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师傅?

  “哈,这真是一个便宜师傅。”白韵之本以为认不到师傅。(因为韩冷待机太长)但有了个那总借着是他师傅名义来酒馆胡吃海吃不付钱,却又没教他武功的一个名为“韩熙”的人被他爸妈认来当师傅圆梦想,却更使他心生失望。虽然说父母对他的心他领了,但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他白韵之虽是那无知少年郎,但体贴父母这是基本的孝道,看着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那样被糟蹋,怎能不气。虽父母从未提到过那的亏损,但韵之也着实不忍心。

  “白韵之!”在某天在酒馆帮工的他突然听到那韩冷的声音。韩冷自认为时间够长够能显出身份时,便捎上给白韵之的拜师礼,匆匆忙忙急忙赶来却又在进门前整理好仪容满意的点点头一脚跨进酒馆。虽是看在第一酒馆份上,但收徒也是一个件重要的事,毕竟关系着自己名誉,还有到底当得起别人的师傅、他的资质好不好。白韵之哪知道这事啊,他看的武侠小说里从未提到,那些主角那个不是堪称妖孽逆天。嘻,韩冷这些天一直不来,除了提升逼格就是思考收徒的可能性,他总要好好想想,假如去那喝茶,碰着白韵之却不给他一个答复,那得多尴尬。现在他想通了,他韩冷也算江湖榜上排名前三,嘿,剩下的你便懂了,简单说就是男主的智慧与美貌和那坚定的意志打动了韩冷,潜层说就是他看上他家茶水了。因而也能看出收徒有时是为了自身利益的事情。

  但白韵之一听他呼唤他,以为韩冷知道他有师傅了才出现,所以心以为是要茶水一喝,于是便手握茶壶奔到韩冷桌旁,这些年白韵之在自家酒馆帮工早就练出了“千里耳”、“飞毛腿”等绝技。他手中握的壶内水经快速奔跑却也是稳稳当当,滴水不漏。“韩少侠你的茶。”韩冷哭笑不得,“我不是喝茶,而是我想告诉你我决定收你为徒了。”这真是是一颗霹雳弹炸在了酒馆众人和白韵之的心中。

  “等一下,哥,你是不是消息不灵通,我很无语,这白家小子早成为我徒弟了,你来晚了”那些日子,吃吃喝喝,待在茶馆里的韩熙笑说着说道。众人的目光就转移到出声处,只见一俊俏青年手在二楼的一名叫“分月阁”的包间外,双手搭在红木栏杆上,弯腰下看,手拿羽毛扇轻摇,甚是骚包。

  白韵之本很是兴奋与激动但韩熙的话像一盆冷水浇灭了他内心的一切温暖炽热的感觉。但又有疑惑“你是他弟?”韩熙一听此话就知道他父母忘告诉他是韩冷他弟了,虽他武功也不错但他父母看中的他的是他的名头。所以韩熙他道“你父母忘和你说了,你自己也不在乎我这师傅,都不打听打听我的由头,而且我和我哥长得不像吗?”这确实不怪他人,白韵之对于韩熙一向厌恶,父母一提起韩熙时他便不愿意再听下去,于是父母只能作罢,更别提让白韵之去打听他的事了。至于韩冷和韩熙虽仔细看是有点相像,但气质大为不同,韩冷一看就是一根筋的呆板封建的面冷青年,一心只爱剑与茶。而韩熙则站在韩冷的对立方向,他像是专爱调戏美人的花花公子,皮囊不错,又专说人爱听的话。如果说韩冷是信仰佛教的话,韩冷便是邪教之人。

2师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