,自己也被人乱刀砍死,最后得到县令大老爷的嘉奖褒赏,死后升做一个荣誉捕头,项央也破格得以子承父业,从一个小小衙役帮闲升作县衙的捕快。

  可以这么说,这五十多个来拜祭项大牛的人,除了相交十几年的几个老同事,大多是看在县令大老爷的面子上,不然一个小捕快,死了就死了,谁管你。

  至于项央,唯一的亲人老爹一死,那可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在世上,再没一个亲人,要不是能到府衙做捕快混口饭吃,只怕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喝西北风了。

  而灵堂前,为项央帮衬的也多是左邻右舍的邻居,比如开了个包子摊的吴大妈,打铁的李大叔,曾经是项央外公学生的刘先生,大家看着直抹眼泪的项央,也很是不好受,真是苦命的孩子啊。

  灵堂外,天色渐渐变暗,大家眼见也没什么人来拜祭,便收拾收拾走人,临行前,吴大妈递给项央一个小篮子,摸了摸项央的脑袋,心疼道,

  “这是大妈给你做的包子,夜里守灵不能饿着,千万别勉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来我家。”

  这是一个朴实的村妇,感情真挚,让项央很是感动,连连点头,握着篮子的手都有些发白。

  刘先生站在项央的身边,摸了摸颌下黑须,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白纸,也递给项央,

  项央接过来,摊开一看,却见上面写着“尽忠职守”四个字。

  “这其实是你外公临死前写给你父亲的,虽然大牛一个字也不认识,但真正做到了这四个字,保卫百姓,力战贼匪而死,你如今也做了捕快,算是子承父业,千万不要辜负你外公和父亲的期许。”

  这算是一种鼓励,项央郑重的收下这幅字帖,冲着刘先生拜了拜,“先生放心,项央不敢辱没先人名声。”

  至于打铁的李大叔,也没空着手,从屋外回来后将一柄连着刀鞘的雁翎刀放到项央的身前,

  “这是你爹的佩刀,在和黑风寨的山贼交战时,磕出十几个豁口,我已经重新熔炼打造,比府衙下发的要坚固许多,你收下吧,今后当值没一把好刀怎么成?”

  李大叔肌肤黝黑,身材不高,但因为长期打铁,双手粗壮有力,而且他虽然不善言辞,但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打造武器,耗费的精铁对于一个平常只是修补农具的铁匠来说,可不是一个小钱,这个情,项央记下了。

  送走几个热心朴实的长辈,关上红色的大门,用横木挂在大门后,项央方才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仰头看了眼已经昏暗的天边,无声的笑了笑。

  走到院子里右方摆放的一个水缸,舀起一瓢咕噜噜的吞下,借助天地黯淡前最后留有的一丝余光,项央透过水光看到一个陌生英俊的脸庞,摸了摸,冰凉中带着细腻,弹一弹,有些痛,真的穿越了。

  地球的项央是个二十几岁的宅男,从小到大就喜欢闷在家里看小说,后来甚至将之作为一种谋生手段,不说挣钱,好歹能维持温饱。

  结果一次回家探亲,项央从老家旧房子里找到一张白如雪花,写不上字的方形纸章,更因为一个不小心纸章划破指尖,流出血液渗入白纸,便灵魂转移,浑浑噩噩间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穿越到一个同样叫做项央的少年身上。

  至于说亏不亏?项央觉得自己这波赚大了,别的不说,至少一具年轻了十岁的身体,等于让他多活了十年,他怎么能不高兴?

  更何况据原主项央的记忆,这里的世界可是有高来高去,飞檐走壁的武者的,这对于地球来客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吸引力。

  心神恍惚了好一会儿,看到天地完全阴暗,项央才连忙回到灵堂中,找出一个蒲团,对着香案和后面的棺木跪下,开始守灵。

  他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自然要尽到儿子的义务,只是还没等跪下多长时间,项央就觉得脑子忽然一沉,一张白如雪花,空无一物的纸张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眼被一张悬空的白纸填满。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